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蓝玉
洛鱼2019-11-23 10:472,204

  琥珀心一沉,此时面对的像是就快要死去的节奏,心底涌上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与无助。

  涟溪强撑着坐起,声音无比虚弱的说道:“主人放心,奴婢…奴婢便是拼了命也会保护好主人。”

  琥珀眼中泛起泪光,不禁紧握住涟溪的手,又突然顿住,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手上那串碧蓝佛珠。

  “蓝玉、蓝玉~~”,琥珀不假思索的对着佛珠唤道,可是未有什么动静。

  此时那老者三人已开始走了过来,琥珀心一急,也不管有没有用,取下佛珠便扔了过去。

  碧蓝佛珠中爆出一道极刺眼的金光,等所有人再睁开眼时,事情已经截然变样。

  离得最近的妇人倒在地上,一个细小的血洞穿透丹田,碎裂的金丹隐约可见,自是必死无疑了。

  男子与老者也满身鲜血倒在地上,但气息尚存,而那串佛珠已经重新回到了琥珀手上。

  除了琥珀,其它人均是一脸茫然,因其它人都未曾看到佛珠的金光中飞出的一条碧蓝色的蛟龙。

  琥珀等人还在因眼前之事惊魂未定时,老者却唤出那个黄褐色的葫芦,一把抓起男子,用葫芦飞起迅速逃离而去。

  但不出片刻,便听远处的半空中传来一声轰隆爆裂声响,抬眼望去,所能看到的便只剩一股正在消散的黑烟。

  可见是护城大阵自行发起了攻击。

  琥珀等人相互对望了一眼,心里都已明了,又相互瞧了瞧各自狼狈的摸样,气氛沉默着。

  “多谢姑娘再次出手相救,它日姑娘若有需要,陆衡等人舍命也定当相报。”陆衡又一抱拳恭敬的开口,虽然此时的他手臂上还不断有血涌出。

  琥珀未接言,早已吓得筋疲力尽,所以并未有心情去讲那些客套话,此刻想的便是尽快带着涟溪与雨燕回去,希望空明已经回了客栈。

  “我们师兄妹暂住在逢源客栈七号房,姑娘若有事需要差遗,我们定当效劳,以报姑娘救命之恩。”

  琥珀转身之后,陆衡的话又从身后传来,琥珀依旧没有理会。

  走进客栈时,琥珀瞧了瞧柜台,已经换了人,并未见着那个小老儿的掌柜,但幸得回房时空明已回。

  “琥珀姑娘,出了何事?”空明原本焦急的脸上又添一抹惊吓。

  琥珀摆了摆手,无力多言,把涟溪与雨燕从储物戒中唤了出来。

  空明也未再多问,替涟溪和雨燕检查了一番,便一人给了一颗丹药,然后开始施法疗伤。

  疗伤的过程持续了两个时辰左右,并不算太久,但琥珀却感觉无比漫长,每一秒都如坐针毡。

  疗完伤后的涟溪脸色恢复了些,空明又给涟溪吃了一颗与先前不一样的丹药,然才对琥珀道:“她们已无大碍,你把她们唤回储物戒吧,只是…暂时莫要让涟溪出来了,她的妖婴劫将至,老纳已给她吃了一颗聚灵丹,这阵子便让她在清池中好好调息一番,若是出来,怕是随时都会有劫雷将临。”

  “涟溪要渡妖婴劫?”琥珀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在鬼宫琥珀也听暗夜讲过渡劫的可怕,眨个眼,兴许就被劈得渣都不剩了,甚是担心。

  “等回到天都,老纳会寻个地方让她成功渡劫的,迈入了妖婴期,以后保护你也便更有把握了。”空明又道。

  琥珀点了点头,“有劳大师了。”

  空明倒了两杯茶水,自己端起一杯饮了两口,道:“现在你可否告知老纳,出了何事?”

  琥珀端起另一杯茶水一饮而尽,然后从在客栈遇到逍遥谷的弟子起,将之后发生的一切都细述道来,不过唯独自己能看透阵法一事,琥珀隐瞒了下了,讲成是自己无意撞破阵眼而起,道完又倒了杯茶水,一饮而尽。

  “听你之言,关键似乎在于那名女弟子?”

  琥珀点了点头。

  “老纳倒是有过听闻,逍遥谷中有一个女弟子,是一个修真世家的小姐,因为体质特殊,族长特求逍遥谷收入门下,许就是你讲的那位。”

  “大师,你讲她体质特殊,是何意思?”琥珀好奇道。

  空明沉默了一会,“龙阳之体却错生女儿身,此种体质甚是少见也很是难得,她的修炼速度奇慢,但她修炼出的每一丝精元又比平常人的十倍、百倍更加精纯,若是被人夺了元阴或者吸走精元,那那人便可功力大增数倍,堪称大补之物,比任何丹药都更加受用,对于那些炼异邪功法之人,更是不可多得之物。”

  “此等好事,想必打主意的人不在少数吧!”

  “嗯,在外张扬的话,引起他人的注意是肯定的,若在天都自是无人敢明目张胆下手,在郡都便不同了,此地是个人、妖两族的混乱区,明里暗里在此处出事的人、妖不计其数,所以万事都需小心,凡事多听听劝……”空明说着有意瞟了琥珀一眼。

  这种不听和尚言,吃亏在眼前的眼神,琥珀自是明了,幽幽的撇过头,装模作样的咳了一声。

  空明似又想起什么,便又问道:“你方才说怀疑此事可能与客栈的掌柜有关?何以见得?”

  “直觉”

  空明一愣,缓了缓又道:“若是真与这客栈的掌柜有关,那此事便复杂了,不过同你所讲的那三个人必然不是一路,只是……”空明突然顿住,“糟糕,你可知逍遥谷的弟子现在何处?”

  琥珀摇了摇头,想了想又不确定道:“好像是在…在什么逢源客栈七号房。”

  空明带着琥珀快速赶到逢源客栈时,正好远远瞧见陆衡与林师妹还有那个未开过口的师弟急匆匆的跑出去,空明抓住琥珀的手臂,一晃神,便站到在了陆衡的前面。

  “姑娘?”陆衡一惊,急促停下,眼中满是焦虑。

  琥珀正欲开口,空明却先问道:“出了何事?”

  “我小师妹不见了。”虽不知眼前是何人,陆衡还是如实答道。

  “我与小师妹在房中疗伤,我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醒来时小师妹便不见了,是我未看好她,可…可她伤那么重,怎会乱跑呢?”一旁的林师妹有些自责的低头急道。

  下一章(内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