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徐府茶宴
琳琅没有猫2019-11-24 18:353,173

  陆容婉开口,唤了她的小名。

  陆羲禾神色一变,瞬间恢复了笑脸,“四姐叫我什么?”

  陆容婉一脸愧疚,低声道:“阮阮,我知道你不肯原谅我。可是当年,我还太小,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二哥的死,我…”

  “原来四姐还记得哥哥,我还以为,四姐早就把哥哥忘了。”陆羲禾仍是笑脸,“四姐,午夜梦回的时候,你有没有感觉到,有一个人,他在看着你?”陆羲禾转过头来,皮笑肉不笑地继续说道:“他有没有对你说,他好想活着,看看这个世界?”

  陆容婉眼圈一下子红了,声音带了哭腔,她强迫自己不能哭出来,压下声音说道:“我真的没有害他,我没有…”

  陆羲禾冷声道:“四姐,好自为之。”

  她不想听陆容婉的辩解。

  她恨!

  总有一天,她会叫他们血债血偿,谁也别想逃过!

  陆容婉见状,不再说下去。

  陆容婉知道陆羲禾恨自己,她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才能消除她对自己的恨。

  陆容婉紧紧攥着手里的帕子,把眼泪生生咽回去,她知道,眼前的陆羲禾,早就不是小时候的陆羲禾了。

  她变了,或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

  陆容婉感到痛心,却无可奈何。

  她只希望,陆羲禾还能回想起从前的自己,还能找到原来的快乐。

  马车不慌不忙行至徐府的时候,刚好是时辰。

  陆家众人下了车,与徐家迎宾之人寒暄了几句,便踏入了徐府。

  徐府此次请的宾客众多,天都的青年才俊、名门闺秀也多数到场。

  陆羲禾见到那些莺莺燕燕,在花园里叽叽喳喳,顿时一个头两个大。秋兰见状,忙扶着她在石凳上坐下。

  旁边的贵女们大多三五成群,各自说着体己话。

  陆静姝向来喜欢这种场合,拉着几个女子在一边说着话,时不时轻笑出声。

  陆容婉倒是不用说,选了个清静的地方坐下来,对旁人没有过多的关注。

  “羲禾妹妹,怎么脸色这么差?是不是来的路上累坏了?” 一个明媚的女孩子笑着走近,在陆羲禾旁边坐下,伸手就要拉她,陆羲禾不喜欢她的触碰,不着痕迹地躲开她的手。

  “熙叶姐姐,我没事,只是觉得腿有些酸,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陆羲禾甜笑道。

  徐熙叶笑着说无妨,吩咐人取来瓜果小食,热情地招呼她吃。

  陆羲禾盛情难却,挑了个小的蜜饯,拿在手里没有吃。

  “陆公子来了!”

  “是徐公子!”

  “你小声些!”

  “宁公子在那儿!”

  大家闺秀们忽然一阵骚动。

  陆羲禾和徐熙叶同时抬头去看,原来是那些青年才俊到了。

  在场的女眷无一不露出羞色,她们所关注的,正是为首的四人。

  陆熠然站在最前,玄色长袍,腰间一枚玉佩,脸色冷酷,对这些女子并没有什么兴趣。

  徐允紧随其后,一袭水绿色青衫,眉眼间尽是风流,只需一眼,便引得女眷心狂跳不止。

  陆弈轩便在他之后走进了花园,宛如一块美玉熔铸成人,风姿奇秀,神韵独超,神情举止有让人无法忽视的傲色。

  陆羲禾在人群后静静看着来人,心中不为所动。

  陆容婉倒是皱皱眉,对徐允不太满意,看上去太不正经!

  就在陆羲禾失去了兴致的时候,下一个走进来的人,一下子吸引了她的目光!

  是他!

  男子一袭白色长袍,浅金色的袖口勾勒出流云暗纹,眉目如画,长身玉立,纤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敲击手中的白玉扇,眸中淡然笑意。他走的时候,薄如蝉翼的袍子随风微动,好像画里走出来的男子。虽只一眼,却足以惊艳时光。

  女眷们又是一阵骚动。

  宁遇安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视线一瞥,却见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他认出了陆羲禾。

  陆羲禾也认出了他。

  宁遇安身形一顿,唇角微微勾起,漾出好看的弧度,看向陆羲禾。

  徐熙叶见此情景,脸色一变。

  陆羲禾回以一笑。

  众人没有注意这些,只觉宁遇安在对她们笑,顿时感到幸福异常,恨不得晕过去。

  宁遇安见陆羲禾灿烂的笑,不自觉心情更好,步子也轻快了许多。

  “子渊,你在对人家姑娘笑什么?”他身后的一家贵公子不解道。

  宁遇安笑笑,声音温润清冷,“没什么。”

  徐熙叶见状小声对陆羲禾说道:“羲禾妹妹,我事先提醒你。这个宁遇安,是镇南王府最不受宠的儿子。别看他长得还行,可是皮相有什么用?他不能给你带来荣华富贵,也未必能保你一生无忧。她们这些姑娘,还太年轻,根本想不到这些。”

  陆羲禾望向她那张年轻的脸,“熙叶姐姐,你懂的真多。”

  徐熙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哪里,这些都是我娘告诉我的。”

  陆羲禾点点头,视线随着宁遇安而去,她心里并没有徐熙叶想的那些事。她脑海里浮现的,是那日他的出现,救了她一命。

  这份恩情,她一定要还给他。

  一个婆子过来通知,茶宴的时辰快到了。各府的贵女们簇拥着向花园走去。

  梁姨娘早就等在那里了。

  她不是正妻,不受人待见也是正常。好在有几个妇人同为妾,她们便坐在一处。

  梁姨娘忍着性子和那几个妇人说话,心里却思量着待会儿要办的事。

  她的静姝绝不能嫁给徐允这个庶子!

  梁姨娘想到陆羲禾,嘴角扬起愉悦的笑。

  陆羲禾哪里知道这些,随着婆子入了座。秋兰站在一旁,细心地照看她。

  陆静姝和陆容婉坐在她的下方,陆容婉的性子,坐在哪里都无所谓。陆静姝却心生不满,凭什么陆羲禾最小,却坐在她们前面?还有没有尊卑之分了?

  不过,想到她娘之前的嘱托,她强忍着没有说话。

  “我再忍一忍你,等过了今天,看你还怎么嚣张!”她得意地笑了。

  徐夫人在上座,见大伙已安顿好,笑道:“前几日苏州进贡了好些新茶,陛下赏了几位大臣。我家老爷想着天都的亲友,特地吩咐我邀大家前来品茶。你们就当是在自己家,莫要客气。”

  女眷们齐声说:“是。”

  徐夫人微笑着命人上茶,却暗地打量陆家的几个女儿。

  她悄声问道:“张婆,你瞧着,哪个是我未来的儿媳妇?”

  张婆年纪颇大,向下瞧了瞧,将那三个姑娘细细打量一遍。目光落在陆容婉身上。

  “为首的姑娘,气度非凡,容貌绝丽,可惜年纪太小,又是嫡女,想来不合适。白衣服的那位姑娘倒是不错,气质高洁,不卑不亢,长得也可人。”

  徐夫人听完满意道:“张婆与我想到一块了。”

  凉亭

  陆熠然冷着脸,对其他人的奉承一概不理。

  几位公子也不恼,他们清楚,陆家曾经的权势有多大,即使现在被贬到天都,也是他们比不了的。

  而且,陛下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边疆战乱,总有一天,陆家还会东山再起。

  徐允外表风流,却是个极其精明的人。他与陆熠然结交,并不是为了陆家的权势。

  徐允清楚,陆熠然与他是同一种人。他们与这些纨绔子弟不同,他们满腹才能,他们将来可大有作为。

  陆弈轩悠闲地品着茶,对其他人的想法完全不感兴趣。反正他是个陪衬,在乎那些做什么?不过,他还是观察了一番徐允。他觉得徐允太过风流,算不上良配。

  他大哥怎么会和这样的人搅合在一起?

  陆熠然警告地看了陆弈轩一眼,在众人惊讶的眼光之下,走向了在人群之外的宁遇安。

  “陆公子。”宁遇安温和地说道。

  陆熠然不知道怎么,见到宁遇安的那一刻,他十分烦躁,甚至有一种想杀了他的想法!

  “宁公子。来天都还习惯吗?”

  宁遇安笑道:“多谢陆兄关心,一切都习惯。”

  陆熠然扯起嘴角笑了笑,“有什么需要的跟我说,不要客气。”

  “既是如此,子渊便提前谢过陆兄了。”宁遇安依旧笑着,仿佛完全没注意到陆熠然阴沉的眼色。

  陆熠然冷冷说了句“客气”,便回了座位。

  宁遇安对这样的挑衅习以为常,处理起来得心应手。

  天都的公子们对宁遇安还算客气,只是碍于陆熠然,不敢与他多讲话。

  “听闻徐府的断桥处荷花开得正好,我们去看看。”宁遇安对他的小厮说完,便收起纸扇,朝着断桥的方向去了。

  陆熠然望着他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却说女眷们在偏厅说说笑笑,转眼茶宴已过了大半。梁姨娘按耐不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相成长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相成长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