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共有秘密
珠箔罗衣2020-02-09 00:012,843

  霍家的私人医生高效又专业,很快帮谭意意包扎得漂漂亮亮。谭意意心头焦急,仰着脸可怜兮兮问霍司言:“霍家哥哥,已经包扎好了,我现在可以去找修一哥哥了吗?”

  霍司言点点头:“当然可以,意意真乖。我现在就带你去,好不好?”

  岑家的餐厅开在海边,霍家却住在半山别墅,路程实在并不算近。

  谭意意的心跳得越来越快。如果此节点不是循环边境,改变爆炸事件,会有什么后果?如果就是循环边境,没有改变爆炸,没有找到重新启动公式的办法,新的循环开始,她将会陷入此段时空的无限轮回……

  她都已不知道自己心中该祈祷什么,希望它爆炸,又希望,它不要爆炸。

  仅剩500米的十字路口,“轰隆”的声音,触目可及的绵延火光,一如记忆中的十五年前。

  到底还是爆炸了。

  谭意意紧张地望着天边,伸手出车窗感测气象温度,按钟恕教过的方法估算边境量子变异值,还好还好,似乎并未到达空洞边境,循环并没有要开启的迹象。

  司机已经停了车,霍司言远远望着前方,定住了一般,丝毫没有注意到谭意意的异常。

  谭意意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夕阳下,火光中,谭嫣和岑修一紧紧牵着的手,漫天红霞笼映住沙滩上高低相衬两个单薄身影,像是万里雪皑隆冬中仅存的两株待雪草,互相倚靠,互为支撑,说不出的悲怆,脆弱,却又默契。

  前路人来人往,救火声,呼喊声,声声喧嚣,但这全世界,好像已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谭意意并不知道,他们在高中时期,就已经有这样好的交情。

  她的记忆中,镜像都是司言跟谭嫣两个竹马青梅相视莫逆。嘈杂破旧的棚户区,霍司言常常来跟谭嫣一起写作业,有时也带着霍司翰。他们一起用暖色的墙纸贴满簌簌掉粉的破败墙落,一起打理出整洁明亮的房间,把外面的荒草地规划出小小的院子。霍司翰从火后废墟中找到的一枝未败的橘树枝,他们一起种在院里,竟也慢慢蔓枝生根,长大成树。

  她并不记得,那个时候,谭嫣跟岑修一,有除了同学往来之外的任何交集。

  霍司言已经下车,抱起谭意意,大步走向那莫名契合画面里的谭嫣和岑修一。

  直到一起回家,进入这段承载了她漫长成长岁月喧哗又拥挤的棚户巷子,谭意意都还在回想沙滩那一幕。

  她一手紧紧攥着谭嫣的手,仿佛一松手就怕她消失了。谭嫣索性把她抱起来:“意意,今天是逃学了么?怎么跟霍司言在一起?”

  还没等她回答,她的眼睛直直看向前方,怔了数秒。

  一辆警车停在家外面。进进出出数个藏蓝警服的警察,大约因为那所大房子被焚烧,他们例行公事来这里调查。

  谭嫣放下谭意意,牵着她走近门,较为年轻的警察先看到,抬头报告:“头儿,这位就是谭嫣,谭局长的女儿。”旁边的中年警察亦抬起头,一瞬之间来不及掩藏满目流溢出的惊艳诧异,只停下手中不停记录的笔迹;“谭小姐,你回来啦。我姓蔡,你可以叫我蔡叔叔。今天令尊发生的事,请节哀。”

  谭嫣点点头示意,一行人例行询问了些家常问题,表示警局会做好抚恤工作,定会早日破案,给家属一个交待。一番官方过场,便要打道回去,蔡警察顺口又问:“谭小姐,临滨路海鲜餐厅那家的岑修一同学,是你的好朋友吧?”

  谭嫣摇摇头:“只是认识的学校同学,没怎么说过话,算不上朋友。”

  不是朋友么?谭意意疑惑地皱起眉头,方才海边看到的景象历历在目,真的不算朋友么?

  可是谭嫣,并不是会撒谎的人。

  一行警察呼呼喝喝折返离开。

  谭嫣身心疲乏走进家门。

  长长的巷子里,昏黄路灯初上,光影晦暗斑驳,将岑修一瘦削失落的单薄身影拖得很长,很长。

  他来归还谭嫣的自行车,谭嫣刚才拉在了他家里。谭意意跟着推回家,自行车前座的网兜里,一股淡淡的糅合着橘子香的汽油味。

  卧房亮起微弱但温暖的橘黄灯光,妈妈的咳嗽比前日减轻了许多,叮铃铃的电话声,谭嫣扶妈妈半坐接起电话,那头的声音振奋又礼貌:“谭太太,1931别墅纵火案的嫌疑人,初步确定是刚从南山监狱出逃的李渝。三年前,是谭局长亲自逮捕他归案……”

  一番客套挂掉电话,谭嫣帮妈妈披好外套:“妈,厨房里有早上新买的虾酱,今晚下面条吃,好不好?”

  妈妈却撑着谭嫣的手颤颤坐起来:“扶我下来。今天我感觉很好。我给你们做橘红糕。你跟意意诺诺,都最喜欢吃……”

  她是很久没有下过床了,是病魔蚕噬,也是惧怕再呼吸外面那黑白混淆污浊空气。但这场大火,无疑重燃起她曾作为一名警察的无穷坚定力量,她真的颤巍巍站起来,在谭嫣搀扶下步出房间。

  不多时,厨房热气袅袅馨香扑鼻,这个家里,已经好久不存在这样温暖烟火气息。

  那所大房子,是外公为妈妈结婚准备的婚房。妈妈生病时,爸爸逼她离家,给她和三个孩子,每个月1000块的生活费。谭嫣每月去拿生活费,有一次,悄悄跟在后面躲到兰花雕大理石柱后的谭意意看到,房子里那个年轻嚣张趾高气扬的女人,冷蔑的笑着:“想要钱?跪下来求我啊。”

  或许,这场火,真正烧得是,恰如其分,恰到好处……

  阳光再次浅淡笼罩的新的一天,谭意意决定再次去找岑修一。她需要尽快知道,他困顿在这段时空中的心中所念。

  路上朝雾熹微,天空飘着淡叠的薄紫,虚幻得有些不真实。

  钟恕站在空荡荡的沙滩中间,刚好挡住谭意意的去路。

  5岁的钟恕,比路边的狗尾巴花高不了多少,生生比谭意意低一个头。可他的眼睛轻蔑又高傲,声音都带起鄙夷:“谭意意,你昨天跟岑修一打电话说的那些话,知道会带来什么后果吗?”

  谭意意仔细瞧他,那双复杂沉着的眼睛,哪里是个五岁的小男孩?他分明也意识逾越了!之前霍司翰说只有她能正常逾越空洞,她还一直以为,自己在这些时空里是孤立无援的!

  即使钟恕近来待她莫名刻薄又毒舌,谭意意心中,依然绵起一股踏实的安全感。

  “钟恕,你也意识逾越了?现在是几岁的思维?既然知道爆炸并不是这段时空的终点,当时为什么不阻止我提示岑修一?”

  “谭意意,你是我见过计算能力最差劲的人!在渡轮上,我是怎么教你的?但凡你学会最浅显的十一维算法,就会知道,这段时空循环周期,起码超过72小时喽!我怎么知道你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所以,为了显示我的愚蠢,你眼睁睁看着我犯错误,却不告诉我?”

  “我没有那么无聊。昨天的我,不过只有8岁的意识。在这里,我每一觉醒来,带着的都是自己不同时期的意识。我自己无控制。”

  “那至少现在,你是成熟清醒的。你知不知道这个阶段,岑修一心中最在意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谭嫣。”

  他的手远远指着前方。

  谭意意顺着望过去,无垠沙滩上,烟紫光晕中,明明离得很远,却莫名干净契合两个身影。

  是岑修一,和谭嫣。

  滟霞万里,笼得他们身影那样静谧温暖,可声音,却是如此脆弱忧愁。

  “ 所以,从今以后,我都不能来找你了吗?”

  “是的,不要来找我了,修一,我也再不会来找你。我已经做了证供,我们不是朋友,我们并不熟络。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把我们共同的秘密永远埋藏。你会去你最喜欢的普林斯顿,我也会和我的家人,好好生活下去……”

继续阅读:第七章 非常意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51区密码:他以爱之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