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出发
末大也2019-10-23 16:192,642

  第二天早晨太阳都还没出来,我就上了他们西去的汽车。原计划是直接坐飞机飞过去,但是因为他们的大量装备没法全部被堵在了安检口,不得已他俩人就租了辆车。

  一路上颠簸不断,藏区的路时好时坏,坑坑洼洼颠的我内脏都快出来了,那姓包的胖子话很少,路上大多时间都是他开的车。姜淮倒是个自来熟车上嘴就没停过,话多再多也架不住路途遥远。进了高海拔地区,我似乎是有些高反了。头昏脑涨的。我们走的是一条国内比较有名的国道,川藏公路,一路上高山草甸湖泊美不胜收。可是这些我真的是无心欣赏。

  终于熬过来三天的车程我们到了一个海拔不到三千的小镇里,从这里就得改道朝南走岔路差不多半天就能到目的地墨脱县,就在我们稍作休整后打算启程时。却得知了一件很让人恼火的事情,就在昨天这条公路的起始处因为大雨引发的泥石流,有大概两公路的路段被封堵了起来。

  姜淮去问了详细情况回来就告诉我们:“大工程车进不去,他们说要清理一周左右。”我有些心急,想赶紧进去看看我们在路上这两天有没有老哥的消息,就接着他的话问他:“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他俩靠在车前直叹气。

  就在这时从一边过来一个头上绑着红色布条的藏民朝我们走了过来,他的汉语不是很好。我听着很是别扭。

  “几位老板是不是要去墨脱啊。”

  我们三人齐声答是,藏民朝四周望了望,就继续道。

  “我知道一条山路能徒步进去,你看着公路还得一两个星期才能通路,几位要是着急进去我可以给你们带路。”

  我们一听脸上都露出了喜色,我心说徒步就徒步总比堵在这好啊,他们两人也没有异议,最终在一个小时候,我们将车扔在了附近的一个停车场。藏民牵来了两匹矮马并收了我们两千块之后,我们朝着另一边的山林的方向走去。

  说是小路其实就能容下一匹马通过,我的高反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山路忽上忽下,我和姜淮还有头牵着拖着行李地矮脚马的藏民旺堆都不是太吃力。可那包阳因为体型肥胖一个劲的喘气,

  “我说旺堆,我能骑你这马吗。”胖子一手拿着一根支撑地的木棍,一遍还喘着粗气的说着。

  “不行,不行。他俩是我儿子不能骑的。胖老板坚持一下嘛。”

  包阳见旺堆这么说,谈了口气继续朝前走。

  徒步进墨脱的路要走三天,墨脱的公路通的很晚,通了之后好几年每年也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能通车,其他都是常年冰雪覆盖没法走。这两年几个穿山隧道打通之后基本上只要不是大雪封山的情况车辆都是可以通行的,现在正是雨季,我们运气不好泥石流吧路给堵了。这条山道在很早之前一直都是墨脱的主要交通运输路线,外出入内的行人,以及内外运输的马帮走的就是这条路。这几年逐渐被公路代替,现在多是驴友徒步穿越冒险的线路。

  第一天的主要路段是要翻过一座雪山,雨在我们出发之前很早就停了,但是山路是还是有些湿滑,天阴着看不见太阳,穿过没多远的林子我们就上了山。海拔也开始逐渐升高,这山不算高但也有四千多米。能在山脚下看见的草木现在都已经变成了裸露的石头,快要到山顶垭口的时候已经开始起雾,雾气很快就包裹住了我们,雾气直压到地面。这时我突然对这幅场景有一丝熟悉。

  是前几天那场梦里的情节,这雾气和那梦里的无比的相似。我跟在他们后面一步一步的走着,刚开始我们这些人还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后面海拔增高都累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走路都是走几步歇一会。

  后半天一路无话,直到天蒙蒙擦黑。我们就看见远处出现了远处出现了一个茅草和塑料布搭成的窝棚。没多久我们就走到了窝棚跟前,旺堆把矮脚马拴在了一旁的柱子上,“几位老板今天晚上我们就住这里。”

  窝棚里边很简陋,只能说凑活能不透风。左右两边放着一批石头支起来的木板,这就是床板了。姜淮和胖子把马背上驮着的两个登山背包拿下来。从里边丢出一个小一点的包给我,我接过一看是个睡袋,

  “今晚就凑活住着吧,”姜淮一边翻着自己的包一边说。

  胖子也从他的包里掏出食物和水分给我们,等我们吃完窝棚外边已经全黑了。也没在说什么,几个人都累得不轻,就都躺倒缩进睡袋里睡了。

  睡袋里很暖和就是床板不太平硌的我腰疼,借着一旁胖子的呼噜声我也慢慢睡去。等我再一次睁开眼睛,那时候天并没有亮,窝棚内外都是一片黑。夜半窝棚里面还是有点冷,我缩了缩,就发觉四周哪里有点对,四周一片安静,连一直在打呼噜的胖子那边都没有任何声音。我转头超一旁看去,太黑什么也看不见。我就摸出手机来打开借着屏幕的光线,发现本应该睡在我旁边的胖子没在睡袋里了。

  我猛地做起身,立刻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朝一旁照去。不只是胖子,姜淮的睡袋里也是空的。我伸手拍了两下睡袋被我拍瘪下去。我心里一慌,就转身看向身后对面的床板,这一看心里就安了下来,睡在我对面的旺堆还在那里。我心想因该是去上厕所了吧,就想躺下再睡,可这次就再也睡不着了。

  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窝棚的顶棚,时间过了有半个小时。这俩人还没有回来。我心里稍微有些不安,这俩人别出什么事啊。我再一次的坐起来,就想去看看。我打开手电筒,穿上衣服,就像出去,一看外面的黑暗。我就退了回来,我走到旺堆旁边摇了他两下。他睡得不是一般的死啊,我又使劲摇了几下他还是没起来,嘴里说着几句我听不懂的梦话。

  我叹了口气,还是我自己去看看吧。山里的晚上特别黑,伸手不见五指。我的手机手电筒灯光只能照到几米远的地方,出了窝棚,一旁的两匹矮脚马卧在地上。窝棚外我用手电筒扫了一圈没看见他俩人的身影。外面出了哪两匹马发出的呼呼声在没有其他声音,我喊了几句,姜淮和胖子,稍等了片刻竖着讹夺听,没有任何回应。

  我又连着叫了好几声,还是没有回应。绕着窝棚四周走了一圈,依旧没有看到什么。我瞄向窝棚内的包,包和他们翻开的东西都开在。我这就有些纳闷,随手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多。啧了一口,心说这俩人大半夜去干嘛去了。

  就在我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忽的就听见一旁我手电筒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传来了一阵细细嗦嗦像是灌木丛被抖动的声音,当时的我以为是姜淮胖子两人,就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照去。那一片灌木丛,有些远已经超出的我的灯光能照到的地方。我朝那边缓慢走进了几步,同时还喊了几句他们俩的名字。

  “淮哥…淮哥…小胖哥……”

  在我想像之中,应该是他俩谁从黑暗中出来回应我一声,结果依旧一片死寂,就连刚刚灌木丛被触碰的声音也没了。我离那一片灌木丛已经没几米了,灯光照像哪里,灌木丛很密集我看不到里面有什么。就对着里面叫了一声,这一叫之下那灌木丛一下子就抖动了两下。这一下吓得我伸过去的头就缩了回来。

继续阅读:第四章 无间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奇手记之雪岭迷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