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眼见为虚
珠箔罗衣2020-02-04 19:482,274

  中心广场巨大的LED屏显示时间51区5:29时,谭意意到达愚人港口。那是霍家的私人码头,轮渡六点钟出发,她早到了31分钟。

  她安静站在渡口。风熹微又清冷,雨珠子噼噼剥剥,灰色天幕好像一罩巨大滚烫的热油锅,无数虾兵蟹将慌张焦灼向外跳窜,却原来是无边无妄天罗,只不断听到躯壳伴着滋滋声的坠陨断落,分不清是自己,还是别人。

  LED屏上红色数字跳跃至5:59的时候,钟恕准时出现。一袭英伦黑色风衣,DR金柄黑伞,身后跟着两个正装青年,脸色依旧苍白得像是刚从千年古堡走出的吸血鬼王。

  站了半个小时,谭意意脚有些麻,但脊背笔直,昂着头望向渡轮驶来碾压的白色水花,连逼近面前的钟恕,都好似一时之间并未察觉。

  钟恕的礼仪任何时候都周到妥帖无可挑剔。一手将伞全权偏向谭意意,声音是没有温度的彬彬温文:“谭小姐,很荣幸在这里见到你,我想霍先生一定会很高兴的。今天的雨绵的久,温度骤降,像掺了血红的天青色。”

  从不爱说废话的钟恕,倒是突然文艺得用颜色来形容温度?多奇怪的比拟,谭意意疑惑地抬头瞥了他一眼,略阖眼睫,拂去衣袖上蕴起的数粒水珠子,大步朝渡轮方向走去。

  渡轮已停泊靠岸,白底红条,共有六层。赫赫巍巍的庞然大物,外壳光滑平整得像是刚剥了壳的溏心蛋,下落的阶梯如从天而达高耸如云。

  钟恕做了个请的手势:“谭小姐,请。”

  谭意意迈前一步,又收回来,站定抬头看着他,突然笑了笑:“上一次,我上去死掉了,再活过来,有两件事,觉得很后悔。”

  “人但凡活着,就总会有悔憾。所以霍先生这渡轮上,永远不缺生意。”

  “既然不缺生意,为什么,会专程发请柬给我这样没本钱的人?”

  “谭小姐冰雪聪明,心里,又怎么会猜不出个二三来?”

  “我跟你们不一样。你们个个是天赋异禀专业顶尖的天才精英,考学科研诺奖第一,不过信手拈来。我资质愚钝,思维粗浅,为了家人的期许才学理科,拼尽全力也不过年级前十徘徊,我高中没有休过一天假期,做梦都在啃书本,没有一天晚过六点起床,才勉勉强强考上南大。当初选进弦理社,鬼知道是撞了什么不讲道理的邪祟。谭嫣的公式,我算不出,也记不得,如果不能找回她,霍先生,永远拿不到他想要的!”

  “谭小姐,如果我是你,我现在比较关心的是,自己是不是,真的活过来。这副躯体,又尚能支撑多久。”

  “我活不活不重要,51区能不能回到原来的样子,比较重要。”

  “真是无私。这些话,谭小姐留着,一会儿说给霍先生听吧。”

  谭意意黯然敛眉,一脚踏出,却不是踏上云上的天梯,而是踩进水中的流影。

  “在弦理社的时候,作业学究,我总是跟不上大家,我觉得很辛苦。那时你总是偷偷给我递纸条开小灶,我以为我们是朋友。可原来,天才跟笨蛋,又怎么谈得起交情?”

  钟恕如若未闻,亦是踏下水中倒影:“谭小姐又何必妄自菲薄?示弱取巧姿态柔软,本也是一些人天生的本事,我心头尚佩服得紧呢。就说这十一维九阶的空间折叠,区区几分钟,不也被你看出来了么?”

  “对我来说,不是区区几分钟。我比你们,早到了半个小时。”

  “谭小姐,留意脚下。折叠后阶梯的样子,是在Armand de Brignac Rose中翩翩起舞的音符。”

  渡轮正门大企,偌大的正厅富丽堂皇明灯璀璨。乐音靡靡,蓝色精巧的大宫灯坠下微微颤动的流、苏,觥筹交错,闪光的地板和低低垂下的天鹅绒蓝色帷幔粼粼流光。年轻华服的男男女女穿梭其间,一番热闹舞会歌舞升平喧嚣景形。

  舞池中心,身穿蓝色Valentino高定的高挑女子看到她们,径直走过来:“意意,你怎么现在才来?迟到整整半个小时哦,自罚一杯才算数。”

  数个妆容精致的女生笑靥如花亦是围到她身边,透明高脚玻璃杯,蓝色冷冽跳跃液体,谭意意脑袋一时混沌起来。流光摇曳中,她看到自己接过酒杯,仰头要喝下去。

  可是,人怎么能看到自己呢?6月22日,她喝下这杯香槟,脑袋昏沉得厉害,才会去甲板吹风,然后,被人杀害……这杯酒并不该喝,她要伸手摔碎杯子,可是她的手,分明正在把杯子往嘴边凑。

  钟恕不知何时已不见踪影,谭意意咬紧牙关,撑着眼睛辨清眼前镜像。蓝色液体已入嘴角,慌灼中,她想起钟恕的话:折叠后阶梯的样子,是在Armand de Brignac Rose中翩翩起舞的音符。

  微阖眼睫,放大听觉,视觉跟着耳边音符五线的走向流动。眼前越来越模糊,所有的人、景、物疾速向后倒退,她手急急一挥,只拉扯住高挑女子的金属腰带,眼前却被一道强烈白光刺得睁不开眼来。

  强光散去,睁开眼睛,她已身处二楼安静宽阔的甲板上。她被杀害的地方。

  低头瞥了一眼手机,时间已经走到22:00,铛亮铁板上,六只颓靡恹恹的海鸟尸体,淤腐横陈,血迹斑斑。心悸恍神间,一脸惘茫的自己,正缓缓往那些海鸟走去。

  咚咚的脚步声,谭意意的心提到嗓子眼上,杀自己的人来了?

  咚,咚,咚。

  脚步声音越来越近,冰冷刀锋光芒折射至栏杆,谭意意心中一急,将手中金属腰带向声音方向挥出去。

  一声熟悉的惨呼声,光影中的“凶手”应声倒地,跌出隐蔽角落。

  腥咸的海风吹来,遮蔽的乌月显出边缘,洒下寒微光辉。光影笼罩下,“凶手”脖子上醒目的裂痕血流如注,那张惨白的脸,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那竟然,是另一个自己?

  疼痛却如此剧烈真实袭来,脖子如断裂如蛊噬,谭意意使出全身力气,用指甲在手心中刮出一道血痕。紧紧揪住的最后一丝清醒意识,最后一句飘忽语音:“意意,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

  那声音,是谭嫣的男朋友,她的准姐夫,岑修一。

继续阅读:第三章 触若可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51区密码:他以爱之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