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妖孽哪里逃
洛鱼2019-11-21 11:402,436

  时间悄然而走,这一晃,又大半年过去了。

  琥珀坐于亭中,着一身淡紫色轻纱,发间一支五彩的蝴蝶发簪也甚是惹眼,整个人显得既端庄又不失灵气,如果不翘着个二郎腿的话。

  晃了晃腿脚琥珀唤道:“暗夜”

  暗夜走近一步,“小姐有何吩咐?”

  “你究竟是何妖物?现个形我瞧瞧呗!”

  暗夜头微低,“小姐恕罪。”

  “那你把黑布拿下来,我瞅瞅你长啥模样。”

  “小姐恕罪。”

  琥珀瞪了暗夜一眼,“那换身衣裳总可以吧?你这身该死的黑色真的很让人讨厌。”

  “小姐恕……”

  “我不恕你罪行不行?行不行?”琥珀打断暗夜的话,用吼的。

  其实琥珀倒不是真有多生气,曾经的她也不像这般的泼,只因鬼宫的生活着实太枯燥乏味了,又无法出山去瞧瞧山外的世界,时日一长便觉得极其烦闷,若是没有涟溪与暗夜这样陪着让她出出气,她也实在不知还能做些什么。

  暗夜显然也早已习惯了琥珀多变的性格,沉默了一会又道:“小姐,你可知在我心中,你一向都是静雅而端庄的模样。”

  琥珀一惊,转瞬满脸笑颜,从暗夜口中听到赞美,很是少见啊!

  谁知暗夜又冷冷的飘来一句,“只要你好好坐着,不开口讲话。”

  暗夜,你话太多了!

  在鬼宫中,琥珀的一日基本上就是吃饭、睡觉、聊天,同只会回答的暗夜聊,与讲话支支吾吾的涟溪聊,跟清池旁那株会说话的连翘树聊,还有便是自言自语的和清池中的八怪聊。

  后来,涟溪整天收拾被琥珀弄得乌烟瘴气的鬼宫,没时间聊;暗夜也开始变得神出鬼没,一转眼就找不着他人聊;然后琥珀便只好如此刻般一个人待在清池旁同俩异类聊。

  不过虽是异类,琥珀对那株连翘树倒是挺感兴趣的,因为它讲话的声音很中性,所以琥珀关心的问题是,它是男是女?或者说是公是母?亦或者说是阴是阳?

  起初的时候,连翘树也同样很有兴趣与琥珀聊,琥珀还曾想给连翘树取个名字,只是连翘树死活不同意罢了。

  不过后来聊多了之后,不知怎么的,连翘树竟然渐渐变得闭口不言了,这让琥珀疑惑了好一阵,只能常常对着连翘树自言自语。

  “连翘,你那变态的声音是时候改改了,听得怪别扭的。”

  “也不知你幻形以后是男是女,我一直在想,若你是个女的,你能成亲么,能生孩子么?要是不幻形的话,孩子从哪生啊?”

  “连翘,你讲句话啊,咱们一起探讨探讨。”

  “连翘、连翘……”

  自言自语了半天,连翘树愣是一声不吭,琥珀实在觉得无趣,只好转身蹲在清池边找八怪聊。

  手在水中晃了几晃,八怪伸出小脑袋瞧了眼,然后缓缓朝另一边走去。

  “哎、八怪这边,你走反了,八怪……”

  琥珀又纳闷了,先前只要自己在水边晃晃,八怪便会慢慢过来,可是后来都不知为何,也不搭理自己了,呃、好像就是从给它取名之后开始的吧!

  “主人~~”

  听得涟溪喊唤,琥珀回头才发觉身后的鬼婆。

  站起来拍了拍衣裳上的灰尘,琥珀有些欣喜道:“婆婆,您可算是闭关出来了。”

  “只是暂时出来几日,我这一身伤若要完全调息好,怕是少也得几百年。”

  琥珀撇了撇嘴,一脸哀怨的表情在诉说着这日子何时是个头。

  鬼婆自然看在眼里,道:“以后不会这般无聊了,今日有客人到访,随我来吧!”

  琥珀好奇的跟着鬼婆去往厅中,毕竟这该死的地方,连个鬼影都未见来过。

  因为琥珀一直猜测鬼婆肯定也是妖,所以刚迈进厅中便一慌,心里顿生一句「妖孽哪里逃……」,然后脑补画面,老和尚一跃而起,拿起禅杖朝鬼婆一棒子打下去,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结果却是老和尚笑盈盈的起身,对着琥珀道:“姑娘,才一年未见,整个人看着都不同了呢!”

  “这是无尘寺的空明大师。”鬼婆予琥珀介绍道。

  琥珀虽然很好奇这大师竟认得自己,不过眼下基本的礼貌还是不可少的,对着无空双手合十,颔了颔首,脑残的来了句:“阿弥陀佛!”

  空明嘴角一抽,许是因为本该自己讲的话,却被别人反过来讲,有些许不习惯,但瞧了眼琥珀一本正经的模样后,又点了点头,“姑娘终不再像从前那般了,可喜可贺啊!”

  “从前那般?是哪般?”

  面对琥珀眼神的询问,鬼婆解释道:“你出生时元神便被打散,而人的元神由魂魄聚合而成,曾经的你缺失了几个重要的魂魄,所以除了体质较弱外,在智慧上…亦会有些障碍。”

  前面元神什么的虽说不甚懂,但后面的意思琥珀听明白了,从前的她是个傻子。

  总算是理解为何一问从前之事,涟溪同暗夜的反应就一脸的难为情了,敢情是怕说出来会伤自己的自尊啊!

  不过此事琥珀还是挺释然的,即便先前是傻子,自己也不记得,所以倒也并未觉得尴尬。

  相顾无言了片刻,鬼婆将一个已打开的锦盒递给空明,道:“琥珀一事,尤其要多谢你这些年肯把舍利借予老身,若没这舍利,老身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今日是时候奉还了。”

  说是借,其实鬼婆当初是去偷的,东西偷到了,但人未跑掉,只是后来空明与鬼婆之间达成了某种共识,所以舍利依旧借来了。

  琥珀随意瞟了一眼,顿时惊的讲不出话来,心中一阵感慨,那颗金光闪闪的舍利差点没亮瞎自己的狗……呸!自己的眼。

  明空瞅了瞅琥珀无比眼馋的神情,接过那颗舍利子,犹豫了一瞬,还是转手递给琥珀,“姑娘若是喜欢,这颗舍利老纳就送予你了。”

  宝贝来得太突然,有点承受不住,琥珀欲伸的手一再克制,强忍道:“大师,这…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受不得。”

  空明又瞅了眼琥珀颤抖的双手,嘴角含着笑意,“姑娘无需介怀,老纳曾见舍利竟自主选择姑娘,更甚至臣服于姑娘,所以此物既与姑娘有缘,自当赠予姑娘。”

  琥珀深深的将鬼婆望着。

  “你若是喜欢自可收下,这颗舍利是空明大师的师傅飞升后本体凝聚而成,这可是个灵界之人个个觊觎的宝贝。”瞧出琥珀眼中对舍利的一往情深,鬼婆自是不会阻止,不然自己又何必当着琥珀的面还给空明呢!

  听鬼婆一讲,琥珀已毫不犹豫的双手接过,心中荡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激动之情。

  当然,无人注意到,空明那一闪而过的痛心之情。

  下一章(郡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