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怪事
末大也2019-10-22 10:182,574

  先说一件怪事。

  1995年四川318国道的二郎山段。一辆中巴车行驶在悬崖峭壁上开出的国道上,此时正值秋末,虽然时间才过六点。天色却已经昏暗了下来。

  刘全有是这辆中巴车的司机,他开这条路已经有五六年了。刘全有看着窗外暗下来的天色暗骂一声,要不是早上出的哪破事现在也该快下山了,大白天开着都渗得慌的路,这一会天全黑了可怎么开啊。

  二郎山海拔有三千四百多米,318国道盘山而行。一边是万丈悬崖,一边是常年影入云雾之间的山崖。这段被称之为天路的国道,一边的悬崖之下不知道摔下去多少汽车。

  本是一大早就开车上山的刘全有,刚上山还没过两个弯。前面一辆拉着石子的货车,就因为拐弯过急,车上拉的又重就侧翻在了路上。一大车厢的石子就把路堵的严严实实。等到了快中午路才被清理干净,刘全有急着赶路,看着天上还比较晴朗。就想赌一把,心说多踩一脚油门,天黑之前也能下了山。没成想,山路太烂还谁没赶上天黑之前下了山。

  天没多久就完全黑了下来,车灯照不了多远,刘全有也不敢开太快,就只能慢慢悠悠的贴着公路内测开着。

  等又过了好几个弯道时,他从后视镜里就看见,后面山路上星星点点的亮着一排灯。他仔细一看应该是一排车队,他诶了一声,心想着亮的时候也没看见后面有这么一队车队啊。再说这天都黑了,除了自己因为心急,再加上这条路他也熟悉天黑了才摸着黑走,还有谁胆子这么大。

  转念一想,估计是部队的车吧,有什么紧急任务。这么一想,他就又有些欣喜,想着等会车队跟上来了,自己跟着他们后面走。他们车灯那么亮车又多自己开着也就没那么怕了。

  想着,刘全有又将车速降了一点,后边山上漆黑一片。车队的灯光犹如一条龙一般游走在夜空中。

  过了没三支烟的工夫,车队的灯光就出现在了刘全有车后百十来米的地方,他想转头看看后面的车,却被后视镜反射的灯光照的一阵眼晕。就在他这一晃神的时间,后边车队里打头的车就猛的一加油门跟了上来。

  刘全有转头就看见跟他并排的是一辆黑色的越野车,车窗像是贴了什么东西,看不清里边的人,他正纳闷,这也不是军车啊。却不想一旁的黑色越野车又是猛的一脚油门就超过了中巴车,随后跟令他想不到的是,超过他的那辆越野车又是猛的一下将车头一扭就横着停在了,中巴车前二三十米处。

  这一下可吧刘全有又吓坏了,得亏车速不快,一脚刹车之下车子就停止了。车上坐的人纷纷破口大骂。刘全有把车停好,随即下车就超前面横停着的越野车骂道“你他娘狗日的,想死啊。”

  话刚骂完就见到从越野车上下来了几个人,借着昏黄的车灯能看见这几个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中巴上的乘客也纷纷探出头来看像前车,刘全有就想在骂。却看见那几个黑衣人就从车里拿出几支东西,借着灯光,刘全有就看见,那分明就是几把一胳膊长的步枪。

  他暗叫一声,不好这是遇到劫道的了,自己也曾听过其他几个司机这条路上有抢劫的悍匪,这回让自个碰上了。

  就在此时后面的车队也跟了上来停在了中巴车后不远处,几辆车上也下来如前车一般手中拿枪的黑衣人。刘全有看着这情景,暗自苦恼,抢个中巴车不用这么大阵仗吧。随机浑身颤抖着爬上来车。

  车上的乘客看见这情景也预感到了一二,一问司机。还真是遇到了劫匪了。车上乱做一团,有几个人还掏出财物塞到了车坐底下。那帮黑衣人很快就围住了中巴车,刘全有此时站在车门处,两腿直打哆嗦,也不知现在如何是好。就在一个黑衣人走向车门想要打开的时候,车门边上坐着的一个男人犹如一只兔子一般窜入驾驶位。挂档踩油门一气呵成,油门一踩就超前冲去。

  车外的那些黑衣人在看见车内男人的动作时就发觉情况不对,想都没想一起举枪就朝车子扫射。开车的男人大喊一声。

  “都趴下”

  刘全有一时没缓过来,车子一动时一个没站稳就摔倒在地板上,等他爬起来坐稳满嘴的鲜血,门牙已经被磕掉了。男人开着车油门一踩,发动机一声轰鸣,径直撞开了前面停着的越野车,后面的黑衣人的射击也没有停下来,中巴车的玻璃全被打碎。车上的的乘客也都喊叫个不停。

  这个男人刘全有有印象,他还有一个女人上车的时候是一起的,当时车都出站他俩才连喊带叫的让车停下。两人上车时很是慌忙,坐下来也没安定下来四处朝车外乱忘。像是在躲什么人似的,刘全有当时是想,这怕不是拐了人家媳妇要跑路吧。

  男人开着车左扭右扭的在山路上,后面黑衣人的汽车也发动起来跟了上来,男人几个猛打方向险些掉下悬崖,刘全有靠在一旁的座椅下暗叫一声命苦啊。

  可惜这中巴车在快也还是比不过黑衣人的越野车,没几下就被追上,两辆越野车从两边就夹住了中巴,车上的人又是一阵的尖叫。男人使劲几下才把车稳住,不想前面又一个急弯,因为右侧有车方向拧到底都没转过去,中巴就和考悬崖那边的的越野车一起就从悬崖上飞了下去。说是悬崖,其实这个时候位置已经离山脚很近了,车飞下去的地方是一段大土坡,但还是高的吓人。

  中巴车和越野车就一起滚落了下去,刘全有一时没东西可抓就被从已经被枪打破的前挡风玻璃处甩了出去,被甩进了灌木丛中晕了过去,

  中巴车继续朝土坡下的谷底滚去,散落的汽车碎片和车顶的行李,被甩了一路。最终,中巴车撞倒了谷底停了下来,那辆越野车也甩在了不远处,撞到了一块石头停了下来,此时的两辆车已经面目全非,车架都有扁了。

  时间到了第二天的中午,刘全有隐约听到他旁边发出,“快过来这还有一个。”全身的疼痛让刘全有很快就清醒了过来。他睁眼就看见自己躺在担架上,他想坐起来却发现已经使不上力。一旁的一个警察看见他醒了就朝他说,“别动,你下半身的骨头都碎完了。”他想说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他能看见四周忙忙碌碌人,随后又晕了过去。

  刘全有的神志完全恢复是一周后,他已经被送到了成都的医院里,此时的他一条腿和一只胳膊已经被截肢了。

  最终这场事故被定性为意外车祸,除过刘全有一人之外剩下无一人生还,而且还有那两具尸体没有找到,搜索队搜遍了那片山谷,确实是没有找到。那两具失踪的尸体刘全有最后得知就是哪对男女。刘全有将自己经历的事情告诉了做事故调查的警察,得到的结果却是,那段路上和山谷里根本没有发现任何他所说的黑衣人和黑色越野车的踪迹。被黑衣人射击也因为后来汽车自燃被烧的面目全非而没法去证实,警察认为刘全有是受到了刺激对神志受到了影响,这件事情最终还是以交通事故聊聊结束。

继续阅读:起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奇手记之雪岭迷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