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夜半惊魂
三千晴空2019-10-15 15:243,226

  韩胜男看了眼宋慈,抓起放在桌上的长剑,然后往桌上扔了个银粿子,然后就潇洒的朝后院走去。

  宋慈哑然失笑,没想到这个黑纱蒙面的姑娘居然会因为自己的微笑而直接起身离席,当今理法盛行,女子一般都养在深闺之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极少有女子会在出来抛头露面,一般都是家里没有了顶梁柱,所以不得不如此。

  所以宋慈倒也能够理解人家姑娘避嫌的想法,点了几样小菜之后,宋慈又要了一壶烈酒,今天酷寒,喝点烈酒暖身,晚上才不会冻醒,这也是建阳县衙那个见多识广的老仵作传授的经验。

  虽然宋慈自幼苦读诗书,不过他对断案判案却十分感兴趣,这些年倒也跟着老仵作学了不少东西,这次来临安府入太学读书之前,老仵作喝得伶仃大醉,老仵作一直叹息,好好的读书种子,偏要来学这些下九流的东西,学成了又有什么用?

  那一夜,宋慈没有说话,只是心中暗暗发誓,有一天,一定要将老仵作的毕生所学,整理成书,让它能够流传下去。

  酒饮微醺之后,宋慈在店小二的带领下,背着书箱,朝后院走去。

  店小二殷勤的替宋慈将房门推开,然后将油灯摆在桌上,笑着道;“这位公子,可要热水泡脚?”

  宋慈笑着扔出一个银粿子:“这么冷的天,没有热水泡脚,岂不是难以入睡!”

  店小二连忙捧住宋慈扔出的银粿子,讨好的笑道:“好勒!‘公子您稍等,热水马上就来!”

  韩胜男就仿佛幽灵般,怀里抱着长剑,斜靠着宋慈的房门,透过遮面的黑纱,目光幽幽的看着殷切服侍宋慈的店小二,冷哼道:“为什么我这边,就没有热水泡脚的待遇?”

  店小二顿时就愣住了,客栈的服务可没有这一项,但如果有豪客像宋慈这样给了小费,他们这些伙计自然不会吝惜力气,从后厨提一桶热水过来给客人泡脚,保证让客人舒服。

  但是这种事情,又怎么好和韩胜男说,更不要提韩胜男还是一个女儿家,万一真去问了,搞不好还会被人骂一句登徒子,别忘记了,韩胜男可是随身带着佩剑的。

  宋慈笑着道:“你也给这位姑娘送一桶热水,刚才的银粿子,应该够了吧!”

  店小二连忙点头:“够了,够了,公子,还有这位姑娘,你们请稍等,我马上就来!”

  宋慈看着店小二带着几分慌乱的离开,然后对韩胜男笑着道:“他们也就是用送热水来捞点小钱,姑娘你可能不知道这点,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直接扔几文大钱就可以了!”

  韩胜男听到了宋慈的话之后,被面纱遮住的俏脸却是微微一红,她自小就生活在临安府,从没有外出住宿的经验,这次如果不是临时有事,否则也不会半路在十里铺找客栈歇息,这些客栈里的规矩,说实话,她还真不是很懂。

  “要你管!”虽然韩胜男将宋慈的话在心里暗暗记住,不过她还是娇哼了一声,然后抱着长剑,转身走回到隔壁的房间。

  宋慈关上房门,摇头轻笑,没想到自己和这个火爆脾气的姑娘还挺有缘,居然住在她的隔壁。

  泡了热水脚之后,酒气发散,宋慈只感觉浑身燥热,虽然外面风雪漫天,不过他躺在床上,却丝毫感受不到寒意,迷迷糊糊,就进入到梦乡之中,直到后半夜客栈里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这才将宋慈从睡梦中惊醒。

  紧接着后院那边就传来嘈杂的声音,好像整个客栈都全部被惊动了。

  宋慈皱着眉头,披着衣服打开房门,外面风雪肆虐,寒意涌来,让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正好店小二从客房走廊这边跑过,宋慈一把揽住那个店小二的胳膊,低声道:“后院人声鼎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陈侍郎的如夫人死了!”店小二原本就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听到宋慈的问题,连忙结结巴巴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死人了!”

  “对,那边现在还在闹着呢!掌柜的让我过来告诉这边的客人,不是走水,不用惊慌!”店小二连连点头,客栈里死人再正常不过来,这次只是因为死得是陈侍郎那个狐媚的如夫人,才会闹出这大的动静。

  相比而言,客栈最怕的,其实就是走水,一旦火势蔓延,搞不好整间客栈就没了,所以掌柜才让伙计过来安抚人心。

  宋慈穿上斗篷,朝着后院走去,只见后院人来人往,他拉过一个慌慌张张的伙计,沉声道:“陈侍郎那个院子情况不明,你去告诉掌柜,封住客栈所有的门,禁止任何人离开,如果是凶案,这里所有人,都有嫌疑!”

  那个伙计看着宋慈一副读书人的模样,再加上宋慈说得严重,他心里虽然有些疑惑,却还是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前面的食肆跑去。

  客栈后面有一进雅苑,寻常并不对外开放,一般是有‘达官贵人从这里路过,需要住宿的时候,就安排在这里。

  雅苑制式就和普通的四合院没有区别,进去之后,左右两边分别是几家客房,可以让侍女和家丁分别居住,中间的那间房,进去之后,就是一个客厅,左手边是主卧,右手边是贴身侍女的耳房,两间房只隔着一个客厅,主卧这边有什么动静,耳房里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宋慈走进客厅的时候,只见陈侍郎呆坐在上首,黄豆大点的油灯,散发着昏黄的幽光,映得他的脸色一片苍白!

  其他人都在他的旁边慌慌张张的走来走去,仿佛不这样做的话显示不出自己正在为主人的事情上心。

  宋慈看了眼发生凶案的主卧,发现有人正准备进去,立刻沉声喝到:“现在不能判断死者死因是什么,闲杂人等,禁止进入案发现场!”

  客厅里的众人听到宋慈的大喝之后,先是齐齐的愣了一下,然后全都停了下来,视线齐刷刷的聚集到了宋慈的身上。

  宋慈看见自己一声大喝将众人都震慑住,正准备继续开口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清越动听的声音:“清场,闲杂人等都给我立刻退出去,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严禁走动,严禁交头接耳,严禁串联!”

  宋慈听到这个声音,诧异的转过身,然后就看见住在自己隔壁的女子右手按在腰带上系着的长剑剑柄上,快步朝客厅里走来,而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七八个身穿劲装,腰胯长刀的武士。

  这些武士身上的味道,宋慈简直太熟悉了,他一眼看过去,就能够看见这些人全都穿着制式的官靴,腰带上的吞口,全都铸成了虎头样式,甚至就连兵刃,都是制式的雁翎刀,这些人,绝对都是官府里的公人,不是捕快,就是负责刑名的缉捕司高手。

  陈侍郎看见韩胜男来势汹汹,总算打起了一点精神,抬头看着韩胜男,沉声道:“你是何人?”

  宋慈同样好奇,转头看着眼前黑纱蒙面的韩胜男,心里暗暗猜测,莫非这是个女捕快?

  韩胜男从腰带里面掏出一块铸铁令牌,亮在陈侍郎的面前,脆声道:“韩胜男,大理寺表奏议司司直,专司,侦缉,刑名!”

  宋慈听到韩胜男的‘自我介绍之后,不由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她,女捕快倒是不出奇,但是一个女子,能够成为大理寺的司直,那就只能够说一声佩服了。

  “居然是大理寺的人!”陈侍郎‘喃喃自语,若他没有乞骸骨归乡,区区一个大理寺的司直,岂敢在他这户部侍郎面前如此大声喧哗。

  只可惜如今他已经没了官身,而且今晚的事情,还需要韩胜男查明真相,所以他坐在椅子上拱了拱手,算是对韩胜男回礼,然后哀声道:“韩司直,老夫的宠妾在哪里死于非命,她随身携带的七宝奁也不见了,韩司直,你可一定要替老夫讨回公道啊!”

  “那个房间,有没有人进去过?”韩胜男转头看了眼那个看起来因为灯火熄灭,显得有些阴森森的房间,对陈侍郎追问了一句。

  陈侍郎茫然的摇了摇头,他身边的那个老管家站出来,低声道:“这位姑娘,那个房间出事之后,我就禁止任何人进去,我可以保证,里面一切都和案发时一样,绝对没有人进去过!”

  “走,我们进去看看!”韩胜男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了眼宋慈,冷哼道:“无关人等,都给我先出去,这里是案发现场,你们等在这里,我很容易会将你们当成是想来混水摸鱼,毁灭证据的凶手!”

  说道最后,她的目光透过遮面的黑纱,狠狠的剜了宋慈一眼,然后这才朝那个房间走去。

  韩胜男的那几个手下,连忙提着风灯跟上。

  宋慈朝那个房间看了一眼,发现陈侍郎等人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想了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韩胜男好像在针对自己,不过听到凶案,他还是忍不住想去看个究竟,所以趁着别的人不注意,他还是慢慢朝案发的房间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宋慈之壁画杀人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宋慈之壁画杀人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