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抛砖引玉
南山东篱2019-10-18 09:275,761

  时间的轴轮滚过一圈,斑驳了流年,也成熟了容颜。新的一年在热热闹闹中开始,同样张灯结彩,同样欢歌笑语,但这里不用亲戚之间串门拜年,也不用派发压岁钱。皇家每年的新年,尊皇会带着自己的十二个儿子去到东魁山,三阁老随行,闭关十天。这十天,卢老夫子会验收每个皇子的文韬武略,就欠缺部分加以引导升华。

  尊皇则会启动九转七星乾坤阵,视察整个时空过往一年的经济民生,各项发展状况,三阁老会详细记录各个要点,以拟定新年的各项策略。可当九转七星乾坤阵指向墨海那个方向时,却看到雾霭沉沉,迷蒙一片,什么都看不见。这是往年任何时候都不曾有的现象。尊皇心里立时闪过不祥和危机感,三阁老面面相觑,随之也陷入了沉思。嘉礼阁阁老封仁远上前一步,道:“尊皇,墨海现此异象,是否预示着有什么黑暗力量正在汇集?”尊皇沉吟不语,半响发声道:“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以后密切关注墨海吧。”论政阁阁老李维康接着道:“尊皇,这异象是否与那位女子有关?”尊皇仰天叹息,道:“你们都有所察觉了吧?人是掌尊带来的,我见第一面就察觉到了她身上的异界气息。上任掌尊走的那晚,跟我说过天道轮回,避无可避。如今暗夜魔神的灵魂被囚禁了三十年,是否会因为她的出现而冲破封印,现在还无从得知。我们要做的,除了守护尊神族,还要守护这个时空的子民不受侵扰。现一切都只是初现端倪,尚不明朗,目前就先守护好那女孩吧。往后局势,顺势而为。”三阁老同声应道:“是,尊皇。”

  尊皇随后单独找来卢文清老夫子,问道:“今年他们是否有进步?”卢文清是虚寰国的智多星,智慧的化身,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他毕生的心血就是替皇家凝聚神元,教导尊神族,并选出下一任尊皇的候选人给尊皇定夺。面对尊皇的发问,卢老夫子不疾不徐,道:“相比往年,皇子们都有不同程度的进步,只有十皇子,毫无起色。”尊皇急问:“为何?”卢老夫子道:“他是最具天赋的孩子,可自五年前自封神元以后,他就每年都是这样,只具有皇家的体格,却无半点尊神族的气息。”尊皇听后掩饰不住痛心,道:“他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怕是修成早在你我之上了。万年难遇的奇才,毁在一个情字上啊。也怪我,没有保护好他们。”卢老夫子也是满脸遗憾,道:“有些事情,他自己不愿意,谁也勉强不了他。”

  尊皇到底还是心疼孩子,是夜,又单独叫来薛子麟。父子两个对坐在桌前,尊皇率先出声:“子麟,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不能释怀么?君父每每看到你这样自我放弃,就很灼心。”薛子麟缓缓答道:“君父,你还有很多优秀的孩子,不必为我太忧心。”尊皇站起身来,激动地说:“可你是最优秀的,你出生的时候,掌尊和卢老都说你是万年难遇的时空神主,拥有的力量足以创造一个全新的时空秩序,为何如今要这样放逐?”薛子麟面对尊皇的谆谆寄语,恍若未闻:“君父,请恕孩儿忤逆,我不想创造繁华盛世,珈羽的离开,让我清楚的认识到,再强大的力量也留不住心之所系。我要一个盛世荣华有什么用?君父,别再说了,您已经是一代伟大的尊皇,未来也会有哥哥或者弟弟来传承您的一切,即使没有我,这个时空依然会锦绣昌荣。”尊皇一脸痛惜道:“孩子,你不能一辈子这样消沉啊,虚寰国需要你,如若有一天遭遇巨变,这里的子民都会需要你的守护。”薛子麟站起来,立在窗前,道:“我所求,已不在,君父,莫念我。”两父子深夜畅谈,不欢而散,最终谁也没有说服谁。十天期满,众人回皇城。

  筱梦璇每天跟菀儿厮混在一起,菀儿的音乐和舞蹈天分都极高,筱梦璇教了一天,菀儿就已经把探戈跳的炉火纯青了,反正比她这个老师好太多。正月十六那天,筱梦璇的家居工作室重新开张,照搬以前在公司的经验,店内伙计包括掌柜,每人得到一个大红包,每个人都喜笑颜开,精神抖数,而店里家具定制则享受新年开张八八折优惠。筱梦璇让掌柜找来烟花爆竹,足足放了一个上午,整条街道都沾染着开门红的喜气。

  筱梦璇在店里的工作间和菀儿喝茶聊天,没出去迎客,她谨记叶爷爷的教导,尽量少和外人接触。大概中午时分,筱梦璇和菀儿正打算回筱菀居用午饭,掌柜喜气洋洋跑进来,对着筱梦璇说道:“姑娘,店里来了一个大单,青钟寺旁边的淮水山庄,给了我们一整年的活。”菀儿笑道:“淮水山庄是隐没在凡尘里的世外大家,怎么突然如此高调的找我们做家具?”掌柜又道:“确实是淮水山庄。他们的总管亲自来的,说庄主要求翻新整个山庄的家具,但有一个要求,希望我们的老板,也就是梦璇姑娘亲自前往量尺。”筱梦璇做为初来乍到的异时空人类,自然是不知道什么淮水山庄的,故而开口问道:“这淮水山庄是什么来头?”

  掌柜听闻老板如此问,便细细道来:“这淮水山庄,三十年前不过是一个小庄子,而且是从别处搬来,具体是哪里,无人知晓。他家的当家主母凌清越是个厉害的狠角色,靠着经营丝绸起家,后来产业扩大,各行各业均有涉及。当家主母丈夫早逝,膝下一子,乃人中龙凤,这些年把家族生意做的风生水起,现如今俨然已经成为这虚寰国第一首富。这淮水山庄有一条家规,就是不与皇室之人打交道,即使家大业大,行事作风却极为低调,这少庄主,也只是传闻中听过,见过的人却是极少数。所以菀儿公主才会说是隐没于凡尘外。”

  筱梦璇听完,心里犯嘀咕:不就是我们那里的豪门么?不过自己乃一介普通老百姓,也就只在娱乐版见过豪门,如今有机会,见见也是无妨,有生意不做那是傻子,当即应允:“不就是量尺么,可以,一整年的工作都有了着落,省去我们多少麻烦,掌柜,告诉他们,这单,我接。”菀儿走到筱梦璇身边,道:“梦璇,一整个山庄,工作量不小,以后你就没那么惬意的生活了,当真接?”筱梦璇笑了,道:“怕什么,多请些人就是了,不怕。不过登门量尺,你有空的话,乔装陪我去。”菀儿笑道:“我倒是很想见识天下第一大家的风采,奈何我是皇室之人,怕是进不了淮水山庄,君父是开明君主,一向尊重子民的家风家规,我若是破坏了,估计他老人家会生气。”筱梦璇听完问道:“这天下,知道你是公主的人多吗?”菀儿笑道:“这怎么可能,我又不抛头露面,除了皇室和一些老臣世交,真正认识我的人很少,听过的人自然是很多的。”筱梦璇要的就是这个答案,说道:“这不就得了,反正认识你的外人少,淮水山庄的人怎知你是公主,没事,陪我一道去见识下豪门。”菀儿有点犹豫,但还是经不住筱梦璇诱哄,点点头,表示没意见。如果此刻筱梦璇能预知以后的命运,她估计豁出生命也不会让菀儿陪她去淮水山庄的。

  跟淮水山庄约好量尺的日子定在五日后,这五天里,筱梦璇把淮水山庄的大致情况了解了一下,得到的信息量并不多,跟掌柜的说给她听的没什么区别。都说淮水山庄不问世事,低调中的低调,只听说其名,而真正了解内里的人少之又少。到了日子,筱梦璇带上四个亲卫,还有店里四个熟练的师傅和掌柜,以及乔装成少儿郎的菀儿和小翠,一行人向淮水山庄出发。

  现在的气温相对腊月已经开始有所回升,在马车走了两个时辰后,大家开始步行。这一路上,景致还是不错的,新冒的嫩芽焕发勃勃生机,偶有昆虫三两只在草丛中蹦哒。潺潺溪水,濡湿小桥,悦耳虫鸣,清新空气,好一派让人心旷神怡的景象。筱梦璇和菀儿嘻嘻哈哈,前后追逐,很快便来到了清钟寺脚下,有钟声遥遥传来,筱梦璇听了,却有点觉得心口发紧,她想大概是走累了的缘故。她转头问菀儿:“菀儿,你听到钟声了吗?”莞儿道:“听到了,沉沉的。”这时候掌柜的说:“姑娘,清钟寺的主持是位得道高僧,传说凡人许愿,只要入了高僧的心里,大抵都能实现了。不过今天天色已不早,我们得赶紧去往淮水山庄,下次有机会再拜会清钟寺吧,这里离淮水山庄只有不到半个时辰的路程了。”筱梦璇听此一说,心里蹦出个念头来,那我能许愿回去吗?莞儿过来拍了怕走神的筱梦璇道:“天色不早了,传说多半是骗人的,我们赶紧走吧。”

  没走多久,就看见了淮水山庄隐在山林里的大门,外面看不出有多气派,门两边蹲放了石狮,沿大理石台阶向上,是山庄的主门,掌柜先过去拿出帖子,表明来意,筱梦璇他们在台阶下等着。不一会,掌柜回来告诉大家:“可以进去了。”跨过门槛,入眼即见一条长长的鹅暖石大道,好似看不到尽头一样,道旁种满了常青树,郁郁葱葱,遮住了头顶的光。穿过这条大道,是一道拱门,进去以后视野就开始开阔了,整个山庄都呈现在眼前,房屋错落有致,雄伟壮阔,气势恢宏。根据建筑的设计原理,最中心应该是庄主的生活区域,果不其然,总管也是先领着大家进去最中心的那座最大最高的庄园。这里所有的房屋都是木头制的,精致细腻,一丁点看不到砖瓦的痕迹。

  筱梦璇一行人走进大厅,即见一男子端坐首席,神态自若,三十岁左右,一张要笑不笑的俊脸上镶嵌几分兴味,眼里泛着狡黠的涟漪。筱梦璇瞅完以后在心里道:这人城府深似海,难相与。正准备拉着菀儿打招呼,却见菀儿一副呆滞的模样,仿佛灵魂出了窍。筱梦璇拉拉菀儿,菀儿还是一副犹如梦中的状态。她只得上前两步,道:“我们是前来给贵庄量尺的,请问什么时候可以安排开始?”端坐在主位上的男人悠悠然站起来,道:“不急。想必这位就是名满天下的筱梦璇姑娘吧,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好一派风姿绰约,才貌两全。在下凌向澜,淮水山庄少庄主,有幸识得姑娘。”不说这淮水山庄不问世事吗?怎么就知晓自己了?自己名气哪有他说的那么夸张?而且传闻中少庄主神秘的很,今日怎么就这么容易让人见到了?

  筱梦璇心里疑惑重重,不停闪过上了贼船的预感,不知此刻是否还可以全身而退?面上却仍然不显山,不露水,看着这个狐狸一样的凌向澜,回应道:“少庄主过誉,少庄主才是真正的麒麟之才。”凌向澜听完,仰天大笑:“好一个麒麟之才,在下实不敢当。不知姑娘身边这位仙子是?”看着凌向澜直直看向菀儿,筱梦璇闪过不快,他倒好一双利眼,这么快就识破了菀儿女扮男装,她觉得这家伙很无礼,实在惹人厌,长得跟个人妖一样,说话也是一派轻浮之姿。

  再看菀儿,竟然羞红了脸扭捏不作答。筱梦璇心里一声叹息,但愿这小美女不会就这样被勾引了。筱梦璇上前一步,挡到菀儿面前,遮住凌向澜毫无遮掩的视线道:“她是我妹妹,让少庄主见笑了。”凌向澜笑道:“哦……姑娘的妹妹?嗯,绝色佳人,不知芳名?”菀儿从筱梦璇身后走出来,耳朵尖粉红粉红的,散着诱人的光泽,但见她温声细语,答道:“少庄主谬赞,我叫菀儿。”当真是声如清泉流淌,滋润人心。此刻凌向澜眼里的光芒亮如辰星,心情亦是极快活的,道:“各位远道而来,凌某蓬荜生辉,先休息片刻。梦璇姑娘的口碑早有耳闻,定能把凌某的陋室改造成华堂。”筱梦璇听完回道:“我自当尽心尽力,不负少庄主所托。”场面话谁不会说呢,筱梦璇说完心里耻笑了一声:就这气派,称之为陋室,他还真敢说。凌向澜吩咐管家奉茶,筱梦璇一行人皆坐下歇息,赶了许久的路,定然是有些累的,只是面对这么强悍的人物,身体绷的紧紧的,劳累也不是那么明显了,在狐狸眼下工作,筱梦璇觉得前途堪忧,但愿能顺利完成。

  喝了茶,吃了点心,大家休养一阵,精神的确好了很多。凌向澜没有再跟筱梦璇过多交谈,而是找来管家引着大家了解整个山庄的布局。筱梦璇转了一圈下来,也只是走马观花,时间就已经不早了,工作量大的远远超过了她原先的预期,这量尺的工作估计就要一个多月才能量完,此时她在心里开始盘算要不要退了这单子。这么大的山庄,她一小小的工作室根本承接不下来,可别把她撑死了。她拉着菀儿站在一凉亭里,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菀儿,我觉得我们接不了这活,你也看到了,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承受力。”菀儿也是这个意思,道:“我也觉得接不了,你还不得累死在这淮水山庄啊。我跟你一起去退了吧。”意见达成统一,筱梦璇和菀儿在和凌向澜告辞的时候,还是婉拒了淮水山庄的订单,意思很清楚,工作量太大,做不了。

  没想到凌向澜却说:“姑娘不必忧心这方面的问题,我早想好了,首先我们不急,而且淮水山庄有大量的人力物力供姑娘差遣,而且我们愿意在原先签订协议的工程款上再加两倍,你看如何?”巨额利诱,不动心是假的,没有谁会觉得钱烫手的,筱梦璇是生活在商品社会的人,更加知道钱财的重要性,当下已经犹豫开来。菀儿望着筱梦璇,说:“梦璇,你做的来么?”筱梦璇咬着嘴唇,对凌向澜道:“少庄主容我再想想吧,谢谢少庄主的美意,我三日后给少庄主答复,如何?”凌向澜毫不犹豫的点头,并派了护卫队送筱梦璇他们下山。

  “少庄主,她会拒绝么?”管家站在凌向澜身边道。凌向澜转身回了山庄,邪魅的吐出一句,:“不会。查查她身边的那个菀儿。”费劲心机才找到的,怎么可能给她拒绝的机会,世间真是无巧不成书,凌向澜只是没想到他要找的人竟然是她。管家恭谨的答道:“是,庄主放心。”凌向澜又问:“老夫人在佛堂?”管家刚答完“是”,这少庄主人就已经走远了。

  回程的途中,菀儿仿佛一下子就成了有着小心事的怀春少女,筱梦璇逗她:“菀儿,你不会告诉我你喜欢上那个凌向澜了吧?”菀儿听到筱梦璇这么直白地戳破她的心事,倒也不恼,反而一副理所当然的姿态,道:“我还真就喜欢他,一见钟情。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他那样的男人。如果不是怕你累,我是真的希望你能接下淮水山庄的活,这样我也能有机会跟他相处了。”筱梦璇没想到菀儿会这样毫无回避的就向自己承认了对凌向澜的喜欢,她以为至少现在也不会这样确定。菀儿一点感情经历都没有,跟她这个已婚妇女比起来,简直是幼儿园水准,没想到对待爱情竟然这样率真直接。

  筱梦璇久久看着菀儿,随后道:“菀儿,真的有这么喜欢么?”菀儿用力的点头。筱梦璇道:“傻丫头,只要你喜欢的,我怎会拒绝,我接。”看来淮水山庄这趟浑水,她自己真得去趟一趟了。但愿一切都是自己多心了,这少庄主如此厉害,她筱梦璇自己并没有什么可供人家利用的,不该如此多疑。

  回到筱菀居,天地已经完全淹没在夜色中。菀儿差人回宫告知君后,说已经歇在琉璃坞筱莞居了。两个女孩子挤在一张床上,聊着白天的见闻,聊着菀儿的心有所属。筱梦璇忍不住再次把自己的疑问问出来:“你喜欢上凌向澜,舒玄以后怎么办?”菀儿一脸莫名其妙,道:“我跟舒玄只是朋友,我对他可一星半点的男女之情都没有的,有的话早让君父指婚了,还用等到现在。”筱梦璇看着菀儿,心道:人家可没把你当朋友了,这世上怕是以后又多了一个失意之人了。两个人叽叽喳喳,聊的兴致盎然,天空隐隐泛白的时候,两人才沉沉睡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