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杀人犯的女儿
苏颜晚2019-10-14 14:303,124

  警铃声扬长而去,记者们也像搬家的蜜蜂,哗的一下全部飞走了。街上围观的群众们也都打道回府,重回梦境,与周公交好。所有的喧嚣与热闹,都随着警铃声的逐渐弱小而落下帷幕,直至消失在街道尽头,世界重新归于安静,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

  赵晋瑶坐在沙发上,无尾熊的耳朵已经被揉皱了,家里所有的灯都开着,可她还是很害怕,爸爸哭过的眼睛,妈妈撕心裂肺的样子,都深深刻在她脑子里。太阳开始上班了,没走过一个地方,就把阳光洒在街道上,就像是为地球充电。现在是早上8点,太阳停在了她的窗户上,房间里的灯在太阳光下显得微不足道。空旷旷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更加显得她单薄弱小。她已经在沙发上坐了一晚上了,爸爸妈妈还没回来,她又累又饿又困,最终瘫倒在沙发上,无尾熊从手里滑落,掉进沙发底下,再也没见过。

  “瑶瑶?你醒了?”赵晋瑶是在床上醒来的,陈文婷坐在她身边,手抚摸着她的头,充满爱怜,“她的宝贝女儿啊,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妈妈?”看到母亲的那一刻,所有的害怕,担心,无助,都化为小孩子最宝贵的眼泪,赵晋瑶抱着妈妈的肩膀,头埋进脖子里,哭的肝肠寸断。陈文婷刚收拾好的情绪,在看到女儿时也顷刻间崩盘,母女俩抱头痛哭,伤心欲绝。

  在陈文婷看来,无论发生什么,女儿的学业都不能耽误,于是,无论赵晋瑶多么抵触,陈文婷还是在一周后将她送到了学校。

  一出门,陈文婷就紧紧捂住了女儿的眼睛,一路将她平安护送到学校门口,才松了一口气。她以为,只要她小心看护,赵晋瑶就不会看见家门口墙上那些不堪入目的话,就可以不用理会路上旁人的眼光,她只是没有想到,她觉得神圣庄重的学校,却是个挖心的修罗场。

  赵晋瑶刚走到教学楼下,就被人迎头泼了一身水。一路上的窃窃私语简直要把她逼疯,她快步走进教室,以为那里是安全的地方,在踏进教室门的最后一刻之前,她一直都是那么以为的。别人不了解她才会那样,和他一起的人不会的。

  “赵晋瑶来啦!”刚到走廊的她就听见了从自己教室传来的喊声,她一下子停在那儿,不知道即将面临什么的她吓得不敢再往前一步。她害怕等待着她的,超出她的心理承受防线。但往往最勇敢的,恰恰是小孩子。她最终还是一脚踏进了教室。

  “杀人犯的女儿!”黑板上6个大字瞬间刺痛了她的眼睛。“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我爸爸不可能是杀人犯,他们弄错了,大家都弄错了,要赶紧把黑板上的字擦掉,不可以让他们污蔑我爸爸,不可以。”赵晋瑶快步从教室门口冲上讲台,就在快要拿到黑板擦的那一刻,突然从侧面伸出来一只手,抢先一步拿走了黑板擦。“赵晋瑶,敢做就要敢当。”

  她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的人,那个平时跟在她后面,马首是瞻的同学。她仿佛掌握了赵晋瑶的生杀大权,手握黑板擦,趾高气扬的站在那儿,仿佛自己是即将手刃恶人的正义使者。她脸上的鄙夷,嘲讽落在赵晋瑶眼里,格外的讽刺。

  她突然很生气。“这群人知道什么?这群虚伪的,没有脑子唯利是图的可怜儿凭什么污蔑自己的爸爸?凭什么说他是杀人犯?”这么想着,手上的动作也越发暴力。“还给我!”她想:“无论如何要把黑板擦抢回来,要把黑板上的字擦掉。”“

  “我爸爸不是杀人犯!”

  “你爸爸私吞公款,克扣拖欠农民工工资,全A城的人都知道了。”她背后的某位同学跳出来,义正言辞。

  “不是的!”

  “有人因为他跳楼了。”又有人站出来大声喊道。

  “不是的,不是的!”

  “我妈妈说你爸爸就是个刽子手,他吸农民工的血,是个十恶不赦的吸血鬼。”拿着黑板擦的哪位同学像是给她下了最后通牒。

  “你胡说!”

  “你也是个吸血鬼,小吸血鬼。”

  “你们家一家子拿着穷人的钱吃喝玩乐,活该被查。”

  “你活该,赵建诚应该被枪毙。”

  “滚出去,这个教室不欢迎你。”

  “对,我们不需要杀人犯的女儿这样的同学,你滚出去。”

  “滚,滚出这个教室,滚出学校。”

  一时间,群情激奋,一张张天真纯洁的脸上,却都挂着令人害怕的阴森。

  她脸涨的通红,双眼也充血发红,看着自己周围一张张令人感到恶心憎恶的脸,她忽然怒火攻心,不管不顾的冲进人群:“我撕烂你们的嘴!”只是,她还没靠近离她最近的哪位同学,就被推到在地,头撞到讲台,磕破了,手也擦破了皮。

  “你活该,你和你爸爸一个样。”“同学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对她发起了新一番攻势。她抱腿坐在地上,头埋进腿弯里,任凭大家围着自己辱骂,有的人觉得嘴巴上不够过瘾,还要挤到前面来踢她两脚,不解恨,在扇两巴掌。无论怎样,她就是不抬头,他们的脸她已经看够了。不争气的眼泪簌簌的掉,她憋着不出声,打湿了裤子。

  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老师进教室。

  下午,陈文婷来接女儿放学。看到赵晋瑶双眼红肿,头发散乱,细白的胳膊上一片青紫,她怒不可遏,扯着女儿的书包把她带到了教室办公室。“贺老师,你看看我女儿。”她一把撩起赵晋瑶的裤子,上面赫然一片青紫。“学校是纯粹,自由,接受教育的地方。”她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因此说话断断续续的。“但是我的女儿,在这样的地方,甚至不能完好无损,这就是你们学校的素质教育吗?”

  “赵妈妈,你冷静一点,我们也不想的,在说了,学校这么多人,像你女儿这种情况,我们管的过来吗?”贺老师坐在办公桌上批教案,头都没抬。这要是以前,陈文婷还没走进办公室,她就起身到门口迎接了。

  陈文婷没有过多纠缠,她带着女儿离开了,她觉得这个学校从上到下都烂透了,相当初,她为了女儿能上这所学校,整日与赵建诚吵架,现在想想,真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

  “妈妈,我不想上学了,上学没意思。”

  “好,不上了,明天不去学校了。”

  “后天也不去了,以后都不去了。”

  “好,不去了。”

  “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见妈妈突然不走了,赵晋瑶也停下来等。陈文婷走到女儿面前,慢慢蹲下。

  “爸爸,要好一阵子才回来。”她忍住眼泪,用她认为最能给人力量的语气。

  “妈妈,爸爸……杀人了吗?”一天了,杀人犯三个字在她脑子里,在她讨厌的那些人嘴里呆了一天了。一天里,她把一年的眼泪都哭干了,她从来没有那么绝望无助过,后来的话她都听不见了,打在她身上也感觉不到痛。她只是自责,她居然开始怀疑自己的爸爸,爸爸被警察带走的样子又出现在眼前,她赶不走,忘不掉。“不会的,我爸爸不会是那样的人。”她只能一遍遍安慰自己,仿佛这样,就能赶走心里的怀疑。

  “不是的,爸爸只是犯了一些错误,他没有杀人,我们要等他回来,好吗?”

  “好。”似乎陈文婷的安慰起作用了,赵晋瑶从一天的黑暗里走了出来,看到母亲一脸憔悴,她试图安慰她:“妈妈,你也不要太难过,我会陪你的。”

  “好,我不难过。”她边答应边理顺女儿的头发,调皮的孩子突然懂事,从来都不值得父母骄傲。

  整整一周,赵晋瑶都没去上学,老师更没打电话询问,仿佛学校不存在这名学生。陈文婷整天忙进忙出,几乎一整天都不在家,赵晋瑶一打开电视,爸爸就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她迅速换掉了台,这种情况已经发生无数次了,她一开始还会难过生气,现在甚至可以冷静的换台,继续看电视,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

  晚上8点半,陈文婷回来了,走到门口,听到电视播放的声音,想到女儿乖乖看电视的样子,苦涩的心里也有了一丝安慰之意。将药匙插到锁扣里,一扭,发现门开着,不安从手上传来,她轻轻的扭开门,悄声走了进去,屋里没开灯,一片漆黑,电视上人物大声说话,显得整个屋子寂寥无比,她走到玄关处,把客厅的灯打开,屋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不安转变成了恐慌,厨房,卫生间,卧室,没有,没有瑶瑶。她瘫倒在沙发上,手捂着脸,仿佛天塌了般奔溃大哭,如果没有瑶瑶,她该怎么活呀?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继续阅读:第七章 绑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好,平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