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茶馆初遇
南山东篱2019-10-14 14:214,498

  筱梦璇心情自然是新奇激动的,早早便起来洗漱好,听叶傅明的吩咐,换上当初叶陵容成年礼上穿过的衣服,虽然年头久远,但保存完好,看不出旧物的痕迹,可能叶妈妈也就穿过那一次罢了。衣服有点类似筱梦璇眼里的唐代风格,细腻光滑的布料,淡蓝色,里面是抹胸设计的长裙拖地,腰部点缀金丝带,打成结,带子末端金色流苏,随着步履走动,像起舞的精灵。最外面罩一层白纱,绣上一朵朵桃花,明艳生动。这里的成年礼的衣服都要女子自己亲手赶制。叶陵容医术高明,这女儿家的绣工也是一流的,换上这衣服,平白增添几分仙气,真正应了人靠衣装马靠鞍那句俗语。筱梦璇认真的装扮自己,淡扫脸颊轻抹唇,微洒胭脂细描眉,此时再看镜子里,活脱脱一个古装女神了。她在镜子前面美美的转了一圈,心情说不出的美丽,让她有了好像第一次约会的感觉。

  “丫头,走了。”叶傅明在外面敲门催了一句,筱梦璇抱着礼物就跟叶傅明出了门,外面有点热,她有点想念二十一世纪的冰激凌,此刻要是来一只,怕是赛过活神仙啊。“想什么呢?呵呵,我发现你走神的毛病真是愈演愈烈,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会魂魄游离的。”筱梦璇摸着被敲痛的脑袋,一脸无辜又委屈的说:“我渴,渴不行吗?”“渴你刚才在客栈不喝水。”叶傅明一脸莫名其妙,筱梦璇自是没敢说在客栈光顾着美了。“去前面,前面有个相熟的茶馆,进去喝杯茶,快点,我们中午得赶去皇城,尊皇在宣阳殿等我们!”随后,筱梦璇小跑着进入茶馆,叶傅明是茶馆的老熟客,伙计直接领着他们入了雅间。“顺德,赶紧给我们上壶茶,什么茶都可以。”叶傅明边落座边吩咐。“好嘞,老爷子,您等着,马上来。”叫顺德的伙计麻利的应道出去了。

  “爷爷,这里有没有早点,我早上没来得及吃客栈里送上来的早点了。”她现在不光口渴,肚子也抗议了,筱梦璇深刻认识到美色害人,自省到人不应该太肤浅的道理。“你呀你,等下叫顺德给你上些点心吧。实话,这里的点心还真是跟这里的茶一样出名,都是掌柜的祖传秘方,这家掌柜出去云游了,是我的老朋友,你尝尝也好。”叶傅明无奈又颇有自豪的说。所谓食色性也,美食的诱惑,对于筱梦璇这个标准吃货来说是没有一点免疫力的,以前天天跟陈云生唠叨减肥,可只要他一带她出去吃好吃的,减肥这个东西立刻被抛掷九霄云外。事后又满脸哭丧的怨陈云生怎么能干扰她减肥这样的终身事业,其实明明是自己对美食的毫无原则。莫名的,筱梦璇此时此刻,没来由的就想起了陈云生。

  “王爷,喝什么茶?”“来壶云生吧。”筱梦璇在想陈云生的同时,隔壁的对话飘进了她的耳朵,打断了她飘向远方的思绪。她心想这茶馆隔音还真不怎么样,云生茶?筱梦璇又是一阵闷笑,想不到这时空会有这种茶,把陈云生煮成一壶茶,端上桌,那画面太重口味太不和谐了,不敢想象。“王爷,尊皇现在对朝政日渐放松了,是要开始选出下一任承继者了吗?”“不知道,应该快了吧,你一个小孩家家,这些不是你该操心的。君父自是有他老人家自己的打算的,毕竟传承桃元精气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答话的这位爷,听声音在三十岁以下,低沉而有磁性,倒像极了筱梦璇以前非常喜欢的一位刘姓男星的声音,不疾不徐,自有一股子威严在里面。“王爷,你有什么想法吗?”“呵呵,我志不在此,况且以君父的睿智,他老人家心里怕早是有了人选了。十二皇子,老大热衷游历山河,向往凡夫俗子的自由不羁。老二好打抱不平,时不时去民间走一遭,你看他府上有多少从民间带回来的女子了。老三平时连人影都见不到,天天宅府邸研究岐黄之术。老四,是尊皇从民间带回的,自小跟我们这些皇子不太亲近,听说他在民间有个住所,大部分时间也在民间生活,只尊皇生辰才会进宫。老五爱好乐器,府上各种乐器都有,整成天上人间了。老六喜骑射,隔段时间便会去北边的森林猎上一回。老七重酒色,美女如云,诗词歌舞,日日环绕。老八和老九,都是自小好学的人,也是君父的左膀右臂,有他们两个,君父也轻松不少。十一弟和十二弟,平日私交最好,都还在东槐山上跟着卢老夫子学艺,要今年年底才会回来了,至于我,浇花养鸟,难得自在,何乐而不为。”

  筱梦璇这可算免费听了皇家的八卦了,根据刚才的对话推定这人应该就是尊皇第十子。这时候顺德已经把茶送了进来,还有两碟精美的点心。边吃着入口即化的点心,边享受这茶香绕齿,筱梦璇压低嗓音问道:“爷爷,这十皇子什么来头,我直觉他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啊。”叶傅明看她一眼,悠悠道:“这十皇子是个传奇,三言两语自是道不清楚,以后慢慢讲与你听。”“干嘛以后啊,现在讲讲呗。”筱梦璇的急性子又犯了。“我们还等着进宫呢,赶紧吃,吃完出发。”叶傅明说完就出去了,走到门口又吩咐:“赶紧吃啊,吃完在外面等我,我去跟老熟人打声招呼。”看着叶爷爷就这样走了出去,筱梦璇嘀咕道:郁闷,无趣,竟然不满足我的好奇心。

  吃完最后一口点心,她慢腾腾走去外面,心里还在寻思着这位十皇子到底有什么样的传奇,想的太入神,没看到前方的障碍物,迎头撞上去。只听得一声清脆的碎裂声,该是什么物件被撞碎了。看着散在脚边的水晶碎片,筱梦璇心道:糟了。头皮顿时发麻,也不敢抬头,可等半天都没反应,她侥幸的凭着本能着急忙慌说声“对不起”就打算走人了。还没迈出两步路,就被人拎小鸡一样的拽回来了,“喂,打碎了我家王爷的水晶琉璃燕,不赔就打算走人,没那么容易吧。”

  筱梦璇可怜兮兮的看向这个质问她的少年,好家伙,不看不打紧,一看,瞬间忘记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个少年长的真的有点祸水,即使听他刚刚的训话,但还是有点雌雄莫辨的意味,大眼睛,长睫毛,额头丰满,饱满的唇形,挺直的鼻梁,嘴巴一撇,两颊的梨涡就出来了,最要命的是那皮肤白皙滑嫩,一点毛孔都看不到,比筱梦璇白了不知道多少。尤物啊尤物,她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嘿,说你呢,莫不是傻子吧。”少年的暴呵唤醒了筱梦璇游离的神志,“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多少钱,我赔给你。”筱梦璇默默摸了一下包袱里的三十两,还是叶陵容给她出门逛街买东西的,不知道够不够。筱梦璇对这个时空的钱是没有概念的,这三十两可能跟她以前的三千块差不多。少年从头至尾把筱梦璇打量了一遍,不屑地哼道:“这水晶琉璃燕是我们王爷花了三千两从东华人手里买来的,你赔吧。”三千两,我勒个去。筱梦璇气愤了,小宇宙熊熊燃烧起来,什么尴尬愧疚,也顾不上了,大声道:“三千两?你咋不去抢,一个破玻璃做的燕子,敢要三千两,别以为你长的美就有什么了不起,我告你敲诈勒索。”“大婶,我最讨厌别人说我美,你打坏我们的东西,你还侮辱我的人格,你讲不讲道理?”那个美艳少年大声道。“我也讨厌别人叫我大婶……”在他们吵得难舍难分的时候,旁边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千禧,别吵了。”这时候筱梦璇才注意到旁边站了一个人。

  这人看起来有一米八以上,以筱梦璇一米六的个子,得仰视他才行,如果那个千禧是阴柔之美,那眼前的这人则是阳刚之气爆棚,跟筱梦璇概念里的帅哥不太相符,她比较喜欢奶油小生那一类,看起来人畜无害。而面前的这位,脸上线条刚毅,肌肤呈古铜色,表情更看不出喜怒,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危险气息,简直黑面神现世,薄嘴唇,丹凤眼,最是无情之人。本来在他的海拔笼罩下,筱梦璇就显得十分矮小,再配上这一副禁欲的表情,筱梦璇真有点怵他。

  “丫头,还不出来?”叶傅明此刻真是如天使驾临一样解救了筱梦璇。“咦,子麟啊,呵呵,我刚刚就听到你在隔壁喝茶,正准备去打声招呼呢,你们这是?”这话是看着筱梦璇对面的人说的。“叶掌尊。”看这尊黑面神恭恭敬敬朝她的叶爷爷作揖行礼,连那什么千禧都收敛起表情,恭恭敬敬立在一旁,筱梦璇心里原本的那点惧意一扫而空。看这情形就知道是老相识了,再看那态度,叶傅明应该在他们心里也是很有地位,果然掌尊大人的名头不是盖的,肯定不用担心赔偿的事情了。筱梦璇挺起胸膛,气很顺的对叶傅明说道:“爷爷,我不小心打烂他们的什么燕。”“水晶琉璃燕。”那位千禧插嘴道。“但我保证真不是故意的,我走道好好的,谁知道他们突然冒出来。”她继续跟叶傅明澄清事实。“水晶琉璃燕?丫头,把你卖十次都赔不了人家呀。”叶傅明一脸痛心疾首,对着筱梦璇眼里的黑面神倒是眉开眼笑,“子麟,她初到皇城,莽撞了些,让她赔是肯定赔不了的,看在老夫面上,这水晶琉璃燕就此作罢,往后老夫送给你一朵漂亮的灵菇补偿,如何?”黑面神竟然还露出了一点笑意,答道:“掌尊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东西也不值钱,只因为是千禧淘回来的,他难免看重了些,掌尊不见怪才好。”“千禧,一年不见,又长高了,呵呵,这位姐姐不是故意的,下次你来桃花镇,老夫教你虚空剑法。”叶傅明捏了捏千禧的肩膀,好似许下了一个不小的承诺,因为千禧听完都跳起来了,还有点不相信的问道:“掌尊说的可是真的?”“哈哈,老夫何曾骗过人!”筱梦璇挤到叶傅明前面,不耻下问:“什么是虚空剑法?”“你一丫头,不用知道这些,对了,子麟,这是我的义孙女,跟陵容特别投缘,就有了这段缘分,她叫筱梦璇。”那尊黑面神瞄了筱梦璇一眼,对着叶傅明说道:“掌尊好福气。”一听就是恭维的话。

  筱梦璇主动伸出手:“我叫筱梦璇,今年二十六,你好!”她本来是想表现的礼貌一些,不给她叶爷爷丢面子,才准备握手,猛然想起这不是二十一世纪,哪懂什么握手啊。不得已尴尬缩回手,弄的她自己好像傻逼一样。“你好,我叫薛子麟,今年二十四岁。”那尊黑面神也不理会她的尴尬,就着话介绍自己。“比我小啊,那要叫我姐姐哦……”筱梦璇好像抓到了什么要点,故意把“哦”字拉的老长,只是对方跟没听见似的,理都不理。筱梦璇心道:不叫就不叫,我还不稀罕这样的弟弟呢。“我叫欧阳千禧,不赔就不赔嘛,下次别这么凶就好。”听着美艳的千禧这样说,筱梦璇忽然就笑了,色从胆边生,伸手掐了一把他的脸,嘿,手感真不错。如果她的儿子长大以后也这么标致就好了。千禧被摸得再次跳起来,很是嫌弃的反抗:“不许摸我。”筱梦璇哈哈大笑,来这个时空,笑得最开怀的一次,“小屁孩,给姐姐摸摸有什么要紧,哈哈……”“好了好了,不闹了,再不进宫又得下七天七夜的象棋了。子麟,要不要一同进宫?”叶傅明打断了筱梦璇和千禧的打闹,催她起程了。黑面神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说:“送给尊皇的礼物碎了,得重新准备,不然我也要下七天七夜的棋了。掌尊,告辞,我们宣阳殿上再见了。”说罢,拉着千禧扬长而去。

  关于这七天七夜下棋的典故,筱梦璇是听叶陵容说起过,尊皇酷爱下棋,但棋艺却不怎么样。可能人无完人,那么高高在上,拥有无上神力的尊皇的棋艺却令人堪忧,偏偏他老人家自己却乐此不疲,只要谁惹他不高兴,他就拉着人下七天七夜的棋,不然绝不放人。其实筱梦璇挺喜欢下棋的,而且还下的可以,这得归功于陈云生。陈云生也酷爱下棋,而且下的还很好,那时候闲得无聊他就拉着筱梦璇杀上几盘,时间长了,次数多了,她棋艺也练出来了,并喜欢上了下棋。传说象棋起源于传说时代的神农氏。元代僧人,念常在《佛祖历代通载》中说:“神农以日月星辰为象,唐相国牛僧孺用车、马、士、卒加炮代之为机矣。”在中国,那是有源远流长的一款对弈游戏。没想到这个时空也流行下象棋,往后筱梦璇的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