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香消玉殒
南山东篱2019-10-18 09:305,009

  自从上次醉酒,沈珈玥打了筱梦璇一巴掌,薛子麟就拒绝沈珈玥的靠近了。因为沈珈羽的关系,薛子麟对沈珈玥总是诸多包容,他把对沈珈羽的亏欠放在了沈珈玥身上,不管沈珈玥怎么任性,在他这里都是可以理解的,可自从看到她疯狂的打了筱梦璇,以及她对自己日渐偏执的情感,薛子麟觉得或许是自己的优柔寡断害了沈珈玥。如果早点说清楚,也许沈珈玥不会陷得这么深。他希望现在补救还来得及,他觉得是时候跟沈珈玥保持距离了,对彼此都好,沈珈玥得有她自己的生活,而薛子麟觉得自己也需要这样清净的过下去,怀着对亡妻的思念,走完余生。

  面对薛子麟的避而不见,沈珈玥是崩溃的,她接受不了。她每天照样去薛子麟的王府,尽管一次次被挡在门外。她摔了自己房间里所有能摔的东西,她要把她的愤怒和委屈,全部让这些碎片一道一道划烂了,埋入尘土。沈珈玥爱了薛子麟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这样轻易放弃,不甘心,她太不甘心了。君后是她的姑母,知道这事以后,很痛心,她内心里是希望两人有个好结果的,但婚姻之事,勉强是没用的,眼前这情形,她也知道她的儿子是万万不可能让沈珈玥顶替沈珈羽在心里的位置了。看了这两人这么久,现在也就不能放任沈珈玥这样沉沦,她特意去了沈珈玥的郡主府,看到满地狼藉,心里更是堵的慌,大哥的这两个女儿,从十岁就开始养在自己身边,她把他们像菀儿一样疼爱着,可惜沈珈羽红颜薄命,早早去了,苦了自己的麟儿,也苦了她的珈玥。

  尊后走过去,看到颓废的沈珈玥,眼泪一下就湿了眼眶,道:“玥儿,你何苦这样作践自己呢。”沈珈玥看到姑母,更加悲从中来,痛苦出声:“姑母,呜呜……”扑入尊后的怀里,痛哭起来。尊后也跟着流泪,道:“孩子,这世间多少优秀的男人等着你选,你何苦执着于麟儿,听姑母的话,放手吧,放过自己,孩子,你这样姑母太心疼了。”沈珈玥听后,一把推开了尊后,道:“姑母,多少年了,我如何放过?姑母,你劝劝麟哥哥,你去劝劝他,姐姐死了,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他,你就让麟哥哥跟我在一起吧,啊,可不可以?姑母……”尊后看着沈珈玥几近癫狂的模样,道:“玥儿,我如何让你和麟儿在一起?他不愿意,我如何再忍心伤他,他已经是半个废人了,珈羽的死对他打击有多大,难道你不知道?”沈珈玥疯狂的摇头,大喊:“我不管,我不管,我只要麟哥哥,我只要他,我没了他,我会死的。”

  尊后眼见沈珈玥越来越激动,完全听不进劝,很是失望,吩咐宫人好生照顾,转身回了寝殿,内心一片悲哀,身边的这些孩子,没有几个圆满的,都遭受着煎熬,自己心里如何不难受?沈珈玥自姑母走后,灵魂都像是抽空了,只剩躯壳。她想不明白她的麟哥哥为什么不接受他,也想不通她的麟哥哥为何会为了一个陌生人而拒绝她的靠近,难道在她的心里,她竟然连筱梦璇也比不上吗?

  沈珈玥自从遇见她的麟哥哥那天起,就中了爱情的毒,如今已经入了五脏六腑,就算剜肉削骨,也解不了这毒了,她如何放弃?干涸的泪腺再次崩塌,唯有眼泪能发泄心中那一丝丝怨恨。从小,沈珈羽什么都比自己优秀,她比自己漂亮,比自己温柔,还比自己聪明。所有人都会先注意到姐姐,她永远是姐姐的陪衬。她不甘心啊,明明是她先遇到麟哥哥的。

  那一年,沈珈玥和姐姐初入皇城,她因为一只受伤的兔子,和大部队走散了,等她包好那只小兔子,她却找不到她的姐姐和父亲了。她一路跑一路跑,不小心掉进了猎人的陷阱里,她喊的嗓子都哑了,也没人来救她,在她以为她快死了的时候,一个小少年出现在她的视线里,那一刻起,她就把这张脸深深的刻进了骨子里。这个小少年一路护送她回了皇城,到了以后才知道是姑母的第十个儿子。从此以后,她跟姐姐,还有麟哥哥,一起玩耍,一起成长,那段日子是这样美好,美好到足以让沈珈玥靠着回忆过完这贫瘠的一生。可人心都是贪婪的,沈珈玥不想夜夜拥抱着回忆入眠,她想要真真实实的麟哥哥。

  在朝夕相处中,沈珈玥对她麟哥哥的感情随着时间推移日益浓烈,在十五岁那年,她终于鼓起勇气,要向麟哥哥表达爱意,谁知却被告知,她的麟哥哥要和她的姐姐成婚了。这个晴天霹雳打的沈珈玥当时就晕了过去。她从来不知道姐姐何时和麟哥哥走到一起的,她一直以为只有她喜欢麟哥哥。她知道从小到大,所有人都会偏向沈珈羽,所以麟哥哥更关注沈珈羽的时候,她并没多想,谁知道麟哥哥的心都给了姐姐,而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她眼睁睁看着沈珈羽一身红袍,甜甜蜜蜜的嫁给自己心中的麟哥哥。

  那场盛大的婚礼,刺的沈珈玥千苍百孔。她心里在滴血,她受不了姐姐那样明媚的笑容,受不了麟哥哥就要成为自己的姐夫。沈珈玥在姐姐的新婚典礼上跑了出去,她觉着这场婚礼正在凌迟自己,如果她不是因为姐姐而自卑,她早点说出来,穿喜炮的新娘是否会变成自己呢?沈珈玥在沈珈羽成婚的那天晚上跑到了清钟寺,她跪在神象面前,一遍遍念叨这是为什么?她最在乎的人已经彻彻底底的远离了自己,世间还有什么值得留恋呢?那一刻沈珈玥决定长伴青灯古佛,再不问凡尘。可就在落发为尼的前一个晚上,她在自己就寝的房间的床板下无意间看到一本发黄的册子,里面是各种各样的衣服图案,款式大同小异,只是风格不同。在册子的最后面的右下角有一行字,“吾生之最爱—煜天”,落款是花纤楚。沈珈玥后来才知道那图案就是旗袍,就是那本册子,让她走上了不归路。

  那册子是花纤楚留下来的,花纤楚崇尚佛教,那时候每隔几天,花纤楚就会前往清钟寺吃斋念佛,也会常常留宿寺庙。所以三十年以后,沈珈玥才会无意间在床板下发现花纤楚的遗物。得到这本册子,沈珈玥像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指引一样,彻底改变了出家远红尘的想法,心里隐隐约约一个念头在心中环绕,挥之不去。

  沈珈玥第二天带着册子回了家,每天关在家里研究册子,看着那些图案,她买来布料,竟也剪裁缝制了一件旗袍。那时候的沈珈玥并不知道谁是煜天,谁是纤楚,她只是单纯被那行落款深深吸引。直到后来有一天,她去皇宫看望姑母,路过玉清园的时候,碰巧听到尊皇和卢文清老夫子的对话,她才知道那本册子里的两个人是谁?原来传说中的暗夜魔神是尊皇的弟弟薛煜天,而花纤楚在世的时候最喜欢旗袍,旗袍也是花纤楚的专属标志。尊皇说暗夜魔神是有机会苏醒的,那就是花纤楚同类人的血液,只要等来这个同类,魔族就有希望了,因此蛰伏在隐秘处的魔族余众从未放弃寻找和等待花纤楚的同类人。

  沈珈玥把尊皇的话在心中过滤了千万遍,都快魔怔了。而此时自己的麟哥哥正和姐姐新婚燕尔,浓情蜜意。麟哥哥吹箫,珈羽在水晶台上轻灵的起舞,如梦如幻,那幸福,对沈珈玥来说,格外刺眼,如针刺一样,把她刺的嫉妒丛生,万劫不复。这日复一日的煎熬,把沈珈玥逼疯了,逼的她最终泯灭了人性。

  薛子麟婚后才两个月,就出现昏迷不醒,全身高热。尊皇和卢老夫子看过,道是婚姻生活刺激了薛子麟体内神元,使得它迅速膨胀,这样的增进已经突破了薛子麟本身的承受能力,所以才会昏迷不醒。尊皇和卢文清两人合力运功,只能稳住他,但也没能使麟哥哥醒来。沈珈玥把这一切怪在姐姐珈羽的头上,她觉得是姐姐嫁给麟哥哥以致不幸。面对妹妹的指控,沈珈羽只是默默流泪,没有反驳半句。沈珈羽面对丈夫的意外,什么都做不了,她听说城外的清钟寺可以祈福,越是诚心越是灵验。所以沈珈羽不顾当时恶劣的天气,毅然决然的前往,她只是想为自己心爱的男人尽一点绵薄之力。狂风暴雨倾洒大地,沈珈羽不听劝阻,孤身前往。而当时尊皇尊后的心思全在薛子麟身上,大家根本没有顾及到沈珈羽的行为,从而有了往后悲剧的开端。

  沈珈玥冷笑着看着这一切,在姐姐出门后一刻钟,她坐着马车尾随出了门。她掀开轿帘,看着沈珈羽在泥泞中一次次跌倒,艰难前行,心里半点同情也没有,心道:“你要去,我就送你一程。”她在沈珈羽身旁停下,对着姐姐说:“姐,我送你去。”沈珈羽已经全身湿透,瑟瑟发抖,对于妹妹的出手相助,委婉拒绝。沈珈玥说道:“姐,你这个样子,还没到青钟寺,自己就不行了,如何给姐夫祈福?我这里有干净的衣服,你先换上。”沈珈羽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接过妹妹递过来的衣服,笑笑说:“珈玥,谢谢你。”沈珈玥定定的看着沈珈羽,说:“姐,你不用谢我,我也爱着麟哥哥。”沈珈羽听着妹妹毫不避讳的说着对姐夫的爱恋,心里十分震惊,道:“珈玥,他是你姐夫。”沈珈玥冷笑出声,道:“姐夫,我从来没有把他当姐夫。我爱他,不比你少。”说完她一把把沈珈羽拉进了马车,沈珈羽拿着衣服瑟瑟发抖,看着沈珈玥说不出话来。

  沈珈玥自己动手脱掉姐姐的湿衣服,沈珈羽默默阻止妹妹的动作,自己慢慢换完衣服,沈珈玥看着换完衣服的沈珈羽道:“姐,这衣服很适合你呢,知道这衣服叫什么吗?”沈珈羽的心思都在薛子麟身上,哪里会理会珈玥给自己穿了什么,故而问道:“叫什么?”沈珈玥摸着自己亲手缝制的衣服,说道:“旗袍。姐,你穿上这个去青钟寺许愿,或许会更加灵验呢。”沈珈羽低头看了一眼剪裁得体,丝滑柔软的旗袍,并没有多大兴趣,她看到帘外一道闪电在不远处劈下,随后雷声阵阵,她并不知道妹妹想跟她表达什么意思,她只想快点去清钟寺为子麟祈福,让他早日醒来。赶到寺庙,天已经黑了,沈珈羽虔诚的跪坐于神灵面前,向佛祖许愿。直到双腿失去知觉,才回了禅院的客房就寝,黑夜吞噬了一切,沈珈羽拥着被子,心里记挂着子麟,难以入眠,而在后半夜的时候,突然一阵风扫进来,房间里站着两个黑影,她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就被掳走了……

  沈珈玥第二天打算叫姐姐一起回去,却只看到空荡荡的房间。那时候沈珈玥是真的认为沈珈羽只是太担心麟哥哥,所以早早回去了,可等她回了王府,却被告知沈珈羽并没有回来,心里闪过不详,但她并没有多想。而在沈珈玥回府不久,她的麟哥哥却醒了过来,正四处寻找他心爱的妻子。沈珈玥都觉得麟哥哥能够醒来,许是姐姐的祈福真的见效了。

  薛子麟把王府翻个遍,也没找到沈珈羽。薛子麟急疯了,他要求他的君父启动星阵帮他寻找。可不管尊皇转到哪个方位,都找不到沈珈羽的元神,这就预示着沈珈羽已经死了。薛子麟不信,不信好好的珈羽就这样没了。他没日没夜的寻找,找不到就在房间喝的酩酊大醉。终于有一天小厮来报,说在清钟寺往北五百里的一个小村落旁边的小溪边,发现了沈珈羽,那场面薛子麟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么干净温暖的珈羽,此刻却一丝不挂冰冷的躺在小溪边,身上所有的血都被放尽。

  薛子麟的心在那一刻再也拼凑不到一起,他开始疯狂的调查沈珈羽的死因,最后查出是魔族余部抓走了沈珈羽,取尽了她的血液,发现无用,最后把她丢弃在荒野的小溪边。薛子麟一夜之间血洗了跟魔族有关的村落,一丝人气没留下,血流成河,山河失色,即使这样,他的珈羽也永远不会回来了。他不明白沈珈羽为什么会被魔族的人盯上,她只是十王妃,自小养在深闺,魔族的报复怎么会落在她身上,这其中必定另有隐情,而他却无从得知。可沈珈玥看到姐姐的样子以后,她吓得面无人色,只有她知道为什么姐姐会死,是因为那件旗袍,那属于花纤楚的特定标志,是她亲手缝制的,是她亲手送她姐姐入了黄泉路。她不是没幻想过这一天,谋害姐姐,替代姐姐,得到姐夫,可真的当姐姐死了,留给沈珈玥的是无穷无尽的噩梦。没人知道是她沈珈玥害死了姐姐,可她日日承受灵魂的鞭挞,是心里熊熊燃烧的痴恋让沈珈玥在行尸走肉中活到今天。然而,自此以后,事情的发展并不如沈珈玥预期的那样,麟哥哥变得越来越阴郁,完全自我封存起来,见谁都没有笑脸,离沈珈玥越来越远。她期望时间能平复珈羽离开带来的伤痛,可并没有,珈羽死的惨烈,在王府成了禁忌,谁也不敢在薛子麟面前提起沈珈羽的名字。

  沈珈玥从那支离破碎的回忆里抽离出来,已经全身虚脱。现实对于自己太残酷,不管怎么努力,她的麟哥哥都看不到,听不到。她当年给姐姐穿上旗袍,就料定了珈羽会死吗?她不敢说一点谋害珈羽的念头都没有,其实当时也不一定是要珈羽死的,她只是不希望珈羽留在麟哥哥身边,她只是想为自己的爱情再努力一点。如今五年过去,什么都没改变。反而自从筱梦璇那个女人出现以后,薛子麟的面部表情越来越丰富,沈珈玥好怕,好怕最后,她的麟哥哥又成了别人的了,那她这些年的守护不就成了一个笑话吗?上次打筱梦璇,只是想给她一个警告,让她离薛子麟远一点。没想到她打了以后,麟哥哥对自己避而不见了,完全当自己陌路人。想到这里,沈珈玥再也控制不住,扑到床上,痛哭不已。她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她绝对不允许筱梦璇和麟哥哥在一起,她连自己的亲姐姐都设计,何况一个筱梦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