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传送阵
洛鱼2019-11-21 14:262,107

  ​对于灵音的回答,涟溪当然不信,可她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灵音没理由故意告诉主人这些,因为告诉主人这些又有何用,密室有什么她们并不知晓。

  当初她们触动机关后便置身于一片森林中,虽然眼见的有好几个出口,但七弯八拐后又都回到了原地,不知密室中设的是何阵法,身上连半点妖力都无法使出,最后还是暗夜将她们带出密室的。

  此后她们也再不敢踏进望云亭半步。

  望云亭小巧别致,但因四面围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山石,所以不怎么能引起人注意到,走进凉亭,可以看到一些栩栩如生的飞禽走兽的图案花纹。

  琥珀站于亭中不停观望,时不时用手触摸着亭柱上的飞禽图案,灵音讲她们当初打闹时好像是触到了亭柱上某只飞禽,然后便进入了密室中,可是摸索了好一会了,未见任何动静。

  正失望之时,琥珀手指无意移至了一只飞禽的眼睛处,一阵白芒射出,琥珀蓦然消失。

  与灵音她们不同的是,琥珀睁开眼时并未置身于森林,而是在一条石廊中,面壁两边镶阙着几颗硕大的夜明珠,把石廊照得彻亮。

  琥珀呆呆的望着石廊中那些青石大门,猜想着暗夜应当躲在此处,只是不晓得会在哪个门中,驻足了片刻便上前随意推开了一扇。

  在其中的一间密室里,暗夜已布好地火阵,阵中放着一只青铜丹炉,只需把地火引出,然后将兔子扔进炉中炼化至灰飞烟灭即可。

  灰兔被捆绑着丢在地上,眼睛睁着一动不动。

  这也是暗夜比较疑惑之处,依照曾经破风的变化,小姐的血液既有那么强大的力量,那这只吸食了小姐血液的兔子就有可能已经开智了,自己讲什么或准备做什么,它应当都能懂才是,可它竟然没有半点反应,甚至连一丝逃跑的迹象都未有。

  暗夜不清楚是这只兔子太狡猾在伪装,还是因为它自身受不住琥珀的血液,所以变得呆滞,但不管怎样,它都即将消失。

  暗夜刚施咒引地火,突然心头一悸,他很明显的感觉到了遮天阵的一下晃动。

  此种现象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是佘山的遮天阵被人看透,此时正有人从山外攻击破阵,这让暗夜想到了让师傅不得不马上离开的突发情况。

  可片刻又否定了,暗夜知晓遮天阵的厉害,都这么些年了,决非这么轻易能被看破的,且不说这个可能性太小,若真是有人破阵也不可能晃动一次便再无动静。

  再就是布阵之人在改变阵法的布置,可此种情况更是不可能出现,这个只有师傅能做到,虽然暗夜也可进入阵法的主阵室,但也仅仅是查看一下阵镜的内容,连碰触都不敢。

  还有什么是自己未想到的,暗夜思索着,突然一惊,难道是小姐?

  暗夜一万个不相信琥珀能找到密室的入口,可眼下除了这个可能,他也没有别的可怀疑了,暗夜清楚,以琥珀的智力是不可能发生如此巧合之事的,所以许是有人想赌赌运气,把琥珀引到这秘密之地,看看能不能在此处撕开一个口子,好让鬼宫刮起一阵大风。

  鬼婆曾告知过暗夜,幻境对琥珀是不起作用的,琥珀天生就能穿透任何幻阵,不受一丝影响,所以后来为防琥珀乱闯,密室的入口改用的是一个隐蔽的传送阵。

  若是琥珀真的无意触到了传送阵的机关,那她便可直接到廊中,更甚至进入主阵室,而不会像当年的涟溪与灵音一般,落入迷失森林的幻象中。

  暗夜不得已中止了地火阵的咒语,顷刻间嘴角就溢出一丝鲜血,对于暗夜的修为来说,伤害并不算很重,但也有得受了。

  咒语分许多种,有些不大紧要的可以随时中止,而有些厉害的咒语,若不得已中止,自己便有可能会被受伤更甚至被反噬。

  还有些就是引用咒,用咒语吸引自己所需的天地之物,此类咒语极烈,半途中止会伤及元神,这也就要看施咒之人的修为承受能力。

  暗夜匆忙走出丹室,临行前看了眼地上的兔子,想过用荆棘之火将它烧死,又怕会适得其反,不敢贸然行动,只好先放着,有藤条捆绑,料想它也逃不了。

  暗夜走进主阵室,里面并未有人,但阵镜却被扔在地上碎成两半,现在暗夜可以确定是琥珀闯了进来,不然谁能碰触阵镜,更甚至大胆的摔碎,刚刚遮天阵的晃动应当就是因为阵镜的脱离引起的,暗夜现在想知道的是琥珀人在何处?

  琥珀随意进了一间密室,本是想找暗夜要兔子的,可是屋中除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外跟本没人,看到墙上安着一块圆镜时,琥珀瞅了两眼,见镜中并未出现自己,于是好奇的拿了下来,谁知圆镜刚一离墙面,整个地面便晃了一下,琥珀一个没拿稳,镜子掉在地上,碎了。

  做了坏事,琥珀害怕便慌忙跑出主阵室,慌乱中又进了另一间密室,谁曾想里面更可怕,八根粗大的铁链锁着一只硕大的怪兽,幸好怪兽未被吵醒,琥珀吓得又跑出密室,出来时暗夜刚巧进入主阵室。

  跑出来的琥珀虽还有些后怕,可为了找到兔子,依旧推开了另一扇门,然眼前一亮,兴奋的一把将地上的兔子抱起,而此时捆绑灰兔的藤条已不知去向,但地上却多了一些残存的灰烬。

  暗夜从主阵室离开,刚好碰上琥珀抱着兔子从丹室出来,暗夜瞧了眼灰兔身上不见的藤条,心知不妙,赶紧道:“小姐,快将兔子交予我。”

  见暗夜又要抢兔子,琥珀自是不愿意,摸了摸兔子的头,轻道:“放心,我会保护你的。”然抱着兔子便往身旁的另一石门中跑去,原本也只是想躲避一下暗夜,岂料手一推开石门,瞬间被一阵强烈的白芒包围,下一秒便处于天旋地转中。

  下一章(半路交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