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神伤醉酒
南山东篱2019-10-18 09:185,138

  时间犹如指间沙,悄悄的从指缝中溜走。已近年关,薛子麟书房的家具在师傅加班加点的赶制下,已经做好。筱梦璇鉴于薛子麟于她的特殊意义,亲自上门监督了师傅的安装,装完以后的效果,跟她预期的一样高端大气,低调奢华。千禧被当作苦力,一直被筱梦璇呼来喝去,虽然脸上有点臭,但总归是没有拒绝的。完工以后筱梦璇看他的表情也是相当欢喜的,松了一口气,千禧竟然开口说道:“梦璇姐姐,你真厉害。”

  筱梦璇哈哈大笑:“嘿,小子,你倒是头一次喊姐姐呢,你家王爷呢?让他来验货。”千禧听筱梦璇这么说,倒显得有点尴尬了,他回道:“嘉礼阁阁主的小公子在府上跟王爷下棋呢,菀儿公主也在观战。”筱梦璇惊喜了:“菀儿也在啊,你家王爷棋艺怎么样?”千禧傲娇的回道:“天下第一!”

  要知道筱梦璇对象棋不敢说精通,那也下的相当不错了,这薛子麟敢自称天下第一,那应该超凡绝伦了。她立刻拉起千禧,说道:“走,咱们去瞧瞧,你给姐姐带路。”说完两人真赶去观战了。到的时候,看到薛子麟气定神闲,而坐在他对面的养眼美男却是蹙眉拭汗,筱梦璇看了一眼棋盘,这盘棋已到了尾声,养眼美男被困毙了。

  菀儿在旁边推了美男一把:“舒玄,你倒是走啊。”美男没好气的应道:“被你哥哥围困而亡了。跟他下棋最没意思,每次都是不知不觉杀人于无形,等反应过来,为时太晚。”薛子麟站起来,说道:“那你还拉着我下什么棋,我都说不下的。”说完面向筱梦璇,笑着说道:“你忙完了?辛苦了,来,给你介绍一下我们这位热衷下棋但又永远输棋的少年,哈哈,这是封舒玄。”菀儿也插进来,对着封舒玄说:“这是我跟你提过很多次的我的好朋友,筱梦璇。”封舒玄忙站了起来,说道:“筱梦璇,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是清秀佳人,听说姑娘才华横溢,不知封某是否有机会见识一下。”筱梦璇连忙摆手:“你别听菀儿吹牛,我只是一个普通女子而已,封兄过誉了。”封舒玄就是嘉礼阁阁老的小公子,年纪与菀儿相仿,听说此二人还是青梅竹马的交情。

  筱梦璇不知道菀儿的情根是否种在了这位美男的身上,封舒玄看起来温和有礼,跟菀儿在一起,也是一对璧人。薛子麟对筱梦璇说道:“留下来用午饭吧,今天我这里人多,热闹,有好酒等着开封。”封舒玄听完乐了,取笑道:“还是梦璇姑娘有面子,我来都是自带佳酿,从没尝过这十王爷府的美酒呢。”薛子麟波澜不惊地回应道:“还真是恶人先告状,明明是某人嫌弃本王府无珍藏嘛。”菀儿一撅嘴,道:“舒玄那酒也只有他自个觉着好而已,我倒更钟意十哥哥的呢。”封舒玄急了,道:“小丫头片子哪懂什么酒,不过帮着你亲哥哥罢了。”看着如此亲密无间的他们,筱梦璇心里是无比羡慕的,这氛围,丝丝温暖,织满心田。

  一行人慢慢逛回大厅,有说有笑。小径边的松竹间,有麻雀儿欢乐的跳跃,热闹的欢唱,似在演绎一场喜气的舞台剧。筱梦璇突然想起了薛子辰来,他那里倒是安静的过分,就像一部无声的老电影,落寞而忧郁。筱梦璇很想跟他分享此时此刻,便对菀儿说道:“差人把你四哥哥叫过来与我们一起用晚饭可好。”菀儿听了有点犹豫,道:“我倒也想让他来,但他几乎从来不参加我们的小聚会的,平日里也是深居简出。”筱梦璇不经意间看见薛子麟挑了挑眉,没多说什么,只回身吩咐身旁的伙计,道:“去请四王爷,也许真像舒玄说的,梦璇姑娘面子大。”

  筱梦璇第一次听薛子麟这般叫自己,内心竟有一丝异样划过,她想大抵是初次听到的缘故吧。众人在大厅里聊天,外面有人进来,以为是薛子辰到了,没想到却是沈珈玥。只见她径直往薛子麟那里走去,柔声开口叫道:“十哥哥。”她叫的却不是姐夫,其实以她姐姐那层关系,她肯定是这里的熟客。她对着薛子麟甜甜一笑,再转身对菀儿打招呼:“菀儿姐姐,舒玄哥哥。”对于筱梦璇,沈珈玥连一个点头都欠奉,就跟筱梦璇这人不存在一样,直接无视。

  筱梦璇倒是不在意,本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只是菀儿却“哼”了一声,扭头走开了。自从沈珈玥进来,气氛明显冷了几度。没一会儿,派去请薛子辰的人也回来了,对着薛子麟道:“四王爷随后就到。”除了筱梦璇以外的众人,面上多少都有点惊讶,看来薛子辰果然人缘不咋地。筱梦璇起身站在门口,准备迎接薛子辰。薛子麟对于这举动,脸上很微妙。他见识过很多面的筱梦璇,唯独这一面不曾见过,原来她也会对着某个人上心的。

  等了一小会,见一人低着头,轻逸的步伐,往这边来,不是薛子辰还有谁。筱梦璇高兴的迎上去,道:“你来了啊,十王爷府今儿个热闹,我冒昧地想让你也来解解闷,不为难吧。”薛子辰笑笑道:“无事,我正好一个人闲着无事。”菀儿也迎出来,喊道:“四哥哥,真高兴你来。”薛子辰低低的“嗯”了一声算作回答。菀儿扯着筱梦璇的手臂,在她耳边道:“什么时候跟我四哥这么熟了,看上了的节奏啊。”筱梦璇打了菀儿一下,低声斥道:“鬼丫头,瞎说什么呢。”真是老脸都被她说红了,还好别人听不见,不然筱梦璇觉得会尴尬死。打薛子辰进来以后,这气氛是又冷了两度,之前的热络这下子算全然不见了。

  还好已经到了开饭时间了,薛子麟吩咐拿出来几坛酒,对封舒玄说:“今天让你喝个够,以后可别再诋毁我了,平白担了个小气的名声,我冤不冤枉?哈哈,我们不醉不休。”沈珈玥此时却道:“十哥哥,你不能喝酒的。”薛子麟道:“没事。”声音有点闷闷的,不知道刚刚还心情很好的样子,怎么一下子变得阴郁了。筱梦璇选择跟薛子辰坐一起,人是他喊来的,再加上薛子辰也是不怎么合群的,这样能照顾一下他的情绪。

  筱梦璇喜欢吃茄子,到了狂热的地步,今天刚好有一道茄子烧豆角,在对面菀儿面前,她得起身才能夹到。筱梦璇向它投去了无数次垂涎的目光,如果站起来夹实在有失文雅,正想让菀儿递过来一筷子的时候,却听见自己的碗里一声脆响,就看见薛子麟和薛子辰的筷子各夹了一筷子茄子放在了自己的碗里,筱梦璇嘿嘿一笑,见两人都若无其事地拿开筷子,她也不在意,低头开吃。她就喜欢茄子这滑腻腻的味道,为了以示感谢,筱梦璇夹了一筷子西芹给就近的薛子辰,薛子麟太远了,她嫌麻烦,再说他旁边坐着沈珈玥呢,不愁没人给他夹菜。薛子辰笑笑,夹起来吃了,又给筱梦璇夹了两筷子茄子。

  这情景,到了薛子菀和封舒玄那里,就有点浮想联翩了,两人皆是高深莫测的一笑,而薛子麟只默默灌了一口酒,沈珈玥则毫不客气的“哼”了一声,对着薛子麟道:“十哥哥,少喝点,来,吃点虾仁。”对于沈珈玥莫名的敌意,筱梦璇觉得很是扯淡,她又不觊觎他的十哥哥,怎么就成了她的假想敌。一顿饭下来,薛子麟和封舒玄喝了四坛酒,两个人都已经有点脸红脖子粗了,薛子辰跟筱梦璇说他吃完得出去处理一点事情,所以没喝酒,他们两个倒是吃的不错,沈珈玥和菀儿就陪着他们两男的也喝了一点。封舒玄喝的舌头都捋不清楚了,而薛子麟则趴桌上一动不动,应是大醉了。

  管家把薛子麟扶去休息了,封舒玄也被带去休息,薛子辰问筱梦璇要不要跟他一起走,筱梦璇看菀儿那样子,有点不放心,就对薛子辰道:“你先回,我陪会菀儿。她刚刚也喝了不少,我在旁边照顾着点。”薛子辰道:“好,回去的时候小心。”薛子辰走后,沈珈玥也站起来往别院去了,她是不喜欢跟筱梦璇她们呆在一起的。菀儿道:“梦璇,陪我去园子里走走,散散酒再回琉璃坞吧。”筱梦璇宠溺的答道:“好,我的小公主。”薛子麟的府上除了松竹,也没什么好欣赏的,逛了一圈,扶着菀儿在一处亭子里坐下来,很巧的是隔了一个湖泊,对面就是已故王妃的居所,能看到三三两两梅花从里墙伸出来,明艳而不甘寂寞。

  菀儿道:“怎么到这儿了。哎,这珈羽郡主真是可惜了。”筱梦璇回道:“你十哥哥真是可怜之人。”菀儿却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说:“梦璇,今天是腊月初十么?要是的话,那可就是是珈羽郡主的祭日啊,怪不得十哥哥不要命的喝酒,看来舒玄是知道的,不然他不会陪着喝的这么醉。”菀儿停了停,道:“以前的十哥十嫂真是恩爱,整个皇城的人,无不称羡,可惜造化弄人啊。舒玄是十哥哥的好朋友,今天拉着他下了一上午的棋,大概是为了化解十哥哥的悲苦吧,谁知道还被你和四哥哥刺激了。佳人已逝,活着的人却还在承受煎熬。”筱梦璇没想到会这样,内心也无端跟着悲戚起来。

  “啊……啊……”对面突然传来尖叫,筱梦璇试探性的问菀儿:“这是珈玥郡主的声音吧?怎么从里面传出来?”紧接着,门从里面大力推开,出来的却是薛子麟,他看见了湖泊对面的菀儿,踉踉跄跄奔过来,衣衫不整,眼里蓄满泪水,对着菀儿道:“菀儿,你进去看看珈玥,宽慰下她。”菀儿的酒这下彻底醒了,赶紧跑过对面去了。此刻的薛子麟是筱梦璇从未见过的,他全身都散发着孤独,凄凉的气息,眼神绝望,手脚颤抖,咧了咧干裂的嘴唇,说道:“梦璇,你说,她为什么舍得抛下我?怎么舍得?”筱梦璇只觉嘴巴发苦,她一贯的眼窝子浅,眼泪就这么流下来,她回答不了眼前这个爱的深沉的男人。他跟她一遍遍重复“为什么舍得下我”,筱梦璇却哑口无言,感情的事情只有当事人最能体会,外人说再多都是苍白无力的。她唯有伸出双手,抱着这个平日里刚强,此时却哭的像孩子一样的男人,给予他一点点宽慰,虽然她知道她根本宽慰不了他。她也想问问那位倾城容颜的女子,为何舍得下这个视她如珍宝,孤独哭泣的男人?

  筱梦璇对着薛子麟说道:“子麟,你要永远记得珈羽郡主对你的爱,这样你想起她来就不寂寞了。”薛子麟迷蒙着眼睛,道:“梦璇,所有人都劝我忘了珈羽,为何你让我记得?只有你让我记得。”说完,这个高大的男人在面前这个瘦弱的肩膀上压抑的哭泣,声音在喉间抖动,震痛了筱梦璇的心房,她觉得心尖尖的位置,像热油滚过一样,灼痛难当。她多想分担他撕裂的痛苦,但却无能为力,只能任其伤悲逆流成河。薛子麟又说:“我何尝不知珈玥的心意,可即使再像,她也不是珈羽,看着她作茧自缚,我内心觉得无比可怜。”

  这时候,对面菀儿已经扶着沈珈玥走出来了,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得出沈珈玥的绝望。她突然眼神发狠,快速的走到筱梦璇跟前,抬手就给了她狠狠一巴掌,打的筱梦璇脑髓都要飞出来了。薛子麟在一旁赶忙扶起筱梦璇摇摇欲坠的身子,严厉的喝道:“珈玥,你是不是疯了。”沈珈玥尖锐的叫道;“对,我是疯了,我早就疯了。她算什么东西?一个边远乡野的野丫头,值得你这样护着?”菀儿指着沈珈玥道:“你简直是不可理喻,早知道我就不听十哥哥的话跑去管你了,由着你要生要死。梦璇,我们走。”脚步还没迈开,沈珈玥一个箭步挡住了去路,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勾引麟哥哥,就你,也配。”

  筱梦璇觉得此时才是最难堪的,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要承受这般羞辱,这比刚刚那一巴掌扇的自己更疼更疼。她紧了紧手指,指甲嵌进肉里,试着呼出一口气。菀儿气的发抖,哆嗦说道:“沈珈玥,你,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十哥哥明明不喜欢你,还死缠着我十哥哥,你还要不要脸?”筱梦璇晃着晕乎乎的脑袋,拉住菀儿的手摇摇头,今儿这事她冤死了,不把话讲清楚,只怕日后是非更多。她深呼吸了几次,终于能平静地看着沈珈玥道:“我从来无意你的麟哥哥,我知他心中万千柔情只为你的姐姐珈羽郡主。我是感激他的多次相助,但我自问自己没有半点逾矩的心。你与其在这里殃及无辜,不如怎么想着打败你的姐姐。”沈珈玥听完,脸上一片灰败,失魂落魄。

  菀儿扶着筱梦璇颤抖的身子,快速的出了王府大门,带着她跳上马车,劈头盖脸对着筱梦璇一顿骂:“筱梦璇,你看看,你半边脸都肿了,你傻啊,不知道还击,就让她打你,哎,气死我了。行了,我都懒得说你了,这里去我那里近,先找点冰块敷敷脸,不然你就毁容了。呀,真的是气死我了。”筱梦璇此时已经不抖了,这辈子没有谁碰过她一个指头,今天就这样挨了打,其实感觉不到有多疼,就是觉得屈辱。

  筱梦璇问菀儿:“菀儿,刚刚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菀儿怒了,道:“你管他们发生什么事情,管好你自己。”她知道菀儿关心她,拍拍她的手道:“没事儿,不疼,我没那么矜贵。”菀儿不屑道:”切,我能不知道沈珈玥那手劲,她可是从小跟着哥哥们习武的,你这小身板经得起这样造啊。刚刚的事情,就我所知道的是,十哥哥在怀念亡妻,沈珈玥尾随进来,站上了以前沈珈羽跳舞的水晶台,模仿她姐姐舞了一段,十哥哥醉的不分西东,以为珈羽回来了,一阵意乱情迷,两人差点做了那事,沈珈玥都准备好献身了,没想到关键时候十哥哥突然又清醒了,什么也没发生,沈珈玥闹了起来,几近疯魔。哎,也是可怜。”以薛子麟对珈羽郡主的用心,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估计薛子麟会悔恨终身。因为轰轰烈烈的爱过,所以痛的歇斯底里吧。人在长久得不到的绝境中,心如腐烂的碎肉,往往会落入偏执疯狂,沈珈玥就是现成的例子。以前筱梦璇的情感都是平淡如水的,没有体验过如此激情碰撞的纠葛,她想以后应该也不会有,太苦,她自认本心自私,不愿承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