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要命的请柬
珠箔罗衣2020-02-04 19:552,454

  阳光是滟雾玉潋的瑰烟色,透过古法的厚重玻璃窗打进来,诡谲迷蒙。

  谭意意缓缓睁开眼睛,大脑一片沌痛,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光洁温热,完整无缺,没有一丝血迹一点伤痕。

  她惊得瞬间清醒过来。

  帧帧碎裂画面如过山车,在脑海疯狂倒带回旋。

  霍家渡轮,第三层甲板,腥咸海风,晃荡乌月。眼尾余光闪现的冰冷锐利刀锋,自己被齐刀砍下骤然断裂的脖子。鲜血顺着裂开的颈椎骨滴答滴答坠在光亮甲板上、白衬衣上,瞬时浮图出一尾尾张牙舞爪、血盆大口的红色海浪。她竭尽全力往后伸了伸手,却只摸到突出的半根藕断丝连的猩红气管,牵扯着脑勺后三角淋巴区域,疼痛是如此猛烈清晰,排山倒海,天灭地诛。

  血泊里,黑色基顿K西服袖口上的金色R字袖扣,森冷寒光的银色十字架斜影,一闪而过。

  仿佛已经过去很远,远得只剩下零星的记忆碎片。又好像很近,近到疼痛记忆那样强烈真实,每思虑一遍,身体依旧不由自主毛骨悚颤、冷汗津津。

  重生?不,建国后不许见鬼成精,灵异文,再好些,收藏订阅多漂亮,左右逃不开个整改下架惨淡收场,本文作者看起来就一副低眉倒运胆小如鼠的怂样,绝不敢风口浪尖之下,逆风而上。穿越?呵,连跟风怪于丫头都不屑再用的烂大街的陈年旧梗,但凡个稍微有点追求的文字工作者,又怎至于这点出息这点套路?

  那么,究竟发生什么事情?现在什么时空?她如何死而复生,又怎样来的这里?

  面前,平行排列的数道密密匝匝四方格子组成的长长黑色书架,一眼望不到头,斜上方四十五度,深灰天花板上不超过15w的老式钨丝壁灯一如印象碎了一角,流碎的光晕虚虚笼下来,投出长长的椭圆形的数道跳跃光影。

  这已经是在学校图书馆的物理区。

  无数的疑问无数种可能在脑子里蜿蜒盘旋,她低下头,看到手中正攥着手机,颤抖着划过密码锁,屏幕上立时绵延闪烁淡蓝色的荧光:6月23日,10:35。

  她是在6月22日晚上22:06,被人杀害。

  就算1:1重新组装一个人造仿生大脑,也不可能这么快。

  上渡轮前,姐姐谭嫣电话中的声音很是急灼慌乱:“意意,千万不要上渡轮……”可是信号突然中断,她的时间紧迫,没有理会谭嫣劝诫,转身大步踏上渡轮……

  现在想来,谭嫣的电话突然中断,会不会,并不是信号原因,谭嫣也遇到危险?

  手上瞬间腻起一层冷汗,她紧紧攥着手机,不停给谭嫣打电话,一遍一遍,却只听到那头冷冰客套的低沉女声:“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她急急跑出图书馆,跑到学校实验室、家里、谭嫣工作的玩具手工作坊、……邻居,同事,同学,包括马上要跟谭嫣结婚的准姐夫,实验室管理员岑修一……所有想得到的地方,所有找得到的人,没有人,记得谭嫣。

  谭嫣的衣柜、床褥、书桌、书架……她亲手贴在壁上的海报,她在房间里养的花,她为自己买来的被子,零食,课外书,所有,通通,消失不见。

  一夜之间,这个世界仿佛吞噬了她存在过的任何痕迹。

  谭意意觉得自己快要疯掉。

  她失魂落魄再次回到图书馆,径直走向左转角的书架,踮起脚尖伸长胳膊取出书架上“戴恩(MichaelDine)”一栏,黑色淋膜封皮的一本:《超对称和弦论》。

  这本书上,有太多谭嫣留下的痕迹。上学期,她量子物理挂科,谭嫣来图书馆给她补习,空余时粗略翻了这本书,跟她谈起:“这本书基本解决了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的矛盾,不过按照他的理论逻辑,用十一维运算,根本已经与能量守恒相违背。”她在书的页脚页眉,密密麻麻写满她推演出的新公式。

  谭意意迫不及待地翻开书,泛黄的书页上,有小情侣隔空零碎的留言对话,有不知名的借读者乱七八糟画的图案,唯独,没有谭嫣留下的一笔笔迹。

  “砰”。

  一个不明飞行物体,突然“蹦”一声撞击到她的额头上。

  楼下同时响起一阵女生的惊叹声。

  谭意意躬身捡起打中自己的电子狗。

  平铺开来, 黑底金字,是弦理社邀请入社的请柬。

  她惊得手微微颤抖,透过图书室敞开的窗户一角望下去。

  天气很吊诡。窗外本来十里绮霞一眼望晴,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簌簌的落起雨珠子,雨点打在模糊厚重的古法玻璃上,蜿蜒出一条条狰狞扭曲吐出长长信子的迷朦水蛇。

  楼下六个一身正装,似乎刚参加完典礼的学生,正大步向图书馆正门走来。

  黑色基顿K西服,袖口佩戴金色R形袖扣,手上打开的黑色雨伞,伞柄是纯银锻造的,看上去非常趁手,柄尖镌刻有镀金的双R标志。

  全学校,只有弦理社的成员,才会有的装扮。

  渡轮上杀她的人,的装扮。

  弦理社的社员很少出现在学校。更难得此刻,连副社长钟恕都穿上社服,在红楼绿荫的校园里,一行人高大齐整走路带风,跟拍黑客帝国似的,自然显得非常打眼。

  也许是感觉到谭意意的注视,钟恕突然微微抬头,眼睛直直望着她,白皙英俊脸庞笼在一片漆黑帷幕迷离水蕴中,更显玉树清冽:“谭小姐,刚刚我们的阿尔法请柬不小心泊离了坐标打到您,实在抱歉失礼,所幸谭小姐素来大方,应不至于跟我们一般计较。请柬是霍先生特意嘱咐,务必要亲自交到谭小姐手上。今天晚上的社团联欢夜,希望有这个荣幸,得见谭小姐驾临。”

  声音通过黑色请柬直接传达出来。

  他叫她“谭小姐”,不是谭同学,或者谭意意。

  弦理社里个个端脑大神,他们制作出来的电子狗,本不应该出现一分一厘偏差。

  密雨淅淅沥沥,林荫路下,越来越多的过往学生驻足聚拢窃窃交语,眼神里满溢一瞬间来不及掩藏的好奇,惊叹与艳羡。

  弦理社,TOP10高校联盟中是最神秘、最盛名,传说中的存在。总部设在普林斯顿,每年从全球各所高校吸纳不超过5名社员。能被弦理社看入眼,据说IQ值200以上,只是基本要素条件。

  能拿到弦理社的请柬,除了天才中的天才,就是精英中的精英。

  谭意意凭什么呢?

  什么都凭不了的谭意意,已经连脚都开始打抖抖。

  死过一次的谭意意多清楚, 像她这样连基础科目都需要补考过关的物理废材,这封烫金的请柬,邀约的当然不是她的天赋她的才华,而是,她的谭嫣,她的性命。

继续阅读:第二章 眼见为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51区密码:他以爱之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