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破风
洛鱼2019-11-20 14:522,171

  暗夜不言不语的立在窗前许久,气氛有些许的压抑。

  其实想要知晓是何人伤了琥珀,本就有两个很简单的方法,一个是闻一下琥珀的手臂,看伤口处留下的是何妖气,以暗夜的修为应当能查到是谁,但暗夜此时却沉默着,因为暗夜有顾忌。

  而顾忌便在于当年破风一事。

  当年之事,在他人眼中都以为是破风伤到了琥珀,鬼婆一时气愤才会灭了破风,实则另有原因。

  破风是大师兄,多年前修炼时遇到瓶颈,修为一直停滞不前,就连暗夜都能与其打个平手;而事情的起因正是暗夜与破风的一次比试而起。

  那次比试破风一直都无法胜过半分,当时气极便抓起一块半人高的大石一掌击去,大石被击到远处一颗大树上碎裂开来,碎石乱飞。

  这莫大的动静惊吓到了不远处玩耍的琥珀,以至她摔倒在地大哭了起来,破风飞速过去抱起小手掌蹭出血渍的琥珀,痛心至极,可瞬间突又脸色一变,然悄悄抹去了琥珀手上的血渍。

  那时鬼婆正好出山了,等回来时,年纪尚小的琥珀早已被破风哄得忘了摔倒之事,所以起初鬼婆并不知晓,但不久鬼婆却发现了破风的不寻常,短短时间内破风的修为竟已是突飞猛进,甚至连暗夜都已经远远不敌了。

  鬼婆随后盘问了暗夜事情原委,虽然暗夜晓得的只是破风吓得琥珀摔倒至手掌蹭伤,可仅仅如此,鬼婆便毫不犹豫的灭了自己培养多年的弟子,其原因是讲破风修炼时无意伤到了琥珀,所以该死。

  而暗夜当时也因隐瞒不报被关数月。

  也就是从那时起,暗夜心里便已猜测到了琥珀的不同,也明白师傅当时会那般无情,许是因为破风发觉了琥珀身上的秘密,而这秘密最大的问题所在,应当就是琥珀的血液。

  虽说破风是因修行的功法才使他嗅觉异常灵敏,但暗夜修为也不低,难保不能嗅出琥珀血液的特别,所以,此时的暗夜便不敢碰触琥珀的伤口,怕因贪念生心魔,怕走上破风的路。

  还有另一个简单的方法便是看阵镜,阵镜是与遮天阵相连的,设在阵心处,作用是可以查看到阵法内所有地方发生的事,当然施阵之人特别遮蔽的地方除外。

  可以打开阵镜的咒语也只有鬼婆与其弟子,对暗夜来讲看阵镜无疑是最快的方法,可一启动阵镜,鬼婆便会立即知晓。

  暗夜清楚师傅此次遇上了麻烦事,不便此时惊扰,因为只要是与琥珀有关之事,师傅必然分心,所以不是万不得已暗夜不会启用阵镜。

  “你过来,闻一下小姐手臂上的伤口残留的是何妖气。”暗夜突然对涟溪开口道。

  涟溪一愣,遂道:“是”。

  涟溪开始不解,二公子可以自己试的,以他的修为应当更精准,后又想到二公子毕竟是男子,不得轻易碰触主人手臂之处,所以才会喊自己。

  而暗夜的想法却不然,灵音太机灵了,不能冒此风险,涟溪胆小反而会更真实些,虽只是闻下妖气,但如果涟溪未发觉小姐血液的特别,那最好,倘若察觉出不同,涟溪定能从脸上表露出来,若真是那样,暗夜便会立即动手解决掉这两名婢女。

  看着涟溪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暗夜心中一紧,倒背的手中已泛起一团青光。

  “回二公子,主人伤口处未…未有妖气,奴婢没用。”涟溪连忙跪下小声道,因为妖身上都会有一股妖气存在,但她确实未闻到任何妖气,所以涟溪不确定是不是自己修为不够才闻不出来。

  暗夜从涟溪的脸上并未看出有何隐瞒与不妥,便松了口气,可同时又好奇,在佘山怎样的妖才有本事把自身的妖气隐藏的这般好,连涟溪都察觉不出来,沉思了片刻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便开口道:“马上去查一下近期有繁衍的走兽。”

  涟溪与灵音一听立马顿悟,按说佘山应当无人敢闯入殿中,更甚至胆敢咬伤主人,是以,即无妖气残留,早该想到那些刚出生不久且无妖根的走兽,因为它们身上不会有一丝妖气,虽然兽气较重,但风一吹便也散了。

  涟溪与灵音各自前去,暗夜刚缓了口气便接着一个寒颤,侧头瞧向正用一种犀利又邪魅的眼神来回扫视自己的琥珀,不禁被小吓一跳,正要开口,琥珀却突然伸出了自己的纤纤玉手,先道:“拿来!”

  暗夜一愣,“小姐要什么?”

  “你别藏了,我都看到了。”

  “不知小姐是指何物?”暗夜一头雾水,的确不晓得琥珀要什么,而且琥珀的那个笑,着实让他有些毛骨悚然。

  “那个像火一样发光的东西,我见你刚刚拿在手中,只是又突然不见了。”

  暗夜了然,定是刚才准备解决婢女时唤出的荆棘之火被小姐看到了,遂开口道:“小姐可是眼花了,暗夜从未有何发光的东西。”

  琥珀不听,直接上手在暗夜的手中与袖中一顿翻找,虽然未果却还是不信,觉得定是让暗夜藏起来了,便摇着暗夜的手臂不依不饶的讨要,可无论怎样,暗夜都不予理会。

  见暗夜始终不为所动,气着的琥珀甩开暗夜的手臂,嘟囔着道:“我要去告诉婆婆。”

  虽然师傅疼琥珀,但暗夜晓得,此种事情师傅也是不会允许的,所以对于琥珀的威胁无动于衷。

  当然,那也是在琥珀讲出下半段话之前。

  “灵音讲女子的身子是不能让男子瞧的,虽说我也不懂为何,可你若是不给我,我便告诉婆婆,你偷看我洗澡。”

  琥珀的话一出口,暗夜内心已被震住,哪个讲小姐没脑子的?还有小姐先前的那股子蠢劲哪去了?

  暗夜明白师傅定然不会相信,可此种话毕竟不可乱说,有伤女子清白,何况还是师傅视若珍宝之人,所以后果便可能是就算师傅不信,但也会气得毫无缘由扒自己一层皮。

  无法,暗夜情急之下只得另寻些事,好让琥珀把荆棘之火给绕过去。

  下一章(辛家)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