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森

  新的冬衣在降雪之前及时送到了梁关将士的手中,被俘虏的成国士兵也赶在过年前回到家人的身边,被埋葬在鱼肠谷的亡者只是两国博弈的牺牲品。

  姜若兰为梁国赢得的一大笔财富被冲入国库,自然少不了李随风像模像样的褒奖,虽然封不了将,却也让李随风在朝中赢得了一些处置得当,领导有方的名声。

  十大将军被李随风趁机训诫一番,打发回了所属驻扎之地,而那几位王爷,李承述捞了交易的油水,满足地离开梁都,其余几人也是被正得势的李随风压了一头,见无文章可做,只能吃着闷亏返回自己的藩地。

  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更是让朝中大臣开始重视这位新上任的皇帝,李随风也在沐青崖的建议下,大赦天下,累积民间声望,这一切都是从姜若兰的这次大胜作为起点。

  沐青崖坐在自己的屋前,披着厚厚的暖裘,手中抱着暖手的炉子,院中是又被罚跪的为谋以及不敢开口的为仁,冬雪降下,纷纷扬扬,在整个梁国弥漫而开,安静祥和,他抬起头,看着雪落进自己的院子,愣愣出神,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丞相傅渊立在“柱国姜定方”的坟前,大雪已经落满了他的貂帽,他将帽子取下,抖了抖上面的白雪,看着墓碑,沉默不言。

  李随风在皇宫里不耐烦地丢下了奏折,兴冲冲地跑进大雪中,招呼着太监宫女陪自己嬉闹,冰冷如坟墓的皇宫也在这个性格如顽童的皇帝手里,变得有些声色。

  苍哲吩咐自己的手下杀牛宰羊,给自己的族人分发着仅剩不多的抗寒物资,把自己的大帐和篝火让给族里的妇孺老人,而他则领着族中男子将各营帐再次加固,以度过此次的严冬,风雪之中,他转头望着梁关方向,眼神中并因为没拿到承诺的物资而感到挫败,他不冷,因为内心深处燃起了熊熊的战意。

  姜若兰小步走在梁关城头,身后是自己一路走来的脚印,仍在巡逻的士兵看到姜若兰简单地行礼后便继续自己的工作,他身上穿的,正是新送来的冬衣,全军士兵都知道这是姜若兰为众人争取来的。

  她停下脚步,目光由近及远,折戟道,茫茫平原,此刻只剩下白雪覆盖下的死寂,来年不知又会有何种动荡。

  “若兰,进去吧,别着凉了。”

  姜若兰转过头去,看着眼前稳重温和的中年将军,微微一笑道:“世父放心,侄女自有分寸。”

  “我知道你在想你的父亲,当初,他就是在这样的大雪里,被人逼死在了关外。”中年将军面带沉痛。

  “我父亲战死沙场,是梁国的英雄,迟早有一天我会为他正名。”姜若兰面色平静,“对了世父,苍狼部族的条件,是你答应的?”

  “不错,当初听到你的鱼肠谷奇袭,固然是绝妙之计,但是风险也太大了,我只能在你离去之后,找到苍哲,谈下条件,否则他若是真的出现,你说不定都难以安然归来。”已经是吴亭侯的姜守义点点头道。

  “只是,我们私自答应他们的条件是永远也还不上的,等大雪过后,苍狼族定然会对我们进行疯狂的报复。”姜若兰望着草原的方向道。

  “有得必有失,比起与成国的十万大军,苍狼部族显然有些不值一提了,咱们当兵的,本来就是要承担这些风险,毕竟这里可是梁国国门呐。”姜守义语重心长地道。

  “世父说的是,我们回去吧,一切等过了这个冬日再从长计议。”

  ……

  天衡元年,初春,梁关募新兵,军中大比。

  在非战事时期,每年初春都会有一次大规模的募兵,以扩充国门的军事实力,不比国内其他地区反复削减兵力,作为西北国门的梁关常有摩擦,需要大量屯兵才可应对成鲁两国,不过对于人口本就不多的梁国来说,能够在一关之地屯兵两万以上已是大手笔,也引起了朝中一些人的不满,但是有新帝的支持,梁关的募兵也并未受到多少阻碍。

  鱼肠谷一役,姜若兰在梁关声名大噪,不少人都想要见识见识这位梁国历史上创造出最少战损的女将是何方神圣。

  而姜守义也觉得这是个好机会,时常派姜若兰前往募兵处,一身红袍玄甲,英姿飒爽的姜若兰成为了梁关守军的门面,虽然带着半部银制面具,但是另一半的容貌的确是清秀俊俏,在这满是粗犷汉子的边塞,像她这样清秀的女子着实少见,所以哪怕是不准备当兵的也想跑来一睹芳容。

  “姜姑娘,休息一下吧?”校尉吴恩走上前来,递给姜若兰一碗清水。

  姜若兰接过瓷碗,喝过一口,然后摇头道:“能给梁关多征一个兵,梁国便多一份安全,比起流血厮杀,这算不得什么。”

  “姜姑娘这次算是名震天下了,按理来说,就算不封将也该是个校尉什么的,我听说是朝里有人反对?”吴恩可惜道。

  “名震天下可太夸张了,我也不在乎什么将位,我没有官阶,你们不还是一样听我调遣?”姜若兰轻笑一声道。

  “哪个当兵的不想打胜仗?跟着你就能打胜仗,我们当然听你了。”吴恩哈哈一笑,倒是没有一丝惭愧。

  “干什么干什么?凭什么不让我当兵?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保家卫国!”

  “你这臭小子毛都没长齐呢,还当兵?赶紧回家找娘喝奶去。”

  “你小爷我自打生下来就没爹没娘,要不喝你媳妇儿的奶?”

  “你他娘的找死?!”

  眼看着募兵处就要打起来,姜若兰立刻上前呵止道:“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那个负责征兵的士卒收起自己的拳头,羞恼地看着姜若兰道:“这小子年龄不够来凑热闹,还口出狂言,不教训一下,如何立我军威?”

  “军威是上阵杀敌换来的,不是用来对付自己国家老百姓的。”姜若兰瞪了一眼那士卒,“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这臭小子想入伍,我们问他先前是做什么的,他倒好,居然说自己是当山贼的,还一副得意的模样。”士卒委屈道。

  “当过山贼怎么了?我从懂事儿起就在寨子里,我不当山贼,难道还读书写字吗?”少年冷哼道。

  “从小便在寨子的确不易,但是你既然是山贼,怎么想着来当兵了?不怕被抓起来吗?”姜若兰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和自己差不多高的青涩少年。

  “我们整个寨子都被那群狗崽子苍狼族给灭了,我去寻仇杀了三十几个狼族汉子,被他们的头领给追杀了一路,他们人多我斗不过他们,我听说在梁关当兵可以和这群狗崽子打,我今天一定要入伍才行,明天就去干他们!”少年显得桀骜不驯。

  “你吹呢,你一个寨子的叔叔辈都被苍狼族赶尽杀绝了,就你这德行也敢说自己杀了三十几个狼族汉子?笑死人了!”负责征兵的士卒讥笑不已,常年当兵的他明白,打仗厮杀,能够一换一已经是够本,杀三十几名身体普遍强壮的狼族汉子,这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做到,想必也就只有像姜若兰这样冲锋在前,实力惊人的将军级才能做到。

  “你不信?要不我们过两招?”少年不屑道。

  “好了,其实这种事情也没必要争执,这样,口说无凭,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让你入伍。”姜若兰平静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成,你说吧,但是不能是小爷的命。”

  “放心,不会要你的命。”姜若兰轻笑一声,突然对这个少年提起了兴趣,“你说你杀了三十多个苍狼族人,我是不信的,除非你证明给我看。”

  “就是说让我再杀三十个苍狼族人咯?”少年反问道。

  “不错。”

  “我做不到。”少年却摇摇头。

  “那你说你个屁呀,耍我们吗?”先前征兵的士卒恼怒道。

  少年却不屑地瞥了他一眼,然后颇为正色地对姜若兰道:“三十个是不可能了,先前能杀那么多,是因为对方没有防备,那苍狼族的老大不是什么善辈,如今布防做的天衣无缝,让我难有下手之机,否则若是真每次杀那么多人,我还要来投你们做什么?”

  “既然如此,我们可以让一些步,你既然已经夸下海口,不拿出点什么难以服众,五颗苍狼族人的人头,可否?”姜若兰觉得少年所言有理,便干脆让步道。

  “五颗吗?那应该不成问题。”少年思索道。

  “不得是妇女,不得是老者,更不得是孩童。”姜若兰严肃地告诫道。

  “这你放心,我虽然是马贼,但也知道什么叫顶天立地,老弱妇孺自然不会去动的。”少年不假思索地答应道。

  “那便好,我会在这里等你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梁女武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