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兰花起舞
帝森2019-11-22 11:103,705

  吕烛面无表情,居然在长枪即将贯穿他身躯时,突然侧身,长刀力劈而下,干脆利落,长枪应声断裂。

  “断兵式?”孔池虽然不知道吕烛的战法路数,但是以他丰富的阅历来看,倒是颇像以前交手的一名刀客的招式。

  那力士虽然惊讶于此人的身手,但更多的还是怒不可遏,自己处于冲锋状态,结果刚一个照面就被斩断兵器,此事若是传到族人耳朵里,他会被嘲笑得抬不起头来。

  力士当即抽出马背上的弯刀,再度向吕烛冲刺而去,吕烛依然无比冷静,不仅没有逃跑,反而是迎着力士的战马而去,这一回,他俯身躲开了长度不够的弯刀,自己的攻击目标确实战马的马腿。

  在战马痛苦的嘶鸣声中,一只马腿被斩断,力士被甩飞出去,不过不得不说这名苍狼力士的身体素质极强,即便是被甩了出去,居然也能调整姿势,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或许常年骑马的苍狼人早就已经有一套应对摔出马背的方法了,虽然摔得满脸是血,但他双眼通红,怒吼着向吕烛冲来。

  孔池正想上前帮忙,不过却再没有机会,在他身旁的马车被撞开,苍狼骑兵一拥而进,孔池不得不挺剑与他们交战。

  另一边郑小七也是如此,不过准备充分的他,让苍狼骑兵们大感头疼,一名骑兵在掉转马头之时,被郑小七举起长枪,生生地刺落马下。

  尖锐的石块也是不断地砸向那些骑兵,苍狼骑兵一般没有什么护甲,最多就是皮制胸甲,至于像汉人重骑那种铁甲,根本是想都没想过,所以即便是石块,都能够对他们造成一些影响。

  被惹怒的骑兵想要冲上前来,却被郑小七手里的弩箭一下射穿了眼眶,如此近距离,手弩的杀伤力也显得极为可怕。

  即便是有骑兵靠近了郑小七,也被他如同猴子一般灵活的身手绕开,反而是战马马头被一杆短枪刺伤,痛苦的战马带着骑兵四处乱撞,最后与自己的一名同伴迎头撞上,两者不知死活。

  不过局部的占优却并没有影响大局,车队的缺口已经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更多的骑兵冲杀进来,虽然因为人数众多而没有迂回冲刺的余地,但即便是转为阵地的肉搏战,人数占优的苍狼骑兵也开始占据上风。

  不多时,孔池已经浑身是血,自己倒没受什么伤,血也都是那些苍狼骑兵的,但面对居高临下且源源不断的骑兵,他的体力在疯狂消耗,长剑也因为多次与那些力大势沉的长柄武器交击,开始出现缺口,更不用说本身长时间切割人体的血肉骨骼,也会对剑身造成的严重磨损。

  这就是剑器难以成为战场主流兵器的原因之一,在抛开一寸长一寸强的基础,刀器的实用性和耐久度明显要高于剑器。

  要不是孔池的剑术本就是以实战为主,他可能早就死在某一杆突刺而来的长枪之下了。

  当然另一边与那苍狼力士对抗的吕烛也没有再占据什么上风,杀红眼的苍狼力士与吕烛的兵器都已经崩坏,此刻两人居然是赤手空拳地在进行肉搏,可能是知道这力士的手段,也可能是被两人的气势所震,那些苍狼骑兵居然特意绕开两人的战局,转而去攻击其他人。

  而郑小七此刻也陷入了困境,他的确准备充足,可是对方人太多,他不是那种绝顶高手,做不到一击毙敌,装备兵器完全用尽,也杀不了多少成规模的骑兵,说到底,对方现在就是在做困兽之斗,虽然难咬,但终究会把困兽给磨死。

  观察四周情况的孔池,看到一刀斩马大刀劈斩而来,刺耳的兵器断裂声响起,孔池已经来不及心疼这把追随自己多年的剑器,因为这个苍狼骑兵举起大刀便要再度斩下。

  孔池本能地就地打滚,虽然姿势难看了些,但是却能有效地躲开这一刀,大刀落空,骑兵没有气馁,就势再度追击向孔池,这一回他并未砍下,而是一咧嘴,肩部开始渗出血液来,似乎是在此之前被什么箭支所伤,他紧紧咬着牙,强忍着血肉撕裂的疼痛,便继续要挥刀。

  不过他却没有再度使力的机会,就在他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肩伤时,他的马背上已经站了一名灰袍人,长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两把细剑如同毒蛇一般从袍袖间伸出,这苍狼人甚至连回头都来不及回头,便已经被割开了喉咙,鲜血喷洒而出,令周围人惊愕不已。

  当然苍狼骑兵也不是会被轻易吓倒的软蛋,在略微停顿之后,立刻向着灰袍人一拥而上,灰袍人轻踏马背,而其余人则是举起长枪长矛向着灰袍人刺去,兵器穿透,却只是搅烂了那件灰袍,灰袍人稳稳地落下,剑影晃动,数名苍狼骑兵惨叫倒地。

  周围人全部呆立,包括了正在与苍狼人厮打的郑小七,看眼前灰袍人如此潇洒,再回想起平日里她淡漠平静的神情,内心深处居然开始澎湃起来,几乎就要当场呐喊起来,只是苍狼人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趁他分神之际,便怒吼着杀向了他。

  看到脱下灰袍的神秘人,孔池眉头一挑,虽然里面的衣着与常人无异,也依然蒙面带着兜帽,但是以孔池的眼力,还是能够看出这道矫健的身影是一名女子,更让他吃惊的,是女子所用的剑术,无比熟悉。

  “定方流?!”孔池惊愕地喃喃道。

  神秘人,也就是姜若兰,作为姜定方的孙女,使得一手定方流自然不在话下,而且由于近水楼台,她的定方流其实才是当世最为完整与正统的那一个,至少从目前流传下来的剑法上来看是这样的。

  毕竟剑法这个东西,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理解,到自己使出来,教给别人,再让别人融会贯通,都是会出现一定的变化,包括孔池这个在外被传为当世的定方流大师也是如此。

  但是年代还未过去太长,姜定方去世也就是十多年,创立定方流的时间也在半世之内,孔池自然是认得出姜若兰所使用的定方流,而且还是双持定方流。

  “我他妈的!”郑小七怪叫着被撞飞在孔池身旁,他吐出一口鲜血,眉头紧蹙地看着前方又一名比其他苍狼族人都要高大强壮的苍狼力士,甚至比吕烛对付的那个更为凶悍。

  “情况不妙了。”孔池看了一眼其他战局,商队已经损失过半,虽然苍狼族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但是外围却仍有骑兵冲进来。

  “先把这个大块头干掉再说!”郑小七勉强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随手丢了一把长刀给孔池,自己则是从地上捡起一把苍狼族人的弯刀。

  孔池并未迟疑,虽然长刀不顺手,但是总比吕烛那样空手与对方肉搏强,对于这种强壮的大块头,肉搏可占不到一点便宜。

  两人分两个方位冲向苍狼力士,那苍狼力士满脸不屑,手中挥动起巨斧,惊人的力量令得两人耳畔传来刺耳的呼啸声。

  那抡圆的一斧险些把郑小七的脑袋给砍下来,他心有余悸地退到一旁,另一边的孔池倒是欺身靠近,以刀为剑,刺向苍狼力士。

  不过那苍狼力士却不以为然,居然徒手便抓住了长刀的刀背,没等孔池抽刀,巨斧便已经砸向了孔池。

  孔池眉头紧蹙,他能够感觉到对方手劲之大,居然让自己完全抽不出长刀来,他顿感无奈,这种绝对的力量压制,即便有技术来弥补,也很容易被对方一击而亡,这等大力士在战场上也是所向披靡的,一旦让对方大开大合冲杀起来,就算是百战大将都得暂避锋芒。

  孔池一咬牙,果断地放开了长刀,向后仰倒而去,一把细剑不知从何而来,准确地插在了孔池触手可及之处,他没有犹豫,接过细剑,一个起身打挺,抓住力士巨斧挥过的空隙,锋利的细剑直接贯穿了力士的咽喉,强壮的身躯顿时一颤,双眼几乎要凸出眼眶,想要嘶吼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郑小七飞身上前便是一脚将力士踹倒,细剑就势拔出,鲜血喷涌如柱,他还不忘记嘴里骂骂咧咧道:“看把你能耐的,踹不死你!”

  孔池长舒一口气,侧头望向吕烛那一边,恰好看到不知何时摘掉眼罩,露出碧色左瞳的他,以惊异的身法游走到力士身后,将那少说两百斤的身躯给绊倒在地,那粗壮如门柱的手臂,被吕烛翻转,发出骨骼断裂之声,力士惨叫一声,还想挣扎地顶开吕烛。

  不过他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郑小七眼疾手快,抓住两人僵持的局面,拿着那把号称削铁如泥的匕首,蹲在力士身前,以惊人的手速扎向力士的头颅,这力士空有一身力气,却在这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的攻击下,剧烈抽出之后,一命呜呼,硕大的脑袋都被扎成了蜂窝,血肉模糊。

  培养两名冲锋陷阵的力士对于贫穷的苍狼族而言是非常不容易的,没想到面对这四个人,居然轻易就死了两个,周围的苍狼骑兵也是恨得咬牙切齿。

  姜若兰将细剑从一名苍狼骑兵的咽喉中抽出,周围已经被清理干净,孔池上前来,感激地将先前救他一命的细剑双手奉上,还不忘道:“多谢阁下相助。”

  本来孔池是看出来对方是个女子的,但是也没有用姑娘来称呼,主要还是怕对方可能只是个身形比较像女子的男人,所以干脆就用比较中性的称呼。

  姜若兰注视着孔池,接过细剑,也并未开口,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而一旁的郑小七与吕烛已经凑上前来,观察着周围的局势。

  其实打从一开始,商队就没有什么胜算,几十人对付人家数百成规模的骑兵,才可也已经死伤过半,即便姜若兰这里守了下来,也无法改变大局,商队负责人那边已经被压制到了极限,很快就会被尽数屠杀。

  外面仍有不少苍狼骑兵冲进车阵中,而副族长轲合正大声地指挥着自己的手下,看到轲合之后,姜若兰心中立刻产生了一个念头。

  “你是不是想……”郑小七看着姜若兰的眼神,也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看到姜若兰点头,郑小七方才一咬牙,拿起盾牌,背上兵器和弩箭,转头看向吕烛与孔池,道:“把家伙都拿起来!”

  “我们唯一的一条生路了,掩护我。”姜若兰说出了这些以来的第一句话,也让孔池确认了她女子的身份。

  而这唯一的一条生路就是,斩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梁女武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梁女武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