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围捕
翁墨宸2019-11-27 11:092,118

  就在这时,一名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人背着一个暗蓝色的背包沿着小径来到了榕树下,谨慎而又焦急地四处张望着。莫一鸣不经意地瞥了青年人一眼,心中对他已然了如指掌。

  这名青年人名叫李国强,外号“烂蛇强”,是专门倒卖一些走私货品的。据莫一鸣掌握的情报,“烂蛇强”这次倒卖的可不像以前那些走私香烟、手机、化妆品之类的日常用品,而是毒品。

  时间一分一秒地跳动着,大约又过去五分钟左右,一名年轻少妇推着一辆婴儿车从福德庙缓缓而出。少妇一手拿着一个玩具,一边好像低头看着婴儿车内的宝宝,把弄着玩具逗弄着孩子。待她走到“烂蛇强”的身畔时,“嘚啦”一声,少妇脚下的高跟鞋一个打滑,拐到脚似地摔跌在地。

  “烂蛇强”见状连忙将背包取了下来放到了婴儿车上,好心地上前将少妇一把扶了起来道:“你没事吧!”

  少妇在“烂蛇强”的搀扶下站起身来,颇为感激:“没事,谢谢。”

  “烂蛇强”关心道:“没事就好,要不我扶你去榕树下休息?”

  少妇婉拒道:“不了,脚拐到了,还是早些回家休息吧。”说完,便推着婴儿车一瘸一拐地朝福德庙而去。

  “烂蛇强”只好转身原路返回。

  这一切都被莫一鸣看在了眼里。他不慌不忙地走到冷饮机前,对卖冷饮的老头子道:“买一盒冰激凌。”

  莫一鸣的话音刚落,“烂蛇强”便被埋伏在树丛中一对亲昵聊天的情侣给一把按在了地上。而那个推着婴儿车的少妇虽然离开了福德庙的偏门,但也被早就在金融街区等候的便衣警察给抓获了。

  就在卖冷饮的老头子将冰激凌递给莫一鸣的一刹那,只听“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一个银光闪烁的手铐不偏不倚地拷在了老头子的手腕上。

  老头子惊恐万分地道:“你这是做什么,我又没犯法,你凭什么……”

  不等老头子把话说完,莫一鸣猛然一伸手,一把将老头子的银白色假发套和假胡子给扯了下来。立时,一张年轻的面孔显露在了他的眼前。莫一鸣拿着假发套在此人面前晃了晃道:“演技还不错,不过化妆技巧就一般般。”

  那人微微地笑了笑道:“法律有规定买冷饮不能化妆吗?”

  莫一鸣见此人死鸭子嘴硬道:“那倒没有,只不过贩卖毒品这么重的罪名……”

  那人闻言“嘿嘿”地笑了一声道:“贩卖毒品,这么大的一顶帽子我可担当不起。我就是一个卖冷饮的小贩,要不你来搜搜看,毒品在哪里?不会是冰柜里的这些冰棍冷饮吧!”说吧又是一阵不屑地嘲笑。

  “NO,NO,NO”莫一凡摇了摇头道:“你看看那边。”一边说着一边朝福德庙内望去。

  那人随着莫一鸣的眼光转头向福德庙看去,只见两名便衣警察押着那名少妇走出了庙宇,其中一名警察的手上还提着一只暗蓝色的背包。与此同时,另外两名假扮情侣的便衣警察也押着“烂蛇强”走到了莫一鸣的身畔。

  那人继续狡辩道:“看什么?看你们警察抓贼吗?”

  莫一鸣没想到此人如此狡猾,竟然将整件事推得一干二净的。不过,他还是微微一笑道:“嗯,有意思。的确,从表面上看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莫一鸣说到此处,一把抓起那名少妇的手臂道:“想必,这不是情侣手环那么简单吧!”

  那人闻言,这才心虚地低下了头,“唉”地叹了口气。

  卓不凡自信地笑了笑对四名便衣警察道:“走,把他们押回局里慢慢审查。”说罢,率先押着那人离开了龙江公园。

  龙溪市公安局审讯室内,四面墙壁上除了一扇大门外什么也没有。室内摆放着一张长条的审讯台,莫一鸣和另外一名身穿制服的女警察正坐在审讯台上。审讯台的前方摆放着一张受讯椅,那个卖冷饮的人就坐在受讯椅上,双手铐着手铐,低头沉思。审讯台之旁放着一台摄录机,摄录机的镜头正对着受讯椅的犯罪嫌疑人。

  莫一鸣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对身畔的女警说道:“小吴,我们就开始吧。”

  “好的,卓队。”女警吴晓溪打开录音笔,然后拿起钢笔整理了一番审讯台上的记录档案,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犯罪嫌疑人,按例一边询问一边记录道:“姓名?”

  卖冷饮的人见问,老实回答道:“马政峰。”

  吴晓溪再次询问道:“籍贯?”

  “新阳”马政峰回答。

  “出生年月?”吴晓溪继续追问。

  “1983年10月27日”马政峰回答。

  “你认不认罪?”吴晓溪责问道。

  “我……”马政峰犹豫了一下,然后朝坐在一旁的莫一鸣望了过去道:“在我认罪之前,我想问这位警官一个问题。”

  吴晓溪呵斥道:“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该是你想问什么就问什么吗?”

  莫一鸣摆了摆手制止了吴晓溪,然后点头答应道:“可以,你问吧。”

  马政峰思索了片刻方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参与这次毒品交易的?难道早有人通知你们警方不成?”

  莫一鸣微微一笑道:“这有什么难的。的确,我们事先已经收到情报‘烂蛇强’要贩卖毒品,但接头人是谁我们却一无所知。于是,我们就派人一直跟踪着‘烂蛇强’,并追查到毒品交易地点是龙江公园。”

  这个回答对马政峰来说并不是很满意道:“即使你们有所部署,可你们也只能抓住和‘烂蛇强’接头的人,又是怎么看出我也参与这起贩毒的?”

  莫一鸣双手合握摆放到审讯台上说道:“我承认,起初我确实没有看出你有嫌疑。直到我来到福德庙附近……”

  “就因为一座土地庙?”马政峰不等莫一鸣把话说完便询问起来。

继续阅读:第三回 神秘人“饕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尊中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