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一
梵同2019-10-16 12:382,393

  神界,仙气飘飘,云雾缭绕,琼楼玉宇,一派祥和景象。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

  此时,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声响起,置身于这云雾缭绕间,让人似乎有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循声望去,只见深深庭院间,一女子在白玉石凳上侧身而坐,她一只手的手肘半倚着光洁如新的同款白玉石桌,撑着她的小脑袋,桌上放置着一个青花瓷壶和同色茶杯,杯子里添满了青色茶水,清香四溢。距离茶杯不远处,用瓷盘装着各式各样的糕点和稀奇古怪的零嘴,堆满了整个桌面。

  女子另一只手里拿着蓝皮书籍,周身弥漫着墨香,那只纤纤玉手白皙纤细,恰如玉瓷般柔滑细腻。

  云雾缭绕,美人如兮,白衣卿相,身形妙曼,唯美如画,让人不由心生神往。

  “啊,啊,啊,好无聊啊,这种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美不过三秒,只见女子把蓝皮书籍往桌上一扔,双手不知何时交叠在一起,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埋在其间,像条咸鱼似的倚着桌子,瞬间哀嚎出声。

  令人惊讶的是,那些糕点和零嘴并没有从桌子上掉下去,反而像是有生命似的堆叠在一起,为女子留出一大块空隙。

  那声音听着有些尖锐凄凉,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经历啥惨绝人寰的事情呢。

  “公主殿下,发生什么事了……”。

  此时,绿光飘过,一个身穿绿衣,面容姣好的仙娥凭空出现在庭院里,走到女子的跟前,面色焦急询问道。

  “公主,你又怎么了啊???”。

  这位仙娥姐姐问话的时候,来来回回把自家主子打量一遍,确认她没什么大碍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神情略微有些无奈,再度开口道。

  这个又字,说明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多次了。

  我名唤司念卿,,站在我跟前这位绿衣仙娥是我的贴身女官名唤绿翘。

  从她的称呼就可以知道,我就是传说中的神界公主。

  我爹叫司渊,我娘叫凤卿,他们俩是六界众生敬仰的天帝和天后,也是人人都称颂的模范夫妻。

  他们俩从成亲到现在,一直都恩爱如初,关于这点的话,从我的名字就可以看出。

  其实,我们家并没有六界传闻中那般神秘,一点也不高大上。

  在外人面前的时候,我叫天帝老爹为父皇,天后老娘为母后。

  没有外人在的时候,我就跟凡间一样叫爹和娘。

  不过,我们家的血统挺高贵的。

  老爹的真身是条上古青龙,老娘的真身是只上古凤凰,至于我是龙凤混血。

  如果要问我啥真身,本人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因为,自我出生起,就没有变过身,一直保持着人形。

  按照凡人的成长轨迹,从只会哇哇直哭的婴儿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

  前段时间,我觉得无聊得紧,绿翘不知道从哪里寻来凡间的话本子给我解闷。

  其中,话本子最出名的便是董永和七仙女的爱情故事。

  爱情是什么,我委实不知,也没兴趣知道。

  可是,这七仙女,我却熟悉得很。

  世人皆知:“天上一天,人间一年”,这“天上”指的是六重天的仙界。

  六重天的现任仙帝大人叫司席,他是我的叔叔。

  七仙女名唤司紫,是我的七堂妹。

  说起这个“堂妹”,我委实觉得心虚得很。

  究根究底,还是占了身份的便宜。

  如果说,仙界一天相当于人间一年,那么神界一天就相当于人间百年了。

  司紫上头有六个姐姐,而我上头有六个哥哥。

  也许是物以稀为贵,我出生的那天,老爹喜极而泣,在我娘面前笑的跟二傻子似的。

  老爹就我这么一个独苗苗的闺女,可谓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在我的记忆里,老爹虽然是天帝,可是却从来没有对我黑过脸,每次说话都是笑眯眯,轻声细语的。

  倒是我恃宠而骄,干过不少调皮捣蛋的荒唐事情,哥哥们都是轮流给我背黑锅。

  这不是哥哥们自觉,其实他们也不想的,可是自家老爹的威慑力太强了。

  刚对闺女和颜悦色,下一刻就对儿子们拳打脚踢。

  在老爹的观念里,无论我干了啥荒唐事,都是兄长们带坏的。

  听哥哥们说,每位神族刚出生时,都无法化为人形,需要以本体真身示人。

  神界流逝时间缓慢,三千年的神族相当于凡间的一岁孩童。

  也许是神族不死不灭的缘故,创世父神在身归混沌之前,将一缕残魂化为天道。

  天道明规,神族每过一万年,将有三九小雷劫,每过三万年将有六九中雷劫,五万岁成年将有九九大雷劫,每一道都是至阳至纯的紫极天雷。

  紫极天雷扛过去了,就会修为大涨,晋升神位。

  若是没扛过去,修为尽失,需要重新修炼,入六道轮回经历劫数。

  至于,经历什么样的劫数,无人知晓,天道自有安排。

  成年之后,不必再经受紫极天雷的迫害,自此一帆风顺。

  也许是为了积攒力量,神族直到成年之前都会下意识维持本体真身,极少幻化人形。

  六个哥哥都经历过紫极天雷,都被雷劈过。

  唯有我不曾经历过,从出生起就保持着凡人婴孩的模样。把几个哥哥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当然,这不是最让人羡慕的,最让人震惊的是天帝老爹,似乎不想让细皮嫩肉的我受苦,不知道用了啥秘法,瞒过天道,让我跳过了三九小雷劫,六九中雷劫,修为依旧精进,稳步增长。

  我的修为精进,很快超越了六个哥哥,在家里仅次于天帝老爹和天后老娘,排行第三。

  可能因为我从小就被老爹娇宠着长大,性子着实调皮捣蛋了些。

  今日拆这家的墙,明日毁那家的园子,闹的这九天之上的神族个个都不得安生。

  你说向天帝大人告状吧,他老人家就把儿子拉出来顶锅。

  没错,在天帝大人的眼里,儿子就是根草,女儿就是个宝。

  至于,身为罪魁祸首的我依旧逍遥法外。

  久而久之,我就成了整个神界人人自危的混世魔王。

  据我老爹口述,我体内这身修为也是有来由的。

  据说,某年某月某日,某位德高望重的神君带着众神的殷切希望,采取曲线救国的方式。

  直接绕过天帝老爹,找到了天后老娘,委婉的向她表达了公主殿下行为不端,希望加以管束的诉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念卿君莫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念卿君莫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