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鸠占鹊巢
洛鱼2019-11-21 11:362,203

  “主人不是一直嫌它长得丑么?今天怎的盯着它瞧了那么久?莫不是瞧出了什么不寻常?”见琥珀坐在清池边紧盯着八怪瞧,涟溪不解的问道。

  八怪便是清池中的那只乌龟,若是不算上连翘树的话,那它就是琥珀这段时日在鬼宫除了涟溪外唯一见到的活物了,“八怪”的名字也是琥珀取的,不过原本是想叫“阿丑”的,只是后来又觉得太直接了些,听起来会有点伤……龟。

  只见琥珀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

  “那主人可是觉得八怪它快开智了?可以修炼了?”

  琥珀又深沉的晃了晃脑。

  涟溪蹙了蹙眉,“那是……?”

  “心情大好时瞅它,我发觉其实它丑也丑得挺别致的。”

  涟溪:……

  八怪:……

  许是受伤的原因,暗夜这一去时间花得还挺久,到傍晚时分才回来,琥珀为了留着肚子大吃一顿,坐在清池旁愣是半天未沾半口灵果,等暗夜回来时,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面对着一桌子的饭菜,乐得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子。

  一个时辰左右,在琥珀不顾形象的一顿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过后,换来的却是撑得走不动道。

  无意一扫,琥珀瞅到了暗夜那紧凑的眉宇,呃…想来暗夜是因为身上有伤,疼的罢!

  再瞧瞧涟溪,整个人已是瞠目结舌了,呃…不重要不重要!

  琥珀直接忽视暗夜与涟溪,然在他们无比纠结的神情中摸着圆滚的肚子出门去消化消化。

  涟溪见琥珀走路的样子着实难看了些,便赶紧过去扶着,琥珀也未拒绝,的确撑得需要人扶一下。

  月圆得甚好,菜足饭饱的琥珀抬头望了望天,忽然有些伤感,想着自己的世界总归是残缺了一段未知的记忆,很多次想尽力去探索的时候,又不知为何心里涌上一股凄凉。

  这么想着想着,琥珀便是自顾自的一阵长吁短叹起来,如此好一会过去了,琥珀回头瞅着涟溪和暗夜,他俩却像个木头桩子似的,不禁问道:“你们俩瞧我现在像不像很开心的模样?”

  涟溪摇了摇头。

  “那你们怎的竟未有半点要来安慰我的意思呢?”琥珀又道。

  涟溪顿了顿,“主人,你这吃饱了撑的也需要安慰么?”

  涟溪轻飘飘的一句话梗得琥珀无言以对,头一扭,头也不回的继续走。

  在之后好长一段无言的气氛中,琥珀由衷的认为睡觉都比面对着这两个朽木强,可一个很伤脑筋的问题又出现了,睡哪?

  自上午那床让暗夜躺过之后,琥珀便不想再进那房中了,更不敢睡那床,倒不是有多嫌弃暗夜,纯粹是心理作用,一想到暗夜浑身是血的躺过,闭上眼都有点渗得慌。

  “暗夜”,琥珀回身唤了句。

  暗夜上前一步,“小姐有何吩咐?”

  “晚上我睡你那去。”琥珀从容且淡定道。

  “小姐莫要开玩笑了。”

  琥珀一脸严肃的盯着,“你看我像吗?”

  只见暗夜瞬间石化,那表情要多僵硬便有多僵硬,缓了缓方道:“小姐,这……不妥。”

  不妥?有何不妥?琥珀可是经过一思再思才决定的,鬼婆那定是不能睡的,涟溪那又着实简陋,其它的一些亭院不是死过人便是无人住,恕琥珀胆小,所以思来想去暗夜那最是适合。

  琥珀料想暗夜是怕床让自己占了他没得睡,咱是那么不厚道的人么,便好心讲道:“那你睡到我床上吧!”

  “小、小姐…这……”只见暗夜紧了紧手,脸色看不到,但不热的天气,他额间竟然在冒汗。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琥珀道完拉上涟溪便走,瞅着暗夜的反应好似不大愿意来着,所以得先下手为强才是。

  夜风有些大,涟溪的手有些僵,脸色也有些白,没走几步弱弱的开口道:“主人,你真要……”

  “小姐”,涟溪还未言完,身后的暗夜便突然唤道。

  琥珀又回身瞅瞅暗夜,“怎的,还有事?”想了想又强硬道:“这事免谈,我睡定了。”

  “可……我……我还有事情需要去见师父,小姐自己先去休息可好?”

  琥珀听罢,走近拍了拍暗夜的肩,暗夜一颤,半露的脸上看着竟有些微红,只听琥珀叹息道:“婆婆不是受伤了么,若无要紧事就莫要打扰她老人家了,等明个她出来了再讲也不迟啊,再说你自己不也一身的伤,早些去云阁歇着吧!我有些困了,就先回你那屋睡去了。”

  云阁是琥珀住的亭院。

  呃?暗夜一愣。

  琥珀不甚懂暗夜这么个表情,是不想睡云阁?便道:“你若不想睡我那也没关系,你自己去寻个住处便是了,不过你的床我是要定了。”

  暗夜紧凑的眉宇松开了些,道:“小姐你……你想要的只是我的床?”

  “我觉得我那个床太娘气了些,比较中意你的那个床。”讲完琥珀又觉得好像哪不大对劲,顿了顿方觉,暗夜问的那个意思好像挺有深意啊!

  是在暗示个啥?

  究竟是自己未讲清楚,还是暗夜另有想法?

  琥珀回想了一遍,自己讲得挺条理清晰、简洁明了的呀,如此看来,暗夜此人思想果真不大纯洁啊!

  可眼下令琥珀困扰的是,既然暗夜敢当面讲出这么内涵的话来,莫不是从前的自己还同暗夜有过那么一腿?所以他刚刚那副不情愿的模样,则完全是怪自己只要他的床没要他的人?

  可瞧今日暗夜醒来时的反应也不像啊!难不成是因当时受伤太重,又见自己失忆了,才会有所收敛,这一到晩上便本性暴露?

  这么细细想来,琥珀觉着这可能性还蛮大的,啧啧啧~~~兔子还不吃窝边草,琥珀晃了晃脑袋,然一脸正儿八经的对暗夜讲道:“从前的事我记不得了,但现如今的我不好男色这口,你若是真有什么想法,不如问问涟溪好了,我估摸着她可能比较喜欢你这个类型的。”

  琥珀就这么一讲,涟溪原本略白的脸绯红了,但暗夜有些微红的脸却煞白了,真是奇了个怪了。

  下一章(绾青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