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无间道
末大也2019-10-24 17:442,724

  我看这情况,不敢莽撞过去。心说这俩人也不会躲在这灌木丛里边吧。就四周地上摸索了几下,幸好这山里的树枝木棍还比较多,我捡了一个班根粗长的就朝灌木丛里边伸了进去。我拿着木棍在灌木丛里左右扒拉了几下,这一动之下灌木丛里的动静更大了。我胳膊一缩顺势就想抽回手里的棍子,却不想棍子一下被什么东西给抓住。朝里拉去,我想抢回来,就感觉到那里面的劲还挺大,险些没拉住就给它拽进去。

  就在我和这灌木丛里面的东西拔河的时候,只见在我的右侧灌木丛里又是抖动了两下,一个灰色的影子窜了出来,我转手拿着手机照去。一照之下,头皮就是一阵发麻。后背的冷汗就顺着脊背流了下来,手机手电筒惨白的灯光照耀下,一张扁平诡异的人脸朝我扑来。

  那张脸上长满了灰色的绒毛,眼睛泛着青色的灯光,一张嘴张的奇大,满嘴的獠牙。

  我下意识抬胳膊就挡,那张人脸一口就咬到了我的胳膊上。从胳膊上传来了一阵剧痛。另一边因为这边的突然袭击,没了力气,棍子就让灌木里的东西拽了进去。就看到那边的灌木丛里又是一张诡异的人脸冒了出来。

  那张脸一下也超我扑了上来,这一下我看清了它的全貌,那是一只长得像猫又比猫体型大数倍的东西,身上黄棕色布满黑色的斑点,耳朵耸立起来耳尖上还长着一撮黑毛。这玩意我在一本自然杂志上见过啊,这他娘是一只猞猁。

  我见那只猞猁也要扑上来,赶紧身体超前一扑躲过了那只猞猁的攻击。这一扑一个没站稳就摔倒在地,前面那只猞猁也是没躲过被我压在了身下。这一压他倒是没事使劲在我身下扑腾了几下就窜了出去冲进了。我快速翻身想爬起来,刚一转身那只前面扑空了的猞猁就朝我在扑了过来,张开了大嘴朝着我的喉咙冲了过来。

  我伸手要挡,那只猞猁就在离我半米不到的空中被一突然出现的棒子大飞了出去。就听见那只猞猁一阵呻吟窜进了灌木里。我朝棒子那边望去,原来是旺堆拿着棒子正朝着灌木那边逃窜的猞猁喊着什么,是藏语我没听懂,但是听语气不是什么好话。

  喊完,他伸手就拉起来我。他是听见我喊那俩人的声音就被吵醒了,出来就看见我被这几只猞猁给咬了。他问我有没有事,我就转眼看被刚刚那只猞猁咬的地方。袖子已经被撕下来一片,我退下袖子才看见因为衣服比较厚咬的并不深,只是被猞猁的牙给划出了两道伤口。

  我和旺堆就进了窝棚,从姜淮和那胖子里的包里翻出了些酒精和药,清洗之后包扎零零起来。全部弄好我就抬头问旺堆:“你看见我哪俩朋友了吗。”

  接回到:“我起来的时候就看见你们都不见了,出来就看见你,没看见其他那两个老板。”

  我咦了一声,“那那俩人去哪了”

  我一拍大腿叫了一声不好,别姜淮和胖子着了猞猁的道。这时旺堆就说:“别担心,着东西虽然东西凶但是一般不伤人的。”我听完就伸出胳膊甩了甩。

  他憨笑了两声。

  “这次不知道怎么了。”

  “我们去找找吧,别出什么事了。”说完我就拉着旺堆走出窝棚。

  我忌惮那几只猞狸在搞突然袭击,就从窝棚里捡出来一根木头棍子。外面依旧如常,我俩叫着姜淮和包阳的名字。

  我正朝着一遍喊着,旺堆不知怎么的就用手戳戳我背后,我转身看向他,就见他看着一个方向,他见我转过就做了个静声的动作,我就也学着他的样子朝那边仔细的听。

  有半分钟都没有任何声音,我细声细语的问题啊:“怎么了。”

  他没回应,就朝前走去,一摆手让我跟上。我就更着他,天上看不见月亮星星,应该乌云遮住了。那边一片黑,什么也看不见。

  我努力将灯光照过去,隐隐绰绰那是一片矮树。没几步我们就走到了矮树跟前,旺堆先用自己手里的棍子敲打了几下树干,几下之后没有任何动静。

  他见没事就想矮身钻进去,我伸手拦住他,给他做了个不要动的手势,他摆手轻生说了句没事。他一个侧生就进了矮林子,我也跟在他的后面。

  就在这时,只见我前方的旺堆,唰的一下就从我的面前消失了。我张嘴骂了一声“卧槽。”

  紧接着朝前踏了一步就想查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却不想脚下一空,整个人就滑了下去。这才想起来,天还亮的时候看见这边好像是一条水冲出来的沟壑。

  我暗叫一声不好啊,还好这条沟不深,快到底下时,我看见旺堆从地上刚爬坐起来揉着脑袋,我大喊让开,让开。他转头看向我嘴巴张的老大,此时已经为时已晚,在我滑下去的冲劲,双脚就直踹在了旺堆的身世,把他给踹翻了出去。

  这一下是真的不轻,他半躺在一边摸着腰直呻吟,我过去扶他,他朝我直摆手说没事。之后我就让他先坐着歇一下,我用手电筒朝四周扫视,这确实是一个山洪冲出来的沟,里边都是些乱石滩,我们掉下来的地方就是水冲之后塌掉的半坡。

  四处寻找之后没发现他俩人的身影,我正想先把旺堆想办法弄上去。突然身后的坡顶上传来了声音,我听清楚实在叫我的名字。我就回头回了句:“我们在这。”

  灯光照像坡顶上的那一片矮树,矮树被人拨开,姜淮从里边弹出脑袋。

  “你们怎么在这呢。”

  我一阵无语就回他“我看见你和胖哥不见了就找你们啊。”

  我见一旁没有那胖子出来,就继续问,“你们去哪了,那胖哥呢。”

  他看了看四周就说,“你们先上来在说。”

  我那一脚估计是踹的不轻,在拉旺堆上去的时候他一个劲的喊疼。等我们回到窝棚里边的时候还是不见胖子人。把旺堆扶上床板坐稳之后。我疑惑的看向姜淮。

  窝棚里面开起了包里的挂灯,灯光不是太亮。姜淮见我看向他,一抽就将胳膊背向身后。但是我还是看清了,他的冲锋衣外套袖子破破烂烂的,仔细打量了一下他身上浑身上下沾满了灰尘和没干的泥土。我就问他:“你这是怎么了。还有那胖哥人哪去了。”

  他见我看他身上就把身上的泥土一边拍了拍一边说,“包阳我我也不知他哪去了,他不在这吗?我这不出去上厕所嘛,滑了一跤。”

  他这句话说的很是做作,说这还装模作样的看了看胖子睡觉位置的睡袋,还有他这身上满身的烂泥和衣服破成的这个样子哪像是摔的,我刚准备还想再问他。就见到他好像是想再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随即又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

  就在我准备开口的时候,只见他左腿一抬,一脚就踹向我的胸口。我这是真的没反应过来,这一脚之下就感觉肋骨断了一般,一口东西就从肺里吐了出来,紧接着我就朝后飞了出去,撞在了窝棚的塑料布上。

  旺堆在一旁看的一脸懵,就想伸手挡姜淮,他还没反应过来,我就看见姜淮一手抓住旺堆伸来的胳膊,另一只手手掌伸直,一巴掌劈在了旺堆的脖颈之后。旺堆两眼翻白,身子就软倒了下去。

  姜淮扔下旺堆就朝我走了,他一遍擦了一下脸上的泥,一遍说:“那死胖子是不好对付啊,费我这么大劲,瞒不住我也不瞒了。”

  我胸口一阵一阵的疼说不出话来,见他蹲在我面前,伸手也想砍我的脖子。我做式要躲,还是被他一击脖后,脑袋嗡的一声就晕了过去。

继续阅读:第五章 你是王胖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奇手记之雪岭迷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