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回魂
洛鱼2019-11-21 08:302,788

  她在刺眼的阳光照射下醒来,眯着眼睛随意扫视了一下,然后又闭上了眼睛继续睡。

  “姑娘,你醒了吗?”

  下一秒,刚刚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的她便活见鬼般从床上坐了起来,愣愣的盯着坐在木椅上同自己讲话的中年妇人。

  “姑娘不必惊慌,寒舍并无外人。”妇人见她害怕,又开口道。

  她心有怀疑的抬眼看去,古朴的木屋、木椅和一个古装打扮的妇人,透过窗外,良田树木和一群劳作的古装人,再观自己,及腰的长发,着一身花花绿绿的古装纱裙。

  我是谁?我在哪?

  她整个人懵了,想不起自己是谁,可又依稀清楚自己曾经生活的世界好像并非如此,似乎脑子里有什么东西重叠了,但又变得模糊不清。

  此刻的她心里实在无法理解自己所见,最不能接受的是在自己一遍又一遍狠狠的掐过大腿后,咬牙忍着疼痛的发现真的不是在做梦。

  此事玄乎的让她有点慌,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又让她连悲悯的时间都没有。

  妇人用一种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她,不知所措的她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只能不停的做着深呼吸,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冷静的审视这一切。

  她一边冷静一边在脑海里研究,这种现象究竟是属于哪种情况,莫非是失忆?

  似乎只有这种理解稍微符合些,可问题是就算失忆,对自己生活的地方还是会有习惯性的认知的,但现在的自己为何会感觉如此的陌生?

  她晃了晃脑袋使劲回想,不过记忆杂乱模糊完全拼凑不到一起,在脑子纷乱如麻的思绪中,她觉得唯一的突破口应当是对面的妇人,多问问应当能寻出一些蛛丝马迹吧!

  正要试探性的问问面前的妇人是谁,可话到嘴边时又生生的给咽了回去,那句没出口的「大姐,您哪位?」总让她觉得很不对劲。

  在心里酝酿了一番后,终于憋出一句:“不知夫人怎么称呼?这里又是何处?”讲出此话时,她心里竟也是别扭到不行,但又觉得应该是这么个文绉绉的调调才对。

  “民妇宋云氏,此处是我家,昨日见姑娘晕倒在荒山之中,便顺路将姑娘带回来了,不知姑娘是哪人?为何会昏倒在那荒山之中?”宋夫人边道边起身斟了杯茶水递给她。

  她愣愣的接过,既没回答,也未喝水。

  昨日的自己是谁?又应该在哪?

  见她神情凝重不愿多言,宋夫人未在多问,只是把茶杯拿过来放回桌上,然转身出去准备吃食。

  她思绪杂乱的纠结了好一会也未找到什么关键,这才起身走到镜台前去瞧瞧,顿时,脑袋里又嗡了几嗡,这好像完全不是自己呀,那自己原本又该是什么模样呢?

  肤若凝脂、眉目如画、唇红齿白,加上及腰的墨发,真是个极佳的美人模样,就是这身装扮有些不搭,瞅着略显痴傻。

  可这么一个美人,究竟是谁?若自己真的不是镜中人,那又是怎么回事?莫不是灵魂附身?可自己原本又该是谁?

  她愁容满面的在铜镜前试想着各种猜测,直到宋夫人端来饭菜。

  可能是真的饿了,很快她便将宋夫人弄的两个清粥小菜一扫而光。

  宋夫人边收拾碗筷边道:“一会我要出门做农活,姑娘你实在烦闷的话可以随我去瞧瞧,若是还有些疲乏便在家中歇着,总之你如果暂时不想回家,可在此处住下,寒舍虽然简陋,吃住还是管够的。”

  谢过宋夫人后她决定在屋内休息,不是不想出去了解一下情况,只是心情还未平复下来,想一个人静一静,看能不能参透参透这莫名的玄机。

  宋夫人走后,她有试着躺下再睡一觉的打算,心想着或许再一觉醒来,原来这一切都只是梦,自己还是清醒的自己,可惜躺下许久,就是辗转难眠,只好起身到宋夫人的小屋中转悠一番。

  房间不多,陈列简单也干净整洁,进到其中一个小房间时,她有些意外,因为木床上竟然睡了一个小男孩。

  她猜想床上这个小男孩应当是宋夫人的孩子,不过未听宋夫人提起过,也未见到宋夫人的夫君。

  怕扰了孩子睡觉,她便又轻手轻脚出去,只是门关到一半时突然顿住了,望了望床上的孩子,总觉得心里有丝异样的感觉,讲不清楚为什么,人也不自觉的又迈步到了孩子的床边。

  坐在床边的她很本能的想伸手去摸下男孩,但手还未触到时,身后突然袭来一种惊悚的感觉,一股极速的寒风,似乎是围绕着自己转了几圈才消失。

  虽然看不见,可她却是真真确确的感受到了,这让她有些惶恐。

  起身正打算赶紧离开之际,未关上的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然后房中竟莫名出现了一圈闪动着的蓝色光波,拄着拐杖的鬼婆从光波中走了出来。

  她吓得一屁股又坐回了床边,惊慌的瞧了瞧周围,实在没什么可以防身的东西,所以很没出息的扯着小男孩身上的薄被挡在身前。

  这个时候的她,毫不夸张的讲,比刚醒来时还吓得更惨,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为何会有如此玄幻的事情?

  “琥珀,可算是寻到你了。”

  鬼婆一见到她满脸的欣喜,而她则相反,满脸的惊吓,吓到她的正是鬼婆诡异的出现。

  见她生出害怕的神情,鬼婆止住了上前的步子,满是不解的道:“琥珀,你……这是怎么了?”

  琥珀……她心里偷偷念着,同时也暗暗咽了口唾沫,眼下的情况是该如何告知对方,自己有可能不是琥珀,可万一对方知道真相后,会不会突然一拐杖砸下来结果了自己?

  看出了她一脸复杂神色,鬼婆沉默了片刻,然试探性的问道:“你……可还记得我是谁?”

  她顿了顿,小心翼翼的摇了摇头。

  “我是鬼婆。”

  面对鬼婆的自报家门,她也甚是礼貌的回了句:“幸会、幸会。”

  鬼婆一愣,“你可以喊我婆婆。”

  “婆婆好、婆婆好!”

  鬼婆嘴角抽了抽,又问道:“你可还记得自己是谁?”

  她愣住了,缓缓摇了摇头。

  “不打紧,你慢慢想。”

  她又坚定的摇头道:“记…记不得了,我估摸着自己可能失忆了。”

  鬼婆虽瞧出了她有所隐瞒,但并未在意,也未追问她讲的失忆之事,只道:“你名琥珀,是我将你养大的。”

  “多谢、多谢!”

  “……”鬼婆张了张嘴,好似不知该如何往下说。

  之后鬼婆也未在言说其它,此时首要的便是带她尽快回鬼宫,因为鬼婆的伤势很重。

  这个决定她没反对,当然,也不敢反对,然轻手轻脚的将被子给小男孩盖好,倒也并未觉得小男孩没醒是有何不妥,只当他是睡眠深。

  鬼婆却眉宇微蹙,缓缓走近床边,用手掌在小男孩的额上试探了一番,收回手后也未言说什么。

  鬼婆已察觉出他早已醒来,但他并无修为,便也算不得是个隐患,反而还有些佩服他小小年纪这般沉稳的心性,只是好奇他身上怎会有一丝琥珀的气息?

  瞧了瞧琥珀,想来是琥珀与这孩子有过搂抱接触才会留下一丝气息,所以并未再多想,只道:“我们该走了。”

  “可我还未同宋夫人道别呢?昨日是她救的我。”

  鬼婆瞧了两眼关着的木门处,“她会知晓的,至于这个恩情,她们活着,我便算是替你还了。”

  她不解,便也只能跟着望上一望,呃、这个门……做工一般。

  只见鬼婆法诀一念,那个蓝色的光波又出现了,之后的她能稍微记得的便是脑子天旋地转,胃里翻江倒海,吐的七荤八素。

  下一章(千年老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