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舞动芳华
南山东篱2019-10-18 09:206,581

  冷风萧萧,窗户纸扑哒扑哒,扫荡着房间里仅剩的温暖气息,让人如坠冰谭,刺骨刺心。上次被打,筱梦璇在家休养了一周,浮肿才慢慢隐去,只留下清清浅浅一条淡青色的痕迹,折射出一道屈辱的光。她慵懒的躺在床上不想动弹,望着床幔发呆。小红推门进来,立时带进来一股冷气,筱梦璇又往被子里缩了两寸。小红放下托盘,对着被子里的人说:“姑娘,起来喝点银耳羹,小翠亲自去厨房煮的呢。”筱梦璇在被子里闷闷发声:“小红,我不想吃,就想躺着。”小红轻笑出声,道:“姑娘,你都快长在床上了,再不起要发霉了,外头阳光不错,去花园里荡荡秋千吧。”筱梦璇急忙道:“不去,冷。”小红看着缩的头都不见的她家姑娘,急了,道:“不行,姑娘,今天你必须跟我出去晒太阳,你看脸色这么苍白,这样下去如何是好。”说完,她就用力把筱梦璇拽了起来,给她换上衣服。

  鹅黄色的纱裙散开,外搭兔毛披风,这衣裳筱梦璇没穿过,诧异的问小红:“这衣服哪里来的?”小红甜甜的笑道:“公主送来的,都是明亮的颜色,好几套,说是给姑娘提神,呵呵。”女人天生对漂亮衣服没有抵抗力,筱梦璇同样也爱,她以前放假了就要拖着陈云生去逛商场,一家一家的店逛,逛几个小时都不带累的,就为了买到自己喜欢的衣服鞋子包包化妆品。才26岁的年纪,她正处于成熟和天真的过度地带。小红在筱梦璇脸上细细的扑了一层粉,青痕立时被掩盖了。看着铜镜中俏生生的女子,筱梦璇确实觉得心情好了很多很多,拍了拍脸颊,颓废去了大半,人也精神了好多。

  打扮完毕,喝下温热的银耳羹,筱梦璇顿觉浑身舒畅。筱梦璇抱着手炉,走向花园,竟也没有想象中那样冷。小红把一个厚垫子铺在秋千上,手一下接一下推着筱梦璇,在这忽上忽下,忽前忽后的飘荡中,纷纷扰扰的心事都荡没了。眼前的湖面波光粼粼,像少女的百褶裙,纯净而透着诱惑。筱梦璇转头对小红说:“小红,晚上让小翠烧鱼给我们吃吧,你去拿钓具,我这就去钓一条大红鲤上来。”小红轻快的回道:“难得姑娘好兴致,我这就去。”

  眯着眼靠在秋千上,享受这冬日阳光奢侈的温暖。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以为是小红,筱梦璇睁开眼睛说:“这么快,猴急吃鱼了吧。”“是我。”在筱梦璇还拖着“吧”字音时,薛子辰温柔出声。她高兴的站起来,道:“子辰,你来了啊。”薛子辰脸上溢满笑意,道:“你在盼着我来吗?呵呵,嗯,你这脸是怎么回事?”面对薛子辰突然的严肃,筱梦璇打着哈哈,只说:“我这都刷了那么厚的粉,你都看的出来?没事,没事。不小心磕到的啦。”

  薛子辰虽然明显质疑,但也没说什么。筱梦璇问他:“你怎么今天突然会来?”他答道:“我办完事了,就过来看看你,上次掉水里,这次磕成这样,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筱梦璇只得又呵呵笑起来,掩盖心虚。薛子辰无奈的看着她道:“你呀。快到年夜了,你有收到君父的邀请吗?”关于这年夜邀请,在赖床养伤的时候就收到了,但筱梦璇内心不是很想去,人太多,她也不喜欢凑那个热闹,但是肯定也是推不掉的。只得回答薛子辰:“早两天的时候收到的。”薛子辰看她的表情,试探的问道:“你不想去?”筱梦璇低低的应了一声:“嗯。”薛子辰拍拍她的肩膀:“到时候你挨着我坐吧,我陪你说说话。我也是不热衷这些场面的,但身为皇家子弟,有些需要我露面的场合,也是推不掉的。”薛子辰总是这样贴心的,筱梦璇又想起了叶爷爷和叶妈妈,他们不知道是怎么过年的?想到这里,她对薛子辰说:“你去过桃花镇吗?”薛子辰答道:“掌尊大人的居住地,呵呵,很不巧,我是在那里出生的,当年君父就是在桃花镇邂逅了我的母亲,从而才有了我,我也是你叶妈妈接生的。”筱梦璇听完笑起来,道:“没想到你是在叶爷爷那里出生的,世间万物,果然处处生缘分。对我来说,那里算是我的家了。”

  这样跟薛子辰聊着家常,钓着鱼,时间在两人之间悄悄溜走,落日的余晖洒满了江面,金黄中透着橘红,慢慢的润染着他们周围的一切。收杆的时候,看着满满一筐的胜果,筱梦璇笑的露出了两颗小虎牙,立刻叫来小红拿去清蒸和红烧。筱梦璇留薛子辰吃饭,他也没有推辞,他们吃的简单而快乐,充实而满足。此情此景,唯美食和友谊不可辜负,人生得一知己,千金不换。

  饭后送薛子辰出门,不知道为什么,筱梦璇总觉得自己认识薛子辰好久好久,跟他在一起,是那么自在轻松。临到门口,薛子辰看着院落里那小小一片的玫瑰和百合,问她:“梦璇,你很喜欢百合跟玫瑰吗?”筱梦璇愣愣地点头,薛子辰又笑了,道:“嗯,我知道了,下次来你这里,我会摘下一些带过来给你。”说完大迈步出了门口,留下一个飘逸的背影。这时候的街道已经没什么人,她看着薛子辰的背影一点点变小,最后隐没在夜色中。

  筱梦璇回到工作间,开始准备送给尊皇的礼物,是一套象棋,木头雕刻而成。宫里面的象棋都是玛瑙制的,华丽唯美。她这个相比之下则很朴实了,但重在心意,原先是打算自己做给自己的,前两天收到邀请,她又实在想不到送什么,才决定用上好的红木,做成象棋,送给尊皇。筱梦璇觉得尊皇也是一个有意思的老人家,跟她的叶爷爷一样受人尊敬。她来来回回店里家里跑,终于赶在年宴之前完成了。

  这一年终于是到了尾声。筱梦璇起的早,迷迷糊糊的,思维都不甚清晰,就被小红小翠拉起来坐到梳妆镜前,她机械地任她们摆弄,直到她们俩忙完,她还在神思飘渺中。看都没有往镜子里看一眼,就起身换衣服,小红给找的衣服很粉嫩,淡淡的粉色,少女感十足,筱梦璇有点想拒绝,觉得装嫩的嫌疑甚是明显。便对着小翠小声道:“可以换别的吗?这太嫩了,不适合我这个年纪。”小红听了抿嘴笑了,道:“姑娘,你有多老啊?今天年夜,穿这个正合适,君后重要场合都会着大红,你穿着淡粉色刚好相宜。”尽管筱梦璇再次弱弱的反抗:“我可以穿蓝色。”但反抗基本无效,小红笑道:“年夜不适合穿蓝,姑娘就这样穿着吧。”最终就这样打扮的粉粉嫩嫩的被送进了宫,四个亲卫加上小红小翠都一起去了。

  距离年宴还早,筱梦璇先去了碧瑶园。自从搬进了琉璃坞,她很少来这里了,可走进来发现这里几乎没怎么变,宫里面不缺专人看管打扫。这里是叶傅明陪她一起来的,可如今却只有她一个人留在这陌生的宫里的,心道:叶爷爷,叶妈妈,此刻你们也会想念梦璇吗?她绕到后面的小花园,那里有她搭的秋千,她慢慢走过去,只没想到秋千上却坐了一个人,走进一看发现竟然是薛子麟。

  自从上次的醉酒事件连累筱梦璇被打,就再也没见过薛子麟,她拉了拉薛子麟的衣袖,薛子麟一脸茫然看着她,好半天才回神,道:“嗯,你怎么来了?”筱梦璇轻轻笑道:“对,我来了,你又怎么在这里呢?还坐在我的秋千上?”薛子麟笑笑道:“这里安静,你们搬去琉璃坞以后,我经常都会来这里坐坐的。”他看了看她,欲言又止,声音低了又低:“很疼吧?”筱梦璇刚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停了一会才想到他问的是上次被打。早都过去的事情,没想到他竟然还没有释怀,又不是他的错,可筱梦璇此时分明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愧疚。

  “早就没事了,倒是你,过去的,即使再难,也试着放下吧,你爱的人也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筱梦璇并不擅长安慰人,只能尽可能组织语言去抚慰他。薛子麟幽幽一声叹息:“忘不掉,真的忘不掉。”筱梦璇突然有股冲动,想抓住他的手,而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他的手宽厚而坚硬,摸上去指节分明,她的手根本包不住他的,但她还是用力握了握,道:“子麟,珈羽郡主有你的爱护着,她在她的世界里,也不会太寂寞的。”薛子麟低头把他的额头抵在筱梦璇的手上,筱梦璇清晰的感受到她的手背被烫了一下,直击心灵深处。这个男人的泪水,她是第二次看见,如此心碎和绝望,牵引着她这个局外人的心,一阵一阵扯着生疼。

  筱梦璇在薛子麟旁边坐下,微眯着眼,轻轻的哼唱着:“轻轻敲睡沉睡的心灵,慢慢睁开你的眼睛,看看忙碌的世界是否依然,孤独的转个不停,春风不解风情吹动少年的心……明天会更好。”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薛子麟慢慢抬起头来,就那样一眨不眨的看着筱梦璇,道:“梦璇,谢谢你,好听,真好听。你真是一个特别的女子,虽然我没听过这歌曲,但我明白里面的意思。”

  筱梦璇以前不开心的时候喜欢唱歌,歌声永远都能安抚人心,而歌词也最容易让人有代入感,使失意的人从中找到共鸣,从而勇敢坚强的生活下去。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去安慰薛子麟,她就是不想看见他受伤的样子。他们俩挨的很近,近的能听见彼此的心跳。筱梦璇的心在此刻好像乱了,她忙轻轻推开薛子麟,站起来,掩饰刚刚心脏乱了的节拍。薛子麟看她这样,闪过一点讶异,道:“梦璇,我有什么地方冒犯你了吗?你别介意,我其实只是谢谢你在我身边,我现在好很多了。”筱梦璇连连摆手,好像要挥走什么难堪似的,道:“不是不是,是我这人,不习惯跟别人太亲近。”薛子麟道:“可我看你和子辰相处就很好啊,亲近自然。”筱梦璇挠了挠耳朵,道:“没有吧,哎呀,不说这个了,我们聊聊别的。”

  为缓解尴尬的气氛,筱梦璇开始拉着薛子麟天南海北的胡扯,渐渐的他们都说了很多很多话,那种压抑的气氛就这样消散不见,她再没问他珈羽郡主的事情,他也不问她的过去,他们就这样讲一些有趣的见闻,讲一些对生活的看法和追求。筱梦璇看得出薛子麟是一个佛系青年,过的随意无为,大概跟他的经历有关。大起大落之后,心态沉淀的越来越宁静豁达。

  宫里的年夜是从中午开始的。筱梦璇跟薛子麟聊的忘我,差点就错过了开场,还是千禧寻了过来,才没有耽误。趁着年宴开始之前,筱梦璇着急忙慌的赶紧把礼物拿给尊皇,并送上祝词:“祝尊皇千秋万代,福寿无疆。”尊皇乐呵呵的打开外面的木盒,看到里面整齐别致的红木象棋,眼睛里的光辉瞬间亮堂起来,道:“丫头,你做的?”筱梦璇恭敬的回道:“是,做的不好,尊皇可不能嫌弃呀。”尊皇瞬间欢喜的不得了,非常满意,道:“喜欢,甚是喜欢,丫头,你最是知我心意,送的礼物最可心呢。你上次送我的礼物就喜欢,这次送的更喜欢。等会结束,来陪我下一局,可好?”筱梦璇点头答应,只要不拉着她下七天七夜就好。

  会场人很多,但很快筱梦璇就看见了薛子辰,她毫不犹豫地朝他走过去,他亦起身来迎她:“梦璇,你坐我后面吧,呵呵,今天你很漂亮。”筱梦璇摸了摸脸:“真的吗?哈哈哈……”薛子辰笑道:“真的。”“嗨,这是传说中掌尊大人的孙女筱梦璇姑娘吧?”薛子辰旁边的一个儒雅男士站起来,微笑着向筱梦璇发问。

  筱梦璇疑惑的看着对方,是一个比她大了一丢丢的型男,她却并不认识,只见他又说道:“上次晚宴我就见过你,早就想去拜访了,只是菀儿不愿带我去,我又找不到借口去认识你这位多才多艺,举世无双的梦璇姑娘。你好,今儿正式介绍一下,我是子辰的大哥,薛子冥,要记住我哦。”筱梦璇倒不知道她原来这么有名了,估计是菀儿的宣传很到位,连堂堂大皇子都赞她举世无双了,还真有点飘飘然。接下来依次认识了薛子湛,薛子晟,薛子祺,薛子奕,薛子炜,薛子臻,薛子昂。尊皇十二子,认了个全,说实话,一时下来,并不是每个人的名字都能对的上号,但也真是从上次的远观到了现在的近距离接触,个顶个的美男,看的她荷尔蒙极速分泌,如此赏心悦目,她心里一劲说着甚好甚好。在宴席开始后,筱梦璇最终还是坐到了薛子辰的后面,那里最为自在安全。有美男美女美食,这宴会比想象中的要有趣得多。

  参加这种年宴,如果没有熟人,最是无聊的。筱梦璇几乎把她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吃上,只偶尔看了下会场的载歌载舞。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尊后起身,举止优雅,堪称礼仪的教科书典范,她对着众人道:“又到了游珠戏舞的环节了,我们来看看今年会是花落谁家?”底下是一片片叫好声。

  筱梦璇猜想是什么游戏,她一向是游戏黑洞,自是没多大兴趣,吃饱了回家美美睡一觉才是她的正经追求。但见宫人端上水晶盘,盘里放着苹果大小的一颗晶莹透亮的球,看不出材质,尊皇拿起来往会场地下一掷,就看见那水晶球骨碌碌在地上滚动起来,会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随之漂移,带着紧张兴奋。筱梦璇初见,自然也看的新奇有趣,看到那球在会场撞来撞去,速度随之慢慢减弱,最后方向却直直地朝着薛子辰这个方向来,心里刚滑过一个念头,就见它稳稳的停在了筱梦璇的脚边,连带着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这个方位。这种状况下,筱梦璇心跳急剧加速,好像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薛子辰附身过来,轻轻的告诉她,:“珠子滚到谁的脚下,就必须为全场即兴表演一个节目,这是每年的特定项目,你随便敷衍一下就行了,你初来乍到,没人会怪你,别紧张。”“啊……”这下子筱梦璇更紧张了,手心里全是汗,感觉后背也快湿了的节奏,她快速在脑海里搜集她会的才艺,可怜她会的真不多,干巴巴就那几样。

  大皇子薛子冥对她竖了竖拇指,换来筱梦璇尴尬的一笑。尊皇看到是筱梦璇,笑眯眯的说:“丫头,很是凑巧啊,呵呵,那就让我们共同期待梦璇给我们带来的惊喜吧。”话音刚落,在薛子辰的左上方,薛子麟清晰的掌声传来,随之薛子辰也笑着鼓掌,最后会场都响起来掌声。还记得当初刚到宫城的时候因为鼓掌闹过尴尬,没想到现在他们会以这种方式给她鼓励,心里面的感动慢慢化开,被这样浓烈的善意鼓舞着,所有的紧张都淹没在这热情的掌声里。

  筱梦璇镇定的站起身,走到舞台中央,对着尊皇道:“尊皇,我请求要一个舞伴,容我去隔间准备一下,随后就来。”尊皇哈哈一笑,一挥衣袖,道:“准了。”筱梦璇赶紧到隔间,拉来小翠,道:“小翠,刚刚游珠戏舞的环节选中了你家姑娘,你说运气好不好?现在我也没法了,只有赶鸭子上架,你去换下男装,陪我一起去。就是平时我们闲着无聊的时候,我教你们跳的那种舞蹈。”小翠惊奇道:“姑娘,你要跳那什么探戈?”筱梦璇用力点头,小翠个子高,平常闲的无聊的时候就拉她来练舞,在经历最初的不伦不类以后,后来还是跳的有模有样的,不然也不敢拿来献丑了,这里的人肯定是没见过的,古往今来都是奇货可居,她自信今天可以完美交差。

  可小翠慌了:“姑娘,平时大家跳着玩,跳的不好没关系,可今天当着那么多人,我怕闹砸了啊。”看着小翠着急的样子,筱梦璇忙安慰道:“没事,小翠,我们一起跳过好多次了,你别紧张,我也是实在没什么好节目对付,才想到用它的。今天这么大场面,你家姑娘我要是拿不出点东西来,以后在这宫里会被笑话死的。小翠,放松。来,吸气,呼气。”在如此重复几次呼吸动作以后,小翠倒也没那么紧张,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她是信任筱梦璇的,在她眼里,她觉得她家姑娘是异常聪明的。

  这里民风开放,筱梦璇不怕稍微暴露一点,她去掉纱裙的外衣,留下抹胸拽地的内裙,抽下裙子的缎带,在腰侧扎成一个轻盈的蝴蝶结,俏皮又不失优雅。松开发髻,头发如瀑布一般披洒下来,挡住裸露的后背,长长一条丝巾围绕脖子两圈,穿上丝缎长裤,裤脚捆绑,脚踩绣花鞋,显得轻灵而娇俏,美如精灵。而小翠则是标准的男装扮相,筱梦璇只到她肩膀,小翠全身劲装,一身黑色,腰身则是金色流苏点缀,活脱脱一个英俊的奶油小生。筱梦璇拉着换好男装的小翠进入年宴厅,弯腰抬手置胸前,给众人施了优雅的一礼。

  礼完,会场再次掌声如雷。筱梦璇跑到菀儿的方向,在她耳边轻轻耳语一番,菀儿笑着点头坐到古筝面前。现在条件有限,音乐也只有以古筝代替了。筱梦璇擅长跳的是敏捷轻巧型的探戈舞步,罗曼蒂克式的缠绵悱恻。随着菀儿琴音时而激越奔放,时儿如泣如诉,或愤世嫉俗,或感时伤怀,筱梦璇和小翠的配合,形如猫,影如龙,行进间如秋风扫落叶,无声无息,所过之处却又如疾风骤雨,狂沙千里。交叉步,踢腿,跳跃,旋转,舞步华丽高雅,热烈狂放且变幻莫测。最后一个音符终止,筱梦璇斜躺在小翠怀里,右臂张开,眼波流转,小翠扶着她的腰,轻轻喘气,跳这支舞,她们都用尽了体力,但效果是惊艳的。

  薛子麟再一次被眼前的这个小女人震撼了,这如梦似幻的场景,好像把他带进了一片虚拟的世界,那里只有光彩夺目的她,她的眼神里也只有他,只为他一个人舞蹈。薛子麟晃神了,这个女人到底还有多少面?

  筱梦璇站起来谢幕,看大家却还是一副如痴如醉的表情,她知道她们成功而完美的演绎了一曲动人心魄的探戈舞曲。所谓一战成名,大抵如此了。自此探戈舞也在王公贵族的宴会里流行了起来,不得不说此次的演绎具有深远的影响意义,筱梦璇更是凭此舞名动天下,尊皇特赐名探戈为璇舞。虽然筱梦璇觉得这赐名有点汗颜,有点亵渎了探戈,但好在这是第五时空,没人会追究这探戈的专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