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权力中心
南山东篱2019-10-15 10:475,116

  筱梦璇出来的这个茶馆位于皇城最外围的贸易区,这里生活着普通老百姓和商贾之家,名为懋易廊坊,再往里走一点,则是王公贵族生活的居住区了,名为琉璃坞,皆以圆形排序环绕整个宫城。这里的居所都是红黑相间,彰显贵气华丽。值的一提的是穿过琉璃坞,中间镶嵌一条波光粼粼的河流,围绕宫城一周,水流清澈,站在边上,能看见河底的鹅卵石,也能看见成群结队的鱼虾,在水草中自由的穿梭嘻戏。这静静流淌的河水,就像一位温柔的母亲,轻轻的爱抚着身边的孩子们,洗刷孩子们的痛苦和悲伤。这河叫子母河,河的对面就是宫殿,共有四座桥梁与琉璃坞相通,均匀分布在宫殿周围,叶傅明拖着慢慢挪不动脚步的筱梦璇到了殿门前。在这个时空,筱梦璇也算见识过了奇观奇景,可还是在这一刻被震撼的忘记了呼吸,忘记了心跳,忘记了言语。整个宫殿都是玛瑙雕刻而成,如鲜血般艳丽,又好似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伸出手,摸着这宫墙,触手光滑细腻,手下装饰着栩栩如生的花朵,花萼莹白,花瓣中心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粉色,似染似天成。这样的地方,筱梦璇怕是在梦里都没见过。

  “呵呵,傻了吧,这宫殿是精致了点,你也用不着这幅丢魂的样子。”叶傅明的取笑,把筱梦璇忘我的魂魄拉了回来,如此荣华盛况,不枉她来这时空走一遭。“爷爷,这不只是精致了点吧?”筱梦璇把“点”字咬的尤其重。不过俗话说的好,广厦万间,夜眠七尺,良田千倾,日仅三餐,她知道自己不会拥有这富贵荣华,也就没什么好羡慕的。

  首先搭乘马车走了半个小时,后来马车不能走了,随着叶傅明的步伐,穿过层层殿门和楼台水榭,走了大概四十分钟左右才走到尊皇生活的寝居,如果一个人走,肯定会迷路,这里简直就是个大型迷宫。有温婉的小宫人引路,“掌尊,尊皇在宣阳殿议事,稍后便来,您请稍等片刻。”叶傅明摆摆手道:“无事无事!”他们就在偏间等候,喝着宫人送来的茶,吃着小点心。原本以为这么土豪的宫城,招待他们的肯定是金足樽,翡翠盘,结果不是,也就是水晶杯,水晶盘而已。茶却不是一般的茶,这茶呈现淡紫色,乃是奇花异草混合晨露提炼而成,喝了提神醒脑,补精养气。筱梦璇不懂那些,反正喝完神清气爽就对了。吃饱喝足了还不见传说中的那位大神出现,她扯扯叶傅明的袖子,打扰他的假寐,道:“爷爷,你说尊皇生活在这样繁华之中,你就送一颗灵菇,会不会太寒酸了。”“呀,你懂个什么劲啊,没有这灵菇的精元养着,这华丽不过转瞬即逝。”叶傅明一脸神气道。其实筱梦璇老早就预感了灵菇的不简单,并隐隐约约觉得那颗桃花树才最是神秘之源。她能不能回得去,还得看那颗桃花树。如今她穿过来,也就当是旅游了,该吃吃,该喝喝,好好享受这一段旅程。

  何谓千呼万唤始出来,这就是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叶老,久等了,刚刚因为老十的那些破事耽搁甚久,莫见怪,莫见怪。”话完人即到跟前,筱梦璇抬头看了眼,心里咯噔一声,我去,陈道明也穿越了。陈道明是她为数不多的几位崇拜的明星之一,那种俊帅是骨子里透出来的,魅力不可挡。她瞬间被这位尊皇吸粉了,可想而知尊皇的十二个儿子将是如何的超凡脱尘了,当然对她来说黑面神必然除外的。“哈哈哈,你这莫见怪也说的太没诚意了,你我相交一辈子,想欺瞒我,可没那么容易啊。”看着他们之间熟稔的招呼,她觉得她的叶爷爷真真是有点想多了,她这慢半拍的都听出来“莫见怪”的不真诚了,可见人家压根没打算欺瞒么,纯粹客气话。看他们聊得忘我,筱梦璇有点郁闷了,心道:我长的这么没有存在感么,聊这么久竟然都没注意到我。哎,好似过了三秋那么久,这位酷帅酷帅的尊皇终于看到了委屈的筱梦璇姑娘,一脸惊讶:“咦,这可爱的小美女,你在哪里捡到的?”筱梦璇受宠若惊对着尊皇矮了矮身躯,右手压左手放在腰间,行了一个标准的这个时空见面礼,“筱梦璇见过尊皇,我是陪着爷爷来宫送礼的。”筱梦璇觉得自己声音都脱线了。“你什么时候有孙女了,我怎么不知道。”面对尊皇的问询,叶傅明笑呵呵的回答:“机缘巧合吧,丫头,把礼送个尊皇。”筱梦璇转身把灵菇奉上,尊皇看一眼,不甚稀奇的让一旁宫人接过,并说道:“把桃瑾移植在玉清园吧。”原来这灵菇名桃瑾,这名倒是配得上这灵菇。

  “叶老,你们一路上辛苦了,先随蕙兰去住下休息片刻,今晚晚宴上我们再对酌几杯。”尊皇说完这话,又看了筱梦璇一眼,带着点沉思,叶傅明看了,心下划过一丝了然。那名叫蕙兰的宫人在尊皇的吩咐下,引他们左转右转,来到一个玉门前,挂着一块碧瑶园的牌子,“掌尊,您和梦璇姑娘就歇在此处吧。”“好的,劳烦蕙兰了。”叶傅明婉谢那位引路的宫人,随后他们住进了碧瑶园。一整天的视觉盛宴,筱梦璇实在有些累了,和衣躺下,在缎被的包裹下很快便甜甜的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得真是通体舒畅,醒来应该已经是午后了,阳光从窗户洒进来,房间地毯上像是铺了一地碎银,晃的人眼睛都睁不开。筱梦璇起床整理下仪容,准备出去找叶爷爷带她逛逛这宫城,毕竟这样的机会可能以后再也没有了。这样的地方,哪是她这种普通老百姓呆的,留点记忆带回去回味就好了,可惜她的手机丢了,不然拍几张照片,那就完美了。从卧室里出来,却怎么也找不到叶爷爷了,大概去哪里遛弯了吧。这里面房子琳琅满目,路更是弯弯绕绕的,筱梦璇不是太敢乱走,怕迷路,但是坐着呢又实在无聊。心里想着附近转转应该不至于迷路吧。慢慢走在铺满玛瑙石的小径,内心其实蛮宁静的,过往,现在,未来,好像都没那么纠结了,顺其自然吧。

  小径旁边分区域栽种各种花草,样子大都没见过,也没有喜欢的玫瑰和百合。走着走着,看到前面有一小片竹林,这是筱梦璇在这里唯一认识的植物了,顿时倍感亲切,赶紧走过去,在林子下歇歇,感受下这里的清风竹韵。这竹林下的湿土,里面有新冒出的小笋,胖胖的,很可爱。

  筱梦璇侧身进入这片小竹林,吸着这里干净清爽的气息,正打算摸摸这些可爱的小家伙,就听到外面一声娇呼:“麟哥哥,你等一下,我都等了你五年了,你准备还让我等多久?”听这剧情,筱梦璇觉得自己怕是赶上一场好戏了,人都是爱听八卦的,可以打发生活的无聊,为苍白的日子加点料,筱梦璇其实原本并没有听人墙角的爱好,只是身处异世,外界的隐私于自己,好像并不受道德的管束。

  “珈玥,我从来没让你等过我,你是珈羽的妹妹,也是我的妹妹,也只能是我的妹妹。”这个清朗的声音听着有点耳熟,筱梦璇在记忆中搜索一遍在哪里听过,但一时还真想不起来。“妹妹?可我从来就没想做你妹妹,姐姐在世时候我就没想。”这姑娘声音此时显得有点尖锐了:“姐姐五年前就不在了,死了,你还要守着她的魂过多久?”“不许提你姐姐。”这男的要暴怒了,筱梦璇担心等下会不会打起来?大概这话威慑到了那姑娘,再开口已经是小声又委屈了:“麟哥哥,我爱你,爱的不比姐姐少啊,我跟姐姐同一天认识的你,为什么你就看不到我,为什么?我哪里不如姐姐?你告诉我,我改还不行么?”筱梦璇想起了张爱玲,她说过,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这姑娘中毒至深啊。

  “珈玥,我的爱全部给了你姐姐,我的心早在五年前陪着她去了。你是好女孩,找个好人家嫁了吧,别再耽误了。”筱梦璇是想不到世间还真有如此深情的男人,她蹑手蹑脚转过身,想看看这人的长相。“我不,我这辈子只嫁你,姑姑都答应了……”可筱梦璇只看到男人刚毅的侧颜,嘴唇抿的紧紧的。可这女孩的样貌倒是看清楚了,哭的那叫一梨花带雨,长的自然也是倾国倾城啊,把躲在竹林后的她都看痴了,她心想:这男的该是有多强悍的抵抗力,这么一朵绝世娇花放在他面前都拒绝。俗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筱梦璇正待好好欣赏评比一番,女孩子抹着眼泪跑了……一场八点档的肥皂剧好像还没到高潮就已经落幕了。

  背对着筱梦璇站着的这位男主角,她越看越觉得眼熟,猛的看到他转过身来,那张脸,那双锐利的眼眸,她吓得倒退几步,跌坐在地上,沾了一屁股的泥巴。而转过身来的薛子麟看到一身狼狈的筱梦璇,刚开始眉头微皱,还闪过一丝讶异,不到一秒,所有情绪尽抹,面无表情,眼神斜斜看过来,看的筱梦璇心里直犯堵,被人撞见听人隐私,本不是光彩的事,不是君子所为。面对这种状况的筱梦璇,在心里直犯嘀咕,吓死宝宝了。“听够了?掌尊没教你非礼勿听么”语气真心听不出有任何善意,这人就是和筱梦璇在茶馆有过一面之缘的黑面神,十皇子薛子麟。

  梦筱璇虽觉得理亏在先,可对方这样的态度,瞬间就激起了她的斗志:“我先来的这里,谁愿意听你的狗血烂桃花啊,莫不是姐夫和小姨子的私情被我撞破了?那我可真是对不住了,你也看到了,我本不是故意,碰巧路过而已。”薛子麟像是听了什么奇耻大辱一样,冷笑两声,“牙尖嘴利,蛮横无理的粗俗丫头,我很想知道,掌尊知道你这样吗?”些许是气的狠了,眼睛都泛红了。筱梦璇听着有点受伤了,她自认有叶爷爷撑腰,谅他也不敢把她怎样,所以把话说的无耻了些,没想到他倒是把自己想的如此不堪了。得了,反正无关紧要的人,筱梦璇觉得无所谓了,但她是叶傅明带来的人,必事关掌尊的面子,她不想叶爷爷受污,故而又放低了姿态,说:“十皇子,对不起了,我真不知道会在这里遇到,我只是没找到爷爷,才出来走走透透气,并无意冒犯你们的。”为了表示她的诚意,还举手发誓:“放心,我绝对不会乱说的。”他怀疑的看了看筱梦璇,一言不发,转身快步离开。这男人在筱梦璇面前真是一点都不绅士,对别人的道歉,敷衍一下都不屑,不像陈云生,人前倒总是彬彬有礼的。

  “梦璇姑娘”“梦璇姑娘,你在哪?”……周围响起彼伏的叫声,筱梦璇赶紧弯腰掰开竹子走出来,应道:“我在这。”“哎呀,可算找到你了,尊皇让我来寻你。呀,你衣服上怎么这么多泥巴?”蕙兰高兴的说道,还喘着气,估计找的急了。“没事,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尊皇找我吗?对了,我爷爷呢?”跟随着蕙兰的步伐,筱梦璇边走边问。蕙兰笑笑回答:“掌尊和尊皇在一起呢,你去了就知道什么事了,我也不知道呢,先回去换衣服吧!”筱梦璇随意地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不麻烦了。”

  走了一刻钟左右筱梦璇就见到了她叶爷爷和尊皇,谈笑风生,气氛和谐的不得了。“尊皇万安!”筱梦璇给尊皇行完礼,就对着叶傅明问道:“爷爷,你刚刚哪里去了,我睡醒就找不到你了。”叶傅明笑呵呵的说:“我看你睡得香,就自己出去转了转,也是刚刚被尊皇请到这里的。你这又是上哪调皮去了,搞得这一身泥。”筱梦璇被说的脸红了,竟然不好意思起来。掌尊说完又对着尊皇说:“尊皇,你找我们有什么事情,不是晚宴才见么?”“哈哈哈,今年礼物的胜出者已经让嘉礼阁给选出来了,你们猜猜是谁送的?”叶傅明淡定的回道:“这我真猜不到谁中选,但我知道肯定不是桃瑾。”尊皇听完更乐了:“今年可就是桃瑾。不过这灵菇我确实不太稀罕,可德清他们在移栽桃瑾的时候发现了这个。”看到尊皇手上静静躺着的手机,筱梦璇下巴都差点掉地上了。没想到她的手机竟然跑到装桃瑾的盆里了。现在看来肯定是当初王妈孙子淘气放进去的。“看样子,这是梦璇准备的了。”尊皇笑眯眯地看着一脸惊愕的筱梦璇,对着掌尊说道。叶傅明一脸疑惑地看着筱梦璇,她是真不知道怎么开口,这手机跟他们也解释不来啊。

  “桃花镇是受灵力庇护的地方,出点奇珍异宝,我倒也不稀奇的。”尊皇看筱梦璇半天答不出来,只当她是想讨好他去哪里捡的献给他了。看尊皇并不打算追根纠源,筱梦璇也就着台阶解释了:“尊皇,这确实是我在桃花镇附近的树林捡的,我觉得挺好玩的,就献给尊皇了。你看,这个有好多功能呢,这里还可以看到桃瑾的图画哦。你要是不喜欢,给回我也是可以的。”筱梦璇试着调出照片给尊皇看。这个时空的人必然是没见过这手机的,叶傅明倒是见她捯饬过,他听了筱梦璇的话,也只是看她一眼,默不作声了。“呵呵,不错,好东西,你个鬼丫头,今天就算了,以后你再慢慢教我怎么用。”尊皇显然很高兴,筱梦璇对他的话狗腿的点头如捣蒜。“这东西这么有趣,丫头,说吧,想要什么?”尊皇玩了一阵,问筱梦璇的心愿了。筱梦璇最想要的肯定是回去二十一世纪与家人团聚,不过她知道此刻这是不可能的。其实她不是矫情,除了回家,是真的一下子想不到要什么,故而学了一下金庸先生小说里的赵敏姑娘,道:“尊皇,我现在暂时想不出要什么,可以等我日后想起来再向您讨要么?”“呵,这姑娘还真精!可以可以,随你,到时候不管什么,我一定满足。”尊皇这话把筱梦璇这厚脸皮说的都有点脸红了。“好了好了,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事忙,你们爷孙俩准备准备,梦璇啊,你这衣服回去换了,参加今日的晚宴,叶老,不可以不来哦,不然我捉你下棋,哈哈哈……”尊皇大概很清楚叶傅明的秉性,知道他不喜喧哗,所有应酬,能逃必逃,所以提前打预防针。叶傅明一脸无可奈何,目送尊皇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