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是谁欺负你
鲤鱼爱打滚2019-11-08 18:002,127

  姜鱼倒是没想到这个法子。

  毕竟她只是个下人,去求三小姐未必能行。虽然平日里三小姐对自己也算不错,可是这又要如何开口呢?

  “三小姐…… ……未必肯帮忙吧?”姜鱼担忧地说道。

  几位小姐中数三小姐在老夫人那最受宠、地位最高,但是论性情也怕是最差的了。娇蛮任性,若是男儿身,未必不是第二个明琅。 

  金铃也只是提供了一个思路,若是问及怎么去做,她心中也没有确切的想法。

  正在这时,屋子的门突然被人从未推开,一个娇小的身影提着小灯笼闯了进来。

  两人同时回头,惊呼道:“四小姐?”

  来人正是明府四小姐明欢,是由俪姨娘所出,与其他几位小姐并非是一母同胞,论年纪也是最小,今年不过十一岁,比姜鱼还要小上一岁。

  因为年纪相仿,与姜鱼相识后,明欢有时候就会跑来找她。

  “银铃,我听小云说你受伤了?我拿了药膏来。”明欢梳着双髻,稚气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担心,小巧的手上正拽着一盒棕色的漆木药盒。

  “四小姐费心了,奴婢已经上好药了。”姜鱼扯过一旁的外衣挡住自己光着的双腿,正想上前给明欢行礼,却被她按回了床榻上。

  “我瞧瞧。”明欢扯开她的外衣,看到已经被裹上纱布的左膝和肿地高高的右膝,忍不住惊呼一声,“啊,三哥哥欺负你了!”

  姜鱼尴尬地笑笑,解释道:“不是的,是奴婢自己不小心摔的。”

  “你骗人!小云看到你被金铃扶着从玉笙院出来的,肯定是三哥哥欺负你了。不过,他不是最疼你了吗?姨娘说,你是三哥哥的通房丫头。”明欢皱起淡眉,想要伸手去摸又担心会伤到姜鱼只好将手收了回来。

  姜鱼一怔,疑惑道:“通房丫头?四小姐在说什么呢?”

  “你不是每天都陪着三哥哥睡觉吗?”明欢一脸天真地问道。

  姜鱼估摸着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的事情了,但是面对明欢的问题,她还是如实解释了:“只是守夜而已,算不上陪睡觉吧。小云和小依不也是会给四小姐守夜的吗?”

  “这样吗?那是我误会了?可是大家都这么说呢。”明欢本就是听到旁人说的时候问了一嘴,具体通房丫头除了陪睡还要做什么她是完全不明白的。

  “大家?”说着,姜鱼就看向金铃,却发现对方尴尬地避开了自己的目光。

  若不是明欢提出来,金铃都忘了这一茬了。这件事几乎是明家半公开的秘密,明老夫人虽没有明着安排,但若是明琅有需求完全可以这么做。

  因为顾忌银铃年纪尚小,她也不曾提起过,现在想起来,刚才自己的提议也真是不靠谱了。

  三小姐又怎么可能会要少爷的通房丫头呢?

  “银铃,这个…… ……”金铃也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其实两人身为三少爷的贴身婢女,被选为通房丫头只是时间的问题,只有银铃一直傻傻地以为还可以赎身离开明家。时间久了,她竟然也慢慢地将此事给忘在了脑后,甚至连刚才她都还是想着帮银铃离开明家。

  “是真的是不是?”姜鱼郁闷地叹了一口气,见金铃点了点头,她这才明白明琅到底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了。

  她原本以为明琅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是占有欲作祟。毕竟换做一般的小丫头赎身出府,明琅连眼皮子都不会掀一下。而自己好歹也在他身边服侍了两年,可能多少有那么一点感情。

  现在的情况她实属没有料到,谁能想到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明琅的通房了,她这个当事人却毫不知情,甚至连一点影子都没有察觉到。

  “银铃,你不要丧气呀,我一定会帮你想办法的。”看着银铃软萌的小脸上满是沮丧,金铃觉得十分过意不去,忍不住就脱口而出。

  明欢正疑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就听到金铃这话立马来了兴致:“什么,什么,我也要帮忙!”

  “四小姐愿意帮忙?”姜鱼想到金铃之前说的话,若是三小姐不行,不知道四小姐可不可以?

  虽然明欢只是姨娘所出,但是明家对于嫡庶之分并没有那么在意,除了出身,明欢在明府就是正经的四小姐,吃穿用度完全比及明月,更没有人敢随意欺负她。

  “银铃的事,我自然是愿意的。你就说给我听听,我来帮你们想办法。再不行,我就去求姨娘。”明欢点头答应道。

  她年纪尚小,相比于威严的老夫人,自然是更相信自己的娘亲。

  姜鱼与金铃对视一眼,然后才缓缓道来:“四小姐,奴婢打算赎身出府,可是少爷他不答应。”

  “赎身出府?是有谁欺负你了吗?你告诉我,我一定让他过来跟你道歉!”明欢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姜鱼,以她的小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好端端的姜鱼为什么会要离开明家。

  姜鱼失笑,摇头解释道:“不是的。奴婢签的是活契,只要攒够了银子便可以赎身回家的,并非是有人欺负奴婢了。”

  没有人愿意顶着奴籍过一辈子的,即便是贫穷的百姓,那也是自由身。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好少女,穿越到大月没有像影视剧中那样成为大家小姐享享清福,但是也不至于要给别人打一辈子的工吧。

  她可是一直把贴身婢女当作生活助理的工作在干,这才能够心无芥蒂地服侍明琅,毕竟得罪了顶头上司可没有好果子吃。可是就算是顶头上司,也不能阻止员工正常离职不是?

  所以说呀,这主奴关系和工作的上下级关系还是有区别的。

  要不是当初她留心,险些就真的签了死契,彻底卖给明家了。

  “啊?那你走了,我岂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吗?”明欢并不明白姜鱼为什么非要离开明家,她一直以为姜鱼会一辈子都留在明府,这样她们就能长长久久地作伴了。

继续阅读:第 9 章 馊主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奴婢要经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