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梦境
洛鱼2019-11-20 14:272,239

  “婆婆,我疼。”

  “好疼,好疼。”

  “你快来救救我。”

  似梦非梦,琥珀倦缩在地上,四周灰蒙蒙的一片,没有人、没有物、没有光,灵魂抽离般的痛也让琥珀无法站起,只能抽泣着用微弱的声音唤道。

  琥珀不知道这是哪,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到这儿的,唯一能感受到的便是疼痛,入肉钻骨般痛到骨子里去了,无法招架、无力反抗。

  在琥珀疼得快精疲力尽时,一串悦耳的摇铃声传入耳际,疼痛才减轻了许多,琥珀无力的躺在地上,全身骨头散架了一般,脑子里昏昏沉沉,睁开眼都觉得累。

  断断续续的摇铃声一直持续着,琥珀也累得迷迷糊糊快要睡着。

  一束光照来,扰了琥珀快要入梦的睡意。

  琥珀微眯着眼想要看清那束光的来源,却在睁开眼时被惊呆,那是一束金色的光,不知道是从何处冒出来,就照在自己身旁不远处,奇怪的是光芒中有一株血色的花朵分外妖艳。

  琥珀被惊得想要伸手去触碰,才发现自己除了眼睛,好像全身都不能动弹了。

  “婆婆,我怕,我动不了了。”琥珀又开始呜咽道。

  摇铃声在此时突然渐快渐响起来,而琥珀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脑子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在掏空一般,慢慢的失去知觉。

  在意识还未被淹没前,琥珀似乎看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从另一边慢慢的走过来,一脸的哀伤,没有半丝笑容。

  琥珀心里害怕又不敢说话,只能静静的看着她走向自己,在身前停下。

  她缓缓俯身,对琥珀伸出一只手,那双泛着泪光的眼睛很是凄凉。

  原本害怕的琥珀突然平静了,本能的也伸出一只手,才发现自己也可以动了,只是在双手快要对合之时,那束金光突然暗淡下来。

  她瞬间消失了,琥珀想去救她,但下一秒琥珀自己也完全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鬼婆心头一紧,一口精血喷出。

  “不可能的,怎会如此,怎会如此……”鬼婆接近狂暴般的怒吼道。

  这一步是鬼婆万万没料到的,对于此次之事,鬼婆已思虑很长时日,终在半月前冒险从妖族盗来圣花,为此还受了很重的伤。

  不曾想,因为自己的失误不仅导致招魂失败,还有可能会让那两个未招回的魂魄跌入永远的虚无界中,如此的话,那个在凡世的宿主将不会再醒来,那个魂魄也就不知还能不能被召回了。

  鬼婆怒眼看着掉落在地上的圣花,当初从妖族抢来时,鬼婆忍着重创不眠不休的花了半月的时日,才破解了妖族在圣花上种下的种种禁制。

  但未料到,妖族竟然在花心中最薄弱之处又种下了一道极其隐蔽的禁咒,自己一心想着召魂,竟大意到没察觉出来,而这禁咒却在最关健的时候反噬了自己。

  鬼婆心知,能种下这般厉害的禁咒之人,就只有妖族那位大乘期了,现如今禁咒已经打开,相信那位大乘期之士不久便能找到此地。

  此事本该及时处理的,可如今接引失败,那个凡世的魂魄怕是已经快进入到虚无界中了,所以此刻当务之急必须马上制止,其它之事只能暂且搁置。

  鬼婆忍着反噬的重创再次开始布阵施法,然后借舍利带着圣花一同进入了琥珀的封印中。

  圣花已被鬼婆封住了灵识,无法看见周围事物,鬼婆站立于彩石前,将圣花抛出,要想激起凡世的她从虚无中醒来,如今这是唯一的方法,至于招魂一事,只能完成此事之后再做打算。

  鬼婆心知圣花即与她相关,便多少会蕴藏着一丝与她有关的东西,哪怕只是记忆,所以此时成与不成也必须靠圣花先试上一试。

  圣花被抛出后围着神物不停旋转,似乎感应到了某种牵引,但又抗拒于某种力量而不能靠近。

  鬼婆静静等待着什么都未做,因为在此事上鬼婆什么也做不了,神识能够进入琥珀的封印中,都是借舍利子的佛光方可,在实质性的问题上,鬼婆连神物的碰触都无法做到。

  唯一的一次例外,还是在二十多年前第一次夺取神物,所以鬼婆才觉得那是她冥冥之中的指引。

  像是过了很久很久,琥珀开始有那么一点点意识了,可又感觉自己像死了一般,一直在那飘啊飘的,很累很想睡,连眼睛也无力睁开,偏偏不知为何脑海里却有很多画面不停的涌进来。

  画面中出现最多的是一个墨绿长袍的男子,手持长剑的他气宇轩昂中又不乏那一脸的冷若冰霜。

  琥珀突然心头一痛,说不上为什么,但下一秒琥珀便选择打起精神集中精力去看那些画面。

  画面很杂乱很模糊,有歌舞升平的美景,也有珠帘内香艳的一幕,更有兵戎相见厮杀的场面,每个画面里都有那个男子的存在,似乎所有画面都只为他,但可惜都是一闪即过。

  直到一个画面的呈现,让琥珀的心像要窒息般,说不出的压抑。

  云雾缭绕的高台上,男子冷漠的注视着对面一袭素白轻纱的女子,未有怜惜,未有温柔,也未有任何话语。

  女子轻启朱唇,半晌,终究未开口讲出想说的话来,然后带着绝望的眼神淡然一笑,两行清泪落下,转身跳下高台。

  熊熊烈烈的大火肆虐的吞噬,漫天火光似血般映红天际,一声带泣的悲鸣惊醒梦境。

  “主人,你醒啦!”涟溪唤道。

  琥珀瘪着嘴带着委屈道:“我又做梦了。”

  “一定很疼吧,再忍忍,等你再长大些便好了。”涟溪叹了叹气,摸着琥珀的头安慰道。

  从小琥珀便一直做着同一个被大火吞噬的梦,都是从梦中被惊醒,而心房处就会如被烈火灼烧般难受,每次都要哭闹很久,鬼婆数年来想尽办法都没法为她缓解。

  琥珀刚想哭,又突然愣住,晃了晃脑袋。

  “怎么了主人?”

  “涟溪,不疼,今天不疼了。”琥珀指了指自己的心房处。

  “真的不疼吗?那怎的眼角还留下了两道这么深的泪痕呢?”涟溪边擦拭边道。

  琥珀心头一悸,自己也理解不了为什么,她本就无多少灵智,如孩童般。

  下一章(灰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