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不速之客
占一点2019-12-16 08:122,437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微风从初春的绿野镇东边吹来,香香的、甜甜的、暖暖的,沁人心脾。

  在绿荫掩映的露台上,摇椅里躺着一老一少,茶叽上摆着青翠欲滴的各类鲜果。狄母静静地坐在旁边编织鸟笼,她的丈夫和儿子正在下闭目棋。

  狄父得意地用脚尖挠了挠妻子,明显地传递着胜利在望的信息。狄母挪了挪身子,嘴里嘟哝着:“我也不是你们父子俩肚子里的蛔虫,咋知道这肚子里打官司的玩艺儿呢?”

  狄父说道:“春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就在此时,他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可能导致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结局,但此时已经晚了。

  儿子狄人魁高大的身驱在摇椅里明显有些兴奋,吱吱的声音便是最好的预兆,但他还是按纳住了自己的情绪,他暗暗地提醒自己说:“宜将盛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狄父情绪激动起来,开始抱怨起妻子:“我告诉你多少次了,早晨必须吃稀饭,吃稀饭,知道不?你偏偏要吃什么火烧粑。哎哟哟,我肚子受不了。还有那小子一大早说是要给我一个惊喜,为什么还不来,过了中午,再不要理会他了。”

  狄母安慰说:“亲爱的,输了这盘赶下一盘,我相信你总有一盘会赢的。”

  狄父觉得自己情绪有些失态,自我解嘲起来:“我可没有说我输棋的原因是吃了稀饭啊。”他偷偷地瞥了一眼妻子,茂密的胡子里深藏着调皮的怪笑。

  儿子狄人魁还未睁开眼睛就说道:“有飞盾的声音。”与此同时,一架红色的飞盾轻轻巧巧停在不远处的露台上,一个沉重的脚步走了过来。

  狄父睁开眼睛,激动且殷勤地站起来让座,向来客表示欢迎。一个高大结实、勇猛威武的年轻人毫不犹豫地坐在狄父刚才的摇椅上,他眼睛大而明亮,满面春风。狄母一边轻轻地咳嗽,一边提示儿子:“不下了,不下了,我宣布比赛暂停。”

  狄父毕恭毕敬地介绍道:“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斯诺更先生。”

  斯诺更从躺椅上坐起来向大家点了点头。

  狄母递上一杯热气腾腾的老米酒,这是绿野镇的特产,一年四季盛产这种淡黄呈亮、浓度在8度左右的清酒。

  三杯酒下肚,斯诺更开始打开话匣子,侃侃而谈。狄家三口怀着着强烈的好奇心注视着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他在摇椅上得意地、大幅度地晃动着,谈起太空之旅行所见所闻,自己如何摆脱火星人纠缠,带回了9亿年前外星人的芯片,有待研究。

  “别听他胡编乱造,信口雌黄!”

  “他走时还是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狄父冲着儿子说,“20年转眼就过去了。”

  狄母说:“看来他春风得意呀。”

  狄父说,“人人都想要过天堂般的生活,可是谁也不希望早早地进入天堂,我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到火星上去旅游一趟。”

  “那该是需要多少钱啊。”狄母附和着说。

  斯诺更叹了一口气说:“你们只知道我风光时候不知道我遭罪的情况,哪儿都可以去,就是别到火星去。”说完他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一副悔莫当初的嘴脸。

  狄父说:“火星上到底有什么,漂亮的女人,奇特的大水果,听说那里的水喝起来沁人心脾,比女人的奶还要好喝?斯诺更先生,你上次提到一个蛊什么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斯诺更急切地说道:“别提那玩意儿,没什么意思。”

  狄母惊慌失措地说:“蛊!”

  斯诺更神情不定地说:“真的没有什么,只是目前科技水平还不能鉴定出这蛊是什么物质。”

  “也可能是巫婆转世投胎的吧。”沉默已久的儿子莫名其妙地插着话说。

  看到一家人用急切的目光等待着他,斯诺更将空空如也的杯子举到空中停了下来,仿佛暗示着什么,狄母立即心领神会上前殷勤斟酒,满满的。

  “瞧瞧吧。”斯诺更就一边说话一边在衣袋里摸索着,“这不是蛊,这只不过是一只普通的蝉而已。”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鸡蛋大小的蝉用手递了过去。狄母讨厌地躲避开了,儿子却接了过去,惊奇地仔细把玩着它。

  狄父从儿子手中接过去,问:“真有这么奇怪?”他认真地看了看,然后顺手放在桌子上。

  斯诺更激动地说:“这蝉,是我从火星上带回来的,当然法律严禁外星生物进入地球,所以你们得为我保密,谁泄露出去,意味着出卖,也就意味着我要坐五十年的大牢。”

  “问题就是这蝉与地球上的蝉没有什么两样,只是身驱略大一点,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狄人魁不以为然地说:“况且法律要修改了,前天公布的《外生物管理法》里面好像没有这一条呢。”

  斯诺更情绪激动地说:“我在森林里打盹的时候,一个远方的游僧为它下了一道咒语。那和尚是一个真正的圣人,他想昭示地球人的命运仍然由地球人主宰,而那些抗拒它的人将得到不幸。他将一道咒语输入了蝉的口中,能使三个不同的人满足各自三个不同的愿望。”

  狄家一家人开始是如听天书,接下来如同笑话,轻视的眼神令斯诺更非常不愉快。

  狄人魁阴阳怪气地鄙视他说:“你为什么不实现你的三个愿望呢?”

  “是的。”斯诺更举起空空的杯子,希望狄母加一点点酒来助兴,却再也提不起她的兴趣。

  “第一个人已经提出了他的三个愿望,我不知道那人头两个愿望是什么,但是他的第三个愿望就是求死。因此,这只蝉又回到了我的口袋里。”

  儿子质问他:“既然它这么神奇,而又不能为你实现愿望,你还留着它干什么?”

  斯诺更无奈地说:“我想卖掉它,但是人们都说要先尝试一下看是否灵验然后才肯付费。况且,我已经知道它的危害了。”

  “如果你还有第三个愿望,你还能不能兑现?”狄父双眼充满渴望地望着他。

  “我不知道。”说完斯诺更从桌子上抓起蝉,举到空中向森林里扔去。狄父眼疾手快,站起来抢在手中。

  斯诺更说:“最好将它扔掉。”

  狄父说:“斯诺更先生,如果你不能使用,就将它交给我吧。”

  斯诺更意志坚定地说:“坚决扔掉,否则,发生了什么事,你千万别怪我。”

  狄父瞧了瞧手中的蝉,看似肉体,却像透明的塑料,说它木质吧却类似透明的金属,“这是什么材料做的,如何使用它?”

  斯诺更说:“将蝉放在香案上供奉三日,然后沐浴更衣,焚香三遍,说出你的愿望。但是我警告你,后果非常严重。最好不要拿生命开玩笑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雀在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