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千年老妖
洛鱼2019-11-21 08:322,399

  再醒来已身在鬼宫中,才睁开眼便听涟溪欣喜道:“主人,你醒啦!”

  主人?她呆愣了片刻,又思忖了几秒,然在心里默念我是琥珀我是琥珀后,才一本正经的说:“我失忆了,记不得从前的事,你是哪位?”

  鬼婆放下琥珀便去闭关了,并未对涟溪多有说明,涟溪也就不知晓主人的不同,突然听见主人这般正经的说话,不禁被吓了一跳,有些结巴道:“奴…奴婢…奴婢知道了,奴婢是涟溪。”

  琥珀觉得涟溪的反应有些特别,明显神色有异,却又见她头一低,愣是不多问一句。

  相处了半日后,琥珀有些郁闷,涟溪瞧着年纪不大,性子也老实乖巧,唯一让琥珀不满意的便是涟溪既不主动同自己讲话,也不会太靠近自己,但又总是时不时的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偷瞄自己,让琥珀时感背脊发凉,却又不好发作。

  过了好一会,在涟溪的持续不断中,琥珀着实忍不住问道:“你老这么偷摸着瞧我,是因为我长得太美了么?”

  涟溪扑通一跪,“奴婢该死。”

  涟溪的壮举把琥珀吓着了,赶紧道:“你快起来,会折我寿的。”可想了想又觉着哪不对,“哎,你这意思,是说我长得不美么?”

  扑通……刚起来又是一跪,“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琥珀很郁闷的瞧了瞧涟溪,没意思,这个婢女相当没意思。

  一个时辰之后,在琥珀一番平等与自尊的苦口婆心下,涟溪终于答应以后再也不会动不动下跪了,但涟溪也明确表示,除了让她勿轻易下跪的意思外,其它的话她着实没怎么听懂。

  琥珀一脸无奈的望向窗外,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沉默了好一会,琥珀盯着涟溪又问道:“丫头,你多大了?”

  “回主人,奴婢已一千两百多岁了。”

  琥珀一顿,随后噗嗤一笑,“您老真是高寿啊!”

  “主人你是不相信么?”

  琥珀扯出一抹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郑重道:“小丫头,莫装……咳、莫要乱开玩笑,会遭雷劈的。”

  “奴婢没骗你,奴婢怎敢与主人瞎说。”

  瞅着涟溪认真的模样,琥珀仍旧一脸平静的端起茶杯饮了口茶道:“这的人还能活这么大岁数?”

  “嗯,千年不算什么,万年的也是有的呢!”

  琥珀又一顿,仔细端详了一番涟溪的神情,眼下还真有些摸不透她讲的究竟是真是假了。

  又听得涟溪续道:“不过奴婢是妖,妖修向来比人族修炼的时日要长。”

  琥珀僵住,妖?眼前这娇滴滴的小娘子是个千年老妖??

  “是不是吓着主人了?”

  琥珀虽觉得醒来的这个地方是有些玄乎,但这么扯的事情着实有些让人难以相信,便略微怀疑的问:“那你是何妖,吃人吗?”

  琥珀刚道完,一晃眼的功夫涟溪不见了,地上却惊现一条小黄鱼在那干扑腾着。

  小黄鱼嘴巴一张一合的道:“奴婢是鹭海中的一条小鱼精,当年刚修炼出半身人形虚弱不堪倒在海边,是婆婆路过时救下了奄奄一息的奴婢,随后便将奴婢带回佘山放至清池中修炼。”

  此时琥珀已经惊得讲不出话来。

  “主人莫要担心,修真界显少有敢吃人的妖修,就算是吃,一般也是吃那些妖兽的内丹。”涟溪又道。

  修真界?琥珀突然被涟溪的话愣住,好像自己还未弄明白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之后的几个时辰,琥珀未再纠结涟溪是鱼妖之事,而是反过来向涟溪了解了一下这个世界,也就总算是弄清楚了自己所在的这个叫天泽大陆的地方,一个很玄幻、很神奇的修真世界--灵界。

  琥珀还见识了涟溪的法术,涟溪只是法诀一念,自己身上略脏的衣服又干净如新了,涟溪讲这些不过是最简单的小法术,入门后的修道者基本个个都会,听得琥珀一脸期许,忽又乍然想到,一个婢女都会法术,那自己这个主人应当更厉害才是,便满怀信心的问涟溪,从前的自己厉害到何种程度?

  涟溪却是欲言又止,一脸的难为情,可涟溪越是如此,琥珀便越是好奇,想着自己是不是那种法术惊人,一抬手便能呼倒一大片之人。

  但无论琥珀怎样盘问,涟溪始终不愿回答,急了又是扑通一跪,来上一句奴婢该死,对此琥珀甚是无奈,只得暂且作罢。

  时间一晃两个多月过去。

  只听得鬼宫中又传来琥珀凄凉的哀嚎声,简单来说,便是饿了想吃饭!

  琥珀摸着提醒自己到了饭点的肚子,一阵惆怅,修真之人炼气入体便不怎会觉得饿,修为越高也越可以不用吃东西,就是修为不高的,也可吃一些辟谷丹,可自己好像只是一个普通人。

  从醒来到现在,涟溪每日都会为琥珀准备一些珍贵的灵果,这些东西吃下去会感觉通体舒畅,精神倍爽,起初琥珀也是吃得不亦乐乎,可再好的东西连着吃上两月也会让人吃吐了。

  以至于琥珀一再忘了自己的身份,一饿便止不住的哀嚎,且哀嚎中又透着要吃鱼的威胁。

  而这结果便是让涟溪完全忘记了琥珀教导的平等与自尊,一直处于跪下起身跪下的惶恐中度过。

  涟溪出不了山,根本无法弄到食物,再多的威胁也是徒劳,这一点琥珀是清楚的,琥珀也从涟溪那知道有那么一位算得上是自己半个衣食父母的暗夜公子,可在自己回来的那一日便被关去受罚了,天晓得要罚多久。

  所以琥珀只好隔三差五在涟溪面前闹一闹,心想着涟溪哪天受不住了便会壮着胆给鬼婆传个信。

  许是琥珀的方法奏效了,又过了半个月后鬼婆还真来了。

  琥珀刚要睡下,便听得一段若有若无的摇铃声传入耳际,顿时心头一悸,脑子似乎在那一瞬间失去知觉。

  等琥珀从混沌中清醒过来时,鬼婆便已站在床沿边了,只不过不是本尊,而是一道黄符幻成的虚影罢了。

  “可是吓着你了?”鬼婆问道。

  琥珀嘴上镇定的说着没,颤抖又怨恨的眼神却很诚实。

  那日回来鬼婆受伤太重,着急闭关便未好好交待涟溪一番,等今日突然灵台清明想起时,已两月有余,这才以一道注了神念的黄符释出,想探探琥珀的近况,毕竟此时的琥珀已非当初。

  不过琥珀如此的醒来却也是鬼婆始料未及的。

  一开始鬼婆也心有怀疑,但又清楚,绝对不可能有谁可以利用琥珀的身体来寄生,所以必定是琥珀自己的那两缕魂魄回来了,而让鬼婆疑惑的便是琥珀的魂魄究竟是如何回来的?

  下一章(暗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