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南院告假
三月不知笑2019-12-15 15:423,382

  清晨,阳光和煦。

  当南院辅师迎着暖风,踏入南院时。原本该来的宗主的九个孙子,却只来了三个。

  南院辅师并不吃惊,抽签之后,子弟们互相成为了对手。谁都不愿意在同一个地方实时暴露自己的实力,让对手看到自己的进展。所以,孩子的父亲们通过自己的手段,让孩子去了隐秘一些的地方进行修炼。

  留下来的三人中,十八岁的千战与十三岁的千捷都是瘫痪老六家的孩子,剩下一个是十七岁的千秋,跛脚老七家的孩子。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除了来南院,他们找不到更好的地方学武功。

  他们也有哥哥,但他们的哥哥不像千羽那样陪着弟弟练功,而是破罐子破摔,整天跟着宗主长孙千明鬼混。

  “千落没有来?”

  “我早上叫他了,千羽说他身体不适。”

  具体身体适不适,辅师并不关心。虽说千落有望赢得选拔,那也只是就目前来看而已。辅师早有了自己选择,他已经答应老三家,急训老三的三个儿子,包括二十三岁的千破。辅师已经帮千破结出了元形元丹,现在千破已经达到元形境界。辅师相信自己全力以赴的话,一月之后,千破必胜。

  实际上,辅师自己的两个做刀教的儿子已经带领那三个孩子到隐秘的练功场所了。

  “山立!”

  “爷爷!”

  “我有事外出个把月,这段时间,你带着他们自习吧。”

  “是!”

  说罢,辅师转身离开南院。

  辅师的离开对千山立与他的几个兄弟来说是好事,他们可以悠闲的度一个月的假期,但对那三位来讲,无疑是宣判他们没有机会赢得选拔。好在,他们自己也并不重视此事。

  辅师踏出南院后,身后传来一阵欢呼。

  南院的欢呼并没有影响到北院的剑拔弩张。

  千锋笑因为熬夜,现在正在休息,夜策也因为千锋笑的叮嘱,未到北院。于是其他人分成了两拨,分别由千陨碎与千墨带队,进行互搏。

  千墨小队处于下风。虽然千墨有宝躯境界,在面对千陨碎的攻击时,敢于硬接大多数攻击,然后反击。但千墨的刀法确不如陨碎。再加上昨夜,陨碎饭后无聊,叫上了临近的几个北院子弟练习刀法配合,千墨小队防守的很吃力。

  最后不得不叫停。

  “你们这是?”

  “北院刀阵!”千陨碎自豪的说。

  所谓的北院刀阵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战斗技法。就是战斗时,集中在一起。防守时,互相配合,形成刀墙。进攻时,只要有一人叩刀成功,扣刀之人一声大喝,临近的人快速辅助攻击,让攻击成功率增加而已。

  即便如此,对北院的其他子弟来讲,北院刀阵暂时是无解的存在。

  “天才的技法!厉害,教教我们!”具有强烈上进心的子弟马上要求学习。

  “北院一家人嘛,我们一起学,人多力量大!”陨碎依旧自豪。

  “那我们今天铁定赢夜策了。”有人得意。

  千陨落脸拉了下来,他希望自己创的刀阵能赢,但又害怕赢。如果真的通过自己的小聪明就赢了的话,那句努力就能更天才便是谎言。毕竟到目前为止,他都不觉得自己的努力程度超过了夜策。

  就在千陨碎为不存在的问题烦恼时,两个身影落入北院之内。

  是千羽与千落。千羽确定南院辅师离开之后,他才敢行动的。

  今天天还未亮时,他在为弟弟做饭,听见屋外有声响。处于好奇,于是便悄悄的观察。他发现他三叔家的孩子偷偷摸摸的出门了。一段时间之后,四叔的孩子也被掌刀接走。然后五叔的孩子跟着二爷走了。

  那时,他便猜到了缘由。他立即做出决定,他要让弟弟留在北院,让千锋笑教他武功。即便千辉可能不同意,他也要拼命试一把。

  “你俩来干嘛?”千陨碎走到两人面前,做出一副毫不畏惧的样子。

  打了南院九子之后,千陨碎觉得反正已经得罪了,那就没必要再低三下四的讨好。拿出骨气,说不定师尊还会表扬他。

  其他子弟也将千墨围住,一副保护的姿态。

  千墨拨开人群,站到陨碎旁边。其他人也随着压了上去,将千羽千落团团围住。

  “我们找千锋笑。”千落大声回应。

  “师尊的名讳是你直接叫的?”人群里有人愤愤不平。

  “我们求见辅师!”千羽放低姿态。

  “师尊不在,说不定今天不来。”千墨回应。

  “都这个时候了,他不教你吗。其他人可都~”千羽闭上嘴,毕竟千墨也是对手,不能透露太多信息给他,只留一脸着急与不解。

  听到千羽的话,北院子弟们轻笑了几声,然后露出理解的表情。心里感叹,天才的世界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

  “见不到他,我是不会走的。”

  “那行,你慢慢等,别妨碍我们练功就行。夜策师兄来了,你到时候问再他师尊的下落吧。”

  人群散开,然后将心思用在了北院刀阵上。

  半个时辰过去,夜策与千锋笑依旧没有来,而子弟们却像没事人一样,练的不亦乐乎。

  千落压不住自己的脾气,几步走向刀架,拿起一把木刀便冲向练习的子弟们。

  千羽本想阻拦,但已经来不及。众人打了起来。

  面对千落的突然攻击,子弟们一点都没有惊慌意外的表情。瞬间摆好架势,从容应战。

  此刻慌张的反而是千落,他觉得自己毫无预兆的先手攻击这么也得得点好处,但是并没有。一击未中之后,反被众人包围。

  众人也没有手下留情,抡起木刀便是打。将自己刚刚所练的刀阵配合方法全部用在了千落身上。

  二十多人的刀阵,十分默契,前后左右分别以千墨、千陨碎与其他两名刀法较好的子弟带领,有序的进行着攻击与防御。

  千落根本不是对手,几轮下来,被打倒在地。

  而子弟们,意犹未尽的散开,又与其他小组自行匹配,开始对战练习。

  千落的自尊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他从未想过北院的人居然强至如此,他喊含眼泪,捏紧拳头击打地面。

  “要偷袭,就要趁着我们毫无戒备的时候飞起一脚。你这个,我们都拿着刀,你不是自找不愉快吗~”千陨碎看着千落的样子,本来想安慰。

  “你看不起我吗?”千落被这句话深深的刺激了。

  “看不起你?我是在教你。忘掉你们南院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练功就是为了实战。实战中没有人会因为你等他拿上武器而感激你,对你手下留情。”

  “千落,是这样的。夜策师兄强到那样了,他在战斗中还是在努力寻找优势,扩大胜率。我们不比谁的刀法漂亮娴熟,我们只比谁能赢。”

  两人的话让千羽明白,北院的人是斗鸡的意思。面对千落的偷袭,他们没有愤怒,也没有报复。他们只是当做实战练习而已。他们是随时都处于战斗中的一群人。

  直至中午,千陨碎与几个子弟从阿婶那里端回午饭,他多拿了两双碗筷。千落很感激,愿意表示付钱,千落也对先前的举动表示道歉。毕竟恶意的偷袭和实战练习性质不一样。众人表示原谅,对他们来讲都是一个意思,再加上他们没受伤反将千落打一顿。

  众人和谐交谈,其乐融融。

  就在这时,距离北院门最近的一张饭桌上,一个子弟被飞起的一脚踢开。

  众人见状,有人翻跟头,有人跨步跳,反正以自己能都达到的最快速度奔向刀架。

  “你傻呀!”千陨落抓起一把木刀,掷向千落茫然的千落。自己冲向突然杀来的千胜夜策。

  “羽哥 !”千墨从千羽身便闪过,留下一把木刀。

  “我也要来?”

  “你不动手他也会打你!”一个子弟一边冲锋,一边吼到。

  “刀阵!”

  “呼哈!”

  子弟们开始有序的围攻。

  但是与打千落不一样的是,二十多人的刀阵不能完全形成,即便强行形成也很快的被夜策击败一人,破了刀阵。

  与昨天不一样的是,很多人已经看见自己砍中了夜策,但却毫无手感。再看时,夜策已经不在先前的位置。

  这就是身法移魂,以极快且反常规的动作躲过对方心里判定躲不过的攻击,做到对手判定无法做到的事。

  利用对手预判与实际情况之间的延迟欺骗对手,让自己赢得一瞬的机会。在对手看来,就像砍中缥缈的魂魄或被不该存在的攻击击中了一样,所以千风啸将此身法命名为移魂。

  一段时间后,一半的人被打倒在地。夜策也示意停止,插刀休息。

  “不错啊,谁想的?”

  “把你围起来再打,你就不会赢的那么轻松了。”千陨碎虽然挨了几刀,但内心十分愉悦。自己的刀阵确实有效,偶像天才更超过自己的预期。自己踏上努力这条路完全是对的。

  “那个是你说的师兄吗?”夜策悄悄问陨碎。这次回来,夜策还没见过千羽。

  “不是,千落的哥哥。就是以前合伙把你丢到井里的一个人。”

  “哦。”

  “要打他吗?”

  “算了,他昨天晚上托千墨道歉了。”

  “哦,吃饭了没。”

  “还没。”

  “吃饭。”

  “哦,好!”

  “还好给你留了碗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锋啸狂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