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威胁
范九2019-11-19 19:423,207

  敲锣打鼓的声音令人感到厌烦,尤其是还在人熟睡的情况下,更加的令人厌恶,偶尔还夹杂着人群的吵闹声音。

  苏凉止悠悠的醒来,长而弯曲的睫毛缓缓睁开,露出一双明亮的眸子,灵动的让人不由自主的喜欢上里边的纯粹。

  不过,此时此刻明亮的双眼,沾染了一丝刚睡醒的朦胧,显得格外的虚无缥缈。

  她轻轻的眨了下眼睛,企图将眼前的视线看清楚。

  却不想,入眼处是一片大红色,那颜色就像是墨水一样艳丽,她眨了次眼睛,依旧如此,脑袋中的思绪就像是梦游一般的泥泞混沌,不明白怎么会看到一片的红色。

  她家里的颜色早就被自己改成了白色,虽说她是挺喜欢红色的,但也没必要把整个房间都搞得不成样子吧。

  她又狠狠的眨了几次眼睛,企图清醒过来,然而,无论是多少次眼前依旧是一片红色。

  她感觉自己是在做梦,明明她的房间是白色的,而且也没有这么小,那是她用人生中的小半生的积蓄买下的,一间六十多平米的小屋。

  全当她的落脚处,现在这个地方只有小的可怜,顶多只能坐下一个人,还是不能睡觉的地方,让她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苏凉止重新闭上眼睛,企图再次沉睡,奈何无论如何也不着。

  双眸中疑惑的神色更深了,思想处于混沌之中,她想揉一下眼睛,却不料,刚动了一下胳膊,就感觉到手腕处一阵疼痛。

  苏凉止低下头,只需一眼,就足以把自己吓得魂飞魄散。

  原来,手腕处出现了一个诺大口子,上面早已鲜血淋漓,而那血迹早已把她的衣裙染的一片黑红,这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穿了一件红色的衣裙,裙身很长,到她的脚裸,红色的绣花鞋前边挂着一对儿铃铛,可以想象走路期间一定会随着步子发出“叮当”的声音。

  她想要用另一只手窝着不断流血的手腕,却不料听到“哐当”一声,一把银色的匕首已经掉到自己的脚边。

  原来,就在刚才自己的另一只手还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视线触及到地上的匕首,只看到那银白色的刀身,已经沾染上了鲜艳的颜色,她知道,那是她的血。

  来不及细想,她就直接捂上了依旧在不断流血的手腕。

  虽说,算是暂时不让它流出来,但是,另外一只手也不敢放开,她有直觉,如今的她就像是踏进了一半阎王殿的人,只要一放手用不了五分钟自己绝对就会欢欢快快的去往阎王殿里报道,她不敢大意。

  “怎么会受伤的?”她的声音虚弱的只能自己可以听到。

  她明明是在家睡觉,怎么会手腕流血,还有,入眼的一片红色是怎么回事?四周好像还有点颠,就像是被人抬着一样。

  苏凉止可不认为自己如今还在做梦,毕竟,手腕处的疼痛清晰的告诉着她这绝对不是梦。

  她四周看了眼,视线所及的是,两边是红布遮挡的小纱窗,周围一片红色,外边敲锣打鼓的声音,显得格外的突出。

  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这不是轿子!!”

  她前两天还穷游出去玩正好遇到了花轿,见着稀奇,也坐上去体验了一把,而如今的感觉就和那时候的一样。

  苏凉止用仅存的力气,掀开了纱窗的红布,这一看又把自己吓了一跳。

  外边的房子都是用瓦、土而造,周围是穿着布衣的男女,道路的两旁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小物件,就像是电视剧中演的古装剧一般,但,又有些不太一样,这比较真实,真实到她现在反而迷糊了起来。

  苏凉止觉得脑子一下炸了,刚刚还不觉得是在做梦,而如今,此刻,反而情愿自己在做梦,因为眼睛所看到的事物都太过真实。

  在外的丫鬟听到轿内的响动,就猜测到小姐醒了,便问,“小姐?”

  叫了一声,里边依旧没有反应,丫鬟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姐,您怎么了吗?”

  这次,苏凉止回过神,“没事。”

  话刚出口,就沙哑的厉害。

  还没来得及细想她怎么会在这里,就听到一个苍老而又强劲的中年男人的声音,“新人已到!!”

  随着轿子的前方抖斜,出现了一个三十来岁穿的红绿配的妇人,她的脸上被红红的胭脂涂的格外的红,手中拿着红色的帕子,全身上下的打扮给人一种喜庆的感觉。

  喜婆开心的掀开了轿子的一角,在看到花轿之中的女子之时,震惊的神色出卖了她此刻的表情。

  她不可置信的望着一脸惨白的女子,即使,脸上画着漂亮的妆容,在这一刻也显得格外慎人。

  头上的盖头早已经被随意的丢弃在一旁,脸上毫无血色的如同一张白纸。

  视线下移就看到了她紧紧攥着自己的手腕,虽说血被她用手狠狠的捂住,但不防有些没被捂住的,血还在不停的低落。

  “看什么,还不快点帮忙把血止住。”苏凉止恶狠狠的说,她是真的佩服这个穿的格外引人注目的女人,她的血都快流完了,她还一动不动。

  听到她虚弱的声音,妇人回过神,到底是见过世面的老人,赶忙走近一步,把自己身边的手帕绑到了苏凉止的手腕上,一只手紧紧的握住帕子下的手。

  另外一只手将放到一旁的红盖头给她盖上,半搀扶的把她扶出轿子,“少奶奶且忍一忍,如今就算是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家里人着想,老爷夫人如今还在大理寺的牢房之中,这门亲事,或许就是救他们的转机。”

  喜婆宽慰的说到,用自己的力气扶着苏凉止,心底不由得为这个女孩叹气又高兴。

  高兴的是,云家二公子多好的人,亲姐乃是如今的皇后娘娘,父亲是为国捐躯的大将军,圣意眷浓,可以说是真真正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除了……有些单纯之外,当然次单纯并非彼单纯,而是,在这位公子一年之前,掉落湖中,从此就成为了白痴。

  可是,即使如此,想要进入云府成为云家二少奶奶的也大有人在。

  然而,即使人再多,人家皇后娘娘却选中了一家老小以通敌卖国而入狱的苏家做亲家,这也让许多的老百姓感恩皇后娘娘宽宏大量。

  在底下,不知道有多少老百姓在讨论,这苏家大小姐前世做了什么好事,这一世即使全家入狱,也有贵人相帮。

  也让金陵有多少贫苦人家的孩子失望,毕竟嫁进来就是一夜暴富的事情,又有皇亲国戚的关系,权利与金钱的诱惑,委实太过诱人。

  “等等……”苏凉止停下步子,“你说什么?成亲?谁和谁?”

  她的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从醒过来所见的都是大红的喜庆之色,没有其他。

  果然,就听到那妇人说道:“少奶奶真是记性不好,如今正是您和云家二公子云初景大喜之日,怎可忘记。”

  “你说谁?我和云家二少爷?”

  “是啊,婚事是三日前定下的,皇后娘娘亲自指的婚,虽说时间赶了点,倒也是气派,符合云家这样的大门大户。”妇人宽慰的说,见苏凉止停下脚步,不由的用了些力气。

  “那我是谁?”她问,语气里有着急促。

  妇人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自己是谁,但也秉持着有问必答,“您是苏家的小姐苏凉止,金陵苏丞相的爱女,只不过……”

  她并没管她那只不过后边说了什么,她的心中如同巨石被压下一样,她不是叫苏白吗?二十一世纪的神算子,在一家公司掌管着财政状况,怎么变成苏凉止了?

  就在她发呆的时候妇人扶着她一直走,如今根本没有任何力气,即使是一个孩童,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左右任之。

  在外人看来,就是一副为家里的事情奔波的吃不下去饭,弱不禁风的模样。

  苏凉止因为被盖头挡住了视野,只看得到不远处有一个火盆,而身边暂时当她拐杖的妇人显然就是把她往那边推着走。

  她不想过去,这时候就又听到妇人用只能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威胁说:“二少奶奶还是规规矩矩的嫁给二少爷吧,二少爷背后是皇后娘娘,就算再不情愿,惹怒了皇后娘娘,最终都不会有好结果。”

  “你在威胁我!”苏凉止的声音中带着不快,任谁一觉醒过来就变成闪电结婚,还不知道新郎长什么样子,是谁都会不高兴,而且,听听刚才说的,还威胁上了,她如果听了她的威胁,她就不是苏凉止。

  妇人依旧保持着和气的语气,就像是没把她不快的语气放在心上,“怎么会,今日之后您就是皇亲国戚,小妇人只是一个乡野村妇,怎敢威胁。”

  听她这样说,也知道自己是暂时走不了,她打算走一步算一步,毕竟现在身体没有任何力气,别说是挣脱身边的这个人,恐怕她现在,连一个小孩子都打不过,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她懂。

继续阅读:002 成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嫡妻:候门少奶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