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非常意外
珠箔罗衣2020-02-07 23:242,381

  “谭意意收到弦理社请柬?开玩笑的吧?那个没有成绩、没有科研、没有比赛,连量子物理都挂科待考的谭意意?”

  “钟恕亲手给她的,能有假么?”

  “听说,她姐姐是谭嫣。南三中17届的谭嫣,知道吧?IMO连续三届第一名的传说,当年没有去普林斯顿,连Paul教授都扼腕叹息的物理天才。另外,据说高中时,她可是霍家大少感情要好的女朋友。”

  “当然知道,我就是三中毕业的。17届后,三中再无物理。那一年谭嫣没去普林斯顿,是13岁就算出超弦时空公式的岑修一去的。岑修一是我小时候最崇拜的偶像!”

  “就算她是谭嫣的妹妹吧。天才是她姐姐的,关她什么事情?”

  “关她什么事?关系户呗。”

  “关系户?我不相信!弦理社从来能者居之,在国际上都以公平公正闻名……”

  “公正?有人的地方,又怎么会有绝对的公正?”

  耳边沸沸扬扬的议论声,从深沉睡眠中慢慢睁开眼睛,谭意意就觉得浑身非常不对劲。

  抬起头,面前平行排列的数道密密匝匝四方格子组成的长长黑色书架,一眼望不到头,斜上方四十五度,深棕色天花板上不超过15w的老式钨丝壁灯一如印象碎了一角,流碎的光晕虚虚晃荡笼下来,投出长长的椭圆形的数道跳跃光影。

  是南大的图书馆。

  围在物理角正窃窃私语的好几个格子衬衣理工生,看到谭意意睡眼惺忪抬起的脸,纷纷面露尴尬,转身从书架随意拿本书鸟兽散去。

  谭意意低头看自己的手掌,已经变成大人模样。胸前别的学生证,清晰显示:大二物理系3班。桌上手机屏幕时间:7月1日17:55。

  昨天晚上沉沉的一觉,再醒来,在第三天,她逾越到了12年后的大学时期。

  α公式的意义,是开始。看来岑修一的时空段落,竟然可以串联空白,直接跳跃到多年以后。

  岑修一在这些过往中,耿耿于怀些什么事情呢?联系这个时间点前后发生的事情,谭意意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差不多猜测了七八成。

  她心头想着事情,低头大步走出图书馆,不想迎面撞着一堵人墙,痛得她“哎哟”一声。

  抬头看,英挺侧颜眼目如星,不正是大学时期少年飞扬的霍司翰?

  霍司翰已经捂住胸腔先发难:“谭意意,你故意的吧?老远都已经招呼你了。昨天吵架不解气,今天还变着法子要对我撒气是不是?”

  谭意意微蹙眉头。昨天?大二那年的6月29日。那一天,谭嫣的陶瓷店开业,大家一起去帮忙,当年调查纵火案的蔡警官也来了,岑修一主动上去与他熟络攀谈。霍司翰看了,阴阳怪气的,说他真把自己当男主人了,又提起当初谭嫣胡乱找了个男人结婚离婚的事情。谭意意当场气得脸发青,连怼带推把他赶出陶瓷店,更说了“绝交断义”之类的狠话。

  眼睫一阖一眨,谭意意已换了脸色,兴奋拉起他的手:“霍司翰,看到你太好了。我正想去找你,请你帮我个小小忙呢。昨天的事情我有不对的地方,我给你道歉,咱们翻篇过去了,好不好?”

  她眼睛清透流光,手心冰冰凉,流火的盛夏,霍司翰手不由就顿住。

  其实昨天的争执,他早懊悔冲了她禁忌,过来委实已做好挨她冷言冷语兼冷眼的准备。哪料她这次大方,压根没有怄气计较下去的意思,连台阶都给自己铺好。一双月牙眼睛笑弯弯望着自己,那样熠熠流盈的光,跟以前看着那个人一样。心头不觉三分温热,低头瞟她一眼:“帮什么忙?”

  钟恕本来站霍司翰身后事不关己自顾抱着双手刷手机,看他瞬间低了气势敛眉顺眼样子,只怕她起些乖张荒唐念头都没有二话。只折身走出来:“意意,先说好,你的量子物理,得自己去补考,不能再让司翰给你想办法。你现在进了弦理社,自己也争气一点,好不好?”

  谭意意一拍他肩膀:“不是这件事。钟恕,你也太瞧不起人了。”瞟一眼他手机;“真是好孩子,刷个手机都是在算拉普拉斯方程……可是,钟大社长,都已经放假了好不好?走,我带你们去个好地方。”

  谭意意一路带他们去了Shake shake。

  Shake shake是南城最大最豪华的不夜城,他的挂名老板,是李渝。

  李渝,十二年前烧了那栋别墅的惯犯。一场火,身背两条人命,但他却奇迹般地坐了十年牢便放出来,并迅速靠皮条生意发达。

  记忆中,今晚23:40左右,蔡警官将死于他的夜店里的一场混混械斗。

  第二天吃早饭,电视中播报这段城中新闻,岑修一面若未闻,但整整一天,他书房里的演算纸仅仅划出一笔。

  这对他这个演算狂人来说,已绝非“反常”二字可形容。

  所以现在,谭意意带着两个黑面金刚,已经走近了Shake shake最招摇最聚光的中心位。

  长夜未央,华灯初上。舞池里男男女女,摩肩接踵。

  他们三个人,穿得是不过是简单衬衣休闲装扮,却实在有点干净好看得过分,男生玉树冷冽似不好亲近,女生却是剔透瑰甜的美,顾盼一笑,已如春风。

  这样的几个人,便是安安静静坐落在这纸醉金迷瑰色场所,都已经分外引人侧目。

  但偏偏他们的说话行事,还并不低调。

  Shake shake的中心位置,从不外订,能坐在席上的,据说都是南城数得上名的大人物。而此时坐在那里的四男一女,保镖环绕声势浩大,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物。

  即便中间那个略微发福的中年秃顶男子貌若平凡,但身侧的高挑美艳女子已彰显身价:一袭Valentino冰蓝长裙,气质高雅珠光宝气,尤其雪白脖子上那条璀璨绚丽、设计精巧的钻石项链,星钻为链,环绕中心一颗鸽子蛋大小的深蓝宝石,熠熠炫目,光洁无暇,简直比天上的星星还要闪耀。

  谭意意已经径直走到坐女子面前,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她的脖子:“这条项链,我很喜欢。”

  这样赤裸裸的眼神,既不规矩,也不礼貌。

  即便熟习所有名媛淑女礼仪,美艳女子已不免难掩眼中流溢的轻蔑与厌烦:“价值三个亿的法兰西之蓝,我想,大概没有人会不喜欢。”

  谭意意便笑得更甜,手上一挥一拉,已将那条项链攥在手中:“三个亿?真是大手笔。可惜从现在起,它,是我的了。”

继续阅读:第八章 通俗小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51区密码:他以爱之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