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罗生门
珠箔罗衣2020-03-06 00:262,187

  谭意意埋头坐在家里蓝色折叠方桌前吃早饭。

  跟记忆中一模一样的场景。热气腾腾的豆浆油条南瓜粥,谭嫣在问自己弦理社请柬的事情,岑修一调侃那以后可得好好学习物理,电视机中开始播报蔡警官因公殉职的新闻。

  蔡警官素来有南城波罗的称号,进入重案组19年,破获过数十起连国际刑警都束手无策的疑难案件,前几年平反的几起舆情沸扬的错案更是在网络声名鹊起。虽然对真相的过分执着显得有些不近人情认死理,不是领导眼中升职晋级的好人选,但往往牺牲后,会成为绝佳的模范典型。

  昨天的车祸,是詹老大突然袭警逃逸,追击过程中,刚巧遇上一群富二代换了路线赛车,在103国道交汇处相撞,已经认定为交通肇事。

  谭嫣端粥碗的手已经顿在空中:“蔡警官殉职?南城最近也太不太平了。意意,要不从今天起,你回家来住吧。你现在进入弦理社了,理科必须得补上来。呆在家里好好学习,有不懂的地方,也可以问你修一哥哥。”

  “好啊。我正好有好多问题不大明白。修一哥,吃完饭你有空吗?修一哥?”

  喊了两声,岑修一终于回过神来:“你说什么,意意?”

  “请你帮我看看作业呀,修一哥。”

  岑修一的书房在家是从来不上锁的,谭意意可以随意进出看他推导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公式。而今天,他书桌上满满当当的草稿纸上,推演的是:

  △u=d^2u/dx^2+d^2u/dy^2=0

  λ=∫[ΣaVa(t)Va(t)]1/2 dt±α??

  第二个谭意意很熟悉,是α公式的前方部分,现在似乎还没有解答出来。而第一个,是拉普拉斯最基础的二阶偏微分方程,谭意意不觉得以他现在的水平,还需要研究二阶推演。

  谭意意已经坐下打开电脑:“如果把宇宙现在的状态视为其过去的果以及未来的因,当测算出宇宙中每个原子确切的位置和动量,便能够使用拉普拉斯概率来展现宇宙事件的整个过程,过去以及未来。我一直以为,拉普拉斯妖不过是种传说,没想到修一哥竟然也感兴趣。”

  “拉普拉斯妖的可能性是建立在经典力学可逆过程的基础上的,然而现实的物理过程都是不可逆的。不过用它来建既定结果的概率模型,再精准不过。意意,弦理社的调研,需要相当牢靠的数理基础和超凡的模型抽象思维,你真的要加入吗?”

  “天上下雨掉馅饼,当然事出反常毒果之食,但是落到自己头上,又有谁能真的拂手推开呢?而且,修一哥你知道的,我不想让谭嫣失望。”从邮箱中下载保存word档案:“喏,这就是社里刚发下来的一套题。”

  “哪些不会?”

  “都不会。”

  “老规矩?我写解答,你背下来?”

  “嗯,暂且只能这样了。我连基本原理都一知半解,你讲再详细我也听不懂。”

  “意意,其实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兴趣专长到底是很什么,其实即使大二,现在转学科也来得及……”

  “修一哥,不是人人都那么好运气,像你这样拥有某项超常不凡的天赋。我自上学就已清楚,像我这样的人,各方面天赋平平资质平庸,哪里谈得起特长兴趣?我唯一的信仰,谭嫣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

  “何必妄自菲薄。你的记忆力超群。那些数学符号,你甚至尚不认识,就能一点不差默写全套公式。”

  “记忆力再好,就算背得一万个公式又怎样?那是别人的成就别人的果实。创造、计算、解答,我样样欠缺。况且记忆力太好了,我并不快乐。那么多的事情都记得,如果都是开心的也就算了,可偏偏,还有那么多不开心的啊……”

  “意意,如果你信得过我,有困扰的事,你可以跟我说说。”

  “那就太多了。比如昨天我昨天晚上还遇到过蔡警官,比如我又想起十二年前,被大房子里的人赶出来,那一场铺天盖地的火,海滨餐厅的爆炸……”

  “意意,蔡警官的死,并不关你的事情。以前不好的难过的,都过去了。现在所有的事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做人要向前看的,对不对?”

  “修一哥,当时天然气公司的人叫我找你检查天然气管道,也许当时我年纪太小,没有传达清楚……”

  “意意,我已经告诉过你,你说得非常清楚明白,我也去检查过线路,并没有问题,爆炸已经证实是燃气问题,也许是怕担责任,天然气公司,也始终不承认他们曾作过相关提示。我们都做到了自己该做的,即便没有改变事件结果,但这么多年,我们都该放过自己了,是不是?”

  “修一哥,你后来在普林斯顿念了三个月就辍学了,是为什么?”

  “你知道,那一年发生太多事。当时我很迷茫,对自己一直以来最热忱和专注的信念也产生怀疑。我觉得也许我需要的不是学术不是理论,我需要一个绝对空洞的地方想清楚很多事情。办完退学后,我就去了日本。去了我最崇拜的偶像江崎玲于奈先生的出生地,大阪东住吉。”

  “谭嫣的偶像也是江崎玲于奈。如果没有我的话,她也可以像修一哥一样,自由自在,追寻自己的理想。其实你们有好多相似的地方,你们那个时候同一年级,一定是最有话题最默契的好朋友。”

  “意意,你不该这样说。你该知道,对谭嫣来说,没有任何能比家人更重要。可惜那个时候,我内向敏感,并不善于与人交流,跟谭嫣并没有课程以外的交集与交情。”

  “她那时候,最喜欢吃你家的黄米粽子,还帮你家送过柴油。我以为,你们会有机会熟稔起来。”

  “柴油是妈妈请她帮忙送的。那时她在学校太受欢迎,我小时候,又是那样别扭孤僻的性子。”

  “那真是遗憾,你们肯定很有共同语言……”

  “意意,有同学找你。”门外 , 谭嫣轻敲着门,轻声喊她。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纯属突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51区密码:他以爱之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