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黄粱梦
文抱忱2019-12-01 09:562,095

  吕岩先是梦到自己金榜题名,中了头名状元。真是“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夸状元时,吕岩在长安街上骑马走过,看到吕岩生得清秀俊雅,一个公主瞧见,不禁心生爱慕。不久,吕岩被皇上封为驸马,吹吹打打,骑了高头大马,前去成亲。

  洞房花烛之夜,吕岩揭去公主新娘的盖头,发现她竟是钟铃儿!吕岩眼中含泪,看得呆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竟然还在,竟然成了自己的新娘!她是不是公主还重要吗?什么也不重要了?!

  钟铃儿和吕岩紧紧拥抱在一起,脸儿相偎,泪水交融。两人温存相依相偎,恩爱不尽,只恨夜短月太明,只怕日头升得早,只愿这二人世界永远维持下去,只愿此生再不分离,只愿此爱天长地久。

  吕岩和钟铃儿的爱没有逗点,没有句号,就像白居易妙笔生花下那几句著名的诗句:“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吕岩娇妻在抱,更贵为驸马,威势赫赫,奴马成群,奉承送礼的人络绎不绝,官位越做越大。吕岩每日和公主一起嬉游快乐,很快两个人有了一双儿女,男孩子调皮可爱,女孩子天真漂亮,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吕岩也进入了中年。

  吕岩住的宫殿宽敞、舒适,顶上有拳头大的夜明珠,夜里光华闪闪,十分明亮。吕岩的宫殿装饰奢华,红柱子上嵌了金蟒,天花板上的藻井也是嵌金的,屋中的家具都是楠木做的,美人觚、瓷盘、漆器、玉石山子各种珍玩摆设应有尽有,最为珍稀的一对玉猫,猫眼都是罕见的祖母绿宝石,而且颜色各异,不可或缺的名人书画也挂在墙上,“吴带当风”,吴道子的神仙画,韩干的马,韩滉的牛,张旭的草书,王献之的楷书,真是搜罗尽了天下名品。

  吕岩在宫殿中畅饮名酒,观看美女献舞,甚至还养了十几匹舞马,乐师一奏乐,就随着乐声翩翩起舞。吕岩喝的酒有茅台、极品花雕、竹叶青、高粱酒、马奶子酒,用的杯子有银杯、金杯、玉杯、犀角杯、翡翠杯、古瓷杯、古藤杯,甚至还有青铜爵,江北的大虾米、金华的火腿、福州糟鱼、松花江鳜鱼、苏州鲈鱼都是下酒菜。公主也喜欢吃荔枝,吕岩就让快马从江南驼来,供公主享用。

  那一夜正是元宵节,观灯归来,吕岩和公主两人喝着极品花雕,吃着满黄的螃蟹,还有荔枝、莲雾,西域进贡的葡萄,看舞马翩翩起舞、美女露脐歌舞,一直在欢笑。笑够了,吕岩作《卜算子》一首,赞美这良宵美景,也赞美公主无双的美丽、贤良。

  “卜算子。大明宫元夕

  彩灯新苑呈,佳人笑观灯。大明宫中度元夕,今日大光明。太液池边柳,眉飞芙蓉影。春风花雨醉扶归,尽迷大唐梦。”

  公主夸奖丈夫捷才,新词非常有意境,用词讲究,诗意盎然,然后随口念诵了几首知名诗人写元宵佳节的诗。

  “‘花萼楼门雨露新,长安城市太平人。龙衔火树千灯焰,鸡踏莲花万岁春。’这一首把元宵节赏灯的情景描画得淋漓尽致了。还有这首,‘月色灯光满帝都,香车宝辇溢通衢。身闲不睹中兴盛,羞逐乡人赛紫姑。’这一首,可见帝都观灯规模之宏大,香车宝辇还真是塞了通衢,排满了路。《上元夜》四句‘玉漏铜壶且莫催,铁关金锁彻明开。谁家见月能闲坐?何处闻灯不看来?’这里虽没有正面描写元宵盛况,却蕴含着十分欢乐愉悦、热烈熙攘的场景,和方才我们观灯所见十分相配呢。”

  吕岩也念诵了一首:“《正月十五夜灯》也写得好,‘千门开锁万灯明,正月中旬动地京。三百内人连袖舞,一进天上著词声。’与眼前侍女连袖欢歌曼舞很是应景,如同他亲见一般。”

  “果然是好诗,亏你记得念给我听,就让侍女们散了吧。今夜夫君可要好好疼惜我啊?”公主一对凤眼深情望着吕岩,撒娇说。

  “铃儿,你不说,我也知道的,今夜一定让你身赴蓬莱,神萦瀛洲,欢乐又尽兴!”

  “……”

  可惜好景不长,元宵过后方一月,吕岩射猎回来,发现公主正在哭泣。吕岩惊问何故。

  “邻国来犯,边关告急,敌军已经打到离帝都长安不远的地方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父皇没有下旨点将出兵?”

  “兵将折了无数,现在无将可点,无兵可出!”

  “这可是为难了,怎生度过此劫呀?!”

  夫妻俩正发愁呢,皇上下旨召见。吕岩赶紧去面见皇上。皇上派吕岩点起禁卫军杀出城去,保护都城。吕岩勉强接旨,顾不上和公主告别就到校场点兵。

  点完兵马正要出发,公主和一双儿女赶到,抱住吕岩依依惜别。吕岩看了娇妻爱子,心如刀绞,只能温言抚慰,最后擦去落泪,毅然分别。

  吕岩带着一队禁卫军杀出城去。敌军势大,数千铁骑穿梭来去,把禁卫军分割成几段,更杀得七零八落。吕岩挥舞宝剑,拼命督战,可是兵败如山倒,禁卫军一泻千里,怎么也勒令不住。

  一队兵马围住吕岩,冲杀过来,吕岩左臂被刺中,鲜血淋漓,摔落马下,不幸被俘。吕岩被五花大绑押到敌营中,头垂在烈火前,好一顿严刑拷打,一块皮肤也没有完整的了。吕岩誓死不说长安城中兵马部署情况,被吊起来由人看押着。

  第二天,吕岩被押赴刑场,强按着跪在地上,一碗断头酒放在眼前。吕岩行行热泪洒进酒碗,极度思念娇妻儿女,想起以前快乐日子,吕岩泪如雨下,行行泪滴入碗中竟成血泪!刽子手吆喝着,灌吕岩喝下血酒,然后举起大砍刀狠命劈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鹤楼吕洞宾斩情升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鹤楼吕洞宾斩情升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