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祸从天降
占一点2019-11-27 09:592,918

  “归来吧,浪迹天涯的游子!”

  狄人魁已经有几天几夜不敢进家门了,虽然他爸爸给他打了无数次的电话恳请他回去,口口声声地承诺不计前嫌,从前的事一笔勾消,只要你痛改前非,你仍然是爸爸的好儿子,有一次甚至泣不成声地说:“你快回来吧,天塌下来还有你爸呢。”“你再不回家,你妈妈一定会疯的,你连后悔都没有机会了。”

  别又拿这事来吓唬我!没门。这次,妈妈肯定会疯,天也一定会塌下来的。你有多大本领会撑住天么?天底下了解父亲的莫如儿子,你有多大点本事,不就是一个守着祖人传下来的几个店铺靠吃房租的房东么?

  狄人魁的父亲名叫狄玉轩,你听听,多么文雅、高尚的一个名字,仿佛出身书香门弟世代官家,可在狄人魁听起来,父亲这名字没有一点书香的味道,反而有一点女人的味道,这可能就是父亲怕老婆出名的根源吧,每当妈妈下狠手打儿子的时候,父亲则站在一旁搓着肥胖的手,在儿子和妈妈周围跳锅庄舞,大气都不敢出,在妈妈过把隐之后吼道,“老不死的,去,去,将那个橄榄棒拿来。”此时预示着母亲教育儿子进入了高潮,接下来必定历数狄玉轩十大罪状,其中固定罪状之一就是“子不教父之过。”狄玉轩则紧张得大汗淋漓尽致,并对老婆感激涕零。其实不然,狄玉轩自然有自己的优越感,自从他高中没有毕业便继承了他祖父传下来的北正街临街的五个店铺后,形势大变,你想一想在这年头在一个繁华的闹市有那么多的铺面出租,可见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了,所以狄玉轩就被北正街的人盯上了,其中一个最有眼光的人就是狄人魁的外公,将女儿白天珍嫁给了这个衣食无忧的人了。俩口子终日无所事事只能靠打点小麻将度日了,狄人魁自然在麻将桌中穿梭往来,观摩着学习到了肚子的技艺,那时狄人魁还是一个学生,偶尔顶替一下那些抽身去厕所的人,回来必定异口同声地大加赞赏“一副好牌!这小子手气好。”

  在那条街上,狄人魁与左邻右舍的孩子比起来也算争气的人,在那个万马奔腾的年代也考了一个三本大学,并且还是学的文科专业,这让争强好胜母亲很是风光了一回,可是好景不长,四年的大学生活一晃就过去了,毕业干什么的问题又成了家人争论的主题。考公务员是家人的首先,可是狄人魁死活就不愿意考,为此北、上、广去闯荡过,无奈自己不争气的意志逃不过母亲的坚决,只得呆在家里做了一个宅男,母亲认为他是一个大龄宅男,但狄人魁自己并不是这样认为,突然有一天麻将玩累了,狄人魁玩起了网络游戏,说是游戏实际上也是一种赌博,赌注也越下越大了,钱从哪儿来呢?问题就出在这里。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只能靠母亲给点零花钱远远不能满足游戏的需要,只能东借西挪,拆了东墙补墙的日子有一天会暴露的,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也来得太不是时候。

  在自家五个店铺中已经有一个店铺不属于自家的了,狄人魁背着家人已经抵押出去了,别人劝他时说,“你不用害怕,反正这些店铺将来一定是你的,你想一想你妹妹狄人娇将来要出嫁了,你爸妈再也不能生育了,还能生出一个狄人狗不成?这不,店铺都得你来继承。”

  “对,对,对,哥们说得有道理!”在一片欢呼声中,狄人魁大笔一挥,一个几百万的店面就拱手送人。

  这事瞒得过初一,瞒得过十五吗?这不,爹妈已经知道了,并且听说母亲知道此事后气得住院了。

  可是好了伤疤又忘记了痛,不久的几次游戏中,手气欠佳的狄人魁又输掉了三个门店了。

  你能想象得到狄人魁能回家吗?白天珍放出话来,“如果不归还这一千万元,别进家门了。”

  狄玉轩只得联系儿子上高中时候的班主任,这也是万般无奈之举,你想一想人家老师将你儿子培养成大学生了,走向社会了,还要去打扰人家老师,美其名说帮助浪子回头。

  教师嘛,教书育人,后面两个字还沾一点边儿呢,故此班主任一听此事欣然前往劝说,狄人魁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是老师找上门,觉得最没有面子的事,于是对班主任说,“放心吧,我现在就去上班,挣钱后,还给我妈。”

  班主任说,“我陪你回去。”

  “不用了,我认得路。” 狄人魁说,“你还是早点回家吧,晚了,师娘饶不了你。”

  “放心,你师娘到城里去了。”

  “怎么可能呢?”

  “师娘当然是抱孙子去了。”

  “难得,难得。”

  狄人魁在心里想象着一万种可能性,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性,反正什么样的脏话、狠话都听过,母亲就那两刷子,如今大了,母亲也他拉不动了,更不用说动手打自己的,至于如今那种骂,在自己听来那不是骂,是恨了,且不是从前的那种恨铁不成钢,是咒,既不是孙悟空的紧箍咒,也不是城隍庙里的巫婆咒,而是别开生面的宣唱会。第一步,好吃好喝的全部送到你的手上,酒饱饭足之后,当然狄人魁是不饮酒的,从这一点上讲比他的那个老子强上一百倍,这是母亲自豪的地方之一,每次夺下男人手中的酒杯时说,“学学你儿子吧,死懒好喝的,就是金山银山也座吃山空了。”仿佛自家里真的有那么几座用钱垒成的山。第二步,问寒问暖。这么多天你到哪里去了,到哪里去都行,只要你是干正经事,比如说去谈对象嘛,就是十天半月不回家,你老妈绝对不会去找你的,甚至于你钱不够用时只要说一声,递一个信,我会亲自送过去的,这就是正事,可是,你--,每当这时,狄玉轩就要咳嗽一声然后递上一个眼色给老婆,那意思明摆着:有话明天再说。明天接着争吵,往往是一方离家出走,一方哭昏在地。然后互相寻找着对方,当然是在家的那一方寻找离家出走的那一方,就像今天。然后对方回家,新一轮的批斗会开始。

  这一次超出了狄人魁的意料,狄母停止了早已烂熟如心的骂词,放下那些习惯性的动作,另外来了一套让儿子始料未及的招数。

  狄父很淡定地对儿子说,“打个网络游戏,怎么输了那么多的钱呢?我想也想不明白。”看似漠不关心的样子其实心里痛恨得痒痒的,几百万啊,对一个普通老百姓来说可是一个天文数字啊,说没了就没了。平时你老子打个小麻将输一场百把几十元钱心疼的不得了,如果让你老妈知道还要臭骂一顿。看似平淡,这其实就是暴风骤雨的开始,狄父必定是始作俑者,结果必定是狄母听后大发雷霆,新一轮的批斗会开始了。

  “你家里有的是钱,他如果不用掉,你也会赌博输掉的。” 狄母一反常态更加淡定地说,“有什么样的老子就会有什么样的儿。”

  这一招果然很灵验,仿佛那几百万在游戏上输掉的钱是老子的过错似的,狄玉轩像是被蜂子哧了一口似的,噤若寒蝉。

  “我的儿,我不责备你。” 狄母出奇地看着儿子说,“你是前世的妖精,投胎转世到我家是来讨债的,我认帐了。看你还有多少债,我都替你还上。也好让你早点上路,早死早脱生,来生变牛变马也好,来世做皇帝成神仙也罢,我们隔路不朝天了。”

  “你听听,你这是说的人话么?”狄父拂袖而起,在房间急促地走了一圈然后,转回原地坐下来对着儿子说,“是的,我也这么认为,那么我给你找一个职业,你不是说你没有事干,所以才打游戏的么,那么从今天开始,你的职业就是寻找,寻找你前世是不是一个害人的妖精。”

  “如果是妖精的话,菩萨保佑,你千万不要生长在我家。”

  狄人魁昏头了,不知道如何回答父母的话,此刻他真的想找一个地方或者说到阎王的生死簿里查一查自己的前世今生。

  突然,狄人魁双眼发直,口吐白沫,昏倒在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雀在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雀在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