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雷伤人 (四)
影凌乱2019-11-01 16:121,521

  那天,天刚下完大雨,天空像是被雨水洗涤过一般,似乎显得比平时更加敞亮了些。

  正值晌午掌厨备膳之际,小路泥泞将干未干之时。突然远处山上一声轻微的闷响传了过来,声音不大,但很清晰。村民可能会认为是雨后山体滑坡石头滚落的声音吧,都表现出毫不在意的样子依旧自己干自己的事儿。但有二个在村口河边闲聊的人例外。

  “小哥,你听到啥声音没有?”

  “我又不聋,这么清晰咋能听不到嘞?中了?”

  “哈哈,中了中了肯定中了,想不到这么快就中了!走走走我们赶快过去看看!”殃鸡听到闷响声后,先是一愣,再是一问,确定自己没有幻听之后才笑出了声。昨天刚埋好的一个土雷不料今天就有猎物上钩,这地方果然和小哥说的一样,首战告捷啊!殃鸡记得他老爹生前打到的最大猎物就是豪猪了,那东西全身带刺儿,全身又是宝,就连内脏所有的部位都有药用价值,他老爹打到后直接整只卖给了一个老中医,可值钱了;殃鸡又回想起他老爹临终前说的话:“这种土雷,那小鸡小狗过去不会有动静滴,但凡那百八十斤的大猎物经过,准跑不了。”这可把殃鸡高兴坏了,这次肯定比那豪猪还大,还要值钱。想罢,殃鸡难掩激动之色叫上我爷爷就往按土雷的陷阱方向跑去。

  一小会儿,两人就来到了安陷阱不远处的一颗大树旁,在哪向陷阱处观望,两人手里还各持了一把砍柴刀作为防御武器,不敢轻易上前。殃鸡在大树边支出个脑袋望了一会回头对着爷爷说:“小哥,你看到没?怎么什么都没有?是不是威力太小咯?猎物跑咯?”爷爷闻声向陷阱处望去,好像确实什么都没有,便开口道:“难道刚才那声音不是土雷炸?”

  这山上草木繁多,又因为下了雨,空气格外的新鲜。他们安装陷阱的位置是根据殃鸡平时看他爹打猎学到的经验来的。那位置在一个大石头旁,石头圆圆的有两人高,石头外边是峭壁,除峭壁一边围着石头其他方向全是树,由于是冬季,地上的落叶到处都是,树木略显拥挤,唯一宽敞一点的地方就是石头旁边,所以他们把陷阱装在了那,殃鸡说那儿有动物的粪便,肯定有大型猎物经过。

  殃鸡和我爷爷躲在不远处的大树旁观望,视线内的陷阱处看上去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爷爷当时就在想,这里树木繁多难免有些遮挡视线,这必须猫过去确认一下啊。再看殃鸡,他有些患得患失,显得有些低落,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嘛,害我白高兴一场。”

  “行嘞,机会多的是,我们过去确认一哈子吧。”爷爷看着殃鸡的样子有些鄙夷,这才一天,没中就没中咯,后面时间长呢,再不济多装几个雷咯。本来我爷爷是无心趟着混水的,那天喝了酒听殃鸡诉苦,所以才告诉殃鸡自己以前学手艺的地方;告诉他后的问题就来了,殃鸡不识路,那行吧,索性我爷爷就带着他们翻过两座山来到这边。

  其实爷爷刚刚也有些小激动,毕竟他自己以前天天在家里做手艺活,从来没出来打过猎,那一上山,仿佛回到了童年玩闹的日子。更何况用土雷打大型猎物,如果中了,心里肯定也会有些小小成就感。

  片刻后他们两人一前一后朝着陷阱处缓缓走去,视线随着脚步越来越近。没几步,爷爷就发现那陷阱处的落叶似乎有些凌乱,不由的把手里柴刀又握紧了三分,止步对着身后紧随的殃鸡说:“没确定好的情况下,还是小心点。”于是两人放慢了脚步,降低了声音,缓缓朝着陷阱处再次走去,当视线完全没有被乱木遮挡、完全清晰后,眼前的一幕让两人呆若木鸡。陷阱处全是散落的枯叶,两米外是一滩新鲜的血迹,血迹沿着峭壁旁指向了前方远处的灌木丛里。由于土雷是安在表面,用树叶盖着,没有把地上炸出一个坑,导致他们误以为没中,没曾想真的中了!

  这怕是炸到这畜生大动脉了吧?流这么多血。爷爷和殃鸡缓过神来,殃鸡啐了口唾沫后先开口:“他奶奶的!中了!看这血迹肯定大物件儿!走,小哥,沿着血迹去看看!”

继续阅读:怪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爷爷的鱼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