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百分之零点一的真相
末大也2019-10-27 12:502,566

  在之后他用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和我说了事情的始末,在胖子的描述中,胖子自己和我的哥哥是一个比较神秘的组织。其实这一块我是不怎么相信的,不为人知,深藏不露,干着一些神秘离奇的事情,这不就是小说里的桥段吗?但在听了之后的一些描述得知其实是我想多了。

  组织名字胖子一只神秘兮兮的说暂时还不能告诉我,我也就作罢没哟再问,组织的主要工作内容其实多数为为了给一些考古或是自然现象的考察项目做顾问,其他具体的他没说,就转入了与我哥哥有关系的部分。

  我的哥哥在严格意义上不算是组织内部的人,算是外聘人员,但是因为个人能力很高,在组织中的地位很高,他加入组织是在四年前的,胖子因为进入组织要晚一年之前的事情不是太了解。上面很重视这个人,而且对于之个人的资料以及干的事情都比较神秘。

  事情是从两年前开始的,有一次西北地区的考古顾问项目,考古队在山里出了事。我的哥哥和另外两个考古队里的人,三个人都受了相当重的伤,我的哥哥是比较严重的一个手腕上被割开了一道口子,脸色苍白,最后被送到了医院。医生一看都说没救了,失血量已经超过了正常值老高了,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尽力在抢救,大量输血之后命算是保住了。

  几个月之后算是康复了,哪两个考古队的伤势不重毕我的哥哥要恢复的早,再问他们情况的时候,就和痴呆了一样问什么一个字都不说,生活里也是一会正常一会痴。医生给出的结论是受到了惊吓,脑神经损伤。再后来这两个人一一直也都是这个状态没有好转。

  我的老哥身体恢复后,没有像哪两个人一样,但是精神一直很萎靡。组织内让他汇报项目具体情况,他的报告里是一个字都没有。组织也没有办法。哥哥萎靡的状态维持了半年,就在半年之后让组织也开始摸不着头脑。哥哥的行踪越来越不为人知,对于组织委派的项目不再过问,本来上层对他的行为很是不满的,但是后来一次他与高层的密谈之后组织就不在过问他的事情,并且还大量给予他组织的资源帮助。胖子在这里猜测他们之间可能达成了某种共识或者做了什么交易,要么他干的事情可能和上层有关系,要么就是他在独自行动的过程中带回来上面想要的东西。

  胖子就说这些也只是他的一点猜测,胖子在组织之内在不高但也不算低的位置,他能接触一些底层机密的项目,但是哥哥的在那次之后,他的行动以及涉及到他的资料都被列入一等机密,胖子是远远接触不到的。后来一段时间里胖子偶尔能碰见几眼我的哥哥,知道组织接到墨脱的项目,本应该照常我的哥哥是不会理会这些项目的,但是他这次倒是主动参与,之后的事,在前面找我的时候就已经说了个大概了,哥哥以摄影师的身份加入了考古队,在之后就在山里失联了。

  胖子能隐隐发觉上层是很心急的,但是却没有任何立即去寻找行动的迹象,直到前几天他自己就接到了任务,以顾问的身份和另外一个从出事考察项目地赶回来报告情况的人在返回墨脱调查我我哥哥失踪的事情,这个人的名字就叫姜淮。胖子接到这个任务是有些疑惑的,因为在之前与我的哥哥有关的事情都是他整个层级参与不到的,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派他去而且就一个人。

  他在之后就去找了叫姜淮的人,就在胖子到了姜淮住的酒店时就无意发现了一件事情,在来之前胖子和姜淮是电话联系过的。电话里姜淮的声音不是太自然,当时胖子并没有太在意。

  之后胖子到了约定的酒店门口,时间过了很久左等右等不见人下来,打电话也打不通。就去前台查了姜淮的房间,自己上楼去找。刚走到门口要敲门,门就开了。里面的人正是昨晚被胖子打的那个姜淮,自我介绍之后,姜淮也知道了面前的胖子是谁,但是胖子就是感觉哪里不对,他能察觉到那人有一抹很快就消失的诧异,那人说整理东西马上出发,门一关就把胖子关在了外面,又是半个小时才出来,胖子往里瞟了几眼,姜淮却有意用身体挡了几下。这个时候胖子也只是觉得这个姜淮有点怪。

  后来就要在他们出发的时候姜淮又说要找考察队中失踪的一个人的弟弟,这个人就是我的哥哥吕川,他的弟弟也就是我。找我的原因也是模棱两可的。

  胖子听到与哥哥有关,再加上这个人种种表现的不是很自然,就觉得这个人很是奇怪。就和组织汇报了问题,很快组织就发来了姜淮的照片,这一下胖子就完全确定了,现在这个人根本不是姜淮,他本想的是立刻戳穿捉住他的,但是赚钱一想就没有做,而是继续汇报了现在的情况,组织给出的回应却是静观其变,胖子就装傻充楞跟着他,之后就是接上我,来这边一路上装傻充楞不说话看这个假姜淮想干什么。

  一路上都没问题,一直就到昨天晚。胖子觉得一路上没事也就放心睡觉了,结果没多久我和旺堆睡着之后。姜淮就叫醒了他,让他跟着自己出去,出去之后姜淮就和胖子说了句,“我知道你是谁。”胖子这个时候立刻就是一惊啊,心想自己哪儿露出破绽了。但是还是笑呵呵的搪塞了一句,“嘿嘿,我不就是你们请来的顾问嘛。”

  姜淮冷笑一声,手一伸就朝他按过来一个黑色的东西,胖子这时候有点紧张还在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漏破绽被他给发现了。一时没有防备,下意识要挡住他时已经晚了。假姜淮手里拿着的是一根电击棍,身上一阵麻木就给电晕了。说到这胖子直说要不是自己刚睡被叫醒没有精神,不然就不会着了他的道。

  姜淮是没想到啊,胖子皮糙肉厚没有多久就醒,但是他忌惮电棍就没敢动。姜淮正拖着他的领子往一边拉,直到拉到了一段低矮的断崖边上,才停下。断崖可能有个二十来米。就在假姜淮动手要把他往下推的时候,他就瞬间起身打向假姜淮,姜淮见事不对手上速度也快,跟着就想给胖子再来一下,胖子一把抓住了姜淮的胳膊。却不想两人才打斗了几下,脚下的土坡一松。两人一起就掉了下去。

  姜淮在最后一刻抓住了呀边上的灌木丛爬了上去,电棍却没抓住甩飞了出去。胖子太重就滑落到了最下面,一头撞到了一块石头上就晕了过去。姜淮一边准备下去查看却找不到下去的路,又听见正在窝棚里的我叫他们俩他,就往崖底下扔了几块石头走了。胖子运气好,一路缓冲没有大碍,就是脑门上开了道口子。他四周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块矮出才爬了上去,满脸的血啊,就赶紧往窝棚赶来,之后他就救了我。

  胖子摆弄着那把藏刀,长舒一口气。“我知道的现在都和你说了,其他的就只能到墨脱进山找你哥了。”

  我听完猛地做了个深呼吸,心说老哥那人原来平常我也看不出他是这种人啊,什么时候变这么吊的。有转念想到了假姜淮,就问胖子。“哪假姜淮又是谁。”

继续阅读:第七章 再出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奇手记之雪岭迷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