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蝶or谍
时翎鬼君2020-02-24 19:342,452

  哈维站在巨大的落地窗边,胡乱挥动着双手,又一个昂贵的装饰品摔落,破裂在他脚边的那堆碎片中。

  他尝试冷静,但没成功。

  ——一切都源于他手中的那封信。

  信的内容很简单,就如恶作剧般在上个星期六出现在了他家的投信口,却让哈维不敢忽视:

  Close the door

  Listen to all

  I'm waiting for

  The returning of her

  [关上门

  听好了

  我在等待

  她的归来]

  而在那同一时刻,几千英里以外的小巷,又一个人被杀害,死法与他之前的三位一模一样。次日清晨,在女仆那几乎把玻璃都震碎的尖叫声中,哈维得知了这个消息。

  迄今为止,已有四起谋杀案。四个被害人,四个星期六。死者都是颈后射入毒针而亡,没有任何目击者,尸体旁边留下一只蝴蝶。

  巧合得不能再巧合,四个被害人都是哈维的合伙人。当年那场事件,返回来的报告是无人存活,但当他看见这封信时,不那么肯定了。

  那一个个孩子如疯狂的信徒般围着笼子舞蹈,所有人都在唱着这首诡异的歌谣。那时的恐惧,他现在还记得。至于那个“她”是谁,怕是也没人能比哈维知道的更加清楚——

  “不会的不会的……肯定也死了……那个恶魔怎么可能活下来呢……”

  “先生?”

  女仆的声音把正在自我安慰的哈维吓了一跳。

  他猛地转身,几乎是咆哮出来:“干什么!”

  “就是…”女仆被他一吼,顿时大脑一片空白,“…那个……”

  “要说什么快点说!”

  “那个……我想,”她咽了口口水,“我想放个假?回家陪陪……父母……”

  哈维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谁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六!

  很有可能他今天就死了诶!

  ……谁能来帮个忙让他克制一下别再把花瓶摔向门口了?

  许久,哈维冷冰冰说道:“去吧。”去了就别回来了。

  女仆松了一口气似的轻轻一鞠躬,临走时小心翼翼地提了一句:“先生,您让找的那只蝴蝶的资料我已经找到了,就放在门口了……”

  说完,生怕哈维反悔似的迅速离开了房间。

  哈维平复了一下心情,拿起了那张照片。顿时那只蝴蝶霸道占据了他的整个视线。

  蝴蝶罕见的纯黑,只有翅梢有两个巨大的银色眼状斑,边缘有两道闪电似的花纹。乍一看,就像一张人脸,幽幽地望着他。

  这种蝴蝶,名为银凰蝶。

  因为它外表张扬还行踪不定,所以一出场就带来一次轰动。可每次轰动过后它又如梦醒一般消失不见。

  有人大胆想象它是否只是一个幻想,只存在于梦中。

  故它还有一个别称——

  梦蝶。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哈维还是忍不住想吐槽一句:

  好牵强的解释。

  他又继续往下看,发现它的那位昆虫学家名叫贝蒂·谢里芙,不折不扣的一名科学怪人。甚至在警察上门调查时以观察毛虫破茧为由当着他们面重重关上了门,可怜的警察在门口苦哈哈等了一天,也没见到人影。

  下面还有一句小字,似乎是有人急匆匆手写上去的:

  那个昆虫学家,有一头黑发,她的瞳孔在我们的手电不小心晃到时变成了银色,再加上她带有银色花纹的黑色外服,整人看起来……

  最后几个字歪歪扭扭,哈维不由得念出来:

  “极像她的梦蝶。”

  毛骨悚然。

  门外突然响起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一下一下,仿佛敲击在哈维的心上。他暴躁地想:

  该死的女仆,吵死了。

  不对。

  他不是刚让那忘恩负义的女人走了吗?走了以后这房子可就剩他一个人了。

  那,门外是谁?

  咔哒——

  停电了。

  “只是跳闸了而已……”哈维战战兢摸了过去,没等摸到,房间里的灯突然又亮了。

  落地窗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女子!

  女子一袭黑色大氅,乱蓬蓬的黑发挡住了她的上半张脸,露出来的下半张脸毫无血色,嘴唇却是诡异的鲜红。

  她倒是悠哉悠哉地向前走了走,悠哉悠哉地理了理头发,悠哉悠哉地张口:“科学家先生,不欢迎一下你的恶魔小姐么?”

  熟悉的声音说出他熟悉的身份,哈维的脸色瞬间变得比她还白。他颤抖地伸出手指:“是………你!”

  “是我啊。”女子看都不看他,“你应该早就猜到了吧……谁能有目的性杀了那么多人呢?”

  “你怎么……”

  “活下来?”女子出乎意料的耐心回答他,“我被人救了。他们训练了我,然后我就回来找你们了呗。”

  听到头顶细碎的声音,哈维抬头看去。天花板上是密密麻麻的蝴蝶。

  难道刚才那也不是停电?

  ——只是一层一层的多到不可思议的蝴蝶,它们的翅膀覆盖住了整个天花板,挡住了所有的灯光。而所做的一切,当然是受面前这位蝴蝶中的“蝴谍”所控制的。

  哈维望着这些美丽的蝴蝶,他的意识逐渐恍惚——那些蝴蝶彻底变成了一张张人脸,静静回望着他。

  认出熟悉的面孔,他意识到,当年被他害死的人,根本没打算放过他……

  女子抬手,一根肉眼几乎看不见的银针刺入了哈维的后颈。毫无痛感的死亡,到来得比他想象得还快。他最后听到的,就是女子清冷的语调:

  “我真的很欣赏你的推理呢,可惜你忽略了最重要的问题,”女子轻轻伸手,一只黑色的蝴蝶飞了上来,“这‘梦蝶’,只是我为了杀你们,做出来的生化蝴蝶。含有窃听器什么的,在那些白痴警官神叨叨研究它们时,我探测到了不少——哎呀跑题了,你真正的错误,是亲手打造出来我这个‘梦谍’啊……”

  钟楼悠悠敲响了十二下,女子微微勾起嘴角,拍了拍手,一个人出现在她身边,正是把哈维气个半死的女仆。

  “收拾好吧,他的尸体不会被发现得太晚——这家伙警惕性倒是挺高,你的证明你你找好了吧……”看见女仆点头,她接着说,“那……我先走了,保重。”

  她隐入黑暗之中。蝴蝶扑棱扑棱飞下来,形成一股黑色的浪潮。幽风吹过, 黑暗中早已空无一人……

  当晚,在大人的谣传声中,孩子开始同唱一首新的童谣:

  Open the door

  Waiting for her

  At the Midnight

  She is back

  [打开门,静候她

  午夜时分,她已归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