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蝉机
占一点2019-11-29 10:122,345

  狄母感觉很无趣,站起来伸了一个懒惰腰,然后打了一个哈欠,说:“我去做饭,你们接着聊吧。”

  三人一齐开怀大笑。

  “我劝你提出一些明智的愿望,否则后果非常严重。”斯诺更说完又将话题转移到火星上,滔滔不绝地讲起那些历险的故事。

  那只蝉则静静地立在茶叽中央透明玻璃上。

  饭后,斯诺更匆匆忙忙地爬上那只红盾飞船,一溜烟地走了。

  “这事可信度极高。”狄人魁说着,显示出极度害怕的样子,“要么赶紧扔掉,越快越好;要么大胆地试一试,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为什么我们总不能与富贵、名望和幸福沾上边呢。老爸,许愿当个国王吧,我就是王子了,”儿子看了看父亲得意的笑脸,接着说:“不过,最好先许愿不要怕老婆。”

  狄母举起筷子要揍儿子,撵得儿子绕着桌子跑了好几圈。

  “我要去上班了。”狄人魁将双手压在老爸的肩膀上说:“如果你能让咱们家的露台上经常高朋满座,成为总统经常光顾的地方,干嘛不试一试呢。”

  “好吧,就祈求一千万人民币吧,看它是否灵验。”狄父为自己的贪婪而脸红,举起那神奇的东西在家人面前晃了晃,而他儿子一副若无其事、玩世不恭的样子,让他的母亲很自豪,狄母赞扬儿子说:“不义之财不能求。”

  “我就要一千万人民币。”狄父坚定地说。

  伴随着话音未落,只听见一声大吼:“它动了——”。听起来震聋发瞆,令人毛骨悚然。

  狄母和儿子跑到茶叽前面。“哪里动了呢?你莫要走火入魔啊。”

  “它真的动了,是我亲眼目睹的,我还不至于老眼昏花吧,它像我们平常看到的蝉一样振动了翅膀,我一点也没有看错。”

  窗外,夜幕低垂,风渐渐平息,百鸟欢歌,歌舞升平。大门“呯”的一声关上了,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着全家,开始不安地紧张起来。

  狄人魁说:“我要去上班了,希望我回来的时候有一千万元摆在这房间的正中央。”

  狄母走到门口为他开门,笑着说:“一个人的白日梦。”然后望着儿子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黑夜里。

  第二天清晨,太阳照在芭蕉村上空,万里无云,从自家露台上瞭望,群山起伏,青山苍翠欲滴,万倾波涛。

  早餐很丰盛,开胃小炒摆满了露台的茶叽,狄父最爱的糯米粥,三两老米酒,当狄父举杯啜了一口小酒的时候,突然,歇斯里地狂叫一声,口中的酒喷出几米远洒在妻子撒满蝴蝶花的裢衣裙。“我的天,这玩意儿昨晚不是拿进屋子里去了么?怎么飞出来跑到这玻璃茶叽上来了呢?”

  啊!妻子睁大着恐怖的双眼,张大的嘴巴很难合上,更顾不上埋怨丈夫弄脏自己的裙子。“我可没有动它啊,我敢肯定儿子昨晚走的时候,我亲眼见它在屋内的香案上。”

  狄父望着狼狈不堪的妻子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出来了,就出来了吧,也许这是一种巧合吧。”

  “我敢肯定,那玩意儿昨天是振动了翅膀。”狄父喝着糯米粥说,“但愿斯诺更胡说八道。”

  庄园的大门口有一个人在徘徊,仿佛想进来,却又不愿意进门。

  “是不是在森林里打猎的人迷路了。”妻子抱怨着说:“我下去看看吧。”

  “不必了,门是开着的,他愿意进来就进来,不愿意进来,你下去请人家也未必进来。”丈夫很淡定地说完低头喝粥。

  奇怪的是,不一会儿那人就站在他俩的面前。

  “有什么事吗?”妻子感到莫名其妙,她屏住呼吸,提高语速强调说:“别光顾吃饭,你看看这身服装,是我儿子经常穿的工作服。”

  “没错,我是你儿子的同事,隐形物体研究所派来的。”来人说:“非常抱歉!”

  “我儿子出事了?”

  “你别胡思乱想,昨晚才出的门,不会有事的。”丈夫打断她的问话,对来人说:“小伙子,有啥事,尽管说,看我们能不能帮上你。”

  来人低下头自言自语地说:“本来他份内的工作已经完成,可是他偏偏想多做一点点,就是那么一点点上,他回不来了。”

  “到哪里去了?”

  “被黑洞吸走了。”

  “天啊,就是那种暗物质!”

  狄父将妻子抱在怀里,就像当初初恋的时候那样抚摸着她泪流满面的脸。

  来人站起来,躲避他俩的目光:“公司考虑到狄人魁多年来所做出的贡献,决定给予一次性补偿,这是一张一千万元的现金支票。”说完,来人将支票轻轻地放在茶叽上,因为担心会被风吹走,他用目光在桌子上四处搜寻,好想找一个东西来压住支票,最后,他的目光落在那只装着蝉的瓶上,他顺手拿起那只瓶,压在支票上,他觉得这样做似乎才放心,才慢慢地站起来, “今后有什么困难,公司就是你们的后盾,我们会帮助你们的,请你们节哀!” 来人深深地鞠躬后告辞。

  “一千万元!”

  狄母发出令人揪心的尖叫。狄父则皮笑肉不笑地站在露台的中央,目光呆滞地望着来人的背影消失在森林的深处。

  一周后,狄父半夜里醒来,他伸手去摸了摸身边,发现妻子不见了。他坐在漆黑一团的屋内,听着从远处传来的哭泣声,如泣如诉。

  “来吧。你会着凉的。”

  “我儿子会更凉的。”狄母说完,放声大哭。

  漆黑的夜将她的哭声传递到森林的深处。

  “蝉!”狄母突然疯狂地大喊起来:“我要那只蝉。”

  狄父从床上惊恐地爬了起来。“什么蝉?不是依然放在香案上么。不见了吗?”

  妻子一个箭步冲向香案,抓紧那只蝉,然后自言自语地说:“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你想到了什么?”

  “我们不是还有两个愿望吗。”妻子斩钉截铁地回答。“我们只是提了一个。”

  “这还不够么?”

  “不,”她得意忘形地说,“我们再提出一个,许愿让我的儿子复活。”

  狄父开灯了,盯着妻子说,“乖乖,你别瞎折腾了。快将那东西给我。”

  “我要许愿我儿子复活。”

  “那只是一种巧合。”狄父结结巴巴地回答说。

  “你做,还是不做?”妻子坚定地质问他。

  “我来吧,我来吧。”狄父将蝉高高地举过头顶,然后大声地呼唤:“我祈求我儿子复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雀在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雀在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