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痛苦
占一点2019-12-10 13:241,288

  “你好像没有睡好。”狄父对坐在太阳底下的狄母说。

  “实话告诉你吧,昨晚,我睁眼到天亮。”狄母喜欢直来直去的,“我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干啥?想谁了。”

  “开始呢,迷糊着,眨眨眼呢,醒着,接着愰愰忽忽的,我看到了洪水,沿着咱们的狄水河奔腾不息,蚀浪涛天,像黄河里的水一样,泥沙巨下,泛黄的波浪与灰白色天空形成一体,我就在河边奔跑着,不一会,睁眼一看,窗外一片漆黑,原来是晚上,可能是做梦了吧,但又不像是梦中,一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一事一物,记忆犹新,接着又迷糊了一会,莫名其妙地醒了,翻来覆去的想起从前的人和事,想起了小时候的一切,想起了青年时做过的许多荒唐的事的,接触到许多可有可无的人,有时特别悔恨,特别地想重新来一次人生。”

  “别说了,昨晚,我跟你是一模一样的经历。”

  “早知如此,我们俩何必不起床,借着这大好时光,喝点小酒,聊一聊人生呢。”

  “我不愿意妨碍你睡觉,所以只得忍受着,一直忍到天亮。”

  “我也是这样想的。”

  “会不会又失眠了!”狄人娇从院子外面走进来,她进来的时候,就发现父母在聊天,故意放慢脚步,听了听他俩的对话,并没有涉及到哥哥的事,她就放心了,一直以来,在她的心里觉得父母对哥哥的事耿耿于怀,心结未能打开,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有几天了?”

  狄父回头望女儿进来,并没有回答她的提问,而是将问题交给狄母,并用意味深长的目光将这个问题递给了妻子。

  狄母立即心领神会,那意思非常明显,不能让女儿担心咱们的事,让她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狄母站起来笑盈盈地说:“啊,没什么,真的没有什么,是你爸爸在做梦,做白日梦,你是知道的,他经常喜欢做白日梦的。”

  “妈妈,这事,不是儿戏,我是说真的,如果是失眠就得说出真相,快说,已经有几天了?”

  “没什么,孩子,不用担心。”狄母一边回答一边递茶杯给女儿,突然感觉到一阵晕炫,身子趔趄了一下,茶杯盖子掉在地上哐啷哐啷地响,茶水洒了一身。

  “你咋了?”狄人娇急忙上前挂住母亲,可是还没有来得及,狄母已经昏倒了。

  “她已经失眠了三天了。”狄父提醒说,那语气仿佛与已无关、幸灾乐祸的样子。

  狄人娇急忙将母亲扶到房间,立即呼叫了方汶,然后将父亲强行拉进房间,扶他睡在床上,并且命令道:“你必须得躺着,否则仍然有可能昏倒,一切等方教授来后,再作决定。”狄人娇当然知道,母亲因为身体比父亲虚弱,所以坚持到了极限,而父亲呢,大限也可能快到了,只是嘴硬,强撑着,同时,她也知道,就目前的症状来看,似乎并没有生命危险,所以呢,局势还能控制。

  不一会,方汶到了,这次来的阵容就不一样的了,其中同来的金娜和普林斯娜与狄人娇已经认识,不用介绍直接进入家里,后面来了大队人马,清一色戴防护面具,背着消毒箱子,没有等方汶开口,一行人立即在院子的四周设置了隔离标志,所到之处,一律用手动喷雾装置消毒。

  狄人娇正想提出疑问,方汶躺着她摇摇头,直接进了父亲的房间,从她们的眼神里似乎看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窗外,无人侦察机在森林的深处飞来飞去的,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雀在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雀在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