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婴怨煞
没有蛋的球2019-10-16 11:583,092

  夏海市长途客运站卸客区处,一男一女正跟着人流朝着出站口走去,男的身着白色素衣,衣裳单薄,按现在还未入春的季节温度这样的穿着难免让路人多看几眼,而他本人却是一脸的淡然,似乎就算天塌了也与他无关一般,一旁的女生则穿着一件咖色妮子大衣,一头短发显得格外精神。

  “还是要再次感谢你在车上帮我,待会我就回学校了,还有,我现在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不吝啬的话,赏个名字呗”女生有些俏皮的说道,陈君临笑了笑,柳若梅这个小丫头很对他的胃口,当然不是男女方面的,而是她的性格,颇有一些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感觉。

  “我叫陈君临,君临天下的君临”陈君临抬眼道。“切,还君临天下呢”柳若梅撇了撇嘴有点鄙视继续问“你待会要去哪儿啊?”

  陈君临现在也在想这个事,自己先去哪呢,虽说闵家给自己安排了身份,但是自己这次出来本就不为俗事而来,只是多个身份多个方便而已,想了想只是说自己有去处。

  让柳若梅听的是一阵恼火说道“我才不管你了,把你电话给我,我要回学校了,以后我请你吃饭,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陈君临哪有电话,这次出来身上除了一张银行卡,一身衣服,就什么都没带,尴尬的挠了挠头“那什么,我没有电话,要不你把你的给我,我记下来,以后我打给你”,听的柳若梅是一阵无语,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外星来的吗,连手机都没有。

  无奈之下,柳若梅只能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报给他,并嘱咐若有困难一定要给她打电话,她能帮就帮,她是怕陈君临初来夏海容易吃亏,之前那个胖子这点倒没有说错,虽然陈君临有一膀子力气,但是现代社会,有力气是没用的。

  陈君临暗自发笑,自己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人担心会无法生存下去,想当初,他初入玄天界就遭遇吞天巨兽,自己在它的肚子里呆了整整三千年才出来,那里的生存环境之恶劣,也是他平生仅见了,在那种极端的情况下他还是活下来了,这小小的夏海只能说是一处浅滩而已。

  待挥别柳若梅之后,陈君临也整了整衣领,不管怎么样,先找住的地方再说,按照闵家给的地址,神识放开,不多时便找到了闵氏制药的位置所在,随即身化流光向那边飞去。

  “这位先生,请问你找谁?” 刚刚来到这公司楼下,还未走近,就有一名保安迎着他走了过来。

  “我找闵娜,你帮忙通报一声?”陈君临回道,这是闵申送他的时候告诉他的名字,说是外门的家族弟子,现在在打理这闵氏制药。

  “闵娜?你是说闵总吗?先前队长确实有说今天有闵总的客人要来,你稍等一下,我去问问”陈君临点了点头任他去了。

  不多时,就见从门口出来两个人,保安朝这边指了一下,那两人便匆忙的朝这边走来。

  走到近前,那名年纪稍大的女子恭声说道“请问是陈先生吗?”见陈君临点头,女子更加恭敬了“陈先生,我家长辈已经和我说过了,您能来我公司是我们的荣幸,外面风大,您先随我进去吧”说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陈君临也不墨迹,抬腿迈步。

  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年轻女子已经有些傻了,她身为闵娜的秘书,太了解她了,她从二十五岁接管闵氏制药开始,奉行的几乎是铁血手段,一上任便将公司异己全部排除,更是力排众议,将业务拓展到了化妆品一行,为公司打开了全新的领域,今早甚至和公司最老的员工,她爷爷一辈的李老起了冲突。

  就这么一个高傲且强势的女人,居然如此的卑躬屈膝,而对面那个男子似乎还坦然受之,一瞬间,她对这男的失去了好感。

  陈君临可丝毫不在意他人的感受,他当初在修得大乘并灭杀那修真界巨头之后,飞升仙神界后他便一直孤身一人,闯鬼窟,平林崖血蝗,从未见他身边有帮手,直到遇见了洛幽。

  洛幽,玄天界洛神族圣女,集万家族千宠爱于一身,两人在邙山战阵时邂逅,后不打不相识,为对方而倾心,互许终身。

  后洛神族遭受巨变,族王反叛,将主脉屠的几乎是一干二净,当时洛幽正和陈君临在别处,在听闻洛神族巨变他便与洛幽回到洛神族,哪知半路遭遇两大圣尊的截杀,这才来到了地球。

  其实以洛幽的实力,虽然不是圣尊,但是圣尊之下是已然无敌的存在,在玄天界,明面上的四大圣尊,其中包括他在内的三名都已深受重伤,最后一位与他也有些渊源,不会加害于他,所以他不担心洛幽的安全,就是怕那妮子担心自己,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比如带人扫平那两大圣尊手下的势力。

  这边,刚进到大厦之内,随着闵娜向电梯口走去,“叮”的一声,电梯门应声而开,一位老者面带怒容的从电梯内走了出来,还有两位身穿科研白大褂的人,同样带着怒意一起走出电梯。

  “闵娜,你什么意思?你还真把他领到公司来了?真不把我这老头子当回事了吗?”这老人只是扫了一眼陈君临便不再看他,转而向闵娜质问道。

  被老人这么说她也怒了,回道“李老,这位先生是我爷爷的客人,是他老人家请来的,并非我的主意”。

  这李老名为李欣荣,乃是这闵氏制药最老的员工之一,闵娜的爷爷在六十余年前被闵家派出来在外建立势力,当时他拿着家族给的一药方,找到了当时在俗世初出茅庐,空有一身本事却无处发挥的几个年轻人,一起组成了闵氏制药。

  从最开始的外伤药,再到后面的成立集团公司,这几个老一辈的人可谓是功不可没,现在,包括闵娜爷爷在内的,就只剩下不到三人,而这李老就是其中之一,在其他人纷纷退休时,只有他依然坚守着这个岗位。

  “闵华阳请来的,他难道老糊涂了吗?这么个毛头小子他懂什么?知道什么是制造吗?”李老不依不饶道。

  他是压根不相信这么个年轻人会是什么制药领域的科研教授,至于闵娜说的闵华阳请的,那更是无稽之谈了,他比闵娜更了解闵华阳。

  “我的确是不明白什么叫做制药,但我知道你马上就要死了”一直在冷眼旁观的陈君临突然开口说道,几个人听到他说的都瞪大眼睛看向他,似乎语不惊人死不休,他接着说道“不只是你,还有你后面的两个人,不出三日,必死”

  李老听了这话更是吹胡子瞪眼起来,这不知从哪里来的小子,刚一见面就咒我死,他怒极反笑道“好小子,你说说我们三个怎么不出三日就会死”

  “呵,你们吃了不该吃的,自以为是好东西,殊不知那是催命符,有违天道,你们不死,谁死”陈君临说完这话也不再理会他们,朝着闵娜说道“不急于现在进去,你先给我找个住处吧”

  闵娜听闻也不再和李老理论,忙向陈君临回道“陈先生,我已经备好一处住所,是我家族在临江居墅的一处别墅,已经整理好了,您可以直接住进去,我待会让小周送您过去”

  陈君临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那气急败坏的李老三人,跟着走了出去,闵娜朝小周点了点头,小周会意跟着陈君临的脚步离开了。

  在车上,周悦时不时的就瞥一眼后视镜正在闭目修养的陈君临,她对这个姓陈的男子没有半分好感,不说闵娜那近乎讨好的态度,就是他对李老出口便是咒人死的态度,她也不想与此人有接触。

  感觉到周悦那不善的目光,陈君临也是无奈说道“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周悦听他这么说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闵总的事我不会过问,但是李老他们三日必死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李老年纪虽然大了,但是他身体一直很健朗,旁边两个也都是他最得意的学生,更是五十岁不到”她现在是一点都不信陈君临说的话。

  陈君临睁眼看了会窗外,其实刚刚初见这李老时他就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一股阴邪之气,异常强烈。

  按照常理这种阴邪之气如果出现在人的身上,不用片刻就会身中阴毒而死,而这三人却是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异常,这也让他有些好奇,随即放出神识笼罩于三人身上进行探查,结果发现这三人体内有着一团团的阴气正在凝聚成一个婴儿人形。

  按照这样的速度,不出三日必定会凝结成功,到时候阴气破体,神仙都救不活了,而这种情况他很明白是什么原因,他将其称之为婴怨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天下君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天下君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