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猫妖杀人
三千晴空2019-10-17 17:303,206

  宋慈听到外面传来的叫喊声,顿时眉头微微皱起,正准备开口,但是看见了韩胜男之后,却还是闭嘴没有说话。

  韩胜男冷哼道:“来人,将那个在外面喧哗的人,给我带进来!”

  两个大理寺的高手立刻就转身走出去,然后架着一个穿着青色衣袍,脸色惨白的中年男子从外面走进来。

  这个中年男子全身上下都滚满了冰渣,仿佛惊吓过度似的,双脚虚浮无力,被那两个大理寺高手架着胳膊抬进来,一下就软软的跪坐到地上,似乎还没有回过神。

  另外一个大理寺高手冒着风雪从外面走进来,凑到了韩胜男的身边,低声嘀咕了两句,然后韩胜男就用诧异的目光看了眼宋慈,沉声道:“喂!刚才让客栈伙计封锁住前后门的人,是不是你?”

  “没错,是我,今晚风雪漫天,不利于行, 凶手不可能跑出去,只要封锁住客栈的前后门,凶手就肯定还在客栈里,他跑不掉!”宋慈轻轻点头,大方的承认了封锁客栈这件事情,的确是自己的吩咐。

  “‘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份见识,刚才我已经派人在客栈周围观察过了,没有出去的脚印,所以凶手肯定还在客栈里面,没有逃走!”韩胜男有些赞许的对宋慈点了点头,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抢先一步,想到自己前面去了。

  “救命,救命,猫妖杀人了,猫妖杀人了!”

  那个青袍男子突然像是回过神来了似的,又继续喊起了刚才在外面喊过的那些话。

  韩胜男撩起遮面的黑纱,将自己的俏脸露出来,然后朝宋慈看去,紧接着,她的视线就与宋慈碰撞在一起,然后两人都发现了对方眼中惊讶的神色。

  他们两人之前在命案现场,都发现苦主的脸上,有被猫爪抓过的伤痕,而此刻这个青袍男子又在高喊猫妖杀人,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关联不成?

  “徐泰,张虎,你们是在什么地方发现他的?”韩胜男定下心神,朝着那两个将青袍男子架进来的手下开口询问。

  “禀司直,我们是在这座院子侧边发现他的!当时他还躺在地上,满是冰雪,看起来像是在雪地上晕倒过,我们赶去时,他应该是刚刚苏醒!”徐泰对韩胜男拱手行礼,毕恭毕敬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出来。

  韩胜男大步走到这个青袍男子的身边,然后沉声问道:“我乃大理寺表奏议司司直,此地发生血案,你在院子外面鬼鬼祟祟的,到底是什么人,籍贯何方?”

  宋慈不动声色的走到韩胜男的身后,然后仔细看着青袍男子,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青袍男子被韩胜男的话吓了一跳,连忙跪在地上,对韩胜男磕头,高声道:“大人,冤枉,冤枉啊!小的叫做柳乐家,是临安府人氏,家住甜水井巷,这次出京,是想贩些布匹回来卖掉,拿着的刚刚出城就遭遇风雪,只能够在十里铺歇脚,我真的是冤枉啊!”

  “甜水井巷的赖皮冯七,你认识吗?”张虎冷哼一声,对着柳乐家沉声问了一句。

  柳乐家愣了一下,然后这才回过神,摇头道:“大人,您是不是弄错了,我们甜水井巷没有这个人,倒是有一个赖皮叫做赵七,不知道是不是大人您说的这个人?”

  “禀司直,甜水井巷的赖皮赵七是我手下的帮闲,看来他应该没有说谎,的确住在甜水井巷!”张虎对韩胜男拱手行礼,证明了柳乐家的身份之后,就肃容站在到了一边,沉默不语。

  宋慈心里暗暗赞叹,虽然不知道韩胜男的本事究竟怎么样,但是只看张虎开口诈柳乐家这一下,就知道她手下这些大理寺的高手,都是精明强悍之辈,不容小觑,所谓强将手下无弱兵,看来韩胜男应该也不简单。

  “你到院子侧边,是不是想方便?”宋慈看了眼站在自己身前的韩胜男,嘴角边浮现出一抹笑意,然后出其不意的对柳乐家问了一句。

  “方便什么?”

  韩胜男诧异的对宋慈问了一句,然后马上就反应过来,立刻俏脸微微泛红,接着狠狠的剜了宋慈一眼。

  柳乐家用震惊的目光看着宋慈,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衣袍上的冰渣,应该就是你方便的时候,被吓晕之后才弄出来的吧!否则的话,外面雪花飘飞,你裹一身雪都没问题,但是绝不应该身上带着冰渣!”宋慈轻轻摇头,将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

  韩胜男听到宋慈的话之后,仔细的看了看柳乐家衣袍上的冰渣,发现的确都集中在下半身, 于是立刻就嫌恶的摇头,还伸出手在鼻子旁边扇了两下,似乎要散散味。

  柳乐家尴尬的解释:“大人,我,我今天贪杯,多喝了一点,起夜发现茅房里有人,所以只好出来解决,结果,结果就……!”

  他最开始还说得十分流畅,但是越到后面,就越是结结巴巴,就连脸上的神色都慢慢的充满的恐惧,眼神也逐渐变得空洞起来。

  “‘结果怎么样?”宋慈上前一步,站到了柳乐家的面前,沉声对他追问起来。

  柳乐家眼神空洞,结结巴巴道:“结果,结果我就看到了猫妖,好大一只猫妖!救命,救命啊!”

  他仿佛看见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似的,仿佛疯了一般,疯狂的朝着桌子底下钻去,然后抱着膝盖,躲在桌子下面,瑟瑟发抖。

  宋慈和韩胜男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在心中暗暗的感到诧异,这个柳乐家究竟看见了什么?所谓的猫妖,又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将他吓成这个样子?

  “来人,把他给我拉出来,准备冰水,让他好好清醒清醒!”韩胜男看着躲在桌底瑟瑟发抖的柳乐家,沉声对手下吩咐了一句,寒冬腊月,就算是遭受大理寺酷刑晕厥过去的犯人,一桶冰水浇过去,都能够立刻清醒,更不要说柳乐家只是普普通通的行商了。

  “韩司直,此人无罪,以冰水浇之,实在太残忍,事后他必定会重病一场,此人应该是家里的顶梁柱,病不得,还是我来问吧!”宋慈眼见徐泰出门去准备冰水,连忙站出来劝阻韩胜男。

  韩胜男听到宋慈的话之后,悄然将伸进怀里的手拿了出来,他原本等浇冰水让柳乐家清醒,询问明白之后,给他一锭银子当做汤药费,没想到宋慈居然站出来阻止。

  她深深的看了眼宋慈,然后冷哼道:“既然你说有办法,那我就先看看你的本事好了!”

  正如宋慈所说,柳乐家必定是家中顶梁柱,而甜水井巷都是些小门小户,柳乐家重病一场,搞不好就是家破人亡,如果不是柳乐家此刻疯疯癫癫,无法问询,她也不会出此下策,但她也准备做出补偿,一锭纹银,充作柳乐家的汤药费,应该还有盈余。

  宋慈对韩胜男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桌边,看了眼端坐着的陈侍郎,先是对他微微一笑,然后这才慢慢蹲下来,看着躲在桌底的柳乐家,然后低声道:“别怕,我们这里有很多人,你先吸气,然后放松,慢慢的闭上眼睛!”

  柳乐家茫然的转头看着宋慈,似乎不明白宋慈在说什么。

  宋慈对柳乐家微笑,轻声道:“来,跟着我做!”

  说完之后,宋慈就开始慢慢的吸气,示意柳乐家跟着自己学。

  柳乐家看着宋慈,然后慢慢的,一点点的学着宋慈,深深的吸气,然后情绪逐渐的平复下来,最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宋慈看着柳乐家好像已经逐渐平静下来,他低声道:“你慢慢回想,你现在内急,发现茅房有人,于是到院子旁边方便!”

  “我去院子旁边方便!”柳乐家迷迷糊糊的重复着宋慈刚才的话。

  “然后,你看到了什么?”

  宋慈继续引导柳乐家,等着柳乐家说出真相。

  “猫,一直好大的猫!”柳乐家的脸上浮现出挣扎的神色,平复下来的情绪,也再度变得激动。

  “猫的身上有什么?”宋慈眉头微微皱起,继续追问。

  “猫,身上都是血,还捧着一个匣子,它,它瞪了我一眼,然后就从墙头跳下去了!不要,不要杀我!”柳乐家突然惊醒,疯狂的手舞足蹈,看来被那只所谓的猫妖吓得不清。

  韩胜男走到宋慈身边,看着像是疯了一样的柳乐家,低声道:“难道真的是猫妖作祟?”

  宋慈从容的站起来,对韩胜男微微一笑:“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世上那里有什么猫妖,更何况猫妖偷陈侍郎如夫人保管的七宝奁做什么?这件案子,必定是有人用怪力乱神的手法来作案,难道韩司直怕了?还是韩司直真的相信这世上有鬼神?”

  “我剑下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奸邪之辈,若有鬼魂,怎么不见他们找我报仇,这件案子离奇诡异,我看你好像还有几分本事,而且好像也喜欢探案,就先跟着我参谋一下案情好了!”韩胜男看了眼宋慈,傲娇的让宋慈来帮忙查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宋慈之壁画杀人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宋慈之壁画杀人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