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冰雪
祎晨2019-10-24 19:007,088

  星期天吃过早饭,梁璇和妈妈一起去医院给奶奶送饭。回家要关门的时候,看见庄博向自己招手。

  梁璇走到庄博的窗前,“怎么了?”

  庄博起身凑近窗户,“刚刚是去医院送早饭吧?奶奶怎么样了?”

  “输几天液好多了,血压稳定了。”

  庄博点点头,“还要在医院住几天?”

  “可能再有三两天就出院了。”梁璇回答。

  “嗯……你等一下。”庄博说完转身离开书桌。

  不一会儿,庄博拿着一个包装袋走过来,从窗户递给梁璇。

  “这是什么?”梁璇接过问道。

  “我爸去了一趟欧洲,带回来一些零食。”庄博笑着说,“本来昨晚上就想给你送过去,结果徐渊说你去医院了。”

  梁璇笑了笑,“谢谢庄庄。”

  “现在除了我爷爷和家里的阿姨,”庄博笑着说道,“只有你还会叫我这个小名。”

  “怎么,不愿意吗?”

  “怎么会……你想叫什么都可以。”庄博的声音低了下来。

  “啊?你刚嘟囔了句什么?”

  庄博笑了笑,“没什么,快回去吧,外面冷。”

  快到十二点,梁璇走进厨房,看见一屉包子正冒着热气。

  “妈,怎么想起蒸包子了?”梁璇伸手挥开面前的蒸汽。

  “你爸说你奶奶想吃包子了。”梁璇妈妈回答。

  “嗯,这什么馅的?”梁璇问道。

  “羊肉萝卜的,医生说你奶奶吃些羊肉好。”

  “羊肉……”

  “我蒸的多,等下你拿碗装几个送给邻居们,我去医院送饭。”

  “你一个人去?”梁璇问道。

  “嗯,你别去了。”梁璇妈妈说完开始往餐盒里面装包子。

  梁璇端起两碗包子,打算先送到徐渊家和段子珊家。刚打开门,看到了庄博。

  “你这是……”两人同时问道。

  “我妈蒸的包子,我去给大家送一些。”梁璇说道,“你呢?”

  “我去叫徐渊吃饭,”庄博说道,“他父母不是回老家了吗。”

  两人走到徐渊家门口,庄博敲了半天门,徐渊没有出来。

  “不会还在睡觉吧?”梁璇问道。

  “有可能……”庄博回答,“刚就是打他家里电话没人接,我才过来找他……”

  梁璇叹口气,“要不你再敲一会儿,我先给子珊送去。”说完递给庄博一个碗。

  庄博伸手接过,“你去吧。”

  段子珊送梁璇到门口,“还没叫醒徐渊?”

  “不知道。”梁璇回答。

  “我也过去看看。”段子珊说道。

  两人朝徐渊家走着,看见庄博进去了。

  “你总算是醒了……”庄博的声音透着一丝无奈,“你怎么……连衣服都来不及穿?”

  梁璇和段子珊一看,徐渊裹着一条被子站在庄博对面,脚脖子露在外面,嘴里还在不住地打哈欠。

  “大哥!这都几点了?你还没睡醒?”梁璇感慨道。

  徐渊摇摇头。

  “昨晚上几点睡的?”段子珊问道。

  徐渊嘿嘿笑了笑,“也不太晚……就三四点吧……”

  “你的三四点怕是到五六点了。”庄博无情戳穿道。

  梁璇叹口气,把庄博手里的碗塞到徐渊怀里,“给,快醒醒吧,该吃午饭了。”

  “还是去我家吃?”庄博询问,“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

  徐渊摇摇头,“不用,我吃包子就行。”

  “赶紧穿好衣服洗把脸趁热吃!”段子珊稍微提高声音说道。

  徐渊好像清醒过来,捧着碗跑进屋子里。

  “还是你有威慑力。”梁璇对着段子珊竖起大拇指。

  “毕竟是从小就当班长的人。”庄博笑着说。

  梁璇回去又端了两碗包子,出来看见庄博站在门口。

  “你还没回去?”梁璇问道。

  “包子该有我一份吧?”庄博说着伸手去接梁璇手里的碗。

  梁璇收回手,“没有,你不能吃。”

  庄博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梁璇。

  “羊肉馅的。”梁璇回答。

  “噢……”

  梁璇知道庄博想起了那件伤心的事。

  “庄庄和我一起去送吧。”梁璇提议。

  庄博点点头。

  梁璇先送了一碗给秦阿姨,两人接着走向温琳琳家。梁璇抬头看看庄博,他虽然面色如常,但梁璇知道他现在的情绪比起之前低落了。

  “放寒假有什么打算吗?”梁璇问道。

  “还没想好,”庄博回答道,“好像只能学习吧。”

  “要不咱们考完试去看电影吧,之前听琳琳说周星驰的新电影快上映了,叫什么来着?”梁璇“用力”回想着。

  “《长江7号》”庄博说道。

  “对!”梁璇笑着说,“看我这记性!”

  庄博笑着摇摇头。

  “你为什么喜欢周星驰呢?”走过拐角,梁璇问道。

  “因为《唐伯虎点秋香》……”庄博说着拿出钥匙开门,门从里面打开了。

  “庄爷爷好!”梁璇笑着说。

  “爷爷,您怎么出来了?”庄博问道。

  “刚在院子里,听见你俩的声音了。”庄博爷爷满脸笑意,“璇儿,最近都没有来看爷爷啊。

  梁璇咧嘴一笑,“这不是住校了吗,周末才能回来。”

  “住的还习惯吗?”庄博爷爷问道。

  梁璇点点头,“挺好的!”

  “你姥爷最近怎么样?”

  “前几天刚通过电话,姥姥姥爷都挺好的。”

  “嗯……南边降温了,他得多注意身体啊。”庄博爷爷又问了些别的事情,低头看向梁璇手里的碗。

  “这是你妈妈蒸的包子?”

  “嗯,”梁璇停顿了一下,“不过是羊肉萝卜馅的。”

  庄博爷爷收拢了笑意,过了一会儿说道,“是要给琳琳送吧,去吧。”

  庄博对梁璇道声下午见,扶着爷爷进去了。

  梁璇给温琳琳送完包子,回到家打开电视,边吃饭边看《百家讲坛》。快结束的时候,妈妈回来了。

  梁璇妈妈坐下吃饭,梁璇看看时间,拿起遥控器换了中央一台,熟悉的旋律响起,《今日说法》开始了。

  “住校都看不上《百家讲坛》和《今日说法》了。”梁璇说道,“一会儿得上电脑补补这周的。”

  “那新闻呢?新闻能看上吗?”梁璇妈妈问道。

  “手机每天有新闻推送,办卡的时候赠送的,”梁璇回答,“就是政治新闻有点少,一会儿一块补。”

  梁璇妈妈收拾着桌子,突然想起一件事,“包子你没给庄博家送吧?”

  “放心吧,没有。”梁璇回答。

  “看我,一时忘了庄博和他爷爷都不吃羊肉。”梁璇妈妈说道。

  “没事的,他们都不会介意的。”

  “庄博奶奶过世快3年了吧?”

  “嗯,”梁璇回答,“就在我们中考之前。”

  “少年夫妻老来伴……老伴一走,留下的人不好过啊……”梁璇妈妈叹了口气。

  梁璇回到卧室,准备午休,却还想着之前与妈妈的对话。

  如果有一天,自己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在自己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时候过世了,那会怎么样呢?

  午休醒来的时候,爸爸也从医院回来了。

  “爸,你回来了?今晚上姑姑陪床吗?”梁璇问道。

  梁璇爸爸点点头,看上去很疲惫。

  “快去睡会儿吧。”梁璇妈妈说着接过梁璇爸爸手里的东西。

  “这是买了一箱奶啊?”

  “不是,从医院拿的。”梁璇爸爸回答,“看你奶奶的人提来的,太多了,她让我们每人拿一点。你下午去学校带上喝。”

  梁璇接过,放在书桌旁,打开电脑补上一周错过的节目。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响了。

  “喂?”梁璇接起,声音压得很低。

  “璇儿?你声音怎么这么小?”温琳琳不自觉也放低了声音。

  “我爸妈在休息。”

  “哦,我是想问咱们几点去学校?”温琳琳询问。

  梁璇抬头看一眼时间,刚刚过了三点,“要不五点?”

  “行,那你看着时间收拾东西啊,五点巷口见。”

  “嗯,好的。”

  “那就这样,我再给子珊说一声。”温琳琳挂断了电话。

  梁璇讲完电话,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走出来一看,是妈妈。

  “吵到你了?”梁璇小声问道。

  妈妈摇摇头,“本来也醒了,不过你爸还睡着。谁打的电话?”

  “琳琳,她问我几点出发。”

  “还是坐她家的车吗?”

  “嗯,应该是。”

  梁璇妈妈点点头,“收拾收拾,看看还需要什么,我去买。”

  “不用了,学校有几家小卖部的,该有的都有。就是还不能洗澡,不过我昨晚上洗过了。”梁璇说道。

  “嗯,多带几件厚衣服,要降温了。”

  “对了,”梁璇声音突然提高了一点,随即立刻压低,“我刚看新闻说南方有大范围的降温。”

  “我昨天打电话了,你姥姥说没什么事,就是下了场雪,还挺好看,你舅舅还带着你弟弟妹妹去拍照了。”

  “哦,”梁璇安心了,笑着说道,“我还没见过长沙的雪景呢,雪中的岳麓山应该很美吧。”

  “肯定啊,银装素裹,分外妖娆。”梁璇妈妈也笑了起来,“等你放寒假了咱们就回长沙。”

  “可是那时候雪早就化了……”

  梁璇回去继续看电脑,手机响了一声。

  是庄博的短信。“你们打算几点出发?”

  “5点。”梁璇回道。

  “还是按回来时那样坐车吧?”

  “应该是。”

  “嗯,我知道了。我通知徐渊。”

  梁璇放下手机,过了一会儿,庄博的短信又传来了。

  “过两天降温,带件厚衣服。”

  “嗯,我知道了,你也是。”

  “庄博还是那么细心啊!”梁璇想着。

  车停在校门口,温琳琳打开后备箱,梁璇和段子珊站在两旁,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琳琳,你这吃的……是不是拿的有点多?”梁璇开口。

  “咱们下周六就能回家的……”段子珊补充道。

  “我知道啊,但是这一周万一再没饭吃怎么办?”温琳琳说着提下来一箱优酸乳。

  三人一起把东西拿下车。庄博和徐渊也到了。

  两辆车先后离开。

  庄博和徐渊充分发挥了绅士风度,自觉提着东西朝宿舍走。

  “刚刚上车我就想问的,今天怎么不是你妈妈开车?”梁璇问道。

  “我爸我妈晚上有个什么宴会要参加,她去做头发了。”温琳琳回答。

  “你家阿姨好厉害啊,做饭好吃,干活利索,车还开的这么稳当。”梁璇继续道。

  “那当然!”温琳琳说,“你不知道我妈当时面试了多少个保姆才选中她的。”

  “我还是更喜欢吃庄博家阿姨做的饭。”徐渊开口道,“过瘾!”

  “上火上的也很过瘾!”段子珊开口道。

  大家都笑了起来,想起徐渊之前吃太多辣导致隐疾复发,坐立难安的样子。

  “庄博家阿姨是四川人吧?”温琳琳问道。

  “重庆人。”庄博纠正道。

  “差不多嘛,离那么近。”温琳琳继续道,“我家阿姨是广东人,做饭清淡,煲汤一流,特别养生。”

  “嗯,你家阿姨煲汤是真的好喝!”梁璇赞赏道。

  温琳琳正想回应些什么,梁璇继续道,“但是庄博家阿姨弄的火锅也是真的好吃啊!”

  到了宿舍楼下,徐渊和庄博不能进去,东西只能由温琳琳、梁璇和段子珊一起提上五楼。

  “女生宿舍,男生止步。意思是男生宿舍,女生就可以随便进啦?”温琳琳问道。

  “也许是……要不你哪天去试试?”梁璇回答。

  三人聊着笑着上了楼。

  这天政治课上,班主任陈老师讲到了换座位的事情。

  “本来我是想离高考也就半年了,座位就保持现状吧,贸然调整怕会影响大家的状态。不过最近总有同学来找我,因为各种原因想要调整座位。既然有同学反映,老师就要综合考虑大家的意见。咱们举手表决一下,想要保持原状的同学请举手。”

  梁璇和温琳琳同时举起了右手。

  “那希望调整座位的同学请举手。”

  梁璇注意到举手的人似乎比之前多一些。

  “看来想换座位的同学居多。既然这样,咱们就等这次期末考试之后,按照成绩排座位。如果大家还有什么建议或意见,可以私下再来找我。”

  下课后,梁璇和温琳琳如往常一样去找段子珊。快到301班教室,却见老师刚刚出去,看来今天下课晚了点。五个人便一起走去食堂。

  “没想到想换座位的人有那么多!”梁璇感叹。

  “不是所有的同桌都像咱俩这么和谐的!”温琳琳说道,“你不知道赵梦瑶和她同桌闹矛盾吗?”

  “有吗?为什么?”梁璇问道。

  “唉……你心也是真大,她俩的不合几乎全班皆知了,你居然不知道。”

  “你们要换座位吗?”徐渊问道。

  “是呀,期末考试之后换。”梁璇回答。

  “期末考试后不是放假了吗?”

  “放假来了换呗。你们老师说过换座位的事吗?”

  “没有吧,”徐渊转头看向庄博,“有吗?”

  “老师提过一次,但大家不太想换。”庄博说完,看向梁璇和温琳琳,“你们老师怎么决定要换座位了?”

  “因为有人跟老师反映和同桌不合。”温琳琳回答,“好像还挺多人。”

  “会有谁呢?”梁璇疑惑。

  “我至少知道三个人,不过……”温琳琳看着梁璇,“跟你说了也是白说。”

  “果然女生多,事就多啊。”徐渊说道,“我们理科班就没有这种问题。”

  “那是你不知道。”段子珊回答,“不然咱们老师那次为什么会提这件事。”

  “你和璇儿还真是一样……缺心眼。”温琳琳说道。

  伴随着又一场降雪,大家纷纷穿上了更厚的衣服。

  “这种天气,好适合吃火锅。”梁璇喝完碗里的汤说道。

  “就是,”徐渊附和,“庄博,放假去你家吃火锅吧!”

  “好啊,你们定个时间!”庄博答应道。

  温琳琳看看手机日历,“要不2月1日吧,怎么样?”

  大家都同意,庄博接着说道,“有什么想吃的菜提前告诉我,我好跟阿姨说。”

  “记得要弄成鸳鸯锅啊!”温琳琳补充道。

  “鸳鸯锅是没有灵魂的,”徐渊说道,“正宗的重庆火锅都是全红汤!”

  温琳琳正想怼回去,段子珊开口道,“没有灵魂的火锅才适合你。”

  梁璇忍不住笑出了声,看到徐渊瞪了自己一眼,咳嗽一下,“其实……除了火锅,我还特别想喝鱼头汤,就我姥姥炖的那种。”

  “放寒假你不就能喝上了!”温琳琳笑着说道。

  “我看新闻说湖南那一片降温了。”庄博看向梁璇。

  “放心吧,我妈打电话了,姥姥说下了场雪,还挺漂亮,没什么影响。”梁璇笑着说道。

  然而,这场雪并没有如大家所想的那样很快便化掉。之后的日子,华中、华南地区连续多天的低温暴雪天气,最终酿成了一场几十年难遇的雨雪冰冻灾害。

  一开始,姥姥家的电话还能打通,梁璇得知长沙的水电和通讯并没有受到影响,只是道路封闭,交通不便。姥姥说不要着急,等雪化了过年了再回来。可是,没过几天,姥姥家的电话竟打不通了。

  梁璇的担心几个朋友看在眼里。可是身在学校,消息不便,无法尽快得知实时进展,只能不断安慰梁璇。

  “通讯肯定很快就能恢复的,”温琳琳说道,“就像咱们这里冬天下雪,信号塔有时也会受到影响一样。”

  “就是,有时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徐渊接着说道。

  段子珊看了他一眼,“我看新闻没有报道有人因此受伤之类的,应该只是生活不便。”

  梁璇笑笑,谢谢大家的安慰。

  “阿姨还好吗?”庄博问道。

  梁璇摇摇头,“虽然在电话里她语气如常,但我知道,她比我还要担心……”

  终于挨到了休息天,梁璇一回到家就听到了妈妈的哭声。梁璇立刻走上前,用询问的眼神看着爸爸。

  “刚刚和你姥姥姥爷通了电话。”梁璇爸爸解释道。

  “姥姥家电话通了?”梁璇问道,“怎么样,他们还好吗?”

  梁璇妈妈平复了情绪,“停了几天电,通讯塔也是刚刚修好,超市的蜡烛都被抢光了,蔬菜水果也买不到……好在家里还有一些吃的。就是天太冷,你姥爷腿疼又犯了,用不了电暖气电热毯,只能烧些木炭取暖……”

  “那……如果咱们寄东西过去……能收到吗?”梁璇抱着一点点希望问道。

  梁璇爸爸摇摇头,“现在高速路封着,火车停驶,航班也取消了,多少人都滞留在路上,包裹估计也到不了……”

  梁璇和爸爸一起安抚着妈妈。之后给爷爷打了电话,这周不过去住了。

  这个星期天过得格外煎熬。虽然再次与姥姥姥爷通了电话,然而北京与长沙相隔千里,梁璇一家人除了焦急地等待消息,也不知能做些什么。

  星期三的地理课上,老师专门讲到了这次南方大范围的雨雪冰冻灾害。

  “这次华南地区的持续低温,主要归因于和拉尼娜现象有关的大气环流异常……”

  温琳琳握了握梁璇的手,梁璇笑了笑。

  “……北方的冷空气不断南下,与来自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的暖湿空气交汇……大家一定要注意,高考题很有可能涉及到……”

  其实比起成因,梁璇更想知道类似这样的灾害该如何预防和如何应对。

  梁璇关注着每天的新闻推送,社会各界人士不断努力,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星期六回家,梁璇父母正在收拾东西,打算给姥姥家寄过去。电视打开着,正在播报当日的消息。

  “今天下午1时许,国家电网湖南省电力公司员工周景华、罗长明、罗海文冒着严寒为高压设备除冰,正在作业的华沙线43号铁塔突然坍塌……周景华当场殉职,罗海文、罗长明送医后抢救无效身亡……”

  梁璇与父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们的家人该有多伤心啊……”梁璇妈妈语带哭腔。

  临近考试,梁璇的父母让她安心复习,两人提上包裹出去了。梁璇坐在书桌前,回想着方才的新闻。

  灾难面前的人类有多么渺小,灾难面前的人类又有多么伟大!

  期末考试如约而至,这次语文试卷的作文题目是“记让你难忘的事件或让你难忘的人。”

  梁璇不禁想到了救灾牺牲的三位烈士。稍加构思,列出提纲,写下了标题:《最可爱的人》。

  中午一起吃饭,几人聊到了各自写的作文。

  “你们作文都写的什么呀?”温琳琳起了头,“我写了我以前的钢琴老师。”

  梁璇说了自己的作文主题,段子珊接着说道,“我也写的这次南方雪灾,不过侧重点和你的不太一样。”

  “你们俩呢?”温琳琳看向徐渊和庄博。

  “我写的刘翔在雅典奥运会夺冠。”徐渊说道,“希望北京奥运会他能蝉联!”

  “不止两连冠,说不定还会再打破记录呢!”温琳琳的声音不自觉激动起来。

  似乎一提起刘翔,每个中国人都会分外激动。

  “哎,庄哥呢?”温琳琳问道。

  庄博笑了笑,“我写的咱们西四胡同的邻居。”

  “真的?”

  “都写的谁?”

  “写我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回答2008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回答2008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