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心弦萌动
南山东篱2019-10-18 10:346,815

  筱梦璇休整了一下,下午就奔着薛子辰那里去了,想看看那里的玫瑰园和百合花房了。赶到的时候,薛子辰不在府里,筱梦璇就自己一个人静静地穿梭在这片花海中,感受灵魂的释放,身体的放松。顺便去菜园里摘了一些新鲜蔬菜带回去。“梦璇,你来啦。”筱梦璇从菜地里抬头,看着急匆匆而来的薛子辰,满目温柔。唤道:“子辰,好久不见了,我对你这里的花真是念念不忘,特来看看。”薛子辰道:“是好久没见了,这里随时欢迎你来呢,你还好吧?”筱梦璇答道:“我挺好的。你呢,这阵子忙吗?”薛子辰道:“我们去客厅里聊吧,别站在这儿了。”

  来到客厅,薛子辰领着筱梦璇坐下,道:“尊皇最近发现三十年前的魔族竟然隐隐有零星复出之势,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掌尊大人说过那段历史,我反正最近才知道。这一段时间,我们所有人都在宫里商量应对这件事情的方法。梦璇,你可能很快就见着你叶爷爷了。”筱梦璇问道:“叶爷爷也要来吗?”薛子辰答道:“应该很快就会来宫城。”筱梦璇又问:“事态很严重吗?”薛子辰答:“具体我不是很清楚,尊神族和魔族原本是对立的死敌,三十年前,魔族覆灭,这世间就只有尊神族统领天下了。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覆灭的魔族又死灰复燃了。”筱梦璇隐隐有些担心,总感觉这一切似乎与自己有关,与淮水山庄或许也有点关联。

  在这里安稳的生活了这么久,难道将要卷入是是非非中了吗?叶爷爷所说的机缘是否也会因此而到来?薛子辰看着筱梦璇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拍拍她的肩膀,安抚道:“梦璇,你不用担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你身边的。”筱梦璇被薛子辰的真诚打动了,道:“子辰,有你真好,你是我筱梦璇这一生最珍贵的朋友。”薛子辰听完,嘴角泛起一丝难言的苦涩,随后又很快消失不见,叹出一口气,把筱梦璇一路送回府。

  筱梦璇好久不见薛子辰,自是不会拒绝薛子辰的护送,到了筱莞居,发现很热闹,薛子菀,封舒玄,薛子楚,薛子轩,薛子麟竟然都在,众人看着筱梦璇和薛子辰一起进来,大家脸上神色各异。菀儿一阵窃笑,奔到筱梦璇跟前,用力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声道:“一回来就去找四哥哥,还说不喜欢?”筱梦璇对于菀儿的误解显得无可奈何。

  封舒玄跳出来道:“说什么悄悄话呢。”说完转头看了一眼薛子麟,要笑不笑的样子。筱梦璇说道:“没说什么呢,我去子辰那里摘点蔬菜,不知道你们要来,本打算明天一一拜访的。”薛子楚也站起来说道:“我们等不及你来看我们,我们就主动上门,不请自来啦。”筱梦璇感动于大家对自己的关照,招呼大家留下一起吃饭。小红笑眯眯的说道:“筱莞居好久不曾这么热闹了,姑娘,我安排厨房多做些菜。”说完接过筱梦璇手里的菜篮,进去院子后面的小楼了。筱梦璇招呼大家坐下,聊一些最近发生的趣事儿。薛子辰坐在筱梦璇身边,只安静笑着,并不搭言。而薛子麟刚好坐在筱梦璇的正对面,他也很安静,只是脸上一丝笑意都没有,又回到筱梦璇初见的模样。

  晚饭结束,大家都各自散了,薛子麟走到最后,他跟筱梦璇说:“梦璇,我有话跟你说,找个地方聊聊吧。”筱梦璇看着薛子麟清隽的侧脸,有些闪神,随后带领他回到书房,说道:“要跟我说什么呢?子麟。”子麟定定的看着筱梦璇,道:“梦璇,你喜欢上子辰了吗?”筱梦璇听完这个有点懵,她确实没想到薛子麟要跟她说的是这个,有点无奈的回道:“你怎么跟菀儿一样,我跟子辰是很好的朋友,他是我很珍惜的人。以前,我的人生太过糟糕,没什么真心的朋友,遇上子辰,是我的福气,我很珍惜。”薛子麟听完筱梦璇的这段话,竟然有点劫后余生的尘埃落定。他轻轻说道:“自从珈羽走了以后,任何事物于我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直到你出现,我身体里静止的血液好像又重新鲜活起来。梦璇,我还不知道你对我来说,真正意味着什么,但是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我时常会来筱菀居转转。不是我有多闲,事实上最近很忙,我只是下意识地来到这里,即使我知道你并不在家,梦璇,如果哪天你有了喜欢的人,一定要告诉我。”

  筱梦璇能感觉到呼之欲出的心跳,下意识用手按压在心口。她是历经□□的人,太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状况。她只是没想到薛子麟能对自己倾注感情,因为她看见过他因为沈珈羽而破碎的心。这个男人,如山厚重,如海浩淼的深情,她何德何能占其分毫?薛子麟看了看慌乱的筱梦璇,接着道:“我知道珈羽于我的意义,但我并不确定我对你到底是何感情,就是很久不见你,我会想你,看你在我眼前安静地微笑,我也会觉得这个世界还有美好。梦璇,你说,我这算喜欢上你了么?”筱梦璇听完薛子麟的这段并不完全意义上的告白,指尖有点轻颤,但随之又松了一口气。

  筱梦璇看着薛子麟,看着他殷切的眼神,她觉得,其实他并没有爱上自己,因为她亲眼目睹他为沈珈羽的失魂落魄,满腔深情。如今,只是因为自己身上的特质,引发他一点好奇而已,或者也止步于普通朋友之间的欢喜罢了。筱梦璇笑着说道:“子麟,你和子辰一样,都是我珍贵的朋友。你们不知道我心里是有多高兴能成为你们的朋友,朋友这两字的意义,对我来说,太不一般了,我一直渴望的,奢求的,能在你们身上得到回应,我真的太幸福了。”当初孤孤单单来这里,而现在,大家待她至真至诚,如何不感恩,其他的,不敢做他想。人的贪恋一起,将是无止境的执迷,筱梦璇不想这样,只想安稳渡此生。这样的友情已经是她最大的福气了。

  如果说薛子麟一直以来都是矛盾的,从初见到刚刚,他都是不确定的。但刚刚听到筱梦璇这段关于友情的说辞,他没有半分欣喜,这不是他想要的,他不想仅仅是她的朋友而已。看着筱梦璇一脸泰然,他扶住她的肩膀,道:“梦璇,你就真没想过我会喜欢上你吗?”筱梦璇抬起头,她犹豫了,她担心他们都被一些表象所迷惑了,她无所谓,反正没什么期待,但是薛子麟不一样,他应该匹配最好的幸福,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出现而耽误他。筱梦璇退开一步,说道:“子麟,我没想过,你很好,是不我配。”这张好人卡,在筱梦璇的人生中,应该是发的最违心的一次。薛子麟听完,走到筱梦璇身后,双臂轻轻环绕着她,嗅着她的发香,说道:“梦璇,我不接受你的这个说法,而且,我不想只做你的朋友。梦璇,我们试试吧,给我一个机会,你好好看看,然后再拒绝我,好吗?”筱梦璇回身,怎么都说不出一个“不”字来。薛子麟低头,蜻蜓点水地碰了一下她的唇,迅速退开,不舍冒犯。

  筱梦璇站在窗户边,看着薛子麟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刚刚甚至算不上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亲吻,可她竟然可耻的有点贪恋那味道,被人珍视的味道,是干涸太久的心需要抚慰吗?不由自主的摩挲着嘴唇,筱梦璇的思绪已经飘向远方。二十一世纪的她是否已经死去?陈云生此刻是否已经另结新欢,给儿子找了后妈了?无数个念头掠过筱梦璇的心头,纷纷扰扰侵乱她的灵魂,她现在不知道要怎么办,也不知道能怎么办?是跟从内心的萌动,还是恪守那一段不知是否还存在的婚姻?如果真的再也回不去,那她真的要打算在这里孤独终老吗?窗外的星光隐隐约约,月亮上蒙了一层毛,像极了此刻筱梦璇的内心,结了网,蒙了尘,看不清最真实的存在。道路两旁的树叶在晚风中沙沙作响,偶尔有虫鸣,在这样寂静的夜里孤独的演奏。

  晚上筱梦璇没有睡好,梦见儿子哭喊着找妈妈,醒来时枕头湿透,满脸泪痕。人果然是不能有一丝贪恋的,这刚刚起了点念头,立刻就做噩梦了。她起来好好的洗了把脸,收拾好纷乱的心情,进宫面见尊皇。在宣阳殿,筱梦璇一眼就看见了长身玉立的薛子麟,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筱梦璇赶紧低下头,耳朵尖微红。意识到自己刚刚轻易就被撩拨了,她还能撑多久不给他答案?尊皇看着筱梦璇道:“梦璇,听说你最近接了淮水山庄的生意,你还忙的过来吗?”筱梦璇答道:“谢谢尊皇记挂,梦璇忙的过来。”尊皇摸摸下巴,又道:“你叶爷爷走时再三叮嘱我,务必看好你。如今快一年过去,你叶爷爷因为些特殊原因,近日就会抵达宫城,到时候你们爷孙两又可以好好聚聚了。”筱梦璇尽管已经从薛子辰那里听闻叶爷爷近日即将抵达,但现在从尊皇口中得到确切答案,内心还是无比的激动。因为在这个异世界,她的亲人其实少的可怜。

  尊皇看着筱梦璇面露微笑立在一旁,内心也闪过丝丝暖意,只是近来各地的异动,想来又十分忧心,但愿情况没有自己预想的那么糟糕。尊皇看着筱梦璇,再次开口说道:“梦璇,你在淮水山庄这些天,过的可好?那里住的是否舒心?有没有什么奇遇说来听听?”筱梦璇笑着回答:“淮水山庄倒真的是风景独好的,住的也蛮好,只是梦璇总觉得那里有点陌生,不如筱莞居那样惬意。奇遇倒是没有,倒是有一天摘杨梅迷了路,跟小翠在山里一通乱转,发现了不少特别的地方,呵呵。”尊皇听完,兴趣傲然,道:“还有这等趣事?”立在一旁的薛子麟也几不可察的牵动了一下嘴角。

  在闲聊的间隙,久不见面的大皇子薛子冥来了宣阳殿,看到筱梦璇,满是惊喜道:“呀,这梦璇姑娘是越来越美丽动人啦,只是经常不见踪迹,害我等爱慕之辈找人都找不到,今天可算遇见了,等会得好好聚聚聊聊才行。”筱梦璇面对大皇子的热情,有点尴尬,喏喏地说道:“大皇子不可这样取笑梦璇呀。”薛子冥大呼冤枉,道:“梦璇姑娘感觉不到子冥的真心吗?”筱梦璇这时候真有点无措了,尊皇开口道:“璇丫头,我看子冥还真有几分真心哦,要不你考虑考虑我这儿子,给我当儿媳妇如何?哈哈……”这时候菀儿来了,远远就说道:“君父这是认了谁做儿媳妇了?”筱梦璇满脸红透的看着菀儿,道:“菀儿……”菀儿笑了,道:“君父,我们梦璇可不是谁想娶就能娶的呢,大哥,你这一腔深情怕是付之于子母河水了。”薛子冥敲了下菀儿的脑袋,装作生气道:“你这丫头,是不是我亲妹,也不知道帮着点大哥。”

  “大哥,我们来帮你。”二皇子薛子湛说着走了进来,三皇子薛子晟,五皇子薛子祺,六皇子薛子奕,七皇子薛子炜,八皇子薛子臻,九皇子薛子昂依次进了宣云殿。平常没什么大事,各位皇子基本都是各忙各的,今天这么齐人,怕是又什么大事发生了。菀儿乐颠颠的和每位哥哥们打招呼,筱梦璇迎向最后进来的薛子辰,说道:“子辰,你也来了啊。”薛子辰低低的回道:“这里刚刚很热闹啊,发生了什么?”筱梦璇尴尬的说道:“没事没事,在开玩笑呢。”

  现在除了东槐山上学艺的薛子楚和薛子轩,所有皇子都到齐了。菀儿拉着筱梦璇道:“梦璇,等会君父要和哥哥们议事,我们去你以前住的碧瑶园里跳舞吧,好久没跳了,我想看你跳。”筱梦璇点头应道。出了宣阳殿,在路上遇见许久不见的沈珈玥,筱梦璇主动上前打招呼:“珈玥,好久不见。”沈珈玥斜看了一眼筱梦璇,“哼”了一声,擦肩而过。薛子菀拉过筱梦璇的手,道:“别理她,你是忘了上次被打不成吗?我们走。”筱梦璇不以为意,早过去的事情,并不放在心上,加上她着实有点同情沈珈玥。

  筱梦璇和菀儿边走边说道:“我怎么感觉珈玥越来越憔悴了?”菀儿回道:“哎,还不是她喜欢十哥哥,十哥哥又不中意她那点破事呗。”筱梦璇想起薛子麟那日绵柔之吻,喃喃道:“其实珈玥真的挺可怜的,菀儿,别对她那么有成见。”菀儿“啧啧”出声,摇了摇头,表示无语。又想起什么,说道:“梦璇,还记得年宴上你一舞名天下吗?听说现在很多乐坊也会有你说的那种探戈舞曲表演呢。”筱梦璇说:“是吗?我就听小红说现在很多贵族宴会上有,没想到普及的那么广。”菀儿摇着筱梦璇的手:“我今天想看你跳一曲璇舞,可以吗?我给你伴奏。”筱梦璇点头道:“可以啊,可惜今天没带小翠,没有舞伴呢。”菀儿听完神神秘秘的凑到筱梦璇耳边说:“我听舒玄说,十哥哥会跳,等他议完事,叫他来给你伴舞。”筱梦璇这下惊了,一脸的不可思议,心想他什么时候学会探戈舞了,真是稀奇。

  在和菀儿嗑完两碟瓜子的时候,薛子麟他们来了,乌泱泱的一群人,挤进了碧瑶园。薛子冥率先发声,:“梦璇姑娘,我们来了,今天可要好好欢聚一场才是,弥补我的相思之苦哟。”薛子湛笑道:“大哥这意图也不遮一遮,小心把人家梦璇姑娘直接吓跑了。”连一向稳重的薛子臻都打趣道:“大哥,好歹收敛收敛。哈哈哈……”薛子冥听完大声道:“哎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们笑话什么嘛。”薛子麟默默走到筱梦璇身边,眼睛定定地瞧着她,好似要瞧出个答案来。筱梦璇抬了抬眉,没说话,走一边去了。此刻,在薛子麟的心里,充满了惆怅,对于筱梦璇心思的不确定性,让他有点着急,却又无可奈何。筱梦璇的好,他能发现,别人也能发现。他自己是什么时候陷进去的呢?是醉后她的安慰,还是那次耳边温柔的歌声,还是她时而牙尖嘴利,时而温柔妩媚?薛子麟心里说不清楚,他也不想说清楚。

  许久不见的年轻人聚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交杯碰盏,畅谈奇闻逸事。菀儿看大家兴致正浓,派人取来古筝,抚琴而坐,听菀儿抚琴,能让人忘了一切烦恼,如梦似幻,被带进一方只有音乐的碧水蓝天。好似众人都醉在琴音里,而抚琴之人却一人独醒。在大家热烈的叫好声中,一曲毕,菀儿笑意盈盈的看过来,筱梦璇有些好笑,不就是舞一段,又有何难呢?筱梦璇刚一起身,薛子麟也起身,并且很绅士的走到她面前,温柔的伸出右手,眼里满满当当的促狭。筱梦璇其实是诧异的,但见这诚意,也受了感染,眼睛一挑,把手放入的薛子麟的大掌中,优雅步入荷花池旁的草坪中,两人眼神一接触,放佛在此刻有了心灵感应般,随着琴音响起,脚步立刻被灌入灵魂,很奇妙地,两人竟然步伐很是和谐,时而贴合亲密,浓情缠绵,时而决然分离,如泣如诉,筱梦璇曼妙的舞姿好似长在了薛子麟身上,生了根,发了芽,她腰间传来的力量,时猛烈,时柔情,她的心也跟着这舞步中浮浮沉沉,直到薛子麟抱紧她的那一刻,仿佛才有了归宿。如果说之前还有犹豫徘徊,踟踌不前,那么此时此刻,筱梦璇承认自己被诱惑了,终于可以确定自己不再心如止水,这以后,怕是注定要有个牵挂了。也许一开始,筱梦璇就被诱惑了,只是迫于她心中传统道德的束缚,让她没找到合理的借口之时,而选择了踟蹰不前。他们两个人,此刻眼中只剩下彼此,微乱的气息相互交融,两人同时迷失了,也沉醉了。

  热烈的掌声唤醒了两人的神志,薛子麟从来没有这样清晰的确定,他这一生,怀里的这个小女人,他将用尽一切去守护,绝对不重蹈覆辙。筱梦璇慌乱的从薛子麟的怀抱里起身。薛子冥由衷赞道:“梦璇是我这放荡不羁的一生见过最为特别的女子,最有魅力的女子,将来不知是谁有这样的福气,能得她的青睐啊。”二皇子薛子湛乐道:“今天我倒是被十弟惊艳到了,没想到十弟还怀有这样的技艺,哈哈。”薛子麟低声说道:“二哥取笑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筱梦璇身边就是薛子麟,气氛有点尴尬,筱梦璇只得打破沉默,随口问道:“好久不曾见千禧,他最近忙什么呢?”薛子麟回道:“他最近在忙公事,我安排他去调查一些事,最近各地有点异动。应该这几日就有回音了。梦璇,你平时出门多加小心,特别是凌向澜这个人,这个人绝对不像表面这么简单,我已经开始在查他了,就是收效甚微。”筱梦璇听完薛子麟的担忧,微微点头表示认可,她自己也察觉到凌向澜是个危险人物。以薛子麟的人品才能,更加不会无端猜测。筱梦璇觉得以后淮水山庄的生意,自己要多加小心才是,必要的时候舍弃,不做这生意也是可以的。

  宴席散的时候,因为薛子辰和筱梦璇都住宫城之外,筱梦璇谢绝了薛子麟的护送,和薛子辰相携离开。薛子湛看着两人离去,率先出声,道:“你说梦璇不会看上了老四那个闷葫芦吧。”薛子冥倒是不在意,道:“这有什么,梦璇值得每个男人追求,公平竞争呗,哈哈哈……”

  身后的热闹渐渐远去,薛子辰一路上很沉默,比平常更加沉默。筱梦璇问出声,道:“子辰,你有心事?”薛子辰没有回答,只停下脚步,看了眼夜空,又低头继续走路。筱梦璇就算再迟钝都知道薛子辰今晚心里有事了。她默默跟上薛子辰的步伐,轻轻拉了一下薛子辰的袖口,道:“有什么不开心的跟我说说,我们不是好朋友吗?”薛子辰在听到“好朋友”这三个字,嘴角再次泛起一丝苦笑,是啊,他只是筱梦璇的好朋友,这就是现实,容不得他半点奢望,除了收拾好纷乱的心情,难道他还有飞蛾扑火的勇气吗?他没有,他只能对着筱梦璇说道:“梦璇,你喜欢上子麟了吧?”筱梦璇惊讶地抬头,无声的疑惑,薛子辰又是从哪里看出来的,自己的那点绮念,自己还没确定呢。薛子辰又道:“梦璇,自小我与母亲分离,感受到的都是这个世间的寂寥和冷漠,直到你出现,我才觉得事物是鲜活的,生活是有温度的。我很庆幸你把我当成好朋友。梦璇,我希望你幸福,长长久久的。”筱梦璇听完,心里划过阵阵温暖,如此温暖的子辰,自己一定要倍加珍惜。可是她的幸福,他薛子麟又真的给的起吗?他经历过沈珈羽那样的劫难,是否真有勇气再开始?还是寂寞荒芜太久的心,被一时新鲜扰乱的错觉而已。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筱莞居,薛子辰告辞离开,筱梦璇带着一腔心事,走进了家门。心里祈祷自己能被命运温柔以待,却还是对未来充满了担忧。远在二十一世纪的家,是否还能回得去。如果在这里留有牵绊,到时候会不会两头为难?这些问题,没人会给她答案,答案只能是她自己去寻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