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池中鱼
琳琅没有猫2019-11-25 15:023,011

  “小姐早就预料到了?所以才故意泄露给三小姐你的行踪,好让她们母女露出马脚。”秋兰恍然大悟,怪不得小姐出府前,刻意遇到陆静姝,又在不经意间告诉她自己要去云山寺求平安符。原来如此,小姐真聪明!

  陆静姝是梁姨娘的女儿。这梁姨娘娘家是天都的商家,虽然不是首富,但是却可以和京城的商户不相上下。梁姨娘又是梁家唯一的女儿,受到的宠爱就更多了一些,自从嫁进来之后,金银财宝不断,生怕他女儿在陆家受苦。

  这样一来,陆静姝的生活就更奢侈了。从小锦衣玉食的她,蛮横不讲理,什么东西她想要得到就一定要得到。陆羲禾有一幅画,价值连城,乃是当朝著名画师小小生所画泰山图。陆静姝看了喜欢得不得了,非要抢过来,陆羲禾自然不让,两个人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加之夫人的不管不顾,梁姨娘便总是明里暗里地挤兑陆羲禾。

  陆羲禾在镜子面前倒腾了很久,慢慢转过来,笑道:“秋兰,如何?”

  秋兰见眼前女子明眸皓齿,一张小脸白皙红润,丝毫不像一个受了伤的人。

  “极美,小姐。”

  陆羲禾满意地点点头。

  忽然想起昨天的事,“你刚才说,那位宁公子?”

  “是呀,昨天救了咱们的那位公子,不肯留下姓名。不过他的马车上有宁字,定是姓宁。”秋兰回道。

  陆羲禾自然想好好感谢他,只不过,既然人家不给机会,那便算了。星儿他们一直在暗中,只要她下令,他们就会出现。哪怕没有那个人,她也不会死。

  “那群人呢?”

  秋兰老实答道:“说是被送去官府了。”

  “也好。”陆羲禾毫不在意地说道。

  “是。”秋兰出去,轻轻带上了门。她在门口与人低声说了几句,又开门进来了。

  陆羲禾的房间陈设简单,房间当中放置一张花梨木大案,案上摞着几卷书,并几方宝砚,简中几支笔。东面是一面巨大的屏风,其上水墨丹青,肆意洒脱。古琴在角落,梳妆台上立着铜镜。

  她比陆羲禾大四岁,却从小跟着陆羲禾,两个人勉强算得上一起长大,陆羲禾的事情她几乎都知道。陆羲禾的脾气秉性她最了解。

  自从二少爷出事,小姐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从前,她是个多么活泼善良的孩子啊…

  陆羲禾好像感应到她的想法,盯着她看了半晌。

  主仆二人就这样挨到了天亮。

  天亮后,周围逐渐热闹了。

  她的院外绿柳低垂,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游廊,一汪清池,游鱼嬉戏。

  陆羲禾打开房门,几个小厮正在打扫院子。

  “五小姐。”

  她走到水缸旁边,“我记得这里面原先有几条金鱼的,怎么不见了?”

  一个小厮愣了,“五小姐,今天早上奴才换水的时候还在呢,您再仔细瞧瞧。”

  陆羲禾的脸登时拉下来,掰了根细长的树枝,在鱼缸里搅了搅。

  三条鱼受了惊吓,立马逃开,又四处碰壁。

  陆羲禾见金鱼还在,心情好了不少。她扔了一小把鱼食,手里的树枝在水面上轻轻拍打,溅出点点水花。

  “不好了!不好了!三小姐落水了!”

  一行人慌慌张张地跑向水池子,边跑边叫,“三小姐落水了!三小姐落水了!”

  陆羲禾当没有听到,目光落在鱼缸里,树枝轻轻搅动,金鱼四处逃窜。

  “你该庆幸你是条鱼呢。”她轻声道,听着众人惊慌的呼喊,嘴角勾起一抹笑。

  “小姐?三小姐出了什么事?要不要过去看看?”秋兰问道,抻着脖子张望。

  “三姐落水了,你想要去照顾她吗?”陆羲禾侧头问道。

  秋兰心里咯噔一下,陆羲禾越来越阴晴不定,还是不要惹她为妙。

  “奴婢觉得,如果别人都去了,唯独小姐不去,她们指不定说您什么呢。”

  秋兰解释道。

  陆羲禾思考片刻,“说的也是。走,去看看。”

  去看看她的惨样。

  她心情越发愉悦,想到待会儿见到陆静姝落水狗的模样,她心里痛快极了。

  水池边围了一群人,陆静姝在水里扑腾来扑腾去,呛了一大口池水。

  老婆子们急的团团转,小丫头们不会水,几个侍卫碍于男女大防,也是不敢冒然救人。

  眼见陆静姝就要沉下水,陆羲禾心里升起一股巨大的满足感。

  “不行,她死了就不好玩了。”

  她喊道:“你们还愣着干吗?三姐快要淹死了,还不下去救人?”

  陆羲禾装作着急,把扇子往地上一扔,狠狠道:“你们都不去,那我去!”

  陆羲禾“砰”地一声跳到水里,这可吓坏了大伙。秋兰也跟着跳下水池。几个婆子又哭又喊。几个侍卫不敢再怠慢,立马跳到水里救两位小姐。

  众人正着急的时候,一道白色身影跃入池中,一把捞起水里的陆羲禾。

  他抱起陆羲禾背对着众人,极快地给她盖上一件衣服。

  秋兰从水池里爬起来,怔怔地望着两人。

  “大少爷?”

  白衣男子身高八尺有余,双眼深邃而幽深,如上天完美雕刻般的脸庞。第一眼看上去,他过于锋利,有一种涉世已久的尖锐和锋芒。他的高贵与不凡是与生俱来。

  他的头发湿漉漉的,水顺着脸上“滴滴答答”地落下来。

  此刻他正专注地看着怀里的人,一向冷的脸庞多了些许柔情。

  “大哥?”陆羲禾睁开双眼,眼前人是她最不想见到的人。

  陆熠然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脸色这么差还逞强,不病一场你是不知道爱惜自己。”

  “快放我下来,我不是小孩子。”陆羲禾挣扎了几下,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他单手压制。

  “你可不就是小孩子吗?”陆熠然不听她的满口胡话,自顾自抱着她走。

  陆羲禾安静地在他怀里,眸色忽明忽暗。

  这边水池依然乱成一团,陆静姝命是捡回来了。

  醒来后,她发觉是一个侍卫救得她,顿时精神崩溃。

  “我不活了!我还有什么脸活下去!”又哭又嚎,死活非要往水池里蹦。

  众人是又拉又劝,好不容易把她拽回来。

  陆静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出了多大的丑。

  她蹲下抱着头哭,丫鬟给她披上斗篷,温声细语地劝着她。陆静姝到底还是个孩子,擦了擦眼泪,跟着那丫鬟回去了。

  陆羲禾早早地回了自己的院子,沐浴完换了一身素净的衣服。

  她推开门,见秋兰在门外,衣服还有些湿。

  陆羲禾想起来了,自己跳下去的一瞬间,秋兰也跟着跳下来了。她的心瞬间变得柔软不少。

  “怎么还站在这里?去换衣服,不然会生病的。”

  秋兰应了一声,沉默地退了下去。

  陆熠然带她回来之后也回去换了衣服。再来时,却是一身黑衣劲装,看起来和刚才温和的样子完全不同。

  “大哥?你还没吃饭吧,要来一起吗?”陆羲禾明知道他是来监督自己吃饭的,心里却十分不愿意与他同席。

  “嗯。”陆熠然同意了,走到饭桌旁不客气地坐下。

  陆羲禾不太乐意,却不好表现出来。她叫了几个丫鬟端过来早饭,两个人就这样各怀心事地吃完了。

  “梁姨娘气坏了,正在爹的书房大闹。”陆熠然说完,悄悄留意她的表情。

  陆羲禾轻微皱眉,眼神带着一点厌恶道:“难怪三姐一点都不知道礼数。”

  陆熠然笑了一声,给她夹了一块绿豆糕。

  “我不喜欢吃。”她把绿豆糕夹了出去。

  “还说别人不知礼数,你看你,吃饭哪儿有一点样?”陆熠然自己把那块绿豆糕吃了,好声好气地教育她。

  “我自己的地方,我爱怎么样怎么样。”陆羲禾没好气地说完,“大哥快些走吧,等会儿爹找不着你人,你又得挨骂了。”

  陆熠然心里乐开了花,她是在关心自己吗?

  “好好,我马上走,这下你高兴了?”陆熠然站起来,摸了摸她的头发,迈着大步出了门。

  她站在身后,眼神茫然。

  陆熠然很想回头,看一看她在做什么,看她有没有目送他离开,但是他忍住了。

  眼看着陆熠然离开,陆羲禾的脸色顿时冷了。

  “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相成长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相成长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