第19章 仙楼
文抱忱2019-12-05 09:302,100

  汉钟离飞到镇妖楼前,举扇扇了几下,火势就小了,再扇几下暴雨倾盆泻下,火灭了。明尘长须烧掉一半,又念了一篇经文,才缓缓站起来,询问弟子们的情况,奇的是弟子们一个烧伤的也没有。

  汉钟离问候明尘:“大师功德成就,众弟子无恙,真是可喜可贺。”

  明尘说:“幸得上仙相救,小徒们一个也没受伤。上仙法力无比,老衲并无多大功德啊。”

  “大师念经佑护了弟子们,岂是我的功劳?大师太过谦了。”

  “这火总归是仙长灭的了吧?道家玄功确实了得!”

  明尘一揖到地,汉钟离赶紧还礼,两个人对视着哈哈大笑。对着镇妖楼一个念经、一个摇扇,汉钟离、明尘法师各施法力,大显神通。

  第二天,头陀寺的僧人们一大早起来,眼睛全直了,一座雄伟的镇妖楼耸立在面前:好一座江上红楼,重檐翼舒,高槛危檐,势欲飞动,琉璃瓦顶明晃晃耀眼,一只仙鹤立在楼顶长唳不绝,又绕高楼盘旋飞舞,最终又落在了楼顶。

  明尘走过来,指点着仙鹤对弟子们说:“看那飞鹤,善飞能舞,千变万化,超尘脱俗,洒脱之至,是纯洁之鸟,又是长寿之鸟,代表了我中华之精神啊!”

  众弟子全合十为礼,说这是最好不过的祥瑞之兆。

  观楼的百姓在镇妖楼前围得水泄不通,一个个喜气洋洋,知道从此以后江城得到平安,恶龙、妖邪再不能作祟、为祸了。

  黑龙听虾兵汇报镇妖楼建起来了,气得咬牙切齿,赌咒发誓一定要毁了它。黑龙暴怒之下,可怜了那些蚌精,被黑龙东抛西掷,死的死,伤的伤。孙美人来报信,看到同类死伤狼藉,吓得一溜烟跑了。

  水府中虾兵哭,蟹将号,一个个失魂落魄,惊惶丧胆,唯恐蚌精的悲惨命运落到自己头上,可是它们都忌惮黑龙的威风,谁也不敢逃跑,只能强捱着,全暗暗祷告自己不是今天那个送命的倒霉蛋。

  大诗人孟浩然游历到武昌,听说建起了一座高楼,就来赏玩。明尘陪同孟浩然进入镇妖楼,指点仙鹤飞下舞蹈的墙壁给他看,说仙鹤已多日不见了。

  汉钟离卧在古松下,酣然睡去,宝葫芦口开了,仙鹤飞出,直飞入镇妖楼,在楼中欢快地跳起舞来。楼中的明尘和孟浩然鼓掌大笑,孟浩然称为奇景,天下奇观。舞了一会,仙鹤飞上墙壁,不动了。

  “鹤舞奇景又要再现江湖了,哈哈,老道士的葫芦看来没放稳啊。”

  “大师所说的老道士是谁?”

  “汉钟离。当初灭大火,建镇妖楼,都靠了他的法力。”

  “如能有缘,一定请大师引荐。”

  “好,这就包在我身上吧。”

  明尘陪孟浩然登楼,孟浩然站在楼顶,遥望大江,诗兴大发,吟诵道:“桃花春水涨,之子忽乘流。岘首辞蛟浦,江边问鹤楼。赠君青竹杖,送尔白苹洲。应是神仙辈,相期汗漫游”。

  孟浩然欣然下楼,写信给李白、崔颢,讲武昌镇妖楼是好一座江上红楼,景色极美,请他们同来赏玩。

  孟浩然看到楼顶铜鹤,灵机一动,将镇妖楼三字改成了铜鹤楼。

  李白、崔颢接到信,从长沙结伴赶往武昌,路上遇到虢国夫人到江南游幸的队伍,被人认出,被迫和他们同往江南。大诗人李白在长安遭人嫉恨排挤,高力士向杨贵妃进谗言,把翰林学士李白赞美她的《清平乐》说成是毁谤之诗,杨贵妃在唐玄宗那里吹了不少耳边风,谄谀之辈也纷纷进言贬斥、中伤,李白被说成是天天喝的酩酊大醉的酒鬼、废物。虽然,唐玄宗爱才、惜才,也慢慢厌弃了李白,只把他当作一个可有可无的帮闲、陪衬,最后,李白看自己报国无望,施展不可报复,只好受赠皇帝重金,饮恨离开长安。

  虢国夫人的车驾队伍来到武昌,侯府侯爷和衙内把他们迎进家中,侯爷排开盛宴招待虢国夫人,教坊中请来的几个歌女席间献唱,虢国夫人命人赏了。侯爷讲镇妖楼其实妖异无比,一日之间被雷电焚毁又竖了起来,而且一只妖鹤经常在里面舞蹈,引得江中妖孽兴风作浪,祸害一方,恳请虢国夫人下令拆毁镇妖楼,处死妖鹤以绝后患。虢国夫人满口答应,并且说第二天登上镇妖楼看一看,以获其奸。不用说,侯爷是被蚌精孙美人蛊惑,才这样胡言乱语的。可是,外人怎么知道其中原委呢。

  也是镇妖楼该着此劫,镇妖楼建好后,汉钟离、毛女告辞,回仙山、仙洞去了,这两位仙人在,谁也不能生事的。

  第二天,李白、崔颢也来镇妖楼赏景,孟浩然在镇妖楼旁的新醉仙楼设宴招待(江城百姓感念辛老板恩义,又捐资在镇妖楼旁建了新醉仙楼)。痛饮几杯后,孟浩然念王维《送康太守》诗句:“‘城下沧江水,江边黄鹤楼。朱栏将粉堞,江水映悠悠。铙吹发夏口,使君居上头。郭门隐枫岸,侯吏趋芦洲。何异临川郡,还劳康乐侯。’摩诘此诗真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真名句也!”

  李白捋一下颏下长髯,说:“武昌城左右名胜无数,这一路我去瞻仰了禹碑,蝌蚪文字,还有王羲之所写‘奉’字头碑,王右军书法真是如壮士拔剑、壅水绝流。头上安点,如高峰坠石;作一横画,如千里阵云;捺一偃波,若风雷振骇;作一竖画,如万岁枯藤;立一倚竿,若虎卧凤阁;自上揭竿,如龙跃天门。”

  孟浩然昂然说:“武昌名胜,还有祢衡墓,击鼓骂曹,祢衡真是一代之雄,那曹操能容得祢衡,也是胸怀宽广。对了,昨天我去头陀寺拜谒,那头陀寺不仅风景秀丽如画,方丈明尘佛法高深,就是神鬼难测其机呀!”

  这时候,镇妖楼楼顶传来悠扬的笛声,两位大诗人走出门来,翘首远望。

继续阅读:第20章 捉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鹤楼吕洞宾斩情升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