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宫庭晚宴
南山东篱2019-10-15 10:443,620

  筱梦璇来到这个时空,拥有前面二十六年的全部记忆,倒也不难理解这里的组织架构。尊皇是最高领导者,下属部门分为论政阁,繁经阁,嘉礼阁,再分级下去就是各个板块的的小部门。政治,经济,文化各部分都各司其职,互不干涉,由尊皇统一管理。三大板块的阁主都是前任尊皇精心培养,挑选出来能堪当此大任的精英人士。皇家的晚宴,聚集了全国的各行各业的精英代表,真正的上流社会就在此了。而且整个皇家都属于尊神族,而能力超强的辅政者例如三大阁老,也是具有神力的尊神族,不过是后天的,不像皇家与生俱来。而身份尊贵的掌尊大人也是后天修行成尊神族的。

  叶傅明带着筱梦璇坐在不起眼的角落,怎么不起眼怎么坐。筱梦璇反正谁也不认识,肆无忌惮的吃就行了。言笑晏晏,酒如泉,食如画,古筝涔涔,歌舞升平,好一派天上人间,身在此中,惬意逍遥,哪还有心思想其他的啊,也难怪历代君王都热衷此道了。吃饱了美食,才有空欣赏这一堆的俊男美女。尊皇在首位,右边坐了一位雍容华贵的女人,看不出年纪,举手投足尽显霸气,这应该就是尊后了。尊后身边依偎着一个二十上下的女子,身披一袭红衫,衬的那肌肤胜雪,宛如仙子,那一低头的温柔,一抬头的娇媚,看得筱梦璇那是目瞪口呆,这尊神族的女子果然非凡人所比拟。不知道什么身份,反正不太像尊皇的老婆。左侧则坐了一位眉目慈祥,端庄典雅的少妇,肯定是什么贵妃之类的人物。皇位下两排,坐了两桌,莺莺燕燕,或丰腴,或娇小,美轮美奂的。值得一提的是筱梦璇在这一堆美人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她心中黑面神的仰慕者,貌似叫珈玥的姑娘。中心舞台两侧各坐了五排,每排十个人。筱梦璇跟叶爷爷坐最外侧的角落里,引人注意的机会几乎没有。舞台的最里排,两侧靠近尊皇方向,坐了三位老者,一看就是学富五车之类的人物,浑身都散发着睿智,还有着一股子仙风道骨的味道。紧挨着这三位的人物落座的,筱梦璇认为是整场最具看头的,这一张张明星脸,想不注意都难。一个个容颜俊美,有熟男,有小鲜肉,筱梦璇不知道她有没有流口水,但她知道她此刻荷尔蒙很亢奋,很活跃。她以前对历史上那位爱收集美男的山阴公主很不屑,现在觉得理解她了,换成她筱梦璇,她也愿意收集啊,今天真是大饱眼福,值了值了。估计太忘我了,等筱梦璇发现一道眼神盯着她的时候她已经YY这些美男好久了,对方似笑非笑,穿过人群,就这么看着她那幅傻样。兴许他看的太久了,他旁边的那位美男推了推他,顺着他视线看过来,刚好看到筱梦璇缩了缩头,脸红红的,像颗小番茄,煞是可爱。筱梦璇对她心中的黑面神是不流口水,因为初见的时候没啥好印象,但他旁边那位帅哥看过来,还是会小小害羞一下的。在薛子麟身后的座位上,她还发现了千禧。至于其他的显赫人士,扫了一圈,没发现如这些皇子这等风姿的,虽然也算上乘,相比起来视觉上还是有点落差的。

  大家都吃喝差不多的时候,尊皇起身,端着水晶杯,说:“每年我生辰,都是宫城里最热闹的时候,感谢大家为国付出,今天大家欢聚一堂,我们就开怀畅饮,无长幼尊卑,想说什么说什么,来,痛饮此杯!”宴会上所有人都举杯,共贺尊皇生辰。等大家喝完酒,尊后旁边的那位红衣女子起身,施施然行了礼,声音清脆如黄鹂,说道:“君父,菀儿愿抚琴一曲,以增雅趣,如何?”尊皇听完哈哈一笑,立刻应允。并对着下面的千禧说道:“千禧,你菀姐姐抚琴,你就舞剑助兴吧。”只见千禧毫不怯场的站在舞台中央,跟那位菀儿姐姐眼神一对,随着第一个音符流淌出来,剑立刻出鞘。琴音激越,剑气空灵,筱梦璇仿佛被带进了金庸先生的武侠世界。只看见千禧时而转身,时而飞起,那把剑在他手里就跟有生命力一样,随着他的主人跳跃,旋转,自由地游弋。一曲毕,抚琴的人静坐了,千禧的剑也已入鞘,可琴音依然未散去,余音环绕,抚慰心灵。太精彩了,筱梦璇用力的鼓掌,过了一会发现不对劲,因为鸦雀无声的现场,只有她一个人的掌声。

  大家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有点像看神经病。尴尬了,筱梦璇不知道他们这里表示欣赏的表达方式,所以本能的鼓掌了。脸瞬时通红一片,连带着脖子都红了,在桌子下扯扯叶傅明的袖口,小声道:“爷爷,我们那里鼓掌是表示赞赏的,我下意识的就鼓了,怎么办?怎么办?”她手心一片濡湿,一手汗。叶傅明听完她说的,笑笑站起来替她解释:“公主,我这孙女跟着我住桃花镇,不懂规矩,她鼓掌是因为公主琴音超凡脱俗,故而献上掌声,表示赞赏。公主勿怪才好。”“掌尊爷爷,您来了啊。”公主说完就飞奔到面前,神态亲和地说:“我还以为您今年没来呢,刚刚找好久都没找到您呢,这位是您孙女啊,哈哈,我不会介意,这么率真的小姐姐,我怎么会在意?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薛子菀。”这公主还真是真性情,一点没有初见面的尴尬,拉着筱梦璇的手询问着名字。筱梦璇心里划过一丝暖意,没来由的喜欢她,感觉好像认识好久一样,她清晰的回答:“公主,我叫筱梦璇,刚刚真的无意冒犯,我真的是觉得公主弹的太好了。”

  筱梦璇读高中的时候,有过一个特别好的朋友,形影不离,那时候以为她们能一辈子做好闺蜜,没想到造化弄人,后来发生一些不可意料的演变,她跟她终成路人,给筱梦璇打击很大,一度不敢再交朋友,心里留着一道疤,也留着太多的遗憾,也是筱梦璇觉得生活失败,想换个活法的原因之一。这个子菀公主神情跟她那位朋友真的蛮相似,都乐观开朗,没什么心机,让她不由得觉得亲近。

  “好了,菀儿,先过来坐好,宴会结束了,你再跟璇丫头好好聊。”尊皇也走过来了,对着叶傅明道:“叶老,原来你坐在这里,我还以你偷懒没来。”“我是不想来,丫头想来看看热闹,我就带着她来了。”叶傅明呵呵笑着说:“你们快回去,你看大家都盯着我们看了,我本来就是嫌麻烦,怕招呼这些人,现在好了,等会定然脱不开身了。”可这位菀儿公主不愿回去了,对着尊皇撒娇道:“君父,我就坐这里好了,反正我的节目表演完了,就坐这里跟梦璇聊聊天吧,我喜欢她。”

  尊皇应该是很宠爱这位公主的,对她的要求没多考虑就应允了。转身跟叶傅明说一声:“叶老,宴会完了再聊。”就走回主位了。热闹继续,筱梦璇跟薛子菀像是认识多年的老友,相见恨晚,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在她们聊得火热的过程中,那个叫沈珈玥的女孩跳了一支舞,衣袂飘飘,舞姿妙曼,好不动人。薛子菀看筱梦璇看得专心,悄悄说道:“这是珈玥郡主,性格泼辣,喜欢我十哥哥。她姐姐珈羽郡主是十哥哥的王妃,不过五年前死了。”筱梦璇好奇的低头问道:“怎么死的?”“这我也不知道。知道的很少,只有三阁老和君父,君后知道,这个在皇宫里也是一桩秘事,我曾经问君后,还被责骂了,让我少打听呢。”听完薛子菀这么说,筱梦璇似乎可以理解叶爷爷为什么说十皇子是个传奇了。

  筱梦璇一侧头,又看见被她称之黑面神的薛子麟盯着她这里看了一眼,好像知道有人议论他一样,筱梦璇心虚的问薛子菀:“你十哥哥应该听不到我们在这里说他吧。”“放心吧,听不到。咦,你干嘛关心他听不听得到,你们之前认识吗?”薛子菀精明的审视着她。“没,没有,我怎么可能认识他,我只是觉得背后谈论人家不礼貌。”筱梦璇心头一跳,她可不想跟黑面神有什么牵扯,千禧那小破孩倒是很有意思。突然想起来问薛子菀的年龄,当即问道:“菀儿,我今年二十六,你几岁了?”菀儿边咽嘴里的东西,边回答:“我二十二啊,你可一点都看不出来二十六了,莫不是谎报年龄吧。”

  筱梦璇听这话,心里乐开了花,呵呵笑道:“我倒是想骗人,可惜实力不允许啊。”筱梦璇心想,黑面神今年二十四,五年前就老婆死了,结婚应该很早啊,随口问菀儿:“你都二十二了,是不是也结婚了?你哥哥十几岁就结婚了呢。”菀儿笑笑道:“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你哪冒出来的?呵呵,我们十八岁以后就可以婚配,但是我们并不强迫婚配的,在皇家,自己看中了就跟尊皇说一声,如果双方愿意,嘉礼阁就会书写婚书,双方许诺,签字就算结婚了。我大姐都三十了,也还没结。”

  筱梦璇继续问道:“我之前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三十岁不嫁,尊后不催婚?”菀儿听说筱梦璇失忆,立刻一副心疼的表情:“失忆?你是遭遇什么不好了吗?。我们终身不嫁都有,姻缘看心意的,并不一定要成家。莫非你成家了?”筱梦璇真不忍心欺瞒这么纯净的菀儿,但她的事情并非一两句能解释清楚,只得说:“我成家了,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孩子,但是我找不到他们了。”“找不到,你失忆了,连家也记不得了?哎,可怜的姑娘,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做你的家人吧,来抱抱。”

  看着菀儿这干净的眼神和毫无芥蒂的接纳,筱梦璇真诚的回抱,心里暖暖的。她也不算完全欺骗菀儿,筱梦璇是的的确确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和菀儿聊着聊着的时候,晚宴结束了,大家各自散去,筱梦璇扶着叶爷爷起身,跟菀儿道别:“菀儿,明天再聊吧。”菀儿嘟嘴,还有点不舍道:“那我明天来找你,带你出去玩。”筱梦璇应下,跟叶爷爷回到了碧瑶园。她今天又收获了很多感动,来源于莞儿的真诚和友善。这是她来这里以后除了叶妈妈外别人给予她的温情,弥足珍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