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密室
洛鱼2019-11-20 16:452,192

  ​暗夜又似笑非笑,“虎毒还不食子。”

  “这…不知前辈是何意思?”辛免一脸无措。

  辛免未等来暗夜的回答,便被一团青色火焰包围,对于这种才化形期的妖兽,瞬间,荆棘之火足以让他消失得一干二净。

  辛免夫人反应过来,吓得一声惊叫,之后便再未听到任何话语,辛免一家从此消失。

  除了那只灰兔。

  暗夜看似漫不经心的对视,让涟溪与灵音又吓得跪在了地上,灵音本以为拖延点时间,也许到最后会有一丝转机,可看二公子此时的神情,怕是逃不过了,却依旧极力道:“二公子饶命,二公子若此刻处死奴婢的话,又由谁来照顾主人?”

  “我自会为小姐再挑选婢女,怎么,非你们不可?”暗夜又是冰冷的语气,他可没忘记还有这两个疏忽的婢女也该死。

  “那二公子又可曾为主人想过,主人从小便是我与涟溪陪伴长大的,若是突然换了人,主人是否能适应?”

  灵音此话,让暗夜稍愣了一瞬,自己确实只想到婢女的疏忽导致琥珀受了伤,处死了她们再换过两个便是,偏偏忘了顾虑琥珀的感受。

  只是,即便如此,太有城府心机的人留在琥珀身边也终是个祸害,所以暗夜心中已有决断。

  灵音见暗夜未答,以为事有转机,便打算继续拿主人来游说,不过正要开口时,就见暗夜手中的荆棘之火已泛起。

  “对对对,就是这个东西。”

  好巧不巧,琥珀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一眼便瞧到了暗夜手中的荆棘之火。

  暗夜忙收起荆棘之火,苦言道:“小姐你……来的可真是时候。”

  琥珀转瞬目光幽幽的瞅着暗夜。

  暗夜暗暗退了两步,呃…背脊有些发凉。

  琥珀走近戳了戳暗夜的脑门,“我在清池旁等了许久,乌龟一点动静都没有,旁边那株连翘树告诉我,公乌龟同你一样根本就不会下蛋,我要见婆婆,我要告诉婆婆你不只偷看我洗澡,你还骗我。”

  跪在地上的涟溪与灵音惊鄂的望向暗夜,暗夜未抬眼只手袖微微一甩,涟溪和灵音就如被巨山压顶般透不过气,两人立马识相的低下了头。

  此时此刻,暗夜在婢女面前虽依旧是一脸镇定自若,但内心的思绪却早已风起云涌,明晃晃的大刀已经架在脖颈上,只差那颤抖的双手稍稍那么一转。

  “咦,就是这只老鼠。”

  暗夜正在感伤着自己的脖颈,怕是终究逃不开那悲壮的一抹,若不是琥珀的注意力突然被地上的兔子吸引了去。

  “小姐,那…是兔子。”

  琥珀眨巴了两下眼睛,用小怀疑的眼神瞅了瞅暗夜,又瞅了瞅点头的婢女,哦了一声,“那……那便当它是兔子吧,你快给它解开。”

  “小姐要它做什么?”

  “玩啊!”琥珀一脸兴致盎然的答道。

  “不可以!”暗夜的口气很坚决,这是绝对不允许的,自己此时最该做的便是把兔子拿去炼化了,免得夜长梦多恐生异变。

  可琥珀不懂这些,见暗夜不同意,抱起兔子走到跪着的婢女面前,让婢女将灰兔身上的藤条解开。

  “奴婢不敢。”涟溪满脸怯色低下头。

  灵音却眉宇一蹙,然凄声道:“主人恕罪,二公子本就想要杀死奴婢,若替主人解开兔子的捆绑,只会让奴婢死得更快些罢了,还望主人让奴婢多活片刻,如此也可多陪陪主人,只是奴婢以后再也不能跟随主人了,还请主人照顾好自己。”

  琥珀一愣,转身望着暗夜。

  暗夜阴沉着脸瞧了眼灵音,皱了皱眉,他虽不清楚婢女的话琥珀听懂了多少,但此刻若处置了这婢女,琥珀要是发脾气闹起来,自己还真扛不住,思忖后便道:“兔子和婢女,小姐可以选一样。”

  琥珀紧了紧手中的兔子,又瞧了瞧两个婢女,摇了摇头。

  “若小姐非要如此,那就莫怪暗夜得罪了,我便只好让他们都消失,那小姐可就没了婢女陪伴,也没有兔子玩耍了,至于师傅怪罪下来,我甘愿受罚。”暗夜冷声道。

  琥珀满脸怨念的嘟着嘴,犹豫了片刻,还是摸了摸兔子的头,将兔子交给了暗夜。

  这个结果暗夜早已料到,否则便不会让琥珀做选择,对暗夜来讲,比起两名婢女,兔子更是非死不可,至于婢女,等师父回来秉明一切后,是死是活由师父决定也无不可。

  …………

  “涟溪,我们再去找找嘛!”琥珀坐在清池边,双脚不停在池中晃荡着。

  池中一条小黄鱼游过来停在琥珀的脚边,开口劝道:“主人算了吧,二公子向来严厉,此次能放过奴婢已是难得之事,那只兔子想必都已经死了,再说鬼宫能找的地方奴婢都陪您找了好几遍了,再找也实在不知该往哪找了呀!”

  “可是怎么会找不到呢?”琥珀撇了撇嘴,她是真的很想要那只兔子,可就是不明白,为何带着婢女把鬼宫翻了个遍,却连暗夜的人影都未找到。

  对于琥珀的疑惑,涟溪吱吱吾吾并未回答出什么。

  “公子可能在密室吧!”立于一旁的灵音却像是无意开口道。

  “密室?”

  灵音忙垂下头,惶恐道:“主人恕罪,奴婢多嘴了。”

  琥珀既已听到了这么个自己不曾知晓的地方,自然不可不追问,灵音像是害怕极了暗夜公子,却又抵挡不住主人的盘问,只得为难的道出“望云亭”。

  十几年前,涟溪同灵音在望云亭中歇坐,两人在打闹间无意碰触到了亭中机关,眼前景象瞬间变幻,她们也是那时才晓得望云亭原来另藏玄机。

  “你为何将密室之事告诉主人?不怕婆婆回来责罚你吗?”琥珀走后,涟溪问道。

  灵音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婆婆……怕啊,自然是怕的,刚刚也只是一时无意说漏嘴罢了。”

  “那你将机关所在处告诉主人,这也是无意?”

  灵音脸带异色的望了望琥珀前去的方向,“主人要盘问,我们这些做奴婢的怎敢隐瞒?”

  下一章(传送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