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α这个谜
珠箔罗衣2020-02-04 22:392,230

  时空空洞:α。

  起始时间:十五年前。

  起始地点:南城。

  公式管理员:岑修一。

  轮回周期:未知。

  耳边弥弥浅浪,拂面海风若轻,仿佛做了一个遥远的朦胧又清晰的梦。

  再睁开眼睛,“哆来咪嗦拉西哆”的上课铃声,明亮教室满室幼孩,五岁的小钟恕正站在讲台上,在巍峨老师胁迫眼神下,低着头生无可恋般朗读自己的作文。

  作文名字叫:《我的愿望》。

  “我的愿望,是大人不再自以为是,是老师不再傲慢凶猛,不要逼我吃碗里讨厌的花椰菜,不再天天被关进幼稚园。

  我想向日葵该向往阳光,凋谢也乐意,为什么被罩进玻璃罐。我想小孩子也有小孩子的尊严,我希望一个70岁的老头,能获得一个70岁的自由。”

  全班哄堂大笑,老师气得直扶额皱眉头,谭意意更是笑得直拍桌子前仰后抑。实际上,这首诗后来一直是她取笑钟恕的“天才儿童思维广”的铁证,甚至到了弦理社,但凡他开罪她,她都取笑他作“玻璃罐里的向日葵”。

  只是此刻,带着20岁意识再回来的她,瞬息回神间,笑容已凝固在嘴边。

  α公式的管理员,是岑修一。

  既然被困在这段时空,这期间的人和事,对他来说,必是心中最怀念,最悔憾,最无法解脱。

  十五年前,谭意意只有5岁,记忆碎片实在不多,但仍有两件事,根深脑海。

  一是,家里被逃犯泼油纵火,爸爸死于这一场火灾。

  二是,岑修一家的海边餐厅煤气爆炸而失火,店毁关张。没过多久,他拿到普林斯顿大学的通知书,举家迁移。

  岑修一困顿于此,这该是他最幸福时光的转折点吧。海鲜餐厅本是南城最具盛名的老店,生意四季兴隆,他成长在富足又和睦的家庭,在学校又是天资聪颖成绩优异的尖子生,他的少年时光过得快乐又惬意。

  如果他的时空循环是几年、几个月,甚至几周都好,但万一是几天、几小时,她在一个循环周期内不能开启公式,新的循环开始,她就会像他一样,永远被封闭于这段时空,无限轮回。

  谭意意的眼睛紧紧盯着讲台前跳跃的蓝色电子钟表:7月14日15:30。

  这个时间,她的家里,正在被烈火熊熊燃烧。

  再过两个小时,他家里的海鲜餐馆也会爆炸。如果他的循环时空边界,是到大爆炸:他最难过的那个节点的话,她实在是,时间仓促!

  或者,她应该先阻止这场大爆炸……

  她高高举起手:“老师,我想尿尿。”

  庄严肃穆的老师稍微转过头,细长的眼睛依然纹丝不动盯着钟恕,漫不经意点点头,冗长的脑袋像一只成熟欲坠的拂手瓜颤颤晃动:“快去吧。”

  谭意意飞快跑出教室。

  蜿蜒突兀的鹅卵石路上,五岁的霍司翰跟17岁的霍司翰迎面走来,霍司言正弯腰给霍司翰挽袖子:“袖子怎么这么湿,好大一股汽油味!”又看向一路飞奔的谭意意:“意意,跑得那么急,你要去哪里?”

  谭意意望着远方顿住,脚步却未来得及减低速度,惯性前倾跌在地上,膝盖鲜血喷涌流出来。

  远处,那所漂亮的海边别墅,烟雾缭绕,血红冲天。

  霍司翰揪着自己的湿袖子:“谭意意,是你家。你家着火了。”

  谭意意喃喃重复:“是啊,是我家。我家着火了。”

  童年记忆像一幅阴晴不定乌云弥散的墨色画卷,密密麻麻缀绕院落子里凛冽冬橘绿盈翠浓,冽冽交错铺陈开来。

  开始是快乐的。碧蓝的天,院落里因为小孩子嬉笑打闹总是折了低处几枝的橘花树,碟子里偷咬了一口疏影沁香的杏仁糕,妈妈弯腰为自己仔细系出漂亮蝴蝶鞋带的温柔的脸,谭嫣拿到IMO竞赛一等奖后的热闹晚宴烛火摇曳,还没有丢失的谭诺诺,画出的一幅幅五彩斑斓图画……

  慢慢的灰黯。妈妈开始长期生病、病退、卧床、整日整日的咳嗽,母女几个被送到城边棚户区又黑又破的房子里“静养”。漂亮的大房子里,爸爸带着她的女下属开开心心住了进去。

  妈妈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身体但凡好点,也是在家里扔东西、发脾气。谭嫣每次去大房子里拿生活费,回来会偷偷躲在卫生间里擦眼睛。左邻右舍在妈妈身边碎碎念:“谭嫣妈妈,你现在这个样子,又没有了警察那份薪水,自己都不好维持,收养的两个小孩,还是送去孤儿院吧。”谭意意和谭诺诺,便吓得整宿牵着手不敢入睡,深怕一觉醒来,已经被遗弃。

  这场火,所有童年的快乐、仇恨、怨怼,那所大房子和里面的人,燃为灰烬。

  这样想也许并不善良,但不管过往还是此刻,谭意意为这场火牵泛的悲伤、难过,实在有限。

  怔肿间,霍司言已经大步走过来,弯下腰仔细察看她的膝盖:“意意真勇敢,我带你去看医生。”

  谭意意想用力推开他:“我不去,我要去找修一哥哥。”但五岁的自己实在幼小,小胳膊小腿比菜盆里的豆芽菜强壮不了多少,不管怎么推攘折腾,不能撼动霍司言分毫。

  霍司言已经抱起她,霍司翰在一旁说风凉话;“谭意意,你是害怕医生吗?胆子比老鼠还小。”

  谭意意急得撒泼耍赖又哭又闹,但是她才五岁,霍司言只当她就是怕医生,一边哄她一边给司机打了电话,完全忽视她要去找岑修一的要求。

  谭意意气得毫无章法,不得不冷静下来,换出副乖乖巧巧的样子:“霍家哥哥,我听你的话。那你把手机借给我,打个电话好不好?”

  霍司言的手机里就有岑修一的联系方式,谭意意借口上厕所,拿着手机跑去幼儿园卫生间拨通电话:“修一哥哥,我刚刚在路上碰到天然气公司的人,他让我赶紧转告你,你家餐厅灶台下的煤气管道出了问题,他过来怕赶不及了,你们现在马上自行检修维护,避免漏气,不然会很危险、很危险!”

  耳边传来岑修一年轻清晰的声音:“好的,哥哥知道了。马上就去检修,谢谢意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51区密码:他以爱之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51区密码:他以爱之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