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山庄奇遇
南山东篱2019-10-18 09:346,083

  筱梦璇挽着箩筐,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这就是路痴的悲催。现在不可能再返回去杨梅园了,那样只会越走越迷失方向。筱梦璇就这样带着小翠,凭着感觉朝前走,走过一片密林后,筱梦璇听见了水声,走近一看,发现是一座山洞,偶尔有水珠滴落,山洞门口是厚重的石门,闪着诡异的光泽,筱梦璇试着推了一下,冰凉刺骨,却纹丝不动。不知道是何人所建,山洞旁边有条小道,眼看天色不早,她收起好奇心,带着小翠,沿着小道下山,弯弯折折走了好一段长长的路,终于看见了淮水山庄的影子,筱梦璇和小翠都松了一口气,两人相视一笑,感觉脚步都轻快了。看见了目标,二人很快就下了山,走回了山庄。

  在门口遇见管家,焦急的转来转去,看见筱梦璇他们,赶紧迎上去,道:“姑娘,你可把老奴吓死了,少庄主已经派人出去找你们去了。”筱梦璇轻轻道:“我跟小翠摘杨梅的时候迷路了,绕了点远路,不好意思,害大家担心了。”说话的间隙,凌向澜也已经脚步飞快的走到两人跟前,额前隐隐渗着汗,道:“这是去了哪里?”筱梦璇只得又把缘由重复了一遍。凌向澜听完,沉沉的道了一句:“你从西面下来的?”筱梦璇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算回答,凌向澜的脸上,一抹异色一闪而过,再看,已经如常,好似刚刚看花了眼。

  此人的城府一向深不见底,筱梦璇再次觉得这淮水山庄深不可测,自己还是早早完成测量,早点回了筱莞居安全。用过晚饭,筱梦璇带着小翠把杨梅清洗干净,加入冰糖,加入白酒,弄好了这一些,等个十来天就可以喝了。接下来的日子,筱梦璇除了专心量房,并没有心思想别的事情,偶尔想起薛子辰,想起他的那一片花海,那洁白的百合,浓艳的玫瑰。过了十来天,量房却没有预想的完成那么快,但是筱梦璇的杨梅酒倒是可以喝了。

  是夜,筱梦璇叫来小翠,两个人抱了一坛杨梅酒,事先让厨房炒了几个小菜,在凉亭的石桌上摆开,准备好好享受一下这难得惬意。小翠端端正正的举起杯,说道:“姑娘,我一直觉得你身上有种特别的气场,跟了你这么久,待我们又很随和,我心里特别感激,借你酿的酒,敬你一杯,祝你以后万事顺心,幸福快乐。”筱梦璇听完哈哈一笑,说道:“小翠,这么郑重其事,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我也祝你,嗯,我祝你什么好呢?那我就祝你嫁个好郎君吧。”小翠脸立刻红了,叫道:“姑娘,你就知道打趣小翠,姑娘才应该有个好姻缘才是,我跟着伺候姑娘就行了。”“哈哈哈哈,傻丫头,我盼着你以后过的开心快乐,我还有牵挂,对姻缘这方面是不抱希望的。”筱梦璇感动小翠的真心,也感慨自己的人生际遇。

  “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这红红的,闻着有酒香啊,什么酒?”还没感慨完,就被凌向澜的突然到访打断了。筱梦璇站起来,道:“少庄主,这是有什么事情吗?”凌向澜倒是不客气,优雅的坐下,慢悠悠地说:“梦璇姑娘莫非是嫌弃凌某叨扰了么?”筱梦璇没说话,只吩咐小翠再拿一个杯子,添一双筷子。见此举动,凌向澜不由地笑起来,那笑容瞧着竟比平常的真了几分,他呵呵笑道:“那凌某就不客气了。”小翠给他的杯子添上酒,筱梦璇浅笑,说道:“这个是用你东面杨梅园采摘的新鲜杨梅酿制而成,没有酒的浓烈,但混合了杨梅的清香,你尝尝,味道还不错。”语毕,凌向澜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只觉得香味浓郁,口味香醇,甚是独特。

  凌向澜接着又把整杯饮完,对着筱梦璇赞道:“梦璇姑娘总是能不断给人惊喜呢,呵呵,姑娘好手艺,这是祖传的么?听说姑娘自桃花镇而来,乃掌尊大人的义孙女?”筱梦璇呵呵一笑道:“凌庄主果然能人,把我了解的这么清楚啊。”凌向澜听着这波澜不惊的嘲笑,笑容更大了:“我不否认我能,但是我还不知道掌尊大人会酿制这种酒。我本爱酒之人,但据我所知,这天底下应该没有这种酒。梦璇姑娘,你这酒,很有故事啊。”

  筱梦璇心里划过一丝疑惑,瞟了凌向澜一眼,难道他看穿自己的真实来历了?这绝对不可能,迄今为止,除了尊皇和叶爷爷,叶妈妈,还有那些皇室的元老外,应该没人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尽管内心翻江倒海,无数念头转过,筱梦璇脸上倒也不动声色,淡淡的回道:“少庄主想多了,我一届平凡女子,能有什么故事,不过是好吃杨梅,自己琢磨了这种做法,觉得好,就做了。叶妈妈乃当世名医,这酒的原理一点不难理解,她老人家指导一番,这酒的味道,也就如此这般香醇了。如此说来,我们今日能品此佳酿,还真的是应该谢谢叶妈妈的。”

  凌向澜呵呵笑道:“那我也谢谢叶伯母。姑娘跟掌尊倒是真的亲厚。”筱梦璇看着凌向澜,随后说道:“少庄主跟家母,也是极亲厚的呢。”凌向澜端着杯子,喝一口道:“我自幼丧父,跟母亲相依为命到今天,不是亲厚二字能道清楚的。”筱梦璇不做声了,这是触动了人家的伤心事了。气氛有点压抑,筱梦璇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开口道:“令堂是了不起的女中豪杰,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撑起这么大的产业,实属艰难的。我也是女人,我能体会这其中的艰辛,我若处于那样的境地,自问是做不到的。少庄主,你很幸福。”

  凌向澜第一次从别人口里知道自己原是幸福的,他对幸福基本是没有什么概念的,只知道努力,得到母亲认可,不想看到母亲愁容满面和失望叹息,小小年纪酒背负了太多太多的责任。凌向澜一杯接着一杯饮着杨梅酒,看着天空悬挂的明月,突然有说点什么的欲望,对着一个半陌生的女人,他想倾诉。可对着筱梦璇这张脸,凌向澜又觉得有什么堵在胸口,半点吐不出来。当年,他还是个小男孩,对很多事并没有太深刻的印象。只记得他和母亲,以及妹妹,原本生活一个小渔村,那里的人朴实热情,待他们亦是温和亲善。可是在他六岁那年,妹妹突然高烧不退,母亲背着妹妹一家一家找医生,让医生看了又看,想了很多法子,也没能挽救妹妹幼小的生命。母亲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吃不喝,也不说话,那时候,他好怕好怕,怕自己妹妹没了,母亲也没了。妹妹只比自己小半岁,他看着妹妹小小一团,就那么没了,他抱着妹妹,不让村里人去下葬。总犹存着一丝丝希望,妹妹会醒过来,母亲也会恢复往日笑容。可他抱着妹妹在祠堂跪了三天三夜,妹妹依然无声无息闭着眼睛,忽闪忽闪的睫毛再也不会动了。如果妹妹还活着,也该和眼前的筱梦璇这般大了,可是妹妹不在了,他再也没有了疼爱的妹妹。自那以后,凌向澜再也没有哭过。村里人还是把妹妹葬了,可他的母亲依然不说话,也不吃东西。六岁的自己夜夜做噩梦,梦见母亲不要自己了。直到后来有一天,村里来了很多的生人,他们是来找母亲的。幼年的凌向澜不知道他们和母亲说了什么,只记得母亲突然肯出来见天日,带着他向村里人,一户一户拜别。母亲带着他,跟着那一只队伍,来到了如今的淮水山庄,从此也改变了他们母子的命运。

  凌向澜如今再回忆这段往事,内心已经非常平静了,当时的隐痛和恐惧,如今也只在心尖上微微颤动了一下。他又是沉闷地灌了一口酒,才开口道:“梦璇姑娘,倘若我妹妹如今还在这里,也应该是如你这般聪慧的,可能还比你漂亮很多很多。小时候,全村人都夸妹妹粉雕玉琢,长大必是颜盖天下,貌美绝伦的。”筱梦璇看着凌向澜沉默了好久,突然说出这么一段话,有点摸不着头脑,只得说道:“我倒没想到少庄主竟还有妹妹的。但看少庄主如今睥睨天下的气势,以及雅人深致的姿态,令妹必是才貌双绝的。只是令妹如今是在哪里,怎么没和少庄主以及令堂生活在一起呢。”凌向澜眼睛里闪过沉痛,幽幽道:“夭折了,我从不敢在家母面前提起,家母日日诵经,也不过是为妹妹超渡尘世苦海,往生极乐,不入轮回。”

  看着凌向澜一脸悲伤落寞,筱梦璇心里竟也有些动容,叹道:“都说亲人的缘分需几世修得,令妹不过是提前退场,她终在某一处等着跟你们团聚的。少庄主,切勿太过伤怀,令妹也必不会期望活着的人为她如此伤心的。”

  凌向澜认真看着筱梦璇,见这个筱梦璇端庄从容,说话不疾不徐,好比高手博弈,不见风云,输赢却已在心中。喝了几杯以后,筱梦璇已经有点微熏,凌向澜却不见丝毫醉意,这种果酒对他这种浸淫酒场多年的人,自是跟喝白开水一般,没有任何威胁的。只听得他对着微醉的筱梦璇说道:“梦璇姑娘,那天在杨梅林迷路了可有什么奇遇?”筱梦璇现在的状态,思维都已经有点脱线了,过了好一会才咕哝道:“奇遇没有,倒是看见了一个诡异的山洞,怪吓人的。”凌向澜听完眼神一冷,没有丝毫温度,只是此刻的筱梦璇是感觉不到的。凌向澜再出声,已是声音冷冽,道:“梦璇姑娘,以后不该去的地方还是别太好奇的好。”

  筱梦璇点点头,趴在了桌上,关于凌向澜的这句警告,自是没有听进去的,但是旁边的小翠听见了,也看到了凌向澜瞬间阴冷的眼神,小翠内心闪过一丝担忧,担心她家姑娘的日子以后怕是没那么顺畅了。她赶紧把筱梦璇扶进屋,因为担心醉了的筱梦璇说多了有危险。凌向澜没有阻止,自己一个人依然饮着酒,只是刚刚还笑容满面的脸,现在已阴云密布,生人勿进。

  凌向澜心里自是明白这个筱梦璇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不然他何苦费尽心机找了她来,但凡事不可操之过急么。他的母亲再三交代自己切切留意这个女人,必是与山庄的渊源极为相关。他自小没见过父亲,只知道父亲是顶天立地的男人,本该拥有这世间最高的尊荣,却被自己的哥哥谋害,身在地狱。如果父亲在,妹妹也许也不会那么早的夭折,这世间的繁华,妹妹甚至都没看过一眼就匆匆离世。母亲说起父亲,总是悲戚万分,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他必会向仇人讨回一个公道。小时候,没有父亲在一旁教导,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他付出的努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母亲教导自己强大,就为有朝一日能救父于水火。妹妹早夭,家庭本就支离破碎,他唯有救出父亲,他们这一家方得圆满,这天下,也将不是薛煜澈一个人的天下。母亲教了自己十八般武艺,可却唯独没有教会自己如何去爱。凌向澜看着眉目生动的筱梦璇,内心无故泛起涟漪,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他知道筱梦璇,是他整个复仇计划里至关重要的一环,这种矛盾的情绪,让凌向澜愈加烦闷。他一手拍向石桌,桌子应声碎裂,凌向澜站起来,绝然离开。纤风洞乃山庄禁地,除了母亲,怕是没人知道里面的一切。他也担心筱梦璇会有多余的好奇心,坏了自己的大事。

  第二日醒来,筱梦璇揉了揉胀痛的脑袋,再次领悟了贪杯的后果。硬撑着起了床,打开门,山庄的清新空气扑面而来,人也跟着清醒了不少。索性在院子里转转,路过昨晚的石桌,惊奇的发现桌子不见了。筱梦璇有点犯迷糊,莫非昨晚上跟凌向澜喝酒是一场梦?“姑娘,怎么起来了不找小翠?”筱梦璇看到小翠迎面走来,问道:“昨晚这里不是有个石桌吗?”小翠回道:“是有个石桌,今早上山庄的管家带人收走了,说是少庄主嫌材质不好,准备给姑娘打造一个新的。”筱梦璇对于这个解释有点啼笑皆非,但想到是在人家的地盘,也就随便吧。用过早饭,她开始对近日来的工作进行收尾,汇总。也是时候回一趟筱莞居了,出来好久了,怪想念家里的。

  中午的时候,筱梦璇找到凌向澜,向他表达了回家之意,凌向澜不解:“凌某是有哪里做的不周到么?梦璇姑娘这就急着回去了?”筱梦璇忙摆手,道:“不是不是,山庄很好,只是我出来太久,得回去看看家里和作坊了。”凌向澜沉思了一会,说道:“那倒也是,那就由凌某亲自护送姑娘回去吧。”筱梦璇这回手摆的更急了,道:“凌庄主太客气了,我自己回去就好,再说,我也带了亲卫的。”不管她怎么拒绝,凌向澜都坚持要送,实在推脱不过,也只好同意了。

  筱梦璇把所有的图纸都仔细收好带回去,小翠一边收拾一边感叹筱莞居的好,筱梦璇听了摇头失笑。凌向澜准备了一辆过分宽敞的马车,看的筱梦璇直咋舌,豪门就是豪门,这摆起阔来一点不输皇家。筱梦璇没想到凌向澜竟然让她同乘一车,这多少是有点尴尬的。不过,她也不是什么小家子气的女人,却也不在乎这些俗礼。

  车上,凌向澜问筱梦璇:“姑娘,以后有什么难处,尽管跟凌某开口便是。还有,我们相处时间也不少了,姑娘还一直生分的称呼凌某为少庄主,以后叫我向澜就可以了。”筱梦璇听了,干笑一声道:“少庄主不也一直称呼我姑娘姑娘的么,我还以为少庄主喜欢这样叫呢。”凌向澜被筱梦璇这样噎了一下,倒也不恼,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筱梦璇却抿唇一笑,再次开口道:“向澜。”凌向澜听着这声“向澜”突然愣了一下。筱梦璇的声线是比较特别的,这声“向澜”,尾音上翘拉长,凌向澜觉得自己心里的某个地方突然就变得柔软了。低低的应了一声:“嗯!”一时间,车内的空气变得有些微妙,筱梦璇看着面冠如玉的凌向澜,心道:这世上真的不要相信公平,有些人不但长相好,还聪明,关键背景还好。筱梦璇轻轻虚咳一声,打破这种尴尬:“向澜,我就好奇问一下,你们山庄后面的山洞是隶属山庄吗?”

  凌向澜面部线条突然就变得冷硬了,闷闷的道:“是。我不怕告诉你,那里是山庄的禁地,任何人不得入内的。”筱梦璇回想起上次经过那里的情景,一股不祥涌上心头。再看凌向澜的脸色,怕是自己已经踩了别人的底线了。她真诚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以后绝不会再探究,还望你别介意。”许是这种真诚感染了凌向澜,他反而觉得自己过分了,故而随意的转开话题,问道:“梦璇姑娘有没有心仪之人?”筱梦璇听完以后觉得搞笑的不行,这人会不会聊天啊,闷笑出声。

  凌向澜看到筱梦璇笑的怪异,问道:“有什么不对吗?”筱梦璇笑了一会,停下道:“首先,你直接叫我梦璇就好了,其次,你这人问问题可真够直接的,这算隐私,好吗?要说心仪的人,我还真不知道,应该是没有的。”凌向澜听了惊道:“难道你不是心仪薛子麟,那位十皇子。”筱梦璇也惊了,道:“你从哪里看出来我喜欢子麟了?呵呵,优秀的男人,世间很多女子都会喜欢。可惜我已身有牵挂,凡心难动啦。”凌向澜意味深长的看了筱梦璇一眼,道:“有些事情怕是由不得人的,我虽没有什么情感经历,也知道世间最难道清楚的便是感情。”

  筱梦璇看着凌向澜,问了一个自己一直很想问的问题:“你喜欢菀儿?菀儿是心思单纯的孩子,如果真心喜欢,请珍惜她。如果你不喜欢,请不要给她不必要的错误暗示。这个算我对你的请求,好吗?”凌向澜撩起帘子,看向外面,笑道:“有时候缘分是奇妙的,我们都且等着看吧。”筱梦璇听不出这回答的具体含义,但是已经失去了继续聊天的兴致,剩下的路程里,她都是闭眼假寐,后来还真就睡着了,等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到了筱莞居门口,看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薄被,无声的看了凌向澜一眼,下车。

  小红迎了出来,道:“姑娘回来啦。”这半个月,她被留下打理这里的一切。筱梦璇笑嘻嘻的抱了一下小红,道:“想你们啦,所以我就回来了,惊不惊喜?”没理会小红激动的点头,她转身对凌向澜道:“进去坐坐,带你参观下我的筱莞居。”凌向澜抬头看了眼大门,念叨出声:“筱莞居,好名字呀。”随着筱梦璇的脚步进了门,这样雅致的院子,让凌向澜由衷赞赏筱梦璇的生活品味,进了屋里,立刻被室内家具的风格所吸引,不吝赞美道:“梦璇姑娘是真才女,我凌某人真是请对了人。我都可以想象未来山庄的面貌了。”筱梦璇对这样的恭维不置可否,她的优势不过是异时空带来的,没什么好骄傲的。如果把自己遇见的这些极品放在自己生活的时空,还不知道厉害成啥样?凌向澜喝了一杯茶,细细欣赏了一番筱菀居的格局,倒并没有久留就告辞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梦桃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